1chapter -2

    城市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匆匆的脚步,调笑的对话,浮躁的气氛。

    繁华平和下,是/望和犯罪的蠢蠢动。

    无论学生时代曾对这个世界抱有多大的好感和憧憬,在青峰大辉当上警官的这一刻起,那些对平和社会的美好期冀就消散得连云烟也不剩。

    说来也是,警官这个职业,每天都要面对着大量的案件和犯罪,那些破得了破不了的案综在警视厅堆积成山。连环杀人案,分尸碎尸案,诈骗团体案,抢劫敲诈案,儿童绑架案……每天都埋头在这些案件的解决中,想要保持学生时代那种阳光乐观的心境简直是天方夜谭。

    商店街的电视屏幕里播出着新一期的《PSYCHO-PASS》,青峰觉得如果西比拉系统真的存在于现实社会中,那自己的色相一定浑浊得不堪入目。

    警官青峰大辉的名字对于那些心中不诡的人来说是个忌。如果被抓到现行,就要做好至少被打断一条腿的觉悟。

    而青峰也因为这种嗜血的危险癖好,明明在侦案方面是个天才,却一直在警官的底层徘徊。倒不如说,成为警察三年来居然还没有被警视厅开除简直是个奇迹。

    今天的青峰大辉也在忙碌于巡逻城市各个角落的例行工作中,像一只嗅觉敏锐的猎犬,搜索出犯罪的味道。不过青峰更喜欢将自己比作是一只狼,比起忠于工作的猎犬,青峰更喜欢使用警察工作的便利,将现行的罪犯们打得遍体伤残。

    青峰强烈地憎恨着这个世间的丑恶。有人杀了人却因为检测出是精神问题而无罪释放,有人却因为救助他人不仅得不到回报,反而遭到世人的怨恨。

    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如果法律制裁不了,那就让我来制裁。——青峰一直抱着这样的信念,三年来用破解无数难案的功劳来抵消了把嫌犯现行犯打至伤残的过失。

    警视厅的地狱恶鬼——无论是同僚还是嫌犯都这么称呼青峰。

    但就算是冷血嗜血的地狱恶鬼,他不知疲倦的心里还是有着一道温柔的光束。

    巡视着台东区的每一个角落,青峰最终还是转到了上野的一家幼儿园附近。

    正值幼儿园下学的时候,已在园门口等待了很久的家长们蜂拥而入,随后又纷纷领着自己的孩子走了出来。

    小栋教室的院子里放着各种供儿童玩乐的设施,站在滑梯旁微笑着的是一个蓝发蓝眸的青年。他穿着淡蓝色碎花的围裙,抱着一个乎乎的小男孩。沐浴在夏三四点下斜的阳光下,他微翘的嘴角看起来更加柔和。

    青年的脚边围了一群穿着园内统一水手制服的小朋友,吵吵嚷嚷地拉着他的围裙和裤腿,不满他对怀里小男孩的差别待遇。被他抱在怀里的小男孩则是一脸的得意,居高临下地看着大家,像是表示专属权似地以胜利的姿态在青年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

    青年蓝色眸子里的温柔和笑意扩得更开了:“小正,不行的哟,弄得老师一脸都是你的口水。”

    他脚边的小朋友们似乎更加不愿意了。

    “我也要亲黑仔哥哥~”

    “阿哲抱我><”

    “小黑子小黑子~我也要亲亲~~”

    “你们这些没礼貌的家伙,给我好好地叫黑子老师啊!”

    站在幼儿园外被称作“警视厅的地狱恶鬼”的青峰大辉,见到这样的景象,长久以来紧抿的嘴边也不自觉地扩开了一个温暖的弧度。明明是存在感那么弱的人,却意外地很受小朋友们欢迎呢。

    只要看到那个叫黑子哲也的人,青峰就觉得自己硬得跟石头一样的心瞬间就融化成水。

    随着时间渐渐流逝,孩子们也被各自的家长领走了。

    “黑子老师再见——”

    “黑仔哥哥明天见~~~”

    “小黑子明天不要忘记我要亲亲><”

    四点半的时候,闹闹的幼儿园前面的场地就空旷仿佛刚才的温馨景都是虚幻。

    “小正,你妈妈说了什么时候来接你吗?”黑子捏了捏怀里小男孩的脸蛋。

    男孩伸长脖子远望,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影,漂亮的红色眼眸里也不有些失望。但是他仍然倔强嘟着嘴说:“一定马上就来了啦~”

    黑子摸了摸小正细软的头发:“那我们回到教室里一边玩一边等好不好?”

    “嗯——”小正兴奋地点了点头,“我最喜欢和哲也一起玩啦!”

    黑子再次捏了捏男孩的脸:“要像小幸一样好好地叫黑子老师啊。”

    “哼,才不要呢!”小正别扭地转过头,却看到园门口站着一个可疑的影,他马上就惊叫了出来,“哲也哲也!有坏人!有坏人!”

    糟糕!被发现了!青峰压低了帽檐,正准备开溜,却被后的一个清澈的声音叫住了脚步。

    “青峰君,你又在巡逻时间摸鱼了吗?小心又给你降职哦。”责备的话里完全听不出责备的语气。

    青峰尴尬地停下脚步,僵硬地转过来:“呀,我只是刚好巡逻到这里而已嘛阿哲。”

    “哲也哲也!不要跟坏人说话!”大概是青峰长期经晒后的皮肤太黑,想要摆出爽朗的笑容来却反而显得很可怕,把黑子怀里的小正给吓到了。他瞪着眼想要在气势上压倒青峰,明明被黑子抱在怀里,却张开手臂做出一幅要保护黑子的模样。

    “小正,青峰君不是坏人哦。”黑子淡笑着安抚着怀中的男孩,“他是老师以前的同学。”

    “喂……同学这种关系太生分了吧!”既然被发现了就没有逃跑的打算了,青峰把巡逻车锁好走进了幼儿园,“咱们以前可是被称作‘神幻拍档’的关系啊!”

    “于是从警校毕业后的青峰君因为失去了我这个得力的拍档,所以之后的前途就一直不顺,现在还做着最底层的巡逻工作吗?”黑子面无表地直击青峰的软肋。

    “不要那么尖锐嘛阿哲,亏我还给你从千代田的那家你最喜欢的店里买了香草昔呢。”青峰说着就递给了黑子一个纸袋。

    “青峰君你是笨蛋吗?”黑子接过纸袋,但又毫不客气地毒舌,“从千代田那边过来,这种天气你觉得昔还能喝吗?”

    “呃……”青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他经过的时候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黑子会喜欢,然后就买了。

    “哈哈,AHO!AHO!”不喜欢的人被最喜欢的哲也老师训斥了,小正大笑着拍手。

    “对哦,青峰君就是个AHO。”黑子微笑着看着怀里的小正。

    青峰残念地发现,黑子对着小孩子就能露出让整个世界都能失色的微笑,而面对着自己的时候,就只会用面瘫脸毒舌吐槽。

    “嘛……我会放到冰箱里冰一会儿再喝的。”黑子走到青峰后,空出一只手推了青峰一把,“既然工作摸鱼,就摸得彻底一点吧。陪我到这个孩子的家长来接为止如何?A.H.O峰君?”

    夏季的下午已经有些闷,刚在城市里巡逻了一圈,满是汗的青峰走进幼儿园小又清凉的教室时,像是回归似的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黑子从整理箱里拿出拼图玩具放到海绵地毯上,把小正抱上去。他又打开了教室角落里的小电视,走到矮桌边上坐下,一边噙着笑容看小正兴致勃勃地玩耍,一边和青峰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

    电视里正播放着一则寻人启示。说起来最近半年里,在电视台和新闻报纸上刊登的寻人启示好像一直没有间断过。

    头顶上的电扇吱呀呀地作响,伴随着电视里新闻主播千篇一律的语调,让人不自觉地心躁起来。

    青峰盘着腿,用左胳膊支着脑袋,一幅完全放松下来的样子。但是在看到这条寻人启示后,他的神色又变得和平时侦案时一样严峻。

    “啧,又有人失踪了啊……”青峰狠狠地吐出几个词,“可恶,犯人最好祈祷自己不要落在我手上。”

    “到现在都还没有头绪吗?”黑子看了看在一边玩得起劲的小正,不由得担忧地询问,“这半年来,好像已经失踪了很多人了吧。警视厅的地狱恶鬼先生,市民的人安全就交到你手上了。” 黑子一直都明白,这个社会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很多时候,你离罪犯就只有一步之遥。在警校时各项成绩全校第一的黑子对此也深有体会。

    青峰咧着嘴笑得露出一口白牙:“至少阿哲的安全我一定保护好的。”

    黑子不满地撇撇嘴:“我还没有弱到要一个AHO来保护的程度哦。”

    “总之这几天阿哲出门的时候小心一点吧,最近失踪的案件发生得特别频繁,有况第一时间联系我。”

    “青峰君不要忘了当年在警校的时候,你的成绩可是在我之下的呢。”

    “啧!当年的事有什么好得意的!要靠实战!”青峰夸张地从桌前跳起来,冲着黑子勾勾手,“来战!来战!让我看看你的手退步没有!”

    黑子的背后似乎在冒着黑色的凉气,他冲着青峰无声地挑了挑唇,表没有任何变化,但语气却满是求助:“小正!AHO峰君要欺负老师!快点来帮老师教训他!”

    正埋首于拼图玩具中的小正一听到最喜欢的哲也老师的呼救,立刻从海绵地毯上跳了下来,迈着小短腿跑到青峰脚边死死地抱住了青峰的小腿,亮出牙齿狠狠地咬了下去。

    “嗷——”青峰发出了一声痛呼。夏时分,他已经换上了警局的夏季制服,裤子的布料很薄,小正结结实实地咬在了青峰的小腿上。知道小孩子下手不知轻重,不是自家孩子又不能教训,青峰痛得涨红着脸吃了个哑巴亏。

    始作俑者还在一边看闹:“小正快松口,AHO病是会传染的!”虽然这么说着,但一点都没有上前拉开小正的意思。

    “那个……不好意思……我是来接我家孩子的,来晚了很抱歉……”

    两个大小一个小孩正闹腾的时候,小教室的门口突然悠悠地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妈妈!”小正看到女人的影立刻放开了青峰的大腿跑了过去。

    黑子整理了一下神色走过去朝着女人欠了欠:“小正妈妈下午好,我是这个班的老师黑子哲也。以后请早一点来接孩子哦。如果总是最后一个走,会给孩子的心理健康造成影响的。”

    哦!这家伙还真有当老师的样子呢!青峰在一边默默地追随着黑子的影,恶鬼的眼里是无比的温柔。

    “今天小正是第一天来贵园,所以就想着晚一些来接他的时候正好和他的担当老师打声招呼,以后一定会准时来接小正的。”女人微笑着礼仪工整地弯了弯腰回礼。

    小正的母亲是个很优雅的女人,栗色的长卷发,穿着工整的装,小巧的五官上化着淡淡的精致妆容。

    但是当她抬起头来看清黑子的脸时,她优雅的面容上露出了错愕的神色。

    “您怎么了?”黑子察觉到了对方的不对劲。

    “……不……不……没什么……”女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憎恨,她立刻低下头掩饰。

    “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面?”

    “不,没有。”女人蹲下抱起小正,像是逃亡一样离开了小教室。

    她来得突然,走得也很快。仿佛这间教室里从一开始就只有青峰和黑子两个人。

    “那个女人怎么回事?”青峰不屑地看着窗外。

    “大概是认错人了吧。”黑子的表仍旧淡淡的。

    “呀,都这个时间点了呢,我要回警局交差了。”青峰看了看手机,立刻跳到门口穿上鞋子,一边跑一边还回过头来交待,“阿哲你也早点回去哈,最近不太太平呢。”

    “在警校时成绩万年老二的青峰君才更应该小心吧。”怎么想,都是毕业之后做着警察工作的青峰更危险才是。

    青峰微抬起头,看到黑子站在窗边冲着他挥手。五点多的斜阳在黑子天空色的头发上洒下一片碎金,他脸上的表也柔和得十分美好。

    只有这个人……青峰想着,一定要守护好,不仅仅是因为三年前欠他的一条命。

    然而青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前一天还在教室里把他嘲笑得体无完肤的黑子,前一天还站在窗前噙着这世上最温和的微笑和他挥手告别的黑子,在第二天就消失了。

    和半年里发生的二十几件失踪案件一样,仿佛从人间蒸发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篮/ALL黑]黑子的消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