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精彩滴赌局

    夜幕如一双巨大的鸦翼渐渐笼罩了整个海面,更显得当中那艘以“金玉王朝”命名的巨型油轮是那样的璀璨夺目。耀眼的白灯把船上照得跟白天一样,宾客们的交谈和欢笑声不知扰了多少鱼儿的好梦。

    历景言现在是没有心思去享受的。到了下午,他就又把那黑色无线耳机塞了回去,滕锡良的声音掐着点儿的就响起了。

    “小言,游戏快要开始了哦。你知道我是个很讲规矩的人,所以当然先要告诉你游戏规则了。”

    “你应该知道,我在中央舱的最顶层,三天后的正午就是我们滕家交接权利的时刻,这当中的三天就是你的游戏时间。怎么样,时间是不是很充裕?”

    历景言皱了皱眉,引得旁边的尹菲欢好奇的不得了,但是她也清楚现在还不是她开口询问的时候。

    滕锡良不紧不慢的继续说着:“你在三天内如果能到达顶层,就有机会杀了我。进我们的房间需要三把钥匙,每天你都有一次赢得钥匙的机会,第一把呢,就在地下赌场的庄家手里。你只有想办法先赢完他手里的所有筹码,最后一把才能赌那把钥匙。对了,输钱是有处罚的呦,至于处罚是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我相信小言你是不会喜欢的!”

    “最后,祝你玩的愉快呦!”

    历景言沉默了,他想起了甲板上那个美得不可思议的女人,好像预知到了今天滕锡良的赌博游戏似的,特意给予他提醒,为什么呢?他们好像并无什么渊源?

    “我可以找帮手吗?”历景言问。

    滕锡良那边传来愉快的笑声,好像和谁在商量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回答道:“可以,当然可以,你要是一把钥匙都拿不到,那我多无趣啊!对了,你要找的话可得找厉害点的,我请的那个庄家可是以前拉斯维加斯的赌王先生呢!”

    “啊啊?找什么帮手啊?”尹菲欢见阿言终于和那厮对话完了,赶紧询问。

    “菲欢,带我去找夏清文,他来了吧?”

    “是啊,来了,现在应该在滕家二少那里。这种时候他怎么能不来?你跟我来!”尹菲欢小跑在前面,“我们边走边解释!”

    夏清文此时正在和滕高炽坐在二楼的房里喝茶聊天,他虽然知道滕家最厉害的是那个长的一脸无害的小儿子,并且人人都道最受滕永昌疼的幼子肯定会是那个笑到最后的人,但是他也却清楚滕锡良因为他死去大哥的缘故是不会参与这场家族夺位之战的。而且嘛,夏清文喝了口茶,掩去嘴角一丝嘲讽的笑意。滕永昌那老鬼怎么舍得自己“最”的小儿呢?他们父子那点龌龊事还真当没人查得到所以,利益至上的夏先生自然选择了和滕家年轻有为的二少爷搞好关系了。滕高炽能得到这黑道龙头人物的支持,自然也是乐意之至的。两人各取所需,表面上倒也其乐融融,和谐无比。

    只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然打破了现在美好的氛围,门口还夹杂着保安的斥责声以及咚咚的撞击声。

    滕高炽面带恼怒的过去开了门,他明明跟保镖说过不许别人在这个时候进来打扰的。

    门一开,就是尹菲欢赔笑着的脸:“嗨,滕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找夏先生有急事。”

    面对这么美丽的一个女孩,滕高炽一肚子的火被所谓叫做绅士风度的那玩意儿生生压了下去。

    夏清文也放下手中的茶杯,饶有兴致的走了出来,看到竟然是尹家的大小姐——童年的好朋友:

    “哦,找我有什么事?”

    尹菲欢对他使了眼色,示意他出来再说。夏清文挑了挑眉毛,应了。

    “滕先生,今天我有事,明天一定亲自来赔罪。对了,今天的茶很香,味道很好,谢谢招待了!”

    滕高炽露出商人特有的那种精明的微笑:“哪里的话?夏先生喜欢那茶我叫人给您送去些。既然有这么漂亮的姑娘亲自来找你,我可不能扰了你的雅兴啊!”

    两人假惺惺的客气道了别,尹菲欢才将夏清文带了出来。

    “要说你们这群人也真有意思!假惺惺的,我都快受不了了!”

    夏清文笑笑,“所以说你才是个可的大小姐啊!”其实,你的父亲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你的,

    至少你受不了这些虚与委蛇他就不让你去接触,纵容你做你想做的一切!

    “对了,大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啊?”

    “跟我来!”尹菲欢嘟着嘴将他带到另一楼自己的房间里,历景言正在那里等着他。

    夏清文倒是没想到竟然是他,立刻就注意到了他受伤的眼睛,眯眼思索着,并没有开口询问。

    历景言也直截了当:“这么匆忙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希望您能把红莲小姐借我一用!”

    红莲?夏清文皱眉,他确实带了红莲来,是来执行一个特殊任务的,所以红莲特意改变了些容貌,不熟悉他的人应该根本认不出她来才对。

    似乎是看出了夏清文的疑惑,历景言补充了一句:“夏先生,原谅我现在无法跟你解释,但是,请你转告她,她的姐姐希望她帮我。”

    夏清文了悟,他知道沙无极的真实职业,既然历景言能和童年一样当他的助手,定然也是能识得魂魄的。红莲的确跟她提过自己有一个倾国倾城的姐姐,可惜再也见不到了云云,每次说完后都露出怅然若失的表,也算是她这么多年来最大的遗憾。红莲对夏清文来说不只是一个能干的下属而已,两人更像是多年的好友,要是更进一步,夏清文若是喜欢女人,定会娶她为妻。

    “等等,我通知红莲。”既然红莲姐姐的魂魄有可能还在这艘船上,那他这个老板定要实现红莲这个愿望的。

    那个女人的确对红莲很重要,不到十分钟后门外就传来红莲急促的脚步声。门被刷拉一下推开,红莲甚至来不及褪去自己脸上的用来掩盖面貌的烟灰妆容。

    “你,你真的见到我姐姐啦?”红莲满脸惊喜。

    历景言点点头。

    “那她现在在哪里?我可以让你帮我给她传话吗?”红莲的语气像个兴奋过度的孩子,眼角都有些湿润。

    历景言想了想,很诚实的回答:“她给我说完话就消失了,但是下次要是还能见到她的话我一定会帮你转达的!”

    红莲感激的点了点头:“好,既然是姐姐传达的,我一定会尽力帮你的。说吧,什么事?”

    “地下赌场的庄家手里有一把钥匙,你只有赢光他,才能赌那把钥匙,而我,就是要那把钥匙!你姐姐告诉我,赌博的事找你!”

    红莲露出欣喜的笑容,如果刚才她还有一丝怀疑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百分之百确认历景言是确实见过红药了。她赌术高的事连夏清文都不知道。

    夏清文果然来了兴趣:“那我们这个时间去底下赌场就刚好。不过要想让那最后的庄家出来,必须先得赢得让对方觉得扛不住了才行。”

    红莲笑了:“老板,我知道你也不是吃素的。”

    夏清文揉了揉手腕,笑了一下:“确实,好久没有活动手脚了。”他转头对尹菲欢和历景言说,“我出钱,你们也一起下场玩玩吧。”

    尹菲欢立马眼睛亮了起来,她早就想玩一次赌钱了,有人出钱,哈,太棒了!

    历景言只差没满头黑线了,为什么气氛会突然变得这么轻松愉快?一定是他没找对人!!

    夏清文吩咐手下去提了好几箱钱,全部换成了筹码,几人气势汹汹的进了地下赌场,分散到不同的地点,各自玩了起来。

    尹菲欢一下子就迷上了弹珠,历景言因为对赌钱什么的并不太在行,便选择了相对比较容易的二十一点。而红莲则和夏清文直接去了德州扑克那里。

    半个小时后,尹菲欢已经输完了所有的筹码,吐着舌头跑去阿言那里,由于他记不错,心算速度也快,凭着算概率竟然也小赢了不少。又过了一个小时,历景言看了看表,已经快零点了,便和尹菲欢去找红莲,看她的战绩如何。

    远远地,他俩就看见一台桌子跟前站满了人,两人费力地挤了进去,尹菲欢嘴巴差点张的能塞进一颗大鸭蛋。红莲敛着眼,将跟前一部分筹码推了出去。

    虽然只是一部分,但是对别人来说已经是巨额数字了,原因无他,只因她跟前的筹码实在太多了,红色绿色交错堆成了小山,要是换成金字简直能晃花人的眼。

    荷官示意亮底牌后,众人又爆发出一声惊叹,红莲又赢了了,竟然还是同花顺。她已经连续赢了

    二十多把了。虽说赌场里来个高手不算什么太稀奇的事,但是从来没有长得这般美艳技术又这般高超而且次次都玩得这么大的人。

    果然,在这把结束后,一个中年男人拍着手笑眯眯的走了进来“小姐真是好技术!”

    夏清文对历景言使了使眼色,他立刻就明白这就是那个最后的庄家,来自拉斯维加斯的赌王了!

    当红莲赢掉第十局的时候,赌场就有人注意到这个独特的女人了。于是便派了四个压阵的散户上去干扰,没想到竟然都输给了这样一个无名的女子。不得不,才去请了赌王先生,赌王在后台看了好久的视频,才摇了摇头,笑着评价:“是只厉害又美丽的小凤凰,技术还行,不过不能让你太嚣张啊!”

    红莲看到对方,脸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

    赌王坐了下来,打了个手势,荷官得了令,恭恭敬敬的开始发牌。

    “这么一把一把的实在太慢了,我们就一把赌你全部的钱吧!”

    “好!”红莲干脆利落的回答。

    赌王立马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真是利落的格,小姐,我很……欣赏你呢!”说着,手指在桌子上摩擦了几下。

    尹菲欢一把抓住历景言的胳膊,擦着自己的手臂:“呕,这大叔好猥琐!他在调戏红莲姐姐!”

    历景言无奈。

    牌桌上的气氛十分紧张。

    赌王交叉着自己的双手:“可的小姐,你确定要跟吗?”

    红莲没有反对,对荷官抬了抬手。

    荷官示意双方可以开牌了。

    红莲是黑桃A和红桃K,赌王则是黑桃K和黑桃Q.

    赌王笑着举起了牌:“小姐,你是顺子,我是同花哦!”红莲终于表变了,好像有些疑惑,又好像在思索什么!

    赌王似乎看出她在想什么:“小姐,你的技术是不错,不过在真正的巨龙前面你终究只是只小麻雀啊!”

    “到底怎么回事?”尹菲欢疑惑的问。

    夏清文想了想,回答:“红莲本来胜券在握,却不知为什么输了,可能对方出千了!不过没人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不愧是赌王啊!”

    历景言脸色凝重,因为,耳中的耳机已经开始沙沙响了。

    “小言,请了个不错的帮手呢!不过还是略输一筹啊,现在要有小小的惩罚哦,不过放心,不是针对你的!”

    然后,耳机里静了一阵。

    “啊——什么东西?”大厅的一个角落里突然传出一阵刺耳的女人尖叫,吸引的大家都转过头去。

    “啊——有什么钻到我体里了?”一个面容憔悴的女人突然跑进了大厅,胡乱扭动着子,样子看上去诡异极了。然后,子一僵,直的倒了下去。

    立马就有保安冲上来将这个女人抬了下去:“不好意思,她精神有些不正常啊!”

    这个小小的插曲很快就过去了,但是历景言知道她可绝对不是精神不正常。

    “怎么样,小言。你输了一把的话,我就在船上挑一个人给我的邪鬼大人作储备粮,不错吧?”

    历景言眯起眼,猛地攥紧了拳头。

    红莲往出事的方向看了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扭过去对赌王说:“我们再来一场!”

    “小姐,你还有筹码吗?”赌王拖着下巴,调笑道。

    红莲站起来,脱掉自己的外,露出红色的长裙以及傲人的双峰,看得在座的男士无不吞了吞口水。赌王闻到她上醉人的香气,眸色也深沉了起来。

    “如果输了我就把自己给你,你看如何?”红莲突然露出一个勾人的媚笑,赌王霎时看呆了,他见过那样多的美人,却从来没人能给他这般心跳加速的感觉。

    “好,当然好了!”

    “但是我可是很贵的,光有钱是不够的!”

    “那你还要什么?”赌王好奇的问。

    “你上的那把钥匙!”红莲勾了勾嘴角。

    赌王想到滕锡良的嘱咐,心里掂量了下,便爽快的说:“好!”

    赌局又一次开始,可是,赌王觉得自己脑袋有些晕晕的,他晃了晃头,将那晕眩的感觉除去,再回过神来,荷官已经发过五轮牌了。

    不知怎么的,赌王觉得这把牌局好像特别快,不知什么时候就到了亮底牌的时候了。赌王踌躇满志的亮出了两张牌:“嘿,小姐,同花顺!我猜猜,你应该是同花吧!”

    红莲勾了勾嘴角,人群一阵动。

    赌王低头看去:什么,竟然是皇家同花顺!!什么时候的事?

    红莲走过去,将他腰上的钥匙拽了下来,蔑视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将钥匙扔给了历景言。

    尹菲欢摸了摸脑袋:“阿言,那赌王怎么了,怎么在红莲姐姐脱了外后就突然开始自然自语,还乖乖让红莲姐把钥匙拿走了?”

    阿言把钥匙在手里转了个圈,微笑着解释:“大概是赌术之外有千术,千术之外还有催眠术吧!”

    在此之前的五个小时,远方沙无极的公寓,抱着小小的童年突然听到自家的座机响了。

    他有些奇怪,这个座机还真没怎么用过呢!

    接起电话,是个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低沉,空灵——好像来自很遥远的地方。

    “什么,你找boss啊,请稍等啊……”

    作者有话要说:进入完结倒计时啦!!

    今天小苏考完了一门,心很好,所以更了肥美的一章!这几天会努力更到完结的!!(其实也就剩两到三章了,哈!)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