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游戏滴前奏

    “我的宝贝,你简直要迷死我了!”

    宽敞豪华的大房间里是让人惊异又暧/昧的景——已经满头白发的男人坐在大的足以在上面翻滚的油色沙发上,抱着一个看起来才刚刚成年的男孩,让他背着跨坐在自己腿上,一只手从底下伸进他的衬衫里,在口那里肆意亵[玩]着;另一只手则探到他的[胯]下,不轻不重的抚摸。

    “等我完全恢复,统治了万鬼界后,就让你做我凡间的使者,到时候你就能和我一起享受睥睨众生,长生不老的子了!”

    “这,这是我的荣幸!啊哈——邪鬼大人,请轻些!”面容秀气的男孩好像难以忍受那两点处传来的又疼又麻的感觉,嘴里发出受不了的声音。

    “呵呵,锡良宝贝,我不是告诉你了。这个时候,你应该称呼我为爸爸,我喜欢你们人类的这个称呼!你叫爸爸的时候真让我兴奋!”

    滕锡良好似撒般闭着嘴就是不说话,逗得滕永昌笑了出来。“宝贝,我会让你开口的!”

    滕永昌一把将他瘦弱的子抱起来,放在沙发上,便顺势伏了上去,开始他的嘴唇。滕锡良勾引似的微微张开一条小缝,引得那老狐狸立马得了空将舌头钻了进去。这个已过花甲的老男人技术极其熟练,从他的牙到上颚,每一处都不放过,最后则擒住那可的小舌头狠狠吸【】起来,没一会儿便让滕锡良全——两人吻得涩无比,啧啧的水声要是谁听到了定会忍不住脸红心跳。

    “呵呵,宝贝儿子得受不了吧?爸爸给你脱衣服。”滕永昌用逗小孩的语气一边说着,一边将他的裤子褪下。裤子里面什么也没穿,虽然这是他自己的要求,但是看到这样的景还是让滕永昌眸色一暗。

    他欣赏着滕锡良全只着一件白衬衫胳膊遮掩这脸的美好模样。不得不说滕锡良真是太符合他的喜好了,无论是柔和美丽的样子,还是和他外表完全不符的满腹算计,简直就是天使和恶魔的集合体,像是为了他的喜好量定制一般。所以,才会让他在第一次完全能控制滕永昌体的时候,就狠狠【侵】犯了他。

    那时他隐忍啜泣的样子让邪鬼现在想起还是会下【腹】发,后来在他多年的调教之下,滕锡良简直像一朵完全绽放的罂粟,毒却带着致命的吸引力。唯一可惜的是,滕永昌的这具体年岁已大,有时不能尽兴,不过,乱【伦】却别有一番刺激啊!

    披着滕永昌外皮的邪鬼着舌头眯眼想着,然后便准备开始享用眼前他已经烹制多年的美味大餐。

    除了下面那个被他用药物养的【yin】及渴的小洞,他最喜欢的就是滕锡良的小嘴了。不但能为自己出谋划策,能谈笑间取人命,还紧致,温暖,每次都让他有被脑髓吸出来的感觉。尤其是边上沾上点儿米青液,仿若被雨露滋润过的花儿那般艳丽。

    滕永昌勾起了嘴角,已经决定了今天的游戏,慢慢靠近自己的宝贝小儿子。

    ……

    屋里先是传来吸什么的声音,然后一会儿又变作了/体撞击的啪/啪声,期间还夹杂着高高低低的神吟以及男人爽到极点时的低吼声。奇怪的是,有谁一直在里面叫着“爸爸,你好厉害!爸爸,饶了我吧”。

    这声音一直从清晨持续到中午,才勉强停了下来。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不一会儿,滕锡良便围着一条白毛巾擦着头走了出来。半靠在上的滕永昌心很好的张开手臂,示意他过来,滕锡良乖巧的过来,坐在他怀里。

    “宝贝,你说要给我看的好戏,开始了吗?”

    滕锡良微笑了下,从旁边的枕头底下摸出一个黑色的遥控器,摁下按钮,两人面前那张堪比电影院大屏幕的帷幕倏忽亮了起来,整个游轮上比较重要的场景都被分隔着显示了出来。

    滕锡良又调了一下,场景便转换成了大船入口时的特写。他看了看墙上的表:“快了!”

    果然,让指针指向十二点时,一个戴着墨镜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亮出请帖,经过警卫人员的检查后,便上了船。

    “小言,来了啊!”滕锡良像一只猫般,舒适的窝在父亲的怀抱里,喃喃说道。

    历景言上了船后,便伸手不经意的抚过耳朵,那里塞着一个黑色的无线耳机,和以前他和D先生

    联系时的那款一模一样。没错,正是头天滕锡良寄给他的。

    “小言,欢迎上船。不必那么紧张嘛,你可以先放松一下。我二哥的这艘游轮可是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也有美酒,美食和……美女。哦,忘了,你可不喜欢女人,呵呵,漂亮的男孩也是不缺的。”

    “请不要用D先生的声音跟我说话!”历景言面无表的回答。

    “小言从小就一直这么无趣,你要学会享受生活嘛!”滕锡良终于换回了自己的声音。“好吧好吧,我就好心告诉你。这船两点起航,游戏则在午夜时开始,这期间你随便转转吧。对了,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下船上的各处呢?”

    “不用!”历景言冷漠的回答,便将那耳机摘了下来,塞进兜里。

    从屏幕里看到历景言举动的腾锡良托着下巴叹了口气,滕永昌更紧的搂住他,头埋在他的颈间亲吻着。

    “这……就是你送给我的新体吗?看起来真不错,年轻,又有活力。而且带着绝望,不甘和恨意,看起来就很美味!”

    腾锡良摁下按钮,关了屏幕。

    滕永昌纳闷的皱眉:“怎么,不监视他了?”

    腾锡良反搂住他的脖子:“到晚上还早得很呢!光看他有什么意思?爸爸,我还没有满足呢?”说着还用□去蹭动他!

    那声带着尾音的爸爸让滕永昌顿时受不了了,粗暴的压住他:“你这小妖精,真要把我榨/干了!可惜你老子这体不中用,等我得到好的定让你哭上三天三夜!”

    ……

    历景言手插在兜里,来到甲板上。熟悉的海风,一年半前,他记忆恢复的那天,也是吹着这样的海风。天空,海洋,风与云,永远都是这样,已经多少物是人非了,他们永远那样沉静的涌动着。

    历景言勾了勾嘴角,刚才滕锡良那般挑衅,他都一如既往的冷静,他,已经不再是两年前的那个傻小子了。

    他摘下墨镜,趴在栏杆那里看了很久,直到轮船起航。才转了,打算去看看那一点也没有女孩样子的尹家大小姐上来没?

    这时,一个女人突然闯入他的眼帘。

    历景言吃了一惊。

    那是一个美得不可思议的女人,穿着一条素雅的裙子,头发随意的披散着。可就是这样,好像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盖过她的光彩了,倾国倾城四个大字就这么出现在历景言的脑海里。

    自他控制铁锁监狱后,见过的美人也算是不计其数了,可没有任何人能带给他这般震撼,恐怕连那窟窿街的红莲见了也得惭愧哭泣吧。

    现在,这样一个大美人就站在他面前,用一双温柔的眼睛沉静的盯着他,然后轻轻勾了勾嘴角。勾出如昙花一现的刹那芳华。

    不过,也就是怔愣了一瞬间,历景言就恢复了——他可是有家室的男人,再美丽的人也就是单纯欣赏一下而已。而且,他可以确定,这个女人是个鬼魂,虽然她看上去真实无比,可历景言知道

    这里也就自己能看到他罢了。

    因为要是真人的话那从她边经过的男人怎能无动于衷?

    那女人靠近了他。

    “你有什么事吗?”历景言退后了一步,警惕的问。

    女人愣住,这辈子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在看到她后往后躲的男人呢?掩着嘴轻轻笑了起来。

    “你还真是有趣。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若是赌博,请去找红莲。告诉他姐姐请她帮忙即可!”然后便转慢慢消失。

    历景言皱了皱眉,虽然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还是牢记在心中。

    这个小插曲过后,他便向主舱走去!

    “哎——嗨嗨——阿言!”

    头上传来熟悉的声音,历景言无奈的抬头,果然,二楼的围栏边,尹菲欢正拼命挥着手,引得好多人回头看这个毫无形象的她!

    尹菲欢蹬蹬地跑了下来,她今天看起来极为漂亮,以前扎成马尾的头发被精心挽起,插着各种精美的发饰,就是那根朴素的绿色簪子显得有些有些格格不入。历景言想了想,好像是蒋一鸣送她的那个。

    她的上穿着一条旗袍式的红裙子,完全衬出她妙曼的曲线,脸上的妆容更使得她整个人容光焕发。

    “大小姐,你该不会是逃婚来的吧?”历景言看着她的打扮,猜测到。

    尹菲欢点点头:“老头子不准我悔婚,我便趁空档溜出来了。放心,虽然老头不帮我,我可还有个疼我的堂哥呢!就把我弄上来了……”

    历景言都想扶额了,她婚礼那边还只不得怎么鸡飞狗跳呢?真是一点也不让人省心的女人,不过,和他的胃口!

    “你带家伙上来了吗?”尹菲欢凑近他耳边,小声问。

    历景言拍了拍裤兜,那里是一把小巧的象牙手枪,不过只有四发子弹。

    尹菲欢这才放心了,顺便告诉他自己打探到的信息:“我们这几天可得小心,这次船要驶到很远的地方,据说要在公海那里呆三天。而且是滕家家族事务交接的盛会,船上六成都是滕家的直系,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叫堂哥派船在三天后来接应我们了!”

    “嗯,我知道。辛苦你了。”历景言略带感激的回答。

    今晚的游戏,到底是什么呢?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大美人,大家还记得是谁吗?哈哈,大家之所以前面把剧猜错,好像都忘了她哦!

    我这周周末有考试,所以周六得用啦背课件啦,悲催!

    依旧谢谢小柒的地雷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