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悠闲滴春游

    从古至今,怎样照顾好小婴儿永远是一件值得不断探索的难题。因为孩子总和我们有着不一样的世界,你很难理解他究竟为什么哭着哭着就能笑了,笑着笑着又开始闹了。那小小的脑瓜里似乎充满了无尽的好奇心,总想用那小手去主宰眼前这个多彩的世界。

    如果给这个问题加一个定语,变成一个单男人怎样照顾好小婴儿?那难度就又翻了一番。

    饶是童年骨子里充满了人妻属,他也不可能平白就具有了女人的天。经过童小小三天夜里的闹腾,童年顶着大大的黑眼圈总算是摸清了些规律。

    童小小嘟着嘴吐泡泡就是饿了,挥舞着胳膊就是不想躺着想起来玩了。他现在太小还不能自己坐起来,又喜欢童年,所以总是缠着童年抱,光抱着还不行,必须来来回回走。现在童年已经养成了每天吃完晚饭就抱着娃娃出去散步的习惯了,次数一多,连卖牛的哞哞家那个售货员妹妹都认识他了,每天必要和这精致可的不得了的小婴儿玩上好久。要是晚上小小突然开始哭,童年就会一个鲤鱼打坐起来,飞速的抱起童小小,分开他的小腿,对准夜壶,没一分钟淡黄的尿柱就出来了。这可是童年洗了好几次单后练出来的把尿的本事。

    虽然童小小很想晚上睡在童年的怀里,但是童年还是坚持着把他放在那个婴儿里,然后在旁边哼着儿歌哄他。童小小简直把各种撒卖萌的手段都使出来了,可是就是没有用,最后只好抽噎着不满的睡去。

    童年每天去打工时也会按照阿言的指导把童小小放在那家私人诊所里,里面的医生他见过,就是他被绑架那天在视频里看到过的白大褂医生,看上去脾气很好,每天还笑眯眯的跟他聊几句。

    “我可以见见阿言吗?”

    童年每天都问一遍,医生总是能想出千奇百怪的回答,什么他最近误食了毒果变得其丑无比等等,但是意思都一样:不行。

    等童年失落的离开后,历景言便从屋内走了出来,看着他的背影。

    医生无奈的拖着下巴说:“小爷,你这样天天跟踪他也不是什么办法啊。至于你的眼睛,你可以说是不小心磕门上把眼睛划伤了什么的吗?”

    历景言没理他,又窜了出去,继续跟着自己小孩,就这么每天看着他,看着小孩的喜怒哀乐,他就觉得好幸福了!历景言几乎是掐着时间注视自己的人,生怕……一个月后后就真的看不到了。

    尹菲欢在那次和历景言谈过话后便常常来看望童年养的那个小baby,不看没什么,一看到这么可的小小,她差点口水都泛滥了。只要童年一没看住,尹菲欢就对着这个不到半岁的小婴儿各种“蹂躏”,弄得后来童小小都形成条件反了——只要尹菲欢一靠近他就咧嘴作出准备大哭的架势。

    H市四月的时候天气已经开始回暖,各种叫不上名字的野花儿争先恐后的纷纷开放。姹紫嫣红,煞有意。

    童年觉得这个时节带小孩出去玩是再好不过了的,本来他是想去植物园的,但是尹菲欢说:植物园里花粉太多了,孩子太小,过敏不说,对呼吸道也不好,最后商量商量,童年决定在周的时候和赵翔飞以及欢欢姐一起去动物园,顺便也介绍咖啡店的这个新员工给菲欢认识。

    赵翔飞和尹菲欢都是开朗的子,两个人嘴又都是不饶人的,子倒是意外的合拍,才认识了一会儿就差点没称兄道弟了。

    动物园里分了很多馆,大家站在分岔路上看着路牌纠结不已。

    尹菲欢表示要去看鸟,赵翔飞想去狮虎山,童年则觉得小孩子嘛都应该看猴子,还可以投喂个桃子苹果什么的,比较有趣。

    最后童年被那聒噪的两人吵得头大,下了决定:“让小小决定。”

    大家把童小小抱到画着卡通形象的路标牌边,观察他的反应。那块画着彩色的鸟儿的巨大展板童小小连理都没理,气得尹菲欢想去撞柱子。而对狮虎山他也没啥反应,至于猴子就更别提了,童年都觉得自己能从童小小的眼中看出轻视来了。大受打击!请告诉他这一定是错觉。之前觉得小小转世后就变乖了一定是他的错觉。

    在放着展板的路标处转悠了一阵,经过某一处,童小小终于发出了咿咿呀呀的声音,并且伸着手想去够。

    大家都睁大了眼睛去看到底是什么吸引了这个难搞的小家伙。

    …………

    “呃……你家这小孩口味还真独特啊!”赵翔飞特别委婉的评价。

    尹菲欢则搓着胳膊:“蛇馆?滑溜溜的,真恶心!”

    童年哭笑不得的捏他的小脸:“小小,你确定吗?小孩子看这个不太好吧?”

    但是就在他刚转的一瞬间,童小小嘴一瘪,就开始哭了,三人顿时投降。

    天大地大,宝宝最大啊!

    几人进了蛇馆,馆长为了制造出气氛,把馆里的灯光调得昏黄,配上玻璃橱内一条条各种颜色的花蛇,非常有氛围。

    要说他们也都是第一次逛蛇馆,一个个看得是赞叹不已。有蓝的像宝石一般的,有绿的藏在草丛里根本找不到的,尹菲欢最喜欢一条近乎透明的白色小蛇,而赵翔飞则对馆中那个大玻璃橱里的黄金蟒狂拍照片。童小小看得特别开心,也特别仔细,几乎每一个品种都要趴到橱窗上,他一路都咯咯的笑个不停,引得路人都频频往这里看。

    一个小时后,大家心满意足的出来了。

    尹菲欢买了好几个甜筒蛋卷,笑眯眯的说:“好像比想象的有意思哦。童小小真不错哦,是不是,小小?”她拿起冰淇淋逗他。

    童小小撅了撅小嘴:好像在说,我当然不错了。

    在去棕熊山的路上,有一个小贩摆了个小摊儿在打气枪,摊位上挂了好多毛茸茸的大玩具,都是动物园里那些小动物的Q版,看着极其讨人喜欢。

    童小小一眼就看上了那个比他子还大的绿色眼镜蛇——子盘着,戴了个黑框眼镜,调皮的吐着信子。

    他咿咿呀呀挥手的样子惹得那老板笑了出来:“怎么,你们要不要玩玩试试。只要二十发子弹中有15发打破气球我就给你们这个玩偶。这孩子太可了,别人都得全中才行呢。一发子弹一块钱。”

    尹菲欢撇撇嘴,以她的枪法来说中十五枪绝对没有问题啊,但是她可不能抢了某人的风头啊。

    回头装作不经意的瞅了瞅某处,那里站着个戴着墨镜的高个男人,衣架子的材,都跟了他们一路了。尹菲欢她自小在她那极品老爹的训练下对跟踪这类事还是很敏感的,也就是童年傻傻的不知道吧,这样也好。

    尹菲欢强行抱住十分不愿意的童小小,威胁他:“小鬼你还想不想要那玩具蛇了?”

    没想到他竟然理解了,忍住了没哭出来。

    “我是女孩子就不动这个了,你们打几把试试吧,要是打不中大不了老娘最后花点钱把他买了。”

    童年想了想,答应了。和赵翔飞一人买了二十发子弹开始玩起来。

    气球是很小的那种,离的也比较远。在打完第八发的时候,童年沮丧的发现自己已经有四发打偏了。下一发,再不中就几乎没有机会了,这样想时,手指却不自觉的按了下去,呃,又一发没中。

    让他接下来是十一发全中几乎不可能嘛!

    童年自暴自弃的准备把剩下的乱打一气儿然后干脆买一个给小小得了!正当他又一次举起气枪时,一只手突然按上了他的肩膀,从背后看几乎抱住了他,然后调整了一下他的姿势。

    时隔一年多,童年又一次感受到了那熟悉而霸道的气息,脑子里一片空白。

    尹菲欢勾勾嘴角:再不出来老娘真以为你不是男人!

    童年的子也不听使唤,几乎是随着对方怎么纵他就怎么做了。非常流畅的十一枪,像是有节奏的乐曲,没有一丝凝滞,在大家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所有的气球已经破了。

    ……

    静了好久,那老板率先鼓起掌来,“哈哈,好枪法!”顺便把那条大大的眼镜蛇玩偶摘了下来,递给尹菲欢,小小乐得直拍手。尹菲欢则在心里默默念叨:“有没有搞错,瞎一只眼还比老娘手法好那么多,你是装的吧装的吧!”

    赵翔飞呆呆的看着出现在童年后面的男人,一片茫然。

    童年站起来一把拽住他,往一处偏僻的森林跑去。

    赵翔飞问尹菲欢:“这是……什么个况?”

    “恋况。”尹菲欢挤眉弄眼的说,“别管了,我们先去看熊吧!”说着,把那条蛇塞进他手里,“拿着,太大了,我可不能既抱着这臭小子又拿着它啊……”

    童年拉着历景言跑了好久,才终于找到一处没人的地方,停下来气喘吁吁的看着他,才发现对方戴着一副墨镜。虽然有些不习惯,但不得不承认,真的很有气势。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总觉得阿言的眼睛怪怪的。

    “你……”

    “我很想你。”

    两人同时出声。

    “呃……”童年有些羞赧,低声抱怨着:“跟踪了我那么久,终于舍得露面了?”

    历景言笑了下:“对不起,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一个月后,我得去个远的地方……”

    童年心里涌现出怪怪的感觉,脱口而出:“那你还回来吗?”

    历景言的笑容更大了:“你要是希望我回来的话,我就能回来的。”

    童年撇了撇嘴:“谁稀罕。”

    下一秒,脑袋就被捧住,历景言狠狠吻了下来。童年几乎是反的张了嘴放了对方的舌头进入自己,没一会儿,两人的唇舌间就发出啧啧的水声。

    抵死缠绵!

    “嘴硬!你也想我,对不对,童年。”历景言得了空挡,小声在他耳边问。

    想他,有吗?童年迷迷糊糊的想,虽然晚上不会失眠,但却从来不曾像在他怀里那般睡得安稳过,好像……真的有些想他呢?

    不知吻了多久,历景言终于放开了他,看了他好久好久,才依依不舍的说:“我该走了。”

    童年擦了擦嘴,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喊了一句:“无论怎样,请平安回来!”

    …… 历景言站住了。

    “好!”他答应道。

    这次,定不会食言,就算处地狱,我也会一点一点的……爬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说要更的,结果感冒得厉害,吃完药就睡了,抱歉啊!

    本想着直接写结尾的,不过作为一个亲妈,咋能两年都不给小攻口汤喝呢??于是安排他们见了一面。呵呵。

    最近**抽的厉害,所有留言都回复不了,放心,由于我的留言少的可怜(对手指),所以每一条都非常认真的看的!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