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模糊滴想法

    通过历景言和他的交流,大家对这个呆在刑房里的吊死鬼也算是有了些了解。

    要说这厮也是个可恨又可怜人——吊死鬼他生前是个会计,却因为帮自己老板做假账,结果被税务局查了出来。他们总资产的8.24亿中有7个多亿都是捏造出来的,财务报表做的漂亮极了。盈利高的引得无数股民买了他们的股票,这不,一破产泡沫一下子碎了,连带的无数无辜散户落马,赔得血本无归。为了逃避一些赔得厉害的股民的报复,他被稀里糊涂的送到了这个岛上。

    倒霉的他因为一次无意中诋毁典狱长时被其安插眼线听见。于是,便被在【刑房】里关了十天。没想到,狱警那天一开门后,他就发了疯似的冲了出来,用自己本命年系的那条红裤腰带挂在院子里那颗大树上,吊死了自己。

    自打他死后,就只能在狱中徘徊,最常去的地方就是那个怨念最深的【刑房】,孤孤单单了这么多年的他,终于遇上了个能听他说话的人,真恨不得不眠不休的说上那么三天三夜。

    医生他们听完历景言的转述,有点纳闷:“那你不能……超生或是转世吗?”

    “唉,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魂魄总是被限制在这里,最远也就能走到这所监狱的边缘。要说,上次我和一个路过的游魂聊过一阵子,他告诉我鬼师可以帮助我净化,但是咱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哪儿有鬼师愿意来呢?”吊死鬼叹了口气,满脸沮丧。

    “鬼师?”历景言捕捉到一个陌生的词语。

    “是专门负责搜集我们这些孤魂野鬼回去以净化的人,算是一种特殊的职业吧。”吊死鬼耸了耸肩,解释道。

    历景言想了想,把那张有古怪的报纸拿了出来,指着滕永昌背后那团黑乎乎的东西:“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那吊死鬼只看了一眼就嗖地一下退回去好几步。露出惊恐的表

    “怎么了?”历景言捏着报纸,皱着眉头。

    “我……说不上来,很不舒服,很……邪恶!”

    “他也是鬼吗?”

    吊死鬼点了点头:“肯定,还是戾气非常非常重的那种,至少几百只我也是比不上的。”

    历景言敛着眼,若有所思,看来当年的况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复杂一些:自家灭门惨案的最大的疑点就是为什么自己的家人会呈现血被吸干的状态?

    要是真的有他以前根本没有察觉过的奇异事物参与了这个事,那么自己的复仇之路似乎会比想象的更加困难。

    一个人回了房间,掏出那支专用来给D先生打电话的手机,按了下去。熟悉的嘟嘟——声让他陷入了回忆中。

    十二岁孤苦伶仃的他刚被扔进这里时,曾经一度陷入重度抑郁之中,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他总是出现幻觉,总是……看到自己的父亲,母亲还有祖父他们一大家子在一起和和美美吃年夜饭的场景。

    终于,那一天他受不了了,受不了这样永无止尽的折磨,决定结束自己的命了,趁采石的空挡他溜到了岛的边缘,踏上一块最高的礁石,呆呆的看着下面翻涌的浪花,脑子里有恶魔的声音在催促:“下去吧,下去你就可以解脱了,下去你就可以和你的家人们团聚了。”

    在他闭上眼,就要鼓起勇气跃下去的前一刹那,幼年的他突然觉得有什么在抚摸自己的头发。那么慈祥,那么……熟悉。

    “小言,千万好好的活下去。”

    这是……祖父的声音!阿言猛地睁眼,他是不会忘记这种温暖的。

    祖父是个老军人,在军部担任重职,对他这个宝贝外孙要求尤其严厉。小小年纪就把他扔到部队里和那些兵痞子在一起进行训练,自打发觉他力量可怖,击的准头更是惊人后,对他的要求更加苛刻。

    唯一一次显露的慈祥,也就是他十二岁生那年击拿了国家级少年组的金奖后,祖父就是这般摸着他的小脑袋,呵呵的笑着。

    “我们历家有望啊,哈哈,好孩子!”

    可是,现在的眼前除了浪花和礁石,什么也没有。

    就是这类似错觉的一瞬,却给了历景言活下去的勇气。

    他怎么能死?害死他全家的凶手还在逍遥法外,他怎么能死?他不但不能死,还要活得比谁都好,他要找到凶手,用他们的鲜血祭拜自己的逝去的亲人!

    那时觉得是错觉,但遇到吊死鬼之后方知这世界魂灵是真的存在的,历景言怀念着那一刻:幼时那一的经历可能真的是祖父拼尽全力传达给他的鼓励。

    后来,狱警逮到了从采石场偷跑出来的他,将他带给了典狱长。

    那恶心的男人笑眯眯的摸着他的下巴,脸蛋,惹得他厌恶的偏过头去:“真是漂亮,我还没去找你呢,你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典狱长准备像以前无数次那样猥亵这看似无害的幼童,但是根本没想到这是块那么难啃的硬骨头,没吃上不说,他的命根子也差点被废掉。

    恼羞成怒的典狱长将还是幼童的历景言关进了【刑房】,恶狠狠的说:“你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什么时候再出来。”

    二十天,整整二十天,那二十天天小小的阿言连自己都不知道他是怎样度过的——没有光,没有声音,子甚至不能活动。

    他只能拼命回想着从小到大发生过的所有开心的事,一遍又一遍,想到他几乎想不出来了,就用指甲在水泥墙壁上抠画,历景言觉得他那时候一定能把清明上河图临摹一遍。

    当门被打开,狱警无奈的说着“你出来吧”的一瞬间,历景言用手为感到严重不适的眼睛挡着强光,笑了:他坚持下来了,这是他的第一次胜利。

    以后,他会一直胜利下去。

    从那天起,岛上所有的犯人看着他的眼神都带着几分敬意,典狱长也不再打他的注意。

    转机发生在这件事过后的一个月,历景言突然被狱警叫住,告诉他有人来看他。

    真是奇怪,【铁锁监狱】可不是一般的监狱,根本没有探监制度的存在,从来没见到有谁被探望过。他纳闷的想。

    历景言被狱警带到了会客室里,里面有一个戴着黑墨镜保镖模样的人在等着他。狱警关上门,默默退了出去。

    “你……找我有什么事?”历景言小心的问着,他确定他可没见过这样一个人。

    “我们老板让我带点东西给你。”说着,那男人拿出一颗黑色的小球,递给他。

    “这是什么?”他接过来,仔细打量着。

    “特制的无线耳机,我们老板有话对你说。请你每天晚上十点的时候准时带上。”

    十点已经是他们干完活儿各回自己小房间的时候了。

    “有什么话不能当面告诉我?”历景言警觉的问。

    保镖露出遗憾的表:“对不起,我们老板的腿脚……不方便。”

    原来是残疾的,历景言想着。

    按照这男人的说法,历景言晚上将那黑色小球塞入了耳中。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听上去有四十来岁但却充满磁的声音传了来。

    “小言,你好啊!”

    “你是谁?”历景言被吓了一跳。

    “别害怕,我是你父亲的朋友。原谅我你们家出了这样的事我却无能为力。不过所幸我找到了你,小言,由于我体的缘故,无法直接帮你,而且你要面对的对手比你想象的更强大。……所以,小言,你要强大起来,为此,我将倾尽我所有的能力……”

    经过一晚上的聊天,历景言终于慢慢放松了警惕,这男人甚至还在最后给他讲了个睡前故事,已经好久没有笑过的他因为无聊的狼和羊的故事露出了笑容,而且,还慢慢有了睡意。

    “对了,我该怎么称呼您呢?”小历景言打着哈气,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

    “呵呵,小言,你可以叫我D先生。”

    之后的四年多,两人一直通过这样的方式联系,直到历景言控制了监狱,不需要再这般偷偷摸摸后,便改成了每周一次的电话联系。一般是星期的下午D先生打给他,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历景言是断不会去烦扰这位让他无比敬佩却体不好的D先生的。

    回忆到随着D先生电话的接通戛然而止。

    “那个……D先生,我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在别人面前杀伐果断,雷厉风行的历景言在这个男人面前倒耶喏的像个孩子般。

    “嘘——别问,那是礼物!”

    “小言,我认识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朋友,才知道这个世界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你明天下午3点到H市皇冠酒店的顶层来,我约了那个男人在那里等你。”

    第二天,历景言见到了那个D先生口中有意思的人,才知道,他竟然以前是个鬼师!吊死鬼提到的鬼师!!

    但是由于工作上的失误,这位先生已经不再养鬼了。

    惊喜万分的历景言连忙调出那天滕永昌遇刺时的照片。

    “先生,请问这是什么东西?”

    那鬼师摸了摸下巴:“这可不是什么好玩意啊。我们的话,称他为邪鬼。”

    根据鬼师的解释,历景言才知道:原来这东西千年前就存在,是当年冷兵器时代战场上千百万枉死士兵的执念集合而成,邪非常,作恶多端。

    “以前有个很有能力的鬼师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才将他封印,没想到这玩意儿竟然又得了什么契机出来了。”鬼师的神无比严肃,“你看,他现在形态未成,所以要靠着寄生在活人上获取能量,并通过他的使者来为其搜集足够的鲜血”

    搜集鲜血四个字让历景言似乎明白了什么:“那使者……”

    “那使者唤作【乌炙】,能把人的血吸个精干。”鬼师似乎猜到了他要问什么,微笑着答道。

    历景言一下子站了起来,现在他才完全明白当年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生,可有杀死他的办法?”历景言虚心求教。

    鬼师摸了摸下巴:“现在的鬼师可远不如从前了啊。不过我倒想起一个人,他的血池底下镇着千年鬼王,是唯一可以和邪鬼抗衡的鬼呢。”

    “那是谁?”

    “他叫沙无极。”

    “我要去找他。”历景言眯起了眼睛。

    鬼师叹了口气,真是冲动的孩子:“你以为鬼师是随随便便能见的吗?沙无极的冷漠排外是出了名的,以前我们聚会时都从来没有看到过他,更别说你凭什么让人家把好不容易封印的鬼王给你放出来了。”

    “对了,再提醒你一句,沙无极拥有可以看透一切的【鬼眼】,包括你的想法,记忆。你若是贸然接近他,一定会吃亏的。”

    历景言慢慢走到房的落地窗边,额头抵上那块玻璃,看着繁华的H市,不知在想些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这里大家对当年的事应该大致了解了吧,但是提醒一句,这绝对不是全部的真相。滕BOSS可不止这点能耐。

    由于我明天是满课,所以没法更啦!(要是你看到我更啦,那一定是我人品爆发或是......你打开的方式不对!!)

    最后,感谢小柒和凌零同学的地雷,你们!扑到!!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