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多彩滴世界

    晃眼的灯光,刺鼻的消毒水味儿,一位躺在推车上的青年正被几个医生护士紧急推往手术室。

    他双眼微闭,半张脸都是血,上被单子盖着的地方也隐隐透出红痕,俊美的脸色苍白的吓人。

    急救室的门被无的关上,红的的警示灯亮了起来。

    白诺德和虎子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妈的,没想到那老头防的那么严。差点把我们都搭进去!”虎子啐了口唾沫,引来经过的人不满的瞪视。

    “看什么看?”虎子心正不爽,虎眉一挑,吓得对方立马加快了脚步,嘴里嘟嘟囔囔骂了几句,气得虎子想挥拳头。

    白诺德一把擒住他胳膊,“你还嫌不够乱吗?”

    虎子将手抽了出来,揉了揉手腕,低下了头:“我这不是急吗,小爷的眼睛要是……哎,这关键时候怎么医生就刚好不在呢?”

    白诺德没有回答,只是盯着手术室,眼神沉的吓人。

    原来在历景言控制了【铁锁监狱】后,就在D先生的帮助之下着手调查当年自家灭门惨案的真相。经过多年的明察暗访,抽丝剥茧,历景言几乎能肯定那个H省风评极好的滕永昌竟然就是当年杀害他全家的凶手。

    报仇的**已经冲昏了阿言的脑袋,为了早点结果这个人面兽心恶魔的命,历景言精心组织了一次暗杀行动。

    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滕永昌这老鬼对他的命竟然惜到这种境界,不但请了一支野路子的佣兵团保护他,甚至白诺德所熟知的那位威名远扬的杀手——黑狼也被滕永昌下了天价招入他麾下。

    在历景言刚按下装了消音器的狙击枪后,对方经验丰富堪比野兽的反狙击手就立马侦查出了他们埋伏的位置,一场反剿惨烈的开始了。

    经过一个小时的火拼,双方的弹药打了个干净,历景言在逃亡的路上不慎被那名黑狼截了个正好,被这个精通怎样对人最快造成伤害的杀手用利器刺成了重伤。

    虽然最后黑狼被白诺德用藏在上衬衫兜里的袖珍手枪杀死,但是他们这边也是损失惨重。

    此时的白诺德手攥得紧的都要挤出血来,都怪他,负责搜集消息的他竟然没有发现黑狼竟然是那个混蛋的保镖!

    两个小时候后,主治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摘下手,擦了擦汗,将他们叫到了办公室。

    虎子早就迫不及待了:“那个,我们少爷他怎么样了?”

    “他腹部的子弹已经被取了出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

    这句话让虎子松了口气。

    “但是,他脸部被人用利器划过,眼球尤其是角膜受到严重损伤,所以必须及时更换,否则有可能完全失明。”医生接下来的话又让虎子的心悬了起来。

    他就差没直接揪住医生的领子威胁他了:“那你倒是赶紧换啊!我们少爷要换最好的!”

    医生无奈的扶了扶眼镜:“这就是问题所在,按理来说移植手术应该取新鲜尸体上的角膜为佳,但是……我们国家的人逝世时都希望保持体的完整,捐献角膜的本就很少,更别说新鲜的了……所以现在暂时找不到合适的角膜。”

    ……

    两人灰心的从办公室走了出来。

    “我现在就去联系H市的黑市,不管用什么方法,也得让他们给小爷弄个角膜过来!”虎子一拳砸在墙上:“妈的,要不就把老子的左眼球摘给小爷用,反正我的命都是小爷救的,一只眼睛算什么?”

    白诺德静静的看着他,似乎真的在思考这个提议的可能。说实话,他们和H市黑市的蛇头儿关系并不好,就怕对方趁机使绊子。

    正当两人纠结之时,那个主治医生突然匆匆走了出来,看到他俩顿时露出惊喜的笑容。

    “太好了,简直是太及时了。有人为历先生捐献了一副角膜,正在送往这里的路上。”

    闻言,两人都露出惊喜的表

    “!这谁啊?老子一定要好好谢谢他!”虎子就差没跳起来了,这短短半个小时他的心脏就经历了几次大起大落,真他娘的要人命!

    “这个人有留信息吗?”白诺德一向冰封的脸上也微微有了笑意。

    “奇怪的,他说他叫D先生……”

    又是他!

    白诺德和虎子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下。这个神通广大的男人他们可是神往已久,据小爷说从他进了牢里以后就一直在幕后悄悄帮助他。

    这人料事如神,总能给他们意外的惊喜,可他从未露面过,白诺德也因好奇私下查过他,但是线索总是莫名奇妙的就被掐断了。不过好在这人和他们不是敌人,要不还真是个头疼的对手。

    有了D先生提供的眼角膜,历景言的手术很快完成了。医生也在半夜里赶回了国内。

    在他们几年来的改造之下,【铁索监狱】医务室的基础设施已经被很多大医院好得多了,所以他

    们就把昏睡中的历景言趁夜色带回岛上了。

    第二天,历景言一睁眼,第一反应就是去翻找当天的报纸。

    医生看到他急切的样子,无奈的把早就准备好的头版页面塞给他。

    报头就是他们昨晚火拼是造成混乱时的大幅照片。历景言一眼过去觉得画面的哪里好像有些奇怪,但是也没太在意,因为他急于看昨晚刺杀的结果。眼睛快速的跳行浏览着

    “……滕永昌先生昨遇刺,损失惨重,但是幸得先生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疑是政敌所为……”

    历景言看到这几句,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他那一发明明对准了对方的心脏,看来那老家伙穿了防弹衣!

    哼,做了亏心事就是得这么防范着啊!

    医生递给他一杯白开水,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小爷,这回我们有些之过急。”

    历景言低下头,淡漠的说:“这回是我太心急了,连累了兄弟们,我会去【刑房】呆一个星期的!”

    医生差一点把嘴里的的水喷出来,他他他可不是这个意思啊!!刑房连四个平方米都不到,没有光没有声,人在里面几乎不能动弹,只留一个小孔放水和食物,待三天就能让人发疯,还别说一个星期了!以前那就是典狱长用来惩罚人的最终手段了!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规劝是没有用的,历小爷说出来的话谁也不能再让他收回去。

    医生瘪了瘪嘴,在心里默默的竖中指——现在只盼望别让那死人脸知道历小爷这个找虐的举动是自己一句无心之语造成的,否则那恋童癖还不得拆了自己!哼,成天到晚就知道历小爷!

    知道历景言已经醒来,白诺德和虎子带着兄弟们赶紧跑来探望,在得知小爷要去刑房领罚时,纷纷劝阻。

    “您才受伤,得好好休息!”这是满脸堆笑的强子。

    医生不屑的想:“哼,那你这是小瞧咱小爷那蟑螂似的恢复力了,他哪儿需要什么休息啊!”

    “小爷,错在我上,是我没有带调查到黑狼的事,如果您要领罚,我也难逃其咎!”这是满脸严肃白诺德。

    医生都要被气炸了:你你你个死人脸凑什么闹,刑房那地方是好呆的吗?你干脆跟着小爷殉好啦!!

    “这不怪你,毕竟黑狼的易容术出神入化。”

    “我意已决,至于你想受罚我也不会拦你。我们得给死去的兄弟们……有个交代。虎子,阿文,你们去给牺牲的兄弟们订几口最好的棺材,有家属的都好好安置了。”

    两人赶紧应了。

    经过协调,历景言在医生的威之下又躺了一天,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刑房。

    在打开门的一瞬间,他吃了一惊。

    绝对不应该有人的刑房里蹲着个蓬头乱发乞丐般的男人,背对着他,不知道在地上划拉着什么?

    “你是谁?”历景言警戒的问,他可以确定他在岛上八年都没见过这样一个人。

    那人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也惊讶起来。站起来,转过,露出一张布满污垢的脸,以至于根本看不清他的本来面貌,历景言才注意到他的手里拿着一根红色的绳子。

    “你能看见我?”那人奇怪的问。

    “什么叫能看见你?”历景言有些迷糊了。

    “因为我是鬼呀!我在这里呆了好久了,第一次见到能看见我的人类呢!”

    历景言僵住了。要是以前他一定会认为对方是个精神不正常的人,可是这样一个人竟然一直呆在紧锁的刑房内,并且自己从没见过他,那就真有点说不过去了。

    “历小爷,你在跟谁说话?”尾随历景言而来的白诺德一到就看见了这样一副堪称诡异的场景—

    —小爷在对着空气说话。

    那人搔了搔蓬乱的头发,历景言不着痕迹的退了一步,他总觉得那上面一定能落下好多虱子。

    “你……看不见他?”历景言心跳加快了一点,白诺德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人。

    “哪儿有人?”白诺德疑惑的问。

    “我也希望没人。”历景言苦笑着,眼前的景由不得他不信了。

    “呃,白,这里站着一个鬼魂在跟我说话。”历景言也不知道该怎样表达。

    “请叫我吊死鬼!”那鬼魂挥了挥手中的绳子,像模像样的缠在自己脖子上,吐出舌头,补了一句

    “原来这个世上真的有鬼。”白诺德没有怀疑的立即就相信了阿言的说法,接受之快的让历景言以为自己是不是心里承受能力下降了。(所以说脑残粉神马的真是很可怕……)

    经过一阵鸡飞狗跳,岛上的几个核心人物包括医生虎子等都知道这件堪称诡异的事,医生围着那个他根本看不见的鬼魂转了一圈又一圈,嘴里啧啧称奇:“真的好想看看啊……为什么只有小爷能看到呢?以前也没见过啊……啊!!小爷,是新换的那副角膜!”

    历景言也想到了这一点。

    他皱了皱眉,似乎想到了什么:“今早那份报纸呢?”

    强子立刻跑去给他把报纸拿了来,历景言仔细打量头版那幅图,终于看出了些端倪:虽然光线很暗,照片有些模糊,但是阿言还是认出了被几个人不着痕迹围着的滕永昌。

    对,就是这里!

    “你们能看出什么吗?”历景言指着那一点问道。

    众人打量了很久,皆摇头。

    阿言又仔仔细细看了几遍,没错,滕永昌的背后确实背了快黑乎乎的东西,那形状简直像个——婴儿!而且只有他能看见!

    From  Mr.D

    小言,喜欢我给你的礼物吗?这个世界可你想象的更

    作者有话要说:

    一觉醒来发现收藏涨了六百多个,被吓了一大跳啊!!妹子们也都好啊!!

    看了妹子们的评论,乐的直捶。我上铺问我:明明大家在鄙视你,你高兴什么呢?我答:我知道大家肯定看出来了,我这不是在骗评论了么!!(读者............)

    好吧,不得不说,妹子们碉堡了,读者万岁!【蛋疼蛋碎君】偶给你跪啦!猜了五成的剧啊,不过幸好关键的地方没猜对啊啊!!要不作者就该拿面条上吊了!

    最后,感谢【小柒】的又一个地雷以及【诺言】的手榴弹(上次给忘了说了),伏地跪谢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