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意外滴真相

    “到底是怎么回事?”尹菲欢赶到【真无限】精神病院时,一眼就看到阿言失魂落魄的站在小花园边。

    阿言苦笑着摇了摇头,抬头看向窗口:“我……犯了很严重的错误,所以他……暂时不想见我。我不太放心,麻烦你在这里照顾他几天。”

    “那你呢?”尹菲欢有些担心。

    “我暂时还会呆在这里,至少也要等童年完全痊愈了。不过他现在不愿看见我,而且他现在子弱,我就……暂时不出现在他面前。”历景言的眼睛虽睁着,却没有焦距,迷茫的让尹菲欢心里紧的难受。

    虽然完全不明白怎么才两天就发生了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菲欢知道现在并不是询问的好时机。

    交代了几句,尹菲欢便进了阿言告诉他的三楼的那间病房。阿言抬头看着童年住的那扇窗子,注视了那里很久。然后转进了小药房里,童年今天……还没吃药呢。还有,昨天吃剩下的也要先一下。

    尹菲欢打开门进去,一眼就看到童年呆愣愣的看着窗户,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叹了口气,明显童年心里也不好过啊。

    “小童年,我来看你了!”尹菲欢努力做出欢快的语调,突然掀开门跳了进去。

    童年果然露出惊喜的表:“欢欢姐,你怎么来啦?”但是转而就想到肯定是阿言告诉他的,头不自然的转了一下,似乎在躲避什么。

    尹菲欢过去坐到他边:“怎么,真的吵架了?有这么严重吗?”

    童年垂着眼不说话。

    “你们也是,明明有机会好好相却不珍惜……我就是想和人吵架也没有机会了。”尹菲欢想起那个已经和自己阳相隔的男孩,露出一丝落寞的神

    朱庸待她是极好的,几乎是有求必应,别说吵嘴,就是一句重话也是没有说过的。明明在别人眼里看来好的不得了,菲欢却觉得这样好累,只有在蒋一鸣跟前他才能肆无忌惮的使小子,无无理的撒

    “可是……”童年捂住了眼睛,“欢欢姐你说的对。”

    “可是……我竟然知道……阿言他是为了某种目的接近我的。而我的……另一个好朋友也因为他而牺牲了。”

    “我能原谅他吗?我……该怎么办呢?”

    “欢欢姐,我是不是很傻?所以又被骗了?”

    一个又字让正端着好的药站在门口的历景言浑僵住了。手一紧,差点把手里的碗捏碎。他真是混蛋,童年已经受过那样的伤了,口口声声说要治愈他心伤的他竟然在小孩本就迸裂的心脏上又狠狠添了一刀!

    尹菲欢瞪大了眼睛,她可没想到事是这样的。阿言是为了某种目的接近童年??可看他刚才在底下痛苦的样子,不应该啊!这里面难道有什么误会?

    想了想,尹菲欢决定换一种方式来问:“童年,前天阿言来找你,说你被人劫走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句话果然转移了童年的注意力,这会儿,他才终于想起整件事有多么奇怪。

    滕锡良为什么会绑架他?并且恰好让他看到阿言的所作所为?自己一时被阿言的举动弄得心神俱裂,现在想起来简直太奇怪了!

    “欢欢姐,你熟悉滕锡良这个人吗?”童年皱着眉头问。

    “当然知道他啊,滕永昌最疼的小儿子。我跟你说,他可是个了不得的男人!我还没见过有谁玩权术诡计比他更好的!”尹菲欢思及自己英明神武的父亲在他那儿吃过的大亏,撇了撇嘴,

    “对了,你怎么想到问他,他和你可没什么关系吧!”

    本来想离开的阿言也因为童年的疑问停了下来,凝神听着。

    童年抬头,满脸疑惑的说:“所以我也觉得奇怪啊,那天绑架我的就是他啊!”

    “而且让我知道阿言接近我目的的人也是他!”

    现在想想,真的很刻意,简直一切都被安排好了。

    他们——无论是阿言还是他自己,一个个都像那舞台上的木偶,被那个男人微笑着用牵线玩弄着。

    什么??

    这句话如惊雷一般在阿言脑海里炸响。

    滕锡良?怎么会是滕锡良??

    按照计划,为了引阿言上船,应该是由D先生想办法的,按照阿言失忆后对童年的根深种,绑架童年是不二的选择。但是,D先生达到目的以后就应该把童年送回去了。

    怎么会变成滕锡良??

    难道D先生被他们控制了?这是历景言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想法,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没有人是比D先生更值得信赖的。

    他不愿意去想那个他最最不愿意相信的可能。

    “先生,先生,你的药洒了!”

    旁边经过的一个小护士鼓起勇气提醒了他一句。

    阿言像是被什么打醒了一般,把药塞到她手里“帮我把这个给里面的病人。”然后疯狂的跑了出去。

    “啊啊??”护士看着自己手里莫名其妙的药,嘀咕道,“长这么帅,难道真的是我们院的病人,可惜啊!”

    阿言一口气跑到精神病院门口的树林里,深吸了好几口气,然后掏出手机,按下拨号键。

    “喂,虎子。”

    “哇!小爷,终于联系上你了!我们哥儿几个都快急死了,您老怎么就突然消失了呢!”

    “那个,虎子,我进入【往生之门】后发生了什么事吗?”阿言耐着子问着。

    “哦,说到这个,你进去后那个鬼师家的小男孩就突然冲了出来。”虎子挠着头,回想着当天的况。

    “你说他从监狱里突然冲了出来,他当时在岛上?”阿言立刻抓住话中的重点。

    “是呀。”虎子搔了搔头,“我们都还奇怪呢。那小娃一出来,白就立马去拦他,哎呀,小爷你还别说了,竟然好像有人在暗中帮助他一样。四周莫名有人对着我们放冷枪,都是粉尘弹,借着烟雾他就哧溜一下钻进去了。”

    “等我们再回过神儿来时,那个神奇的门已经消失了。白已经派人去调查那枪是谁放的了。但是好像计划出了点意外,小爷,那个您……成功了吗?”虎子壮着胆子问,大家已经猜测了好几天了,再不给个准信儿可要急死人啦!

    “没有。”阿言咽下嗓子里的苦涩,微微闭上了眼睛,不但没有,还失去了自己最珍贵的宝贝,

    “出了点……意外。”

    “啊?”虎子惊叫一声,计划了那么久,几乎考虑了所有的事,哪里出了意外,“那历小爷您先回来吧,白那边有了点眉目,我们得好好合计合计。”

    …………

    历景言按下结束键。

    然后又拨打了一个号码,一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随着嘟嘟——嘟嘟——的声音,历景言觉得他的心也被吊了起来。

    终于,话筒里传来通话接通时特有的提示音。

    “喂,D先生……”历景言急切的叫道,想要确定什么。

    “呵呵呵呵…………”话筒里传来一阵低沉却并不沧桑的笑声,不是D先生的声音。

    “你是谁?你把他怎样了??”历景言立刻皱着眉头狠的问道。

    “你听不出来我是谁吗?”电话那头的人竟然似乎还带着点委屈。

    “滕——锡——良——”历景言几乎是把这个名字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个人的音色太特殊了,温柔又慵懒,他听过后想忘也忘不了。

    “你把他怎么样了?你要是敢动他……”

    “小言为我这么担心我真的很开心呢,呵呵……”

    小言???

    历景言的瞳孔猛地放大,这是D先生对他独有的,亲切的称呼。

    “怎么了,小言太惊讶以至于都说不出话来了?”这回竟然突然变成了那个自己最最敬的男人的声音。

    电话从历景言的手中滑落。

    怎么会这样?他猜想过千万种可能……做梦也没想到:滕锡良怎么就会是那个D先生。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有没有有点意外?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