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医院滴照顾

    虽然施诺充满了疑惑,但是还是照做了,救护车比他想象的来的还快,但就是车子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奇怪。

    从车上走下来的医生看上去约莫四十来岁,样子很儒雅。始终笑眯眯的,一看就脾气很好。

    王一对着沙无极打招呼。

    “好久不见,难得你找我啊。”

    “把人带到你那儿去静养几天,麻烦了。”沙无极礼貌的应着,看得出来他和眼前这人关系不错。

    王一点头应了下来,然后饶有兴致的观察着两个病人,一个失血过多,一个戾气入体,脸色都一样苍白。

    哈,甚是有趣!

    童老二和童老六帮忙把人抬上车子以后就按照沙无极的吩咐留在了血池中,只有boss带着施诺一起上了车。

    【真无限】地处H市的远郊,当然精神病院这种地方一般都不会在市区里。王一在前面开着车,嘴里叼着一根烟。

    “你走的这个方向不太对吧?”施诺疑惑的看着窗外。

    沙无极按住他的手,微笑了一下。

    然后,施诺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车子越开越偏僻,然后……就要开进水里了!!!!

    施诺忍住要惊叫的冲动,突然,他们面前出现了那个熟悉的黑洞,整个车子便一下子冲了进去。

    “虽然发动这空间传送门有一定的延迟,而且有点晕,但是也比直接开过去快的多啊。”王医生吐了口烟,笑呵呵的说。

    等施诺又一次忍过脑袋里那股晕眩之后,救护车从黑洞里开了出来。

    果然,已经停在了医院门口。

    来这里的人极少,环境清幽非常,当然也正好为他们这些不速之客提供了方便。在王一的帮助下,童年和阿言被安排在了不同的病房里,并派了自己可以信任的学生照顾他们。

    历景言失血的况比较严重,所以王一立马交叉配血给他测了血型,开始紧急输血。而童年体里的戾气虽然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要想完全清除也不是容易的市——需要他配制的一种特殊药剂。

    这种药剂是纯中药配方,三碗水熬成一碗,火候十分重要,需要专人小心熬制,一点差池不能出,本来他们这个小医院人手就少,所以童年暂时先被推倒特护病房里休息去了。

    负责给历景言输血的小护士脸颊红红,在心里默默泛着花痴:真是好帅的男人呢,闭着眼睛都这么帅,真想看看他睁眼是什么样啊!

    也许是老天听到了她的愿望,当小护士去拿了点滴回来时竟然看到这个男人已经扶着额头坐了起来。

    哇!真是什么恢复能力??小护士工作这么多年头一次看到失血这么多还能这么快醒过来的人!

    “这是哪里?”他抬头,露出一双美丽似黑曜石却满含凌厉的双眼,问道。

    果然好帅,小护士脸更红了,低着头小声回答:“先生,这里是【真无限】精神病院。你失血过多,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需要好好休息。”

    历景言皱着眉,接着脸色一变,脸上突然出现焦急的神色:“童年呢?”

    “啊?谁??”

    “有没有一个不到二十岁的男孩也在这里,样子很可。”

    小护士立刻明白了他说的是谁:“哦,他被送到特护病房里了。”

    历景言脸色又白了几分,小心的问着:“特护??他……有什么问题吗?”

    护士想了一会儿:“没有啊,王医生说他只要多休息再吃些中药就好了。只是那个中药比较特殊,医生正在配药呢……哎哎,先生,你的液还没输完呢,你现在不能动……”

    但是阿言现在哪管得了这些,将手上插着的针头一把扯掉,随手丢到一边,站起来命令道:“带我去看他!”

    小护士咽了咽口水,好可怕!只好畏畏缩缩的带着他往楼上走去。

    打开门,施诺正坐在跟前守着童年,看到历景言进来吃了一惊,责怪到:“你还没恢复,怎么到处乱跑?”

    历景言虽然昨天意识不太清楚,但还是知道他是沙无极带来的,并且这个男人还给他包扎了伤口。

    轻声道了声谢谢,历景言便没有再说话,只是眼光死死的黏在躺在病上的那个男孩上,子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着。昨天小孩跳下血池的场景给了他太大的冲击,以至于他现在还后怕不已。若是小孩真的出了什么事,他真是一辈子也无法原谅自己。

    幸好,幸好小孩重生后获得了这样一幅灵体,阿言这辈子没有这样感激过那个所谓的上帝。

    施诺叹了口气,主动站了起来。他从沙无极嘴里把他们的事听了个大概,但是按照沙无极那种惜字如金的说话方式,还是不太明白。但是,感这东西谁又说得清楚呢,还是把时间留给年轻人吧。

    “你在这里呆一会儿吧。”说完,便扯着还在愣神的小护士走了出去。

    阿言小心的坐在边上,定定的看着好像睡得正熟的小孩,在短短的一个晚上,发生了太多出乎他意料的事。但是他现在已经无暇去想那个计划了许久的谋了。他只想这么静静的看着小孩,然后等他醒来。

    手指不由自主的摸上童年有点干涩的嘴唇,轻轻抚弄,终究还是忍不住,低下头,轻轻。直到唾液将那个地方变得润泽了许多,历景言这才满意了,然后将头轻轻放在他的枕边,用小孩特有的体味来暂时慰藉着自己。

    咚咚咚——有节奏的敲门声让阿言警醒的抬起头,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笑眯眯的看着他。

    “小伙子,你是他家属?”

    阿言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轻声纠正:“他是我人。”

    王一笑得更开心了:“那敢好,这里需要一个给他熬药的人,我看你已经没啥大碍了,要不要过来?”

    阿言几乎是跳着起来的,急忙回答:“当然。”

    能为童年做点事就好。

    王一带着他来到楼底下一个熬药专用的小房子里,为他找出药罐和一个古旧的小炉子。

    “小子,会生火吗?”

    阿言点了点头。

    王一嘱咐道:“喏,这是小碗,一小包药,添这样的三碗水进去,保持微沸,记住,开了以后一定保持微沸,不能完全沸腾也不能没有动静,否则就重熬,明白吗?等到这水只剩三分之一了,将上面的药汁倒到那边那个大碗里就行了,直到倒满为止。”

    “哦,还有,那儿有一把扇子,你可以扇着控制火候。”

    阿言一一记在心里,待王一走后,便认认真真的开始干活。老式的小煤炉气味儿极大,不一会儿就呛得阿言剧烈咳嗽,眼泪也不受控制的往下流。等他站起来拿纸巾擦了擦脸又回来时,惊讶的发现药汁竟然已经完全沸腾了。

    怔愣了一下,阿言无奈的摇了摇头,将药汁倒掉,重新来过,这回他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任由煤气熏得他满脸都是灰,手里一刻不停的摇着蒲扇,强忍着眼睛的酸痛牢牢盯着药汁,终于水量被蒸掉了大半。

    阿言举着药罐正准备倒,看着那黏糊糊的药汁皱起了眉头:小孩是个小吃货,最讨厌吃这些苦苦的药了,还别说这个光看就知道难吃的不得了。

    想了想,阿言跑到值班的护士那里要了一叠纱布,拿回来小心把药汁倒在上面慢慢过滤,这样虽然时间长了些,但是至少能让口感不再那么晦涩。

    王一和施诺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来到了小房子门口。

    两人看着历景言的举动,心里也颇为感慨。

    “哎,你说沙无极让我这样故意整他是不是不太好啊,那药哪儿有这么难熬啊?”王一嘟嘟囔囔的说着。

    施诺也无奈的哭笑:他也才知道原来无极是个这么护短的人,不过却莫名让他觉得可极了。

    “算了,听他的吧,不过至少知道他对那小男孩的感实在真的,今后怎样还是交给他们自己去折腾吧。”

    说完,便和王一一起去找沙无极了。

    历景言废了五个小时,终于熬好了药汁,端到小孩房子,把他扶到自己怀里,然后自己含了一

    口,用舌尖撬开小孩的嘴,给他哺了进去。

    童年的味蕾一接触到这样的味道,立马开始反的往外吐,阿言使劲的给他顶了回去。这样一来一回,竟有点像两人平时在上**——唇舌嬉戏,抵死缠绵。

    阿言心里又苦涩又甜蜜,继续着这样的举动,但是却激不起他的丝毫绮念,等到喂完药,天色也黑了。他伏在童年的头,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再端药准备给小孩哺喂时,小孩的眼皮子突然动了动。

    阿言连忙放下药碗,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小孩睫毛颤动了几下,然后缓缓张开了那双又大又清透的眼睛。

    阿言几乎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激动,一把紧握住他的手。

    小孩只是那么呆愣呆愣的盯着他,眼中没有一丝惊喜。甚至将自己的手轻轻抽了出来,历景言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童年自己撑着做了起来。

    阿言想去扶他,却被童年反的推开,这样抗拒的动作让阿言不知所措。

    “童年……”

    “历景言,你知道吗?小小没了。”童年淡淡的叙述着。

    阿言的瞳孔猛然收缩。

    “为了保护跳入血池的我。”

    “我现在暂时不想见你。你……回去吧!”回去哪里他没说,但是两人都明白。

    历景言呆愣了许久,才似乎反应了过来。似乎在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他伸手想去触碰一下小孩,却对对方冰冷的眼神得停在了半途。

    “我现在看到你心里会难过,请你……走吧。”童年又一次说,然后开始剧烈咳嗽起来,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难受。

    阿言闭了闭眼睛,慢慢站起来,转过

    “我……会再回来看你的。”

    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没有人知道,他差一点就把门把手捏断了。

    在楼下的花园里站了许久,历景言终于把手伸进了兜里,掏出童年买给他的珍贵礼物。

    “喂,是菲欢吗?……童年……找到了,我想请你来帮我照顾他几天。在远郊的【真无限】……对,事我以后再告诉你……拜托了……”

    菲欢压下满心的疑惑:为什么她觉得,阿言的声音听起来这么悲伤呢?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