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翻腾滴血池

    童年怔怔地看着眼前乱成一团的景:就要沸腾的血池,发狂的鬼魂们,手腕上流着鲜血的阿言,满脸愤怒的其他人(鬼)。

    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说,想问,最后到了嘴边,只化成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骗我?你是真的背叛我们的誓言了吗?

    阿言从地上艰难的站了起来,失血过多让他这会儿头脑阵阵发晕,可是他不想止血,因为只有伤口的疼痛才能转移他左那里阵阵传来的剜心般的疼痛。

    “童年,我……恢复记忆了。”历景言低着头,轻声回答。

    “所以你想起来其实你接近我就是为了获取打开往生之门的方法吗?”童年几乎是吼出这句话的。

    所以,我们的过去都是笑话吗??

    阿言猛地抬头,小孩竟然全都知道了。

    “不,不,童年。”阿言想走过去安慰绪过于激动的小孩,但是竟被对方充满绝望的眼神吓住了,呆在原地不敢动弹,手抬在空中动了几下,又放了回去。

    “历景言,你混蛋!!”

    小孩从来没有这样直接叫过他的名字,一股巨大的恐惧涌上历景言的心头:我就要……失去他了吗?

    不,下一秒,心里的执念就占领了脑海,他怎么许?他是绝对不会放开童年的。

    一个跨步将泪流满面面的小孩大力拥进怀里。

    “童年,童年,对不起,对不起没有立刻告诉你。”

    童年在他的怀里拼命挣扎了一会儿,但是根本不可能对抗的了阿言的手臂。气狠了的他抓起阿言正在流血的手腕,发疯般的咬了下去,将那泥泞不堪的地方变得更加血模糊。

    这次可不似平时的玩闹,童年是真的在撕咬,狠狠的撕咬!直到他整个嘴里都被血腥味儿所充满。

    让你骗我!让你不告诉我!让你闯下这么大的祸!!

    历景言反而笑了,还好,还好童年还愿意碰他,就这样发泄吧,发泄出来才好。

    他像往常一样摸着童年的头发,温柔的说:“对不起,童年,骗了你一年之久。但是我负血海深仇,不得不报,和血池里的鬼王签订契约是唯一的方法。无论怎样,童年,我都是着你的。”

    “你可以恨我对你的欺骗,可是别否认我对你的感,好吗?”

    童年慢慢抬起了头,定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该如何是好呢?

    在大家都没有察觉之际,历景言血液中的精气凝成了一个小小的团,这就好比一个引子,将周围的精血和全部聚集起来,外面包裹着戾气,慢慢汇成一个巨大的红得发黑的球体,快速沉入血池底部的某个地方。

    突然,大地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让很多正在熬夜聊天打牌的居民以为发生地震了。但是外界里也就是震动了这么一下下而已,往生之门里的景却令人惊异。

    大家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红色的影慢慢在血池上方升起,成型,并且越加清晰起来。

    没几秒,一个有着火红头发且头上长着独角的邪佞男人浮在了血池上方,他脸上绘着奇异的花纹,着暗红的胄甲。眼虽闭着,却透着一股睥睨一切的劲头——所有的鬼魂们都感到一阵来自魂魄深处的威压,低下头,没有一个人吱声,就连刚才还狂躁不已的童老大他们也恭恭敬敬的伏在他脚下。

    他活动了一下肩膀和脖子,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一眼就看向了历景言。

    “小子,是你把我弄出来的?”

    历景言点点头。

    “据说救你出来的人可以和你订立契约,并且可以命令你做一件事。”

    “我希望你能帮我除掉寄生于滕永昌上的邪鬼。”阿言一字一顿的说着,这样的场景他在过去无数个煎熬的夜晚里幻想了无数遍。

    “哈哈哈哈……”鬼王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笑得眼泪就快出来了。

    “小子。”他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凌厉无比,“这事我不知道是谁告诉你的。但是‘命令’这两个字,我实在是讨厌。是的,你把我解救出来,我们可以订立契约,但是这是生死契,在你濒死的时候我可以救你一命,命令什么的我倒是没听说过,你以为……有谁能命令我?”

    伴随着最后一句的是鬼王周释放出的巨大威压,阿言反把童年护在怀里,然后被出一大口血来,让本就失血过多的他视线开始模糊。

    怎么……回事?阿言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为什么……和D先生说的不一样??

    “而且邪鬼那该死的老家伙是我的老对头了,我们斗了一千多年,你以为他是好杀的吗?必须要解除制的。”鬼王闭起眼睛感受了一会儿什么,然后失望的摇了摇头,“制没有解除,就算是现在的我也没有办法。”

    阿言不可置信的呆立在原地,任谁在离成功就差最后一步时遭受这样的变故都是难以承受的。

    突然,鬼王动了动尖尖的耳朵,笑了笑:“那小鬼师要来了啊,唔嗯,难缠的小家伙,我可不能久留。小子,不过还是要感谢你的,你要是快死了话就呼唤我吧。”说完,便化作一道虹影消失在大家面前。

    没了鬼王的压制,血池中的鬼魂们像一群解除了镣铐的野兽,狂笑着,更加疯狂的撞击阵法。童老大那里已经出现了一个裂口。

    童老二走过去,慢慢伸手靠近他:“乖,轩,安静一会儿。”童老大呲这锋利的牙齿,恶狠狠的给了童老二一爪子。童老二趁机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他拽到法阵的边缘,密密麻麻的雷网带来的连续雷击立即让他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跌落在地上抽搐着。

    童老二蹲下来,握着他的手,默默念着:对不起,让你受苦了,之后全让你这祸害精补回来。

    不过好歹是暂时止住了形势。

    童老六惊慌的喊:“老二,快回养池,你的伤口在发黑!”

    就在这时,原本艳红的血池上方竟缓缓升腾起一股黑气,吸收了黑气的厉鬼们一个个都僵住了。

    童年脸色大变,这黑气说明万鬼窟已经有恶鬼往外爬了,等boss到已经来不及了。

    他一把甩开阿言的胳膊,迅速跑到血池边上,顺便回头向童老六喊了一声:“压住他。”

    童老六面色复杂,小主人想……

    “快——!”童年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童老六也意识到了事的严重,狠狠心,一把扑到阿言上,将原本就站不稳的那人扑到了地上,紧紧压住他的四肢。

    历景言一惊:“童年,你要干什么——?”

    童年回头对他露出一个苦笑,然后在阿言的面前,扑通一声跳入了血池。

    阿言浑的神经猛地绷紧,剧烈挣扎起来。

    “快,谁来帮忙?”童老六喘着气,他生前是个死宅的研究生,可真的干不了这种力气活儿啊!

    在养池里清洗过伤口的童老二走到历景言跟前,蹲了下来,和这个陷入疯狂的男人对视着,一字一顿的说:“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吗?你释放了鬼王,也就是打开了人界和万鬼窟的洞口,只有他才能下去用血石暂时堵住那里。否则人界就完了,你懂吗??”

    阿言怔住了,他不知道是这样的,为什么这和他得到的讯息完全不一样??

    “小主人是天生灵体,才能在一定程度上抵御血池的侵蚀,你这么挣扎给谁看??现在不要动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了,明白吗?”

    童老二虽然这么说,却还是满脸担心的看着血池,小主人没有致命危险,但是血池越到深处戾气越重,而且很难保证万鬼窟中的恶鬼们不对他造成伤害。

    阿言咬住嘴唇,拳头狠狠砸在地上,一下又一下,喉咙里发出困兽的嘶吼。

    他,究竟做了什么?害的他最的人不得不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处理他捅下的大篓子,而他,竟然,只能在这里看着!!

    还是童老六看不下去了,血流了这么多,再这么激动,会死人的!他使劲按住阿言胳膊上的一处,帮他暂时止血。

    就在这危急关头,地上突然冒出一个黑色的漩涡,养池里的鬼魂们都微微松了口气:沙无极来了!

    [[[[[亲们,接到编辑通知,这篇文本周五也就是四月十九号入V,入V当三更一万字!

    我知道很多人会离我而去,但是还是伏地拜谢陪我走到这里给我留言的那么多读者。其实我知道有很多人不买V是因为嫌充钱麻烦(其实我以前就是这样滴!),所以其实我不是很介意大家看盗文的啦!如果有人在别的地方发布的话,请晚个五到七天再更吧!笑!!]]]]]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