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隐藏滴真相

    童年不可置信的看着阿言边跟着一大群自己从未见过的人走了进来,脸上是难以想象的威严和冷漠,明明是同样的人,气质一变为什么会让人感觉这么陌生呢?

    还有,童小小去哪里了?

    “小爷,开始吧。”

    历景言闭了眼,轻轻念了句“对不起,之后我会跟你好好解释的。”便从兜里掏出了那枚从未离的铜钱,默念了句咒语,然后将手中的东西抛了出去。

    说也奇怪,那枚铜钱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识般,在原地先是左滚了一圈又一圈,接着突然停住,又开始反方向继续转动,看得周围一众人是啧啧称奇。

    童年的眼睛瞪得更大,手腕上的铁链被他拉出哗啦的动静:阿言……你怎么能在陌生人面前打开往生之门。

    “还是小爷厉害,想出失忆的方法骗过了那鬼师的鬼眼,得到了他们的信任,果然获取了打开这门的方法。以前我还不相信呢,原来真有这般神奇的地方……”一个穿着白大褂医生模样的人扶了扶眼镜,轻佻地说。

    这话如一道惊雷般在童年脑子里炸响: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难道他接近自己就是为了能打开往生之门,可是阿言……说好了不会背叛他的。

    童年觉得心里蔓延着丝丝凉意,无论他怎么不相信,事实都发生在他眼前了。

    “不,不,阿言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童年喃喃地想说服自己,却发现滕锡良扶着下巴带着一丝悲悯的静静看着他。

    “好了,接下来只要小爷你把血液滴入血池中就能和鬼王订立契约了。”白诺德终于露出了一个并不明显的笑意,却被医生敏锐的捕捉到了。他撇撇嘴,小声嘟囔:“你高兴个什么劲儿啊?”

    童年紧张的盯着屏幕:阿言,拒绝啊!拒绝啊!!血池里是绝对不能滴入人类的血液的……

    但是阿言轻轻点头的姿势彻底打破了童年的幻想。他看到屏幕上那个陌生的男人说:“你们等在这里,我一个人去,里面的鬼魂可不认识你们。”

    童年猛地瘫坐回椅子里,绝望的闭上了眼。那一刻,他听到了自己心又一次破碎的声音。

    为什么,阿言,为什么要骗我!!

    上辈子的噩梦又一次出现在眼前:满地的动物尸体,秦越的冷嘲讽,散落着的自己那不堪入目的照片。然后呢,刺耳的鸣笛,模糊的血,还有在半空中目睹着这一切的自己。

    童年啊童年,你果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在被那样伤的体无完肤之后竟然还会去奢望什么狗

    呵呵,看看,看看,你得到了什么。

    有什么酸涩的液体涌上喉咙,过了半会儿,童年才发现:自己竟然趴在凳子边呕吐着!

    滕锡良走了过来,笑眯眯的松开他手上的铁锁:“去吧,他们就在门口。”然后抬起手抹了抹他脸颊上的泪水,这时童年才恍然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童年表复杂的盯着他,胡乱抹了抹脸,便飞奔了出去。他要阻止阿言:如果血池里的鬼魂狂化,鬼王出世的话,那就不得了了。这幅体本来主人的记忆清楚的告诉他:鬼王的体其实是堵塞人界和万鬼窟的屏障,若是他离开的话那些恶鬼在没有阻拦的况下就会从洞口里一个个都爬出来,那后果绝对是不可想象。

    如果人间界的安定因为这出了问题,那么责任最大的就会是沙无极,他怎能让那么疼自己的boss因为自己找来的助手而遭受惩处?

    而且,他也要去找历景言当面问一问,无论眼里看到的是什么他的心底总有一处是相信阿言的。

    场子里的人看见不知从哪儿突然跑出来的童年,顿时惊呆了:怎么回事?鬼师家的小男孩不是被D先生送回家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是白诺德反应快,一个闪窜到他跟前,迅速拦住了他的去路:“你现在不能进去。”

    童年双眼发红的狠狠瞪了一眼:“让开!”

    白诺德毫不犹豫的掐住了他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童年拼命使劲儿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没想到对方的手简直跟钳子一样。

    一旁也回过神来的虎子走了过来:“白,轻点儿,否则小爷回来不好交代!”

    没想到对方听了这句话反而更加使劲了,童年感觉自己的手腕快要断掉了。但是他也不是什么软弱的子,抬起膝盖顶向对方□的要害,白诺德似乎没想到这小孩还会使这样的招。反一闪,童年便趁那一瞬间的空当抽出来,反就往已经打开的往生之门里钻。

    周围其它的人赶紧去拦,但是一瞬间,异变突起,数十发子弹从周围打了出来,弹在地上溅起白色的粉末,恰好拦住去擒拿童年的那群人。趁这个空档,童年滚进了门中,顺便念了句咒合上了门。

    地上的门完全消失,一点痕迹都没有,就好像刚才发生的事都是他们的错觉。白诺德沉下脸,命令道:“医生和虎子等在这里,强子带人去查刚才的枪声是怎么回事”

    医生看见他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好奇的问:“那你呢?”

    “去找D先生,我觉得事好像不简单。”

    往生之门里,在童年被拦住的时候,阿言已经来到了血池边上。童老大盯着他,纳闷的歪着头。

    还是童老二先发话了:“有什么事吗?”这个点儿实在不是平时他应该出现的时间,而且阿言的

    表看起来也很奇怪。

    童小小也从养池里钻了出来,飘在空中看着他,似乎是想问他怎么没按照约定将黏黏带回来。

    鬼魂们的视线让历景言产生了荒谬的自己是□的站在他们面前的错觉,一瞬间他竟然想就这么逃离这里,这样就不用承受内心的煎熬了。

    可是下一秒,家人们惨死的场景一个个出现在他面前。

    不,不,他不能放弃!

    因为滕永昌,他从小失去了家人的疼,在这炼狱般的监狱熬过了一天又一天,现在,最后杀死那恶鬼的机会就摆在他面前,他怎能放弃?

    深吸一口气,他靠近了血池边。

    童老大警惕的后退了些,觉得心里毛毛的:“你,你想干什么?”

    下一秒,历景言便用藏在手掌里的小刀片划过自己的手腕,鲜红的血液滴滴答答的全流入了血池。

    所有的鬼魂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场景,脸色大变的童老二猛地扑过来将阿言摁倒在地,沉的看着他:“你……干什么?”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历景言划了一个很大的伤口,就这么短短十几秒就有足够量的血液流入了血池中。

    在约莫一分钟的静寂后,血池开始微微颤动起来,就好像在隐忍着什么一般。接着,水面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处在血池里面的童老大感到一股奇怪的力量支配了自己的意识,不但体内充满令人舒服的力量,脑海里还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催促他:出去!出去!于是童老大也就这么做了,不但他一个,几乎

    所有血池的鬼魂们都开始发了疯般的撞击沙无极设下的法阵。

    H市的另一处,正在和施诺逛夜市的沙无极似感应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来。

    施诺疑惑的转头:“无极,怎么了?”

    猝不及防,对方猩红且布满蛛纹的眼睛就这么闯入施诺眼里。

    “无极……你怎么了,眼睛怎么变成这样了?”施诺只愣了一下,便抬手想去摸。这回反倒轮到沙无极疑惑了,施诺看到鬼眼怎么会没有反应呢?普通人这会儿应该会晕过去啊??

    “对不起,出了点事,我以后跟你解释。”说完,沙无极就迅速打量着四周。

    “你在找什么?”施诺关切的问。

    “有没有没有人的地方?”这会儿沙无极也顾不上别的了。

    施诺一把扯住他瘦削的手,往南面的小树林地方跑去:“跟我来。那里是片墓地,这会儿绝对不会有人。”

    两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那里,沙无极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个圆,然后双手合十默默念诵起什么来。

    眼前的景象是施诺在电影里都没见过的,瞳孔由于过度的惊讶而微微放大——地上的圆圈突然发出幽幽的蓝光,映衬的沙无极苍白的脸有些不真切。

    接着,蓝光褪去,圆圈变成一个黑色的漩涡。沙无极笑了笑,指了指底下深不见底的漩涡:“跟我一起去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隐瞒,想把自己的真正份告诉施诺,如果施诺露出害怕的表,那么……

    正想着,一只温暖的手已经拉住了他:“走吧!”

    沙无极勾了勾嘴角,拉着他一起跳进了这个空间传送门。

    此时的童老二已经顾不上探究阿言究竟怎么了,因为血池里的童老大已经把自己在镶了落雷的法阵上撞得的鲜血淋漓了。

    “轩,轩,你快停下!”童老二慢慢靠近他。但是换来的是童老大一个狰狞的笑容。

    “阿言!”正当一切陷入僵局之时,后突然响起一个历景言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以至于他一瞬间体完全僵硬住,甚至不敢回头去确认到底是不是小孩。

    “为什么?”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