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意外滴来访

    离除夕不到十天了,H 市的年味儿也越来越浓。这个安逸的城市从来没有所谓的三九三伏,高山挡掉了凛冽的寒风,海水驱散了夏的酷暑。

    离年关还有十,太阳始终不温不火的,风里竟然有丝丝暖意,正应了那句爆竹声中一岁除,风送暖入屠苏。

    咖啡店的老板回老家去了,闲下来的童年便开始为家里置备年货,这个年对他来说意义可谓意义重大。依稀记得一年多前他刚刚来到这里时,惊异,恐惧,不确定等种种负面绪伴随他度过了新生的第一个除夕。可现在不一样,他不但有了疼自己的长辈(??),可的孩子(???),一大群朋友,最最重要的是有了一个着自己且自己也着的人。

    昨天欢欢姐打来了电话,是阿言接的,至于童年为什么没接,咳咳,大家懂滴。童年后来才从人的嘴里得知欢欢姐回家以后的处境还不错。

    原来夏清文给尹菲欢的是当年她那年轻的后母陷害她亲生母亲的证据,尹子强方知当年错怪了发妻,忆起两人那个年代在最艰难子里的相濡以沫,才知道自己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连带着对女儿也有了愧意。

    “那老头现在恨不得把我宠上天去,你们放心吧。”尹菲欢的语气没有往郁,但是依然带着些难以掩饰的悲伤,那是刻入骨髓的痛,足以让这个女人更加坚强,“倒是你们,要好好珍惜对方,不要等到失去的时候再追悔莫及。”

    阿言臭的说了声:“当然,这还用说。”竟逗得菲欢笑了一下。

    “他……的事我现在已经有了点眉目,虽然朱庸是个混蛋,但是在寻找消息方面别有一手。”,尤其是为了心的女人,当然,后面的话菲欢没有说出来。“对了,年后我会和朱庸举行订婚宴,到时你和童年一定要赏光啊!”

    阿言皱了皱眉头,他当然明白尹菲欢不是那种在挚尸骨未寒的时候就另寻新欢的女人,那么尹菲欢和朱庸订婚只有一个目的:利用朱家的资源寻找残害蒋一鸣的凶手。

    “我不赞成……”阿言的语调郑重而深沉。“他肯定不愿意看你下半辈子的幸福都毁在仇恨中……”

    “呵,阿言,如果出事的是童年,你会怎么办?”

    “……”

    “你肯定会比我更疯狂,我看得出来你是那种人的。”

    历景言勾了勾嘴角:“所以,我不阻止你。”如果感能以理智为转移的话,哪会有那么多痴男怨女吊死在这颗歪脖子树上呢?“我们是朋友,有需要尽管开口。”

    “谢谢……”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无论怎样,在世的还要继续活下去。

    人类是最脆弱也最坚强的物种,明明没有尖牙,利爪,没有遮蔽风雨的皮毛,却从茹毛饮血可以任由欺凌的子进化到现在乃至成为世界的主宰。

    当然,此时什么道理道义都没有童年眼前的这件事让他更纠结,冒着森森冷气的冰柜里整齐的码放着一块块血丝还未除尽的块。

    纠结…

    纠结……

    真纠结…………

    “呃,阿言,今晚到底是吃猪馅儿的还是羊馅的饺子呢?虽然猪香菇或者猪大葱都很香,但是羊馅儿的别有一番滋味啊……”

    阿言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孩满脸苦恼的在这里纠结了十五分钟合着就是为这??他把小孩手里的两大块放了回去,叫剁的师傅两样都切了一小块,一块放进购物车里。

    “纠结什么,和两份馅儿就行了。”阿言推着车子往蔬菜区走去。

    “我不是害怕麻烦你嘛。”童年嘴里嘟囔着,为了吃到最最美味的饺子,童年一向都是自己剁,调馅儿,搅拌上劲儿的,自从阿言这个天生神力的来了后这活儿自然都落到他头上了。

    阿言笑了笑,怎么会呢?心里默默的想:你想摘星星我一定第一个给你架梯子。转而挑了几颗新鲜的香菇和大葱:“猪拌香菇,羊拌大葱,好吧?”

    童年果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握了握拳头,下一个目标是品区!说到酸什么的,那可是童年的最。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他是很排斥这种东西的,对于从小喜欢香甜的鲜牛的他,坏掉的……怎么会好喝呢??于是一直到大学的时候,他都没有尝过这种东西。

    可是架不住他大学有一位室友是一位酸酪的脑残粉,仰天长叹怎么会有人不喜欢酸呢简直天怒人怨暴殄天物不可饶恕不拉不拉不拉。张硕架不住他的软磨硬泡,终于尝试了一次,一口顺滑酸甜的感觉让他惊为神味,从此之后他便对这种白白稠稠香浓美味的液体产生了不可割舍的意。

    这辈子吧,在童年不知道boss其实是给自己发工资的以前,为了给血池里的鬼魂们买新鲜的血液,给宠物之家的小动物们买粮食,外加给童小小买牛干和鲜,童年的子过得那叫一个紧吧,每次也就是站在酸架子前YY一下,就转去宠物用品区了。

    可是现在,童年摸摸鼓鼓的钱包,一年下来boss可真是给他发了不少钱,年终还给了他和阿言一人一个大大的红包,他真想膛骄傲的说:老子现在也是有钱人啦!哼,酸算什么,所有味儿一次买两盒,一盒喝一盒……呃,喂自家那个馋嘴的鬼娃娃吧。

    阿言扶着额看着童年来回在货架和购物车间窜来窜去,一堆一堆的抱着东西往里放,誓有不把这小车撑破不罢休的势头。其实童年想着只要阿言阻止他他就赶紧停止这疯狂的购物举动,但是阿言不但不阻止反而上来帮忙他拿东西。

    “还要什么吗?尽管拿,我拿的动的。”

    童年心里默默流着泪:我要被惯坏了啊啊啊!!

    当两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家时,一个他们绝对没想到的人坐在沙发上笑盈盈的看着童年。

    童年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上,快速跑了过去,满脸惊喜的喊道:“夏先生,你怎么过来了??”丝毫没注意到阿言在后面开始沉着脸狠狠磨牙。

    “我来看你,怎么,不高兴?”夏清文调笑到。

    “唉唉,怎么会呢?只是觉得夏先生你一直好忙啊,难得来,我只是太惊喜啦!”童年调皮的说着,逗得夏清文开怀笑着。

    历景言走上来,摸了摸童年的头发:“童年,不给我介绍一下?”

    “哦哦,你看我都忘了,阿言,这是夏先生,我给你提过很多次。”童年嘴里说着心里却有点纳闷,明明跟阿言说过好多次夏清文啊,阿言怎么会一定印象都没有呢,“夏先生,这是阿言,boss的另一个助手。也是……嗯,我的人。”

    话音刚落,不但夏清文,连阿言都愣住了,他可没想到童年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出柜了。心头的乌云一下子全部散去,阿言觉得小孩简直快变成他精神的晴雨表了,随便一句话就能控制他的绪,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说,童年是很信任眼前这个人的,否则不会把这么私密的事告诉他。虽然有点小小的瑕疵,但是历景言已经很满意了。

    夏清文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历景言,凭他阅人无数的毒辣眼睛,他一眼就看出这是个有故事有能力并且……有着危险气质的男人,紧绷的子,锐利的眼睛,像一只蓄势待发的野狼。同时,历景言也在观察着他,成熟内敛且富有魅力,的确有吸引童年的资本。不过,他现在可是我的。

    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汇,无声的战斗着。

    “阿言,麻烦你先去把剁一下吧,我一会儿去帮你。”童年突然发话。

    于是,夏清文见识了野狼一秒变忠犬的奇景,莫名产生了一种一只大狗在童年跟前乖乖摇尾巴的奇异景象。阿言听话的转进了厨房,没再看夏清文一眼。

    夏清文愣了好久,摇着头笑了,原来原来童年喜欢这个类型的啊,自己还真是……输了啊,难得竟然没那么难受,可能是看到童年过得很快乐吧。

    童年挽起袖子:“今天可要好好尝尝我的手艺。”

    夏清文笑着点头。

    没多久,沙无极也回来了,这时童年才知道,原来夏先生和boss相识已久,每年过年都会来这里拜年,一般是在大年初三,去年是因为参加家族的夺位之争被人追杀,耽误了。

    “那为什么今年来的这么早呢?”童年端上拌好的凉菜,又开了一瓶好酒,初三还有好久吧。

    “今年,我被邀请去参加那老鬼的六十大寿寿宴,你应该也收到邀请函了吧?”夏清文啜了口沙无极珍藏了好几十年的酒,立刻享受的眯起了眼。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佳酿啊!!

    沙无极点点头:“但是我不去。”

    “呵呵,难道你不想看看滕永昌消失了这么几年到底是去干什么了吗?”

    “不想。”沙无极淡定吃菜,没劲儿!再说施诺已经约了他了。(于是这个才是重点)

    夏清文无奈的摇了摇头,果然鬼师和他们这种平反人类就是不一样,想多随都可以!

    煮好饺子的阿言无意间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皱了皱眉:滕永昌?如果没记错,是滕锡良的父亲吧?怎么好像什么事都和他沾点边??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