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神秘滴监狱

    历景言跟在虎子的后面,顺着码头走了足足半个小时,直到那些货船游轮都看不到了,还没有停止。

    虎子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疑惑的问:“你怎么会突然来这里?”是医生的药剂出问题了,还是有什么变数……

    “这几天报道的B大那个失踪的学生,是我的朋友,我好像……零星想起了些东西,和这里有关。”

    虎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说话间,虎子带着阿言来到了一个破旧的船坞旁,一个披着蓑衣的渔人垂着根杆子不知是在钓鱼还是在闭目养神。

    “老刘头,老刘头!”虎子大叫到,看来老人的听力并不太好。

    “什么事?”那老头不耐烦的回过头。

    “请带我们去【铁锁监狱】,老样子,两包散烟叶子,两瓶茅台,钱另算。”虎子熟练的和对方交易着,这样的场景……历景言皱了皱眉头。

    又一些片段闪过——一个和自己极为相似但年纪小了些的男人递给这老头几条中华,老头却看也没看,不屑的说:老头子可不抽着玩意儿……

    刘老爷子,历景言听见自己这么说着。

    那老头听见声音,这才注意到虎子后的阿言,惊得手中的鱼竿差点扔了。

    “小爷……怎么回来了?”老刘头用眼神询问着虎子。

    虎子则是背着阿言挤眉弄眼的让他不要吭声。

    两人走上老头的小乌篷船,老头撑起篙子,大喊一声:起航喽,船便缓缓移动起来。

    历景言往小船行驶的前方看去,隐隐绰绰中有个黑乎乎的影子若隐若现,应该是个小岛。

    “进去吧,天儿冷。”老刘头和蔼的笑着。

    阿言点了点头,走回船坞里,虎子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个锈色的老式酒壶,三个破酒碗,全都满上。

    “喝点吧,还得一会儿才能到呢!这酒是老刘头家的婶子用粮食酿的,可烈!”虎子端起一个,乐呵呵的递给他。

    阿言接过来灌了一口,辛辣的感觉从胃里一直烧到心头,把一的寒意全都驱散了。

    “这里竟然会有个监狱,我倒是从来没听过。”阿言看着篷子底下露出的半边天,淡淡的说。他在警察局长的家里住了这么久,还来码头这里打过工,竟然一点零星的消息都没有听过。

    “那肯定了。”虎子冷笑了一下,“这里可是被遗弃的地方,自从国家取消了死刑之后,这里就是处理垃圾的好地方。什么穷凶恶极的人被送到这儿来就只能等死了……”

    “你别看距离不远,但是那小岛周围全是暗礁,周围是数不尽的暗涌,这么多年也就老刘头能安然无恙的摆渡。”

    阿言皱了皱眉头:“这不可能,那用什么运送犯人?”

    虎子的笑意更冷了:“所以说这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监狱,五十年前战乱那会儿这里是用来关押政治犯的,后来战争结束了,高层势力被重新进行了划分,而里面的那些犯人就全成了牺牲品。”

    “你是说……”阿言想到一个让他很不舒服的猜测。

    “是的,那些政治犯被杀了后,这里被国内几个有势力的家族搞成了一个【屠宰晨,专门用来处理那些家族或政治斗争中的失败者或是对他们构成威胁的人物,以永绝后患。二十年前,H市的市长知道了这个地方,很是愤怒,便派了专门的狱警了负责这个特殊监狱的事务,没想到……

    算了,你到了那里就知道了。”虎子摇摇头,似乎不愿意再多说。

    历小爷,你不知道,若不是你,我们这些人都还过着牲畜般的生活,你就是我们这些人的救世主,你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敌人。更何况,那个魔鬼就是造成大家这样的罪魁祸首,绝对不能让他存于世上……计划本很完美,但是现在却出了个小小的变数,历小爷竟然自己找过来了,距离

    除夕还有不到一个月,看来还得医生出面……

    阿言此时也在思索着,他几乎能肯定虎子曾经是那个监狱里的犯人,再结合他说过自己救过他的话,历景言能猜得到个大概,自己也曾经是那个监狱里的犯人,并且有恩于他。那自己为什么会浑是血的出现在童年的宠物之家里,虎子现在不也过着普通人的生活?还有,给他俩撑船的老刘头似乎是专门负责运送特殊犯人的,为什么和虎子这么熟??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自己会在监狱里?这个人认知让历景言产生了一瞬间的恐慌,如果自己以前真的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怎么跟小孩交代!他的童年那么单纯,美好,上辈子又受过那么大的伤害,历景言不许自己会对他有一丝一毫的伤害——无论心!!

    几刻钟在两人的思绪中很快过去,老刘头用篙子敲了敲船坞,示意已经到了。

    阿言钻了出来,眼前的景象让他有一瞬间的怔愣。暗涌不断的打在小岛的礁石上,发出噼啪噼啪的巨声,岛上的植被并不太茂盛,所以中心那座巨大的牢笼就显得极其突出。

    沉灰暗又高的吓人的围墙围出一个与世隔绝的天地,大门是那种名副其实的铁栅栏,一根根手臂粗细的铁柱焊成网状,光用看得就知道有多么的结实。

    虎子抢先跑了出来,回头喊了声:“我去通知大家。”便头也不回的往监狱里跑去。

    阿言纳闷了一下,也下了船,慢悠悠的跟在后头,待阿言走到门前时,那种熟悉感愈加明显,熟悉得好像他的家一般。

    阿言按了按太阳,感觉有什么就要破茧而出了。铁门已经被虎子推开,阿言也挤着那一点儿缝隙进了去。

    奇怪,历景言眼睛快速的在偌大的场子里环视,竟然没有一个人,别说例行的警卫,连虎子都不见踪影。

    在历景言的眼光移到场子的右上角时,顿时愣住,然后快步跑了过去。他的记忆果然没出错,历景言摸着手下的古树,这就是蒋一鸣尸体出现的那个地方。

    正在他专注于这颗古树之时,远处的楼上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的后颈,天生野兽般的警觉让历景言顿时汗毛倒竖。

    浑的肌像拉满了的弓般,绷得紧紧的,加了消声器的枪只发出噗——的一声,但还是让历景言察觉到了,他以常人无法做到的速度猛地一闪。

    那颗子弹擦着他的胳膊达到了树干上,啪的碎裂成无数的粉末,飘散在空中,历景言暗叫一声不好,已经来不及捂住口鼻了,立马就昏昏沉沉的倒了下去。

    远处,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拍拍虎子的肩膀:“呵,看来你枪法没有退步嘛!”

    虎子擦了擦头上的汗:“跟历小爷比还是差远了。”这是什么变态速度啊,竟然躲开了,幸亏医生考虑周全,用的是麻醉药粉特制的子弹。

    “接下来就看你了。”虎子叮咛,“我去让大家暂时不要声张。你那药可别下多了啊。”

    “你怀疑我的医术?”医生眼里寒光一闪。

    “没,没有。”虎子赶紧举手投降,他才不想惹这变态呢。

    医生满意的点点头,手□白大褂里,晃悠悠的去了自己的工作室,从一个特殊的柜子里掏出一支药剂,兑了些水进去,然后用一支极细的针管吸了一点点。

    场子四周一间一间的小牢房里,走出了好几个警卫模样的人,将昏迷过去的历景言抬到了一间房子里。

    历景言如果此时能睁开眼一定会惊讶,为什么牢房里面竟和他的外表这样大相径庭!

    躺在豪华舒适的上,一个脸上有疤的男人翘着腿面无表的坐在一边,嘴里不停的吐着烟圈。

    “你说……小爷喜欢上了那个鬼师家的小男孩?”他突然出声问道。

    虎子点了点头:“所以我担心最后小爷会下不了手。”

    那男人嗤笑一声:“狗,你太小看他了,要是因为一个小男孩和虚无缥缈的他就放弃酝酿十年的计划,那他就不是历景言了!”

    “也是……”虎子的语气不是那么确定,虽然小爷失忆了,但是那样幸福快乐的表是他十年来从未见过的,他……不希望历景言报了仇以后还像以前那样无血无泪,希望有个值得小爷去的人陪他度过剩下的子。

    医生推开门进了来:“都在啊……怎么办,我工作时可不希望别人打扰啊!”

    “别废话,就一支药能费多少事?再让我发现你对他动手动脚我可跟你不客气。”那男人沉声说道。

    医生笑得一脸无奈,怎么办,被发现了呢?可是历景言的子他好喜欢,好想从头到尾抚摸,好想……切开好好研究研究,那一定很有趣……按照小爷的反神经,做坐骨神经的反弧传感实验会快多少秒呢?真是好想知道啊……

    在那人的盯梢下,医生也就是在心中YY了一下,然后用极其熟练的速度把药剂注进历景言手腕的动脉里。

    “喏,好了。”医生好死不死的悄悄揩了把油,才把手放开,一点不受那男人黑如锅底脸色的影响。

    “你确定这能让他忘了今天这事。”虎子挠了挠头头,他还是不太相信这个疯子医生能把人的记忆控制到这种地步,简直可怕!

    “当然能,全世界只有我能!”医生勾起嘴角,露出无比自信的笑意。

    “好了好了,虎子负责把人送回去。计划还是照常进行,子……不远了。”

    “要告诉D先生吗?”虎子又问了一句。

    “呵呵,你不用说他也会知道的,有什么能翻出他的手掌心,我对他比对小爷还感兴趣呢!真想见见他的真人。”医生笑道。

    “哦……也是。”虎子没再多说,看天色不早了,便带着历景言,原路返了回去。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