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清明滴番外

    如果说鬼节是鬼魂们的圣诞的话,那清明就是他们的人节了。(难道我会告诉你我人节那天没写番外是为了留到今天吗?)

    今年的清明很应景,天还没明,小雨就稀稀拉拉的下了起来,气温不高不低,光线又低沉昏暗,是个极其适合窝在被窝里美美睡觉的子。

    但是,对在血池里的除了游泳就是睡觉的鬼魂们来说就颇为无聊了,尤其是今天还得看着养池的那伙家伙们成双成对开开心心地出去逛个街去个墓园一起讲讲上辈子的故事再约定下辈子要投胎到一起去什么什么酸倒人牙齿的事

    哼,有什么了不起!你们忘却前世喜结良缘的什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童老大拼命告诉自己他才没有嫉妒呢,一大早起来就无所事事的他,先是在血池里游了好几个来回,又下潜到深处,当他猛地从血水里钻出来时,发出巨大的哗啦声,弄起的红色的血花溅的到处都是!虽然童老大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出水的样子不像芙蓉也比随便那朵花儿好看多了,可是跟他在一起的那些不解风的鬼魂们可不吃这一。几个还没睡醒的厉鬼把那厮逮住拖到血池的深处,憋了他好久才把他放开。

    血池的深度几乎是不可估计的,被净化的差不多的鬼魂是不能进到太深的地方的,被拖到底下的童老大忍受了好一阵腐蚀般的疼痛才被放开。要说这童老大也是个异类,按照他能进入的血池深度来看,明明就被净化的差不多了,可他就是走不出血池,这件事也常常被一众闲的发慌的鬼魂们拿来做八卦的谈资。

    晕头转向的童老大趴在血池边咳嗽了好久,才喘过气儿,安生下来。童老二偷偷用余光往旁边瞅了几眼,莫不是那小妖精有被虐的倾向,要不怎么每过一阵就要故意找事被收拾一下。

    要是童老大此时能听到他的心声一定会奋不顾的扑上去咬他的,尼玛的,老子这样是为了谁啊啊啊!要不是你老是把老子搅得心烦意乱,我会这么找虐来发泄吗啊啊??

    “你要出去?”童老大闷闷的问了一声,虽然他没有说名字,但是大家用脚后跟想也知道他在跟谁说话。

    童老二拢了拢额边的头发,露出那张属于英国绅士特有的方正额头和深邃眼睛,微不可查的勾了勾嘴角,轻轻恩了一声,作为回应。

    童老大顿时瞪大了眼睛,自从几年前两人有了点那么不清不白说不清道不明的(呸呸呸,谁说的?)暧昧关系后,清明童老二不外出几乎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了。但是今天怎么……

    童老二瞪大眼睛看着童老二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般淡定的离去了,竟然一句解释的话也没有。就这么走了???

    童老大咬着自己长长的绣着凤凰暗纹的袖子,才着自己没有喊出来。

    李夫人看到他纠结的样子,好心想劝慰一下,在接触到童老大那通红的眼睛时,顿时吓得退了回来。

    童老七有点担心,虽然她生前是个女强人,但是在养池里时间久了上的母就越来越明显,而童老大的调皮捣蛋嘴欠惹事某种意义上还是蛮招人疼的。她拍了拍童老六:“哎,你说他是不是要魔化了。”

    童老六捂着嘴无耻的笑着:“眼睛发红就是要魔化了啊,那他早几年就能当鬼王了。得了吧,那是快哭了!”

    童老七惊讶的看过去,童老大眼睛里的水光越来越明显,几乎马上就要掉下来了。

    “不至于吧,老二就是出去看一下朋友的墓啊……平时他又不是没出去过……呜呜,你干什么?”没等童老七说完,童老六就赶紧捂住了他的嘴。

    特意压低了声音:“今天是清明节,刚才老二还特意装作梳洗打扮了一番,你说那别扭的会怎么想??”

    童老七恍然大悟,接着眼中精光一闪:“难道老二……”

    童老六会意的点了点头:“也是时候该出来了,要不老二要等的急死啊!”

    童老大把注意力全部放到了那个早已不知踪影的人上,越来越委屈,明明往年清明节都陪着他的,今年竟然走了,肯定是和那个风的女鬼快活去了。他突然想起他死时那个朝代有个诗人写过什么“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断魂……”,现在可没人给他杏花酒了……童老大越想越悲,这就是断魂的感觉吗?

    童老六看见那呆子就一个劲儿的委屈,就是不开窍,决定再浇一桶油:“哎哎,我听说啊,于鬼

    师那里有个漂亮的女鬼约了老二今天见面,好像是前年鬼节上认识的。人家生前可是大明星啊……”

    “有多大,不会是梦露吧?”童老七笑着接了一句。

    “咦,你是怎么猜到的?”

    “啊啊啊,真的吗?她可是我的偶像啊,告诉我在哪里,我要去围观。”童老七满脸期待。

    “好像在樱花公园里……”

    什么什么,梦露?樱花公园???愤怒,生气,委屈,各种负面绪一下子涌上了童老大的心头。

    混蛋混蛋混蛋大混蛋!!!!要是喜欢女人干嘛给我说“我等你”那种暧昧不明的鬼话,耍我好玩吗???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不行,我不相信,我得去找他问个清楚,这个念头一起就像野草一样在童老大的脑袋里疯长起来。

    他甚至没有意识到,在众人惊讶的眼光中,他如个鬼魅一般,一步一步的走出了血池,沙无极设下的阵法没有起任何的作用。

    在他走到往生之门前,才恍然醒悟。

    我我我我怎么出来了??我我我我净化了??我我我我为我我可以养池里见他了!!!!呸呸呸,最后一条去掉!!

    “你终于出来了!”一个低沉的男生突然在他耳边响起,在童老大呆愣愣的眼神中,那个贵族般优雅的男人一步步的靠近着他,然后把他纤弱的子使劲拥进怀里。

    “嗯,比我想象的还舒服。”童老二轻轻叹了口气。

    童老大的脸顿时变成了一个大番茄:“你,你说什么啊?你,你不是在樱花公园吗?”

    “是呀,我去看了一个朋友的墓,说了会儿话,就回来了。”童老大回答。

    “啊,那梦露呢?”

    “什么梦露??”

    啊啊啊啊啊啊,又被骗了,瞪着养池里一群看闹的鬼魂们。

    童老六招了招手:“不要太感谢我啊。”

    大家发出哄笑声。

    “好了,轩,我们出去转转吧,你在里面呆了好久,也让我……等了好久。”童老二牵起他的手,带着他走了出去,

    童老大恍恍惚惚中,站在雨水里,伸手去接,雨滴无意外的都透了过去。自己,有多久没见过这般景象了呢?

    “别惊讶,我带着你慢慢看。”童老大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温柔的说着,又让童老大红了脖子。

    “你,你叫什么?真,真名啦!”

    童老二愣了一下,接着靠近他的耳边,轻轻说了三个字:“记住哦,别告诉别人,只有你可以这么叫我……”

    ……………

    这边,沙无极的宅子里,历景言用要杀人般的眼光瞪着童年……怀里的鬼娃娃。

    “阿言阿言,今天是清明节,我答应每年清明节都满足小小一个愿望的,你不能让我食言啊!!”小孩谄媚的讨好着。

    “他今年的愿望就是我一天不准出现在你俩面前,这是什么鬼愿望!!!”

    “哎呀,你答应吧答应吧。”童年像只小狗一般星星眼撒,阿言抵抗了好半天终于还是被打败了。

    “好吧,就……一天。明天你要给我补偿!!”

    童年满不迭的答应了,反正玩什么自己最后也能爽到。

    一个小时候,从往生之门里传出一声怒吼:“童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清明节是鬼魂们的人节。”

    童年赶紧抱着小小登上了去游戏厅的巴士上:“臭小鬼,你可把我害惨啦!”

    此时的童小小笑得像个纯洁的小婴儿,还是黏黏最好了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