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菲欢滴过去

    阿言在童年进门的一瞬间,就察觉到了小孩的不对劲,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能清晰的感觉人的绪,好像两个人的心灵亲密无间的贴合在一起。

    “怎么了?”

    童年一言不发的走近,然后扑进了他的怀里,这种求安慰的姿态弄得阿言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像抚摸受伤的小狗那样一下一下抚摸着童年的后背,安抚着他的绪。

    过了好一会儿,童年才开始慢慢把今天在咖啡厅发生的事告诉了阿言。童年想起欢欢姐小口小口啜着水给他讲述自己过去的样子,这个彪悍女人偶尔展示出的脆弱让人心疼无比。

    尹菲欢原名尹红绯,是尹子强糟糠之妻范云的独生女。

    说到尹家,就得提到上世纪的S市了,那时国家还在动之中,各路军阀割据一方,尹家的老祖本是某军阀手下的一个小头目,却颇有经商的天分,有一天突然奇想,靠着特权和积累下来的人脉关系用国内几车皮的廉价物资从邻国换回一架民用飞机,此举震惊全国,给了当时的领导层很大的启发。尹家发家之后,子孙也没让人失望,在一代又一代人的手里,发展成了全国最大的黑道世家,连才来这个世界不到两年的童年都从boss嘴里听过这个家族的“丰功伟绩”。

    虽然尹家涉黑,但是却从来没被政府动过,boss告诉过他,尹家会帮政府出面摆平很多上不了台面的事,解决无法调和的纠纷,份等同于黑道警察。

    这一代的尹子强也是个很有魄力的男人,要说唯一的缺点就是风流。

    尹家为了培养出优秀的家族继承人,所有有资格的后辈都会经历极其凄惨的童年,断绝所有经济来源,并有专门的人想方设法的为他们制造麻烦,最后能漂亮的解决所有事故并且爬的最高的那个人就是尹家下一代的家主。

    尹子强的发妻就是他中学时期活得最窝囊的那阵结识的,和他一起度过风风雨雨,终于被尹子强以第一夫人的份风风光光的娶进了门,一年以后还为尹子强生了个女儿,漂亮的不得了。按理来说两人应该举案齐眉,和谐美满。

    可怀旧坏在英俊又有能力的尹子强被一个貌美狡诈又有心计的女人看上了,那女人为了得到尹子强几乎使劲了一切解数。范云本就是温婉可的小女人,谋诡计什么的根本玩不转,于是几条毒计之后尹子强就开始渐渐厌烦起自己并不美丽的原配妻子起来。

    尹子强又一次和那小三翻云覆雨之际刚好被闯入的范云看到,气的她差点晕厥过去。可是懦弱的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反抗,眼睁睁看着那狐狸精成了尹家的二夫人,而她这个原配却形同虚设。明明不能三妻四妾的法律制度在尹家的权势下是如此苍白。

    就是在这样的况下,尹红绯一天天长大。

    可能是物极必反,也可能是尹红绯继承的是他父亲的子,这个女人天生果敢坚毅,大方。她从小目睹母亲的遭遇,对她那所谓的二妈充满敌意,总是想出各种匪夷所思的方法整她。

    终于在那女人有一天从内衣柜子里翻出一条大蛇被吓得住进医院后,尹子强狠狠的抽了她一巴掌,从此父女两人的关系愈加恶劣。

    朱家二少爷朱庸是在尹红绯二十二岁那年遇到她的,那时她的母亲已经因为郁结而离了人世,尹红绯上那种遗传自她父亲的邪和刚气深深的吸引着他,在两人一次飙车后他竟然输了时,他就真的喜欢上这个总是笑得丝毫不矫揉造作的女孩。

    尹子强在接到朱庸的提亲时,非常满意,觉得自己那不听话的女儿能嫁给朱二少对家族百利而无一害,唯一遗忘的就是她女儿自己的意愿和幸福。朱庸的屡屡前科被尹子强选择的忘记了。

    尹红绯在收到消息时,冷笑了一声,当天晚上就带了几件衣服和零钱翻窗逃离了家里,并在小叔的刻意帮助下成功的躲掉了家人的追踪,还造了一个假的份,在那个小小的咖啡厅里做起了一个平平凡凡的女生。她只想找个自己真心喜欢的人来好好一场,一辈子都不想再回那个被称为家的地方。哼,没有,哪有家??

    没想到,终究还是躲不过。

    是谁?是谁泄露了她的行踪?

    童年叙述完后已经口干舌燥了,接过阿言适时递来的一杯水,灌了好大一口:“阿言,怎么办,我不不想欢欢姐被带回去。我觉得还是蒋一鸣和欢欢姐比较般配,回去的话欢欢姐半辈子的幸福就被毁了。”童年满脸担忧。

    “傻孩子,尹菲欢已经成年了,她有能力决定自己的去留,没有人能强迫她。事闹大了我们可以诉诸于法律!”阿言笃定的说。

    “真的吗?”童年终于稍微安心了点。

    看着小孩去准备晚餐了,阿言轻轻皱起了眉,虽然他说了那些话安慰了小孩,但是他心里清楚,在尹家那样航空母舰般的大家族跟前,谈法律什么的都是狗!尹子强要真想把尹菲欢强行带回去,真是谁都拦不住。

    说实话,历景言是真心蛮欣赏那个女人的,虽然她内心很腐,又常常犯二,但是对朋友绝对是没话说的,逃家的做法也很有魄力。这么几个月的相处阿言已经把她当朋友了,自然是要为她尽一份力的。

    可是,他应该怎么办??阿言迷茫了,摊开自己的手,他又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小,没有力量,没有权势,他怎么保护那些自己想要守护的人。他虽然对诸如梁风之类的人很不屑,但是不得不承认有时候金钱和权利是解决事最好用的工具。

    他突然想起了在帮过滕锡良之后,那男人微笑着问他:“要为我做事吗?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阿言当时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的,他最想要的已经在手里了,没必要为了一些不干不净的钱惹得小孩担惊受怕,可是,现在他踌躇了。今天这样的事发生在了尹菲欢的上,那明天童年也遇上这样的事,谁来庇护他。他当然知道沙无极是很疼小孩的,但是自己的人凭什么要靠别人来保护??

    在历景言纠结之际,菲欢也不好过,她这时第一个能想到的人就是蒋一鸣了,她不是有意隐瞒他的,实在是她不愿意承认自己是那个男人的女儿。

    童年走后,尹菲欢就赶往了B大,直奔男生宿舍,在楼底下竟然刚好碰到了蒋一鸣的舍友。

    “喂,呆子,这几天怎么没见蒋一鸣?”

    那呆子看是尹菲欢,立马恭敬的叫了声嫂子,然后冲她挤挤眼:“嫂子,你不知道啊,鸣哥说要给你做个礼物,已经在化学系的实验室呆了好几天啦!”

    “礼物?”尹菲欢眨了眨眼,一股暖意涌上心头,刚才被吴管家找到的郁似乎在这一刻被驱散了不少。

    “我去看看。”问清化学系的位置,尹菲欢飞快的往那里跑去。当终于哼哧哼哧的爬上呆子说的四楼的那个实验室时,却并没有发现蒋一鸣的影。

    实验室里一个研究生模样的男生走过来:“同学,你找谁啊?”

    “蒋一鸣,他不在这里吗?”尹菲欢伸着脖子往里张望。

    那研究生上下打量了她几圈,顿时乐了:“原来你就是他女朋友啊,我们都嘲笑呢说什么样的仙女把蒋一鸣迷成这样,一个心理系的跑到我们这里来几天不眠不休,现在看到了,你果然有这个资本啊。”

    尹菲欢的脸微微发红,这学长可真会说话。

    “那他现在人呢?”

    “嗯,两天前跑到哪里去买材料去了,不知怎么的现在还没回来。”

    尹菲欢也没有多想,眨巴下眼睛:“学长,蒋一鸣在给我做什么啊?”

    那研究生捂着嘴巴:“不行,告诉你就没有惊喜了。”

    但是尹菲欢的好奇心已经被勾起来了,磨了学长好久,那研究生终于答应让她看一眼。

    从一个小柜里子捧出一支簪子,已经有三分之一的部分被涂上了绿色的东西,很明显并不是一般的染料,特殊的微小晶体在阳光的折下呈现出一种梦幻的色泽。

    尹菲欢看呆了:“这是什么?”

    “硫酸铜的晶体。”研究生学长解释道,“为了结出这么细致的晶体,他可查阅了不少文献呢。喏,我现在物化都快不如他了,哈哈。”

    尹菲欢站了良久,微笑着退了出去,她能得这样一个人,足矣!

    嘱咐过学长千万不要把自己来过的事告诉蒋一鸣,然后回了自己的小公寓静静等着他给自己的这个惊喜。

    之后的约莫一个星期,子都是风平浪静的,那些凶神恶煞的人也再没来找过尹菲欢,也让一直担心他的童年舒了一口气。

    这天早上,童年正抱着阿言的手臂睡得正香,手机却疯狂的震了起来。

    童年迷迷糊糊的摸过电话,嘴里不满的嘟囔,谁啊,这么一大早的。

    在听到对方的声音后,童年立马清醒了过来。

    “你别急,在家里等着,我们马上就过去。”童年沉重的挂了电话,开始拼命摇晃阿言。

    “快快,不好了,我们快去欢欢姐那里,蒋一鸣,他出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