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菲欢滴来历

    H市最高级的会所。

    一个烂醉如泥的男人趴在那里,对面的人看着他笑得如沐风。

    “滕,滕锡良,你说,你说,我哪里配不上那个女人,竟然逃家也不愿意嫁给我!”

    滕锡良微笑着:“朱庸,你喝多了。”

    “我,我没有。亏,亏老子这辈子第一次真心喜欢一个女人呢?哼,不识好歹……”

    “是吗,你那么喜欢她?”

    “切,我才不喜欢她,不她!”朱庸打了个酒嗝。

    “是吗,真可惜,我还想帮你呢。”滕锡良貌似可惜的叹气。

    朱庸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什么,你说你能帮我?”

    滕锡良微微点了点头,“不过啊,是有代价的啊……”

    朱庸拍着脯:“行了,有什么代价是我朱家付不起的。”

    滕锡良勾了勾嘴角,那就……再好不过了。

    ……………………………………………………………………………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你走路像夹了个鸡蛋。”尹菲欢喃喃道。

    童年一个趔趄,脸色刷拉就黑了下去,鸡蛋是没有,跳/蛋倒是有一个,虽然阿言用他社出来的哗哗——将那玩具弄了出来,可不知是放的时间久了还是怎么的,童年老是觉得有个东西卡在体深处,麻麻痒痒的感觉,像要随时动起来一般。

    都是阿言,太讨厌了!童年心里恨恨的骂着。

    咖啡厅今天的生意和往常一样好,最忙的时候让童年恨不得把自己拆成两个用。

    最近老板研究出了一种新式甜品,松软的巧克力蛋糕里面是滑腻的的蛋布丁,吃一口在嘴里,微微苦涩过后就是无尽的松软甜蜜,苦尽甘来的感觉让很多人吃了就停不下嘴,于是老板给这个点心起名“上瘾”,别致又应景。

    童年磨了老板好久才偷偷学会了“上瘾”的做法,本想回去给阿言大展手一番的,不过现在嘛,哼哼,阿言这几天竟然敢这么欺负他,别说蛋糕了,狗粮都不想给他!

    其实啊,傲的小孩也就是这么心里想一想罢了,每天阿言少吃一口他都不乐意,恨不得把他从上到下检查一遍看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尹菲欢哼着一首不知名的歌曲端着漂亮的托盘来回走着,窈窕的段引得一群男生频频侧目。

    “对了,怎么最近都没见蒋一鸣啊?”童年好奇问了一句。

    尹菲欢立马就不高兴了,叉起腰摆出一副让人大跌眼镜的泼妇状:“别跟老娘提他。最近不知在忙什么,不但不来找我,打电话也没人接,哼!要是让我逮到他,看我怎么收拾他!”

    童年:……好像问错话了……

    “诶,童年,你说她是不是不喜欢我,看上别人了?”尹菲欢突然问了一句。

    童年满头黑线,赶紧狗腿的说什么欢欢姐你美艳如花貌若天仙又温柔大方解语之花蒋一鸣他瞎了眼才会去找别人他这么久不理你一定是被什么事拖住了之后一定会立马来给你赔礼道歉做牛做马不拉不拉的……

    尹菲欢的脸色才好了许多,又恢复了刚才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轻佻的抬起童年的下巴,赞美道:“还是小童年会说话,这小甜嘴儿肯定成天给阿言灌**汤,要不把那厮迷成那样,恨不得天天把你栓裤腰上。姐姐和你相比起来真是自惭形秽啊,哎!”

    童年:o(╯□╰)o

    正当两人插科打诨之际,童年余光撇到店里所有的客人都奇怪的朝着一个地方看去。

    童年眨了眨眼睛,也好奇的顺着大家的眼光看了过去。卧草,什么况!童年都想揉眼睛了,他莫不是穿越到黑客帝国里了?好大一群黑头发黑西服黑裤子甚至黑墨镜的男人气势汹汹的往这个方向走来。

    “是发生什么黑道火拼了吗?不会吧,这么青天白的,是不是拍电影呢?”童年开玩笑般的转过去问尹菲欢,意外的,看到欢欢姐惨白了一张脸。

    童年从来没看到尹菲欢这么郁的样子,被吓了一大跳,迟疑半天,小心的问:“欢欢姐……你,没事吧?

    尹菲欢咬了咬下唇,一把脱下自己上的工作服,塞进童年手里:“我躲一下,问了就说不知道我。”

    “啊啊?”童年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尹菲欢已经蹿进了卫生间旁边的一个小杂物间里,把门狠狠的锁上。

    童年皱着眉头看向那群来路不明的黑衣人,心里有了个模模糊糊的猜测,一分钟不到,那群人就凶神恶煞的进了来,或许他们本没有吓人的意思,可是那打扮和气势还是让店里的客人们全都屏住了呼吸。

    咖啡店的老板懒洋洋的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抬着眼皮问:“你们,有何贵干啊?”

    最前面的几个黑衣人自觉的让开,一个拄着拐杖却一点都不显老的精明男人走了出来,扶了扶眼镜,很有礼貌的说:“今实在是无意打扰老板生意,不过实在是有要紧的事。”

    老板挠了挠头:“我们店里可供不起你们这样的大佛啊,直说吧,你有什么事?”

    那男人点了点头,似乎在赞赏老板的爽快:“是这样,我们想找一个人!”

    “找人?”

    老板和童年同时出声,只不过含义不同罢了。童年突然觉得自己的脑门上开始冒冷汗,不会是找欢欢姐的吧,欢欢姐什么时候和这样的人扯上关系了?

    “你找谁啊?”

    “我们家的大小姐。”那男人微微一笑。

    老板也笑了:“那你可真来错地方了,我们这里可没有你要的大小姐。”

    “不,我得到确切消息,是在您这里。她叫尹红绯,我这么说你可能不知道,不过她逃走之后换了个名字,叫尹菲欢。”

    这下,老板和童年同时愣住了,大小姐,怎么回事?

    “哦,欢欢姐啊,她今天有事,没来啊!”害怕老板不小心说漏嘴,童年赶紧站了出来,顺便悄悄给老板使了个颜色。

    老板会意的点点头:“是呀,她今天确实没来。”

    对面的男人嘴角勾了勾,没有回话,只不过手里的拐杖轻轻动了动。

    那群黑衣人立马像得了什么命令一般开始在小店里翻找起来,所有的客人都被毫不客气的赶了出去。

    老板怒极:“这就是你说的无意打扰我生意!”

    那男人又扶了扶眼镜:“老板息怒,所有的损失我们十倍赔偿。”

    童年想拦根本拦不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群人搜到了厕所旁边的杂货间里,有个人跑回来汇报。

    “吴先生,锁住了。”

    男人笑了笑,慢慢走了过去,停在杂货间门前,用拐杖轻轻扣了扣门:“小姐,还不出来吗?那我可不保证那个小男孩和你老板会出什么事哦?”

    童年的脸色立刻拉了下来。人面兽心的混蛋,这么□的威胁。

    喀拉一声,是锁子打开的声音,尹菲欢沉着脸走了出来。

    “小姐,好久不见。”

    “吴管家,我可一点都不想你。”尹菲欢冷冷的回到。

    吴管家丝毫不在乎尹菲欢的无理:“没想到你竟然没出H市,我们找了你很久,不得不说,你小叔很有本事!”

    尹菲欢一下惊慌起来:“你们,你们把我小叔怎么了?”

    吴管家笑了笑:“他也是主家的人,我们当然不敢把他怎样,不过他已经失去候选人的资格了。”

    尹菲欢悄悄松了口气,还好小叔是闲云野鹤的子,根本看不上那个位置。

    “老爷让我带您回去,夫人也很想你。”吴管家继续面无表的叙述。

    “可笑,那女人恨不得我早点死,怎么会想我?”尹菲欢尖酸的回道。

    “小姐,不要任。”

    “哼,怎么,你难道想用武力把我抓回去吗?”

    吴管家低了低头:“属下不敢。”

    “那你带这么多人来干什么?”

    吴管家笑了笑,没有应声。

    “你回去吧,我是不会回去的,我也不会嫁给那头猪的。”

    “小姐,你不能这么形容朱家的二少爷。”

    “我现在不想看见你,你马上消失。”尹菲欢指了指门。“这是命令!”

    吴管家又躬了躬,在尹菲欢看不见的角度,微微笑了一下,他本就没有打算把小姐一下就带回去,只是来看看那个消息准不准罢了。呵呵,那个人,还真是让人惊讶呢,竟然有比他们更详尽的报网。

    待吴管家带着那群人走后,童年才赶紧扶着已经脱力的尹菲欢坐了下来。

    没有多余的问题,他知道欢欢姐现在需要的是休息。

    “给我一杯水。”尹菲欢扶了扶额头。

    童年赶紧照办。

    “他说的都是真的,我骗了你们所有人,藏在这里。”在童年转的一瞬间,他听见欢欢姐痛苦的声音,“那个男人不是好东西,有可能会连累你们,真是对不起……”

    童年端着水走了过来,对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抬手抚平她的皱纹:“不管你是谁,在我心里都是那个大方的尹菲欢!”

    菲欢怔愣了良久,才勾起了嘴角,真是傻孩子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