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老板滴朋友

    “长得一样?”阿言思索着童年话里的含义。“你的意思是长得一样,但不是同一个人,是吗?”

    童年有点惊讶的点点头,才发现阿言总是能很轻易的理解自己话里的意思。

    “我才被boss招魂到这里来时,就发现了其实这和我原来在的那个世界是处于同一个时间的平行世界。其实我也早就想开了,只是……”童年没有说下去。

    三千世界,我们都只是生活在其中一个罢了,所以这个世界里也会有相似的人,但和原来的过着的是迥然不同的生活,童年明白这个道理,可是……

    历景言走过去,轻轻揽住他:“只是突然看到他你心里还是会惊讶,会难过。即使他不是那个人。”他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嫉妒。

    因为曾经深深的过,所以现在才不能轻易忘怀。

    童年敏锐的感受到了阿言绪里的变化,真难想象这个男人也会露出这般不确定的表。心里有点心疼,又有点欣喜。

    阿言猛地扳过他的头,惩罚的噬咬着他的嘴唇,又狠狠伸了进去吸着,唇舌的快感很快就让童年忘乎所以,阿言在用这种方式确认他的归属。

    两人尽的亲吻着,甚至忘了头顶上就是一个冒着红光的摄像头。

    “你现在是谁的?”良久,阿言放开童年,看着他的眼睛问。

    童年立马像被蛊惑了一样,毫不犹豫的回答:“是你的。”

    “我不会要求你忘了他的,相反,我要你想着他,但是,总有一天,我会做到,你无论何时想起他的时候,都像一个陌生人那样,心里再没有一丝感觉。”阿言认真的说。

    童年撅着嘴,暗自嘟囔了几下什么,却在阿言的视线中立马噤声。

    “好了,现在我们来算一下帐。”阿言突然露出算计的笑容,让童年咽了咽唾沫。

    “算账……算什么帐?”

    “其一,你把档案室的资料撒了一地,我是不是得帮你整理,这耗费了我的体力;其二,你因为别的男人伤心了,这伤害了我的自尊。你看,我的心都被你伤害了,你还不应该给我补偿一下吗?”历景言抱着胳膊,有条不紊的叙述着。

    童年:……没有办法反驳怎么办?

    “那,那你想怎么样?”色厉内荏的问。

    阿言走过去,像个猥琐的大叔在童年股上捏了一下。

    童年吓得跳了起来:“你难道想在这里……你你你疯啦!!”

    阿言挑了挑眉毛,他可没这样的想法,不过童年既然都这么说了,不利用一下怎么对得起自己呢。

    “不在这里也行。”特贴近小孩的耳朵,“那要加利息哦,你可想清楚了,我放的是高利贷。”

    童年:……

    虽然被勒索了,但是童年不得不承认刚才心里的难受现在已经然无存,其实,阿言有时候真是黑的,安慰人还能给自己赚福利神马的,哪儿来的这么好的事儿啊?童年默默吐槽着。

    看着阿言蹲在地上,拣着一地散落的纸张,再按照内容一张张排好。童年是很想上去帮忙,但是却被对方以越帮越忙的理由赶到沙发边喝茶去啦。童年啜了一小口从boss那里弄来的好茶,眯起了眼睛,幸福的像只晒了太阳的猫儿一样。

    当他们从档案室里出来时,已经五点多钟了。

    “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样看来朱家,滕家还有梁家的人都很有嫌疑;要我看的话朱家可能最大。”童年像模像样的分析着案

    “哦,为什么?”阿言为了满足小孩的福尔摩斯瘾,顺坡问了一句。

    “朱家的人残酷暴戾,才能做出灭门这样的事吧!”

    历景言笑了笑,没有反驳。虽然小孩说的有几分道理,但是谁知道那几个看上去清清白白的世家骨子里又是什么货色呢?

    “时间不早了,我们叫上boss一起回家吃饭吧。”童年看了看表。“咦,你在看哪儿啊?”

    阿言呆愣了一会,然后笑着使劲揉了揉童年的头发:“看来你的boss没法和我们回家吃饭了。”

    “啊?”童年赶紧顺着阿言的目光看去。

    远处,自己英明神武的boss沙无极正站在一个男人边,两人旁边停了一辆黑色的跑车。对方不知和他说了什么,boss时不时的点点头,愉快的勾起了嘴角。即使只能看见两人的侧影,即使离得有些远,但是那种透出来的美好氛围还是非常引人侧目。

    童年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指着那个方向说扭过来呆愣愣的问:“阿言,我刚才好像看到boss笑得很开心的样子,你说是不是我看花眼了?不应该啊,我本来视力就1.5,有了灵眼以后看得就更清了……”

    阿言嘴角抽了抽,虽然他也觉得能看到沙无极这样的表真是不可思议,对方是何方神圣啊。

    施诺看到远处指着他们俩的童年,用眼神向沙无极询问:“那是你的下属吗?看上去真年轻呀!”

    沙无极转头看了他俩一眼,童年立马惊得摆了个立正的姿势,总觉得他好像撞破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不是警局的,是住在家的特别助手,帮我做些别的事。”

    施诺有些惊奇,没想到竟然有人和沙无极住在一起,在他心里,沙无极应该是喜欢独处的那种类型。不过转而又想到了沙无极生活上九等残废的样子,不由的了然了,自动把【别的事】理解成照顾他起居的意思。

    某种意义上施诺还是真相了的!

    顶着沙无极的视线,童年捏着阿言的胳膊走了过来。既然都看到了,那不过来打个招呼也太不好了。

    “哈哈,boss,真巧啊!”童年讪笑着,阿言也在后面微微颔首示意。

    施诺把手搭在沙无极肩上,柔和的笑着:“看你把小家伙们吓得,我就说你不能老冷着脸。”

    童年睁大了眼睛,竟然没有反抗,boss不是一向最不喜欢别人的碰触吗?

    “这位是……”阿言问了一句。

    施诺走上前一步,伸出手:“你们好,我是你们局长的朋友。我叫施诺。”

    “啊,你是那个Z国十大杰出人物之一的施诺先生吗?你们公司出的零食我都非常喜欢呢!”尤其是童小小,简直死你们旗下的牛和牛干了,童年有点激动,赶紧礼貌的回握住对方,对方的手干燥有力,笑容温暖和煦,眼角有点鱼尾纹,却带着一股成熟男人特有的味道,给人非常可靠的感觉。

    自己理想中的父亲大抵就是这样了吧,童年有些向往的想到。

    “虽说是你们老板的生,但是今天他归我了啊!”施诺又和阿言握了握,然后就打开边的那辆车的车门,对童年他们开玩笑似的说。

    沙无极顺手把警服脱了下来,递给施诺,然后心安理得享受对方为他开车门的服务,待在副驾驶坐好后,施诺又低头小心的给他系上安全带。两人都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好像把这件事做了好多次一般。

    “小家伙们,再见啊!”施诺给他俩摆了摆手,便也坐进了车里,对沙无极笑笑:“我找了一家很好的店,你一定很喜欢……”

    真微妙啊真微妙,两人对视了一眼。

    “你相信一个正常男人会帮另一个系安全带吗?”阿言无奈的问童年。

    童年看着他,认真的点了点头:“要是其中一个人不会系的话。Boss生活上残废的程度是你不能想象的,你难道见过boss上班开车吗?”

    阿言:…………………

    “不过让我纳闷的是施先生说今天是boss的生,说实话boss活了多久我都不知道,更不清楚他的生了。”

    阿言回想了一下:“我在沙无极那张警察局局长的证件上看到过,写得确实是今天。不过很有可能是伪造的。”

    于是boss你就这么跟着别人去了啊,欺骗别人是不对滴,欺骗别人感就更不对啦!正常人都能看出施诺对boss存了不一般的心思,更别说本来就是gay的童年了。不过商为负的boss应该还把对方单纯的当一张饭票吧,想到这里,童年不由的为施诺默哀了一把。

    “对了,你的生呢?”走着走着,阿言突然问道。

    童年愣了一下,接着摇了摇头:“既然我已经获得了新的生命,就不说上辈子的生了,而这句子本来的主人也是不知道他的生的。”

    阿言感受到他的失落,摸了摸他的头,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反正我也想不起来我的生了,不如我俩挑一个子作为我们两个共同的生吧。”

    听到这个主意,童年猛地抬起头,一下子高兴起来:“好呀好呀,一定要挑个好的子,我们一起过。恩……要吉利,还要是我的假期,这样我们才能好好庆祝……”

    “圣诞节怎么样?”阿言突然开口,“是耶稣基督的重生,也是我们两个的重生。”

    “你什么时候重生啦?”童年好奇的问。

    阿言没有回答。

    童年也没有追问,立马就想到别处去了“那没有几天了呢,我一定要好好准备……”

    看到小孩兴高采烈的样子,阿言也心很好,两人回家的背影在夕阳的余晖中拉得很长很长,最后交叠在了一起。

    遇到你,便是我的重生。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