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初步滴调查

    早上,在刺眼眼光的照下,童年勉强睁开了眼,揉了揉眼睛,花了好半天才从癔症里缓过来,昨晚的记忆刷一下的全涌上来了。

    自己和阿言做(懂滴)了……并且自己还告诉了阿言自己的过去。本来想着又会睡不着呢,没想到在阿言温暖的怀抱里,还是抵不过心释放后带来的那种倦意。

    对了,阿言呢?童年费力的转了转由于把一个姿势保持了太久而略微僵硬的脖子,突然,定住了……

    嘤嘤嘤嘤————这会儿几点了啊,早上一大堆活儿尼玛的什么都没干啊!boss会不会被饿到啊,发财他们会不会饿到啊,小小会不会饿到啊???

    工作狂本质的小童年开始陷入没干活就不行的抓狂状态中。

    卧室的门突然被轻轻的打开了,举着个托盘的历景言看到已经坐起来的童年,微笑了一下:“起

    来了,吃点东西吧。”

    端到跟前一看,竟然是一蛊放了虾仁火腿香菇葱花什么的豪华版鸡蛋羹,配着酸甜的黄瓜条和一碗冒着腾腾气的小米粥。

    “你做的……吗?”童年试探的问。

    历景言看见小孩呆愣愣的样子,不由的心大好,像童年对待童小小那样刮了刮他的鼻子,惹得童年立马捂着鼻子露出不满的表

    “怎么了?不相信是我做的。”历景言好笑的问。

    “也不是啦,只是你以前没有做过嘛。我还以为你信奉君子远庖厨之类的呢……”童年小声嘟囔着。

    “那是因为以前没遇到可以让我为他进厨房的人,而现在遇到了。童年,我很喜欢你,喜欢到可以做任何事。这点事算得了什么。你说你最开心的事就是凉风带你去吃好吃的时候,我虽然现在没那么多钱,但是我至少可以亲自做给你吃。”阿言盯着他的眼睛,极为认真的说。他才不告诉小孩自己为了做这么简单的几样东西五点就爬起来了。

    “再说,我要是君子远庖厨那之前谁帮你买的菜啊?”阿言好笑的又补充了一句。

    “什么嘛,突然这么煽。”童年的脸微微红了。

    “不,我一定要说出来,童年,我现在记忆没有完全恢复,未来什么还是未知数。而且,我有不太好的预感,害怕有什么不好的发生,害怕自己哪一天会后悔。所以我现在要把所有能对你说的都说了,这样就算有什么事发生了,我也没有遗憾。”阿言无比坚定的开口,一字一顿,像是要刻入童年脑海里。

    “谁是杀害我家人的凶手,李家的这次事件好像是个开端,我甚至感觉自己在宠物之家里遇到你都是一个局……但是,这些都无所谓,无论发生什么事,童年,你都要记住,我是你的,好吗?”

    童年愣了好半天,然后郑重的点了点头,这是,属于他们两个的【誓言】。

    阿言用一只手抓过他的左手,在他的无名指上吻了吻:“可惜,我还给你买不起一个戒指。”

    童年受了惊一般赶紧抽出自己的手,这这这……阿言也太快了吧,才上没过半天呢连结婚都想到了。一把抢过阿言手里的小碗,挖了一大勺蛋羹塞进嘴里,然后就把自己呛住了。

    弄得阿言哭笑不得的帮他顺气:“你慢点啊……好吃吗?”

    “恩恩。”童年好不容易把嘴里的一口咽了下去,衷心的竖起大拇指。鲜嫩多汁,咸淡适度,不老不干,真是太……太美味了。

    阿言看小孩吃的急,就自己用勺子舀了一勺小米粥,送到童年嘴边,童年脸又红了一点,还是乖乖张嘴咽了下去。在童年满怀期待的等待阿言就快送到自己嘴边的下一勺时,阿言竟然手一缩,把粥塞进了自己嘴里,还饶有兴致的勺子。

    童年:o(╯□╰)o,你是在哪里学的这些趣啊!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感觉真的很不错。

    在童年吃的时候,阿言就抚摸着他的子,时不时还低下头撩起衣服在嫩嫩的小肚子上亲几下。光上了件睡衣的童年根本挡不住对方的侵犯,可是后来发现阿言就是单纯的摸他吻他,别的什么也不干,才发现,阿言只是迷恋这种和自己碰触的感觉。

    不过,这种松了口气中又夹杂着失落的感觉是肿么回事?

    以前的凉风可从来不会这么细致的对待自己,童年想,以前太喜欢对方没有察觉到,有了对比才知道其实那个人根本没对自己用过心。

    在甜甜蜜蜜的早餐结束后,童年才发现阿言已经把两人份的活儿全做完了,不由得就生出了一种我家男人真能干的自豪感。

    “对了,我已经和尹菲欢打过电话说你今天不去打工了。”阿言突然告诉她。

    “啊?”

    “我们今天去沙无极那里。”阿言解释。

    “去警局?李家的事有线索了。”童年立马就想明白了。

    阿言点点头:“今早沙无极告诉我,李家死者的尸检报告出来了,是被某种类似蝙蝠的动物吸干了血所致。”

    “蝙蝠,不可能!”童年立马摇头,“蝙蝠咬谁不好偏咬李家的人,还是整个宅子里的人一个都

    不放过,而且我本科学的动物科学,没听说过哪种蝙蝠有把人血吸干的习惯。

    历景言给了他一个赞赏的微笑:“这正是沙无极让我们介入调查的原因。”

    “按照boss的说法,这种伤口和吸干血的做法应该是一种叫乌炙的鸟造成的。”

    “乌炙?”童年快速搜索着属于本来童年的记忆,发现他是听过这种生物的。“那个传说中邪鬼的使者。”

    “是的。”阿言肯定道,“沙无极说邪鬼早在一百年前就被一个很有名的鬼师以生命的代价封印了,没想到现在又有出现的苗头了。普通的警察是无法查清这件事的,因为我们可以看到鬼魂,所以沙无极让我俩以特别助理的份参与调查,今天就是去档案室里搜集些资料。”

    他早上直截了当的告诉了沙无极自己想起的记忆,并要求介入调查,沙无极略微考虑后便同意了,历景言知道他是看在童年的面子上才答应自己的。

    想起早上沙无极打量自己时那奇怪的眼神,怎么说呢?就像丈母娘在审视自己的女婿,阿言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冷汗。他肯定知道自己已经和童年发/生关/系了。有个能洞察人心的上司真是压力山大。

    “对他好点。”这是沙无极临出门留给阿言的最后一句话。

    童年,你真是有个好老板呢。

    警局的档案室比童年想象中的更加壮观,在负责管理档案室的刘老爷子的帮助下,童年他们很快找到了李家的档案。

    “啧啧,私底下真是干了不少好事呢,就这些抖出来放古代也够他们抄家灭门了。”童年一边翻看一边感慨万千。“不过boss他们都搜集了李家这么多罪证怎么还不下手呢?”

    “呵,你以为这么简单那,李家明面上做的是正经的生意,每年跟政府缴纳的税款可不是一笔小数目,那群唯利是图的官员可不会把这么一条肥羊给放了的。而且,李家走私军火表面上看起来是违法的买卖,但是背地里政府其实是给了支持的,因为政府需要这样的人帮他们用低价搞来武器。你看到的白的不一定是白的,黑的也不一定是黑的,明白吗?”历景言耐心的给童年解释到。

    童年虽然平时很聪明,很有灵气,但是对社会上这些的看法还是停留在一个很简单的层面上,不过他历景言就是他这一点,他希望他的小孩永远过得这么简简单单。

    童年鼓起了脸,像个包子一样,以前怎么没发现,阿言沉默寡言什么的都是装的啊,调戏自己丝毫不含糊,现在又有点教书先生的潜质了。

    “和李家生意上有来往的,我看看啊……这个朱家是他们明面上的合作伙伴。”童年又抽出一沓资料,“哇塞,这个朱家的二少爷真坏啊,十七岁就犯下了□案,被他爸用钱保出来了。还有什么聚众赌博,飙车伤人……真是人渣!”童年露出嫌恶的表

    阿言失笑,也翻到了一份,是有名的军政世家滕家,他们家老一辈在当年主席打江山的时候立了巨大的功劳,现在大部分人都位高权重,在机关里担任重职。几个最主要人的信息被特别贴了加密的封条,没想到这样的世家背地里也参与了李家走/私军火的生意。历景言只好找了一下他们家的其他人。

    在翻动时,一个熟悉的人映入眼里——腾锡良,十五岁就出国游学,最近才回来,据说年纪轻轻就要接替其父的位置。能力卓著为人又低调,按照资料上的说法,他父亲推行的几项人人称颂的利民政策都是他的提案。

    哗啦——站在架子后童年突然弄出的响动吸引了历景言的全部注意,于是他也没太在意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

    “怎么了?”阿言快步绕过去,看着童年手上的资料撒了一地,而小孩脸色郁的站在那里。

    阿言走近了些,看到地上最上面的那张资料,一张漂亮的有些凌厉的照片旁边标了那人的姓名:梁风。

    阿言把那张纸捡了起来。

    童年对他苦笑了一下:“竟然长得一模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