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激情滴浴室

    公交车上的人频频侧目。

    一个白皙清秀的男孩平平的举着一根钩子一动不动,虽说这东西细细的也不占什么地方,但是看着真别扭啊。旁边一个好心的大爷还提醒他可以把钩子竖过来比较不碍事,但换来只是童年呵呵的傻笑声。

    众人心声:这么好看的一个孩子,怎么脑子不太对劲呢?

    童年心里默默嚎叫着: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呀?我也知道竖起来比较舒服好不好!这上面可订着个凶神恶煞的女鬼呢,要是竖过来了岂不是让她的脸一直磨在地上了?到时候会不会一脸血呀……

    而旁边那个高大帅气的,看起来就更不对劲了,背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那红色的指甲痕迹一看哟就是哪个女人留下的,这造的什么孽呦!

    所以,即使车上没几个空位,以他们两个为中心还是形成了一块真空带。

    童年看着来来往往上车下车的人,在心里讪笑着,要是这些人知道自己从个女鬼的子里穿过去,甚至还有脸对脸的,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一下车童年就赶紧拉着阿言飞也似的跑回了家。

    “哈——哈——,真是丢死人了。”童年弯着腰大口喘着气,回头看见和自己一块跑回来的人压根连呼吸频率都没有变化,顿时纠结了。

    阿言倒是没觉得什么,两人把这女鬼带到后院,打开往生之门,童年把勾魂叉从女鬼心脏中抽了出来,顺手扔进血池中。

    童老六笑眯眯的看着那新成员说:“呦,第一次看见小童年发这么大的火呢,竟然插到心脏里去了,你干什么了?”

    那女鬼立刻嘶叫着想出来,毫无意外的被沙无极设的法阵困住了。

    童老大趴在池边凉凉地说:“别挣扎了,呆几天你就舒坦了。”

    那女鬼不依不饶的朝着童年喊着:“狐狸精——妖精——去死。”

    童年奇怪的捏了捏自己的脸,转过头问阿言:“我哪里像狐狸精。”

    阿言心里默默的吐槽,你根本就是个妖精,要不怎么随随便便就让我为你神魂颠倒了呢。

    女鬼的骂声还在持续,“你这个挨千刀的小三!你永世不得好死。”

    阿言脸色沉了下来,就算这是个已经死了的人,他也容不得她这样骂自己的人!

    “哼!”童年双手抱臂,泥人还有三分土呢,何况是这个一直表面装纯良的小孩,“你这人真有意思。你能让丈夫跟别人跑了说明你没有魅力;要是因为你丈夫太过花心,那就说明你没有眼光,竟然嫁这么一个人渣!还有,若是你当初是因为你丈夫的家产而嫁给他,那就说明你是个贪心的女人,而又因为你的贪婪得到了报应!怎么看都是你不对,你凭什么在这里骂我。”

    阿言勾了勾嘴角,也是,自己的小人怎么会是任人欺负的主儿呢?牙尖嘴利的……真让他兴奋。

    女鬼似乎没想到这个人类竟然训斥起她来,被半天呛得说不出来话。半晌,又骂骂咧咧起来。

    童年摇了摇头,准备离开。

    “啊呸——,不许骂黏黏——”突然,童小小从净池里飘了出来,飞到那女鬼头上,向她猛吐唾沫。

    小小已经被净化到元婴状态,它的唾液所蕴含的力量对一个厉鬼来说简直像是低级的吸血鬼照到了太阳。惨烈的几声嚎叫,那女鬼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叫骂是徒劳的,乖乖沉入了血池里。

    童年睁大眼睛看着小小,这几乎是他第一次看到这小鬼做除了跟自己撒卖萌要吃讨好以外的事呢。自然的张开手,接住求抱抱的童小小。

    摸摸他的小脑袋,想想不够,又在小家伙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童小小立刻捂着额头发出咯咯的笑声。

    养池里的鬼魂们突然感到一阵风刮来,寻其源头,看到了黑气几乎要掀翻这里的阿言。他攥紧拳头,又——是——这——个——臭——小——鬼,总是抢他风头,可恨童年还把他当个啥都不懂的婴儿一样对待。

    “童年,我们该出去了。”阿言几乎是从喉咙间挤出这几句话的。

    童年一拍脑门:“对了,还得给boss做饭呢。那小小,你去池子里乖乖呆着,晚上再上来玩啊!”

    …………

    刚回到房子里,童年就被已经气得不行的历景言狠狠的压在沙发上狠狠吻住。力道大的几乎咬破他的嘴皮。

    童年不满的着嘴里的血丝,正准备训斥一下阿言的不分轻重,没想到一抬头就是自己从没见过的表

    璨如星辰的黑色眸子里泛着点点的光,可怜巴巴的,委屈极了。

    “你……你怎么了?”童年不确定的问。

    “你说好晚上给我治伤的!”

    ……

    “你还让那小鬼今晚上来!!”

    …………

    童年憋不住了,童年投降了,童年觉得自己是个坏人,伤了纯洁滴阿言小童鞋的心!!

    就好比一个平时很少说话的人开口时总让人觉得很有分量。一个平时坚强的人在偶尔展露脆弱时真是让人难以招架啊。

    “好吧好吧,我错了。”童年双手合十。

    阿言继续用不满的眼神看着他。

    “我输了我输了,我今晚洗澡的时候你进来我给你治伤这总可以了吧。”其实童年只是很自然挑了一个童小小绝对不会打扰的时间和地点而已,但是他不明白这么做的后果到底有多么惨烈。

    当看到阿言若有若无勾起嘴角,露出胜利的眼神时,童年觉得自己好像在无意之中把自己包装好卖给眼前这人了。

    (阿言心声)原来尹菲欢写的那本《攻下□小受受》真的有用呀。

    晚饭时,童年就一直感觉到阿言用像把他剥光了一般的眼神视(懂滴)间着他,看他一眼,再吃一口饭。

    童年哭无泪,觉得自己成了对方的下饭菜。连沙无极都觉得气氛有些奇怪,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进食速度。于是,今天的晚餐比平时快了三分之一。

    阿言飞快的把用过的餐具粗暴的塞进洗碗池里,然后就逮住又想开溜的童年,用不容置喙的语气说道:“去浴室!”

    童年心里默默哭了,阿言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就像个□的暴君呢?

    阿言强横却温柔的把童年进了浴室里,接着就劈头盖脸的吻了下来。正当童年被吸的迷迷糊糊之际,毫无防备的,温水自头上的花洒哗啦啦地落到两人上。

    “咳咳……咳——咦咦!!??阿言,你……你做什么,我们还没脱衣服?”

    阿言邪佞的一笑:“哦?你意思是你已经迫不及待想脱了,不过这样你不脱都不行了。”

    童年吞了吞口水,阿言这样真是太卑鄙了!不服输的童年还想反抗一下,但是在阿言的怪力面前

    简直像小孩子玩闹,阿言轻松地捏住他的手腕,然后顺着胳膊把他的一只袖子扯了下来;童年再一动,整个衬衫就下来了。

    童年气愤的发现自己再怎么动也只是为对方增加趣了,索就不动了。

    阿言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笑声:“不反抗了,有觉悟就好!”那感的声音回在耳边,让童年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阿言的上衣裤子都被打湿了,尤其是白色棉体恤里面健壮的体若隐若现,些微的刘海贴着额头上,水滴顺着他的发迹缓缓流下。这样感的历景言,让童年看得有些呆了,对有点颜控的小孩来说这简直是□惑。

    童年不知道的是,自己在对方眼里才是美景呢。上衣已经被完全扯掉,露出整个羊脂玉色的体,瘦,却瘦到了分寸上,丝毫没有柴火的干涩感。前粉嫩的两点因为水柱的刺激微微立,又因为主人的紧张而一颤一颤的。带着一股人犯罪的青涩气息迎面而来。

    阿言顿时觉得自己被这个还没完全成熟的男孩体蛊惑了,立马弯下子含住那可恶的无耻惑着他的地方。先是含住整个一块,吸光里面的空气,让童年因为轻微的拉扯感而发出惊叹,接着就开始用牙尖慢里斯条的磨着那小小的一点,咬,吸,,捻,自己在网上看到的那些技术指导现在一点不落的全都使了出来。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捏住童年的另一个,细细玩弄着,惹得可怜的小童年抓住他的头发,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懂滴)吟声。

    半晌,阿言才放过了那已经硬如石子的两点,被蹂躏过度的那里沾着口水,可怜兮兮的不满细小的牙印,不用说,童年也知道自己看上去有多么色(懂滴)

    “舒服吗?”阿言的声音如恶魔般响起。

    童年狠狠的瞪了这坏蛋一眼,这简直是抢暴人还让对方喊爽的典范。呃,好吧,虽然他九成也是自愿的。

    “凭什么只有我脱?还有,你,你不是让我给你治伤的吗?”童年不甘的问了一句,但是出口就立马想抽自己。

    阿言眼睛眸色更深了,然后慢慢的和童年拉开一些距离,拉起自己的衣服,一点一点脱了起来。童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呜呜,阿言一定是看透了自己的小se鬼本质才故意这样的!!

    当阿言□的站在童年面前时,童年简直控制不住冲上去抚摸的**。天哪,真是完美的材,自己前世的男友和他比起来简直弱爆了神马的。呃,这种时候不想那么扫兴的事。

    恰到好处的肌贴在修长的骨骼上,健康的麦色皮肤,再配上那张帅的天怒人怨的脸,简直是派来考验为gay的小童年意志力的阿波罗。

    “你这么喜欢我的体吗?”阿言含着坏笑问他。

    “没……没有!”童年赶紧解释,阿言不相信的瞥了一眼童年不安分的小手。

    童年简直想剁掉自己这没有节的手,叫你乱摸!

    不过转来一想,这是我的人,我想怎么摸就怎么摸,索放肆起来。

    阿言看着底下摸得暗爽不已的小孩,呵,这可是你自找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