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发狂滴女鬼

    “哇塞,真不愧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啊!”童年看着眼前这气势恢宏堪比城堡的大别墅,啧啧感慨着。

    阿言转头:“你喜欢住在这样的地方。”他下定决心要把童年的所有喜欢不喜欢的东西都弄个明明白白。

    “呵呵,虽说这地方又大又漂亮,但是让人觉得很孤独,跑半天可能都遇不上一个能说真心话的,我可受不了!其实房子豪华不豪华没关系,关键看里面住了什么人;大不大没关系,关键看你旁边躺了个什么人。”

    “我更喜欢那种农家小院式的,温馨又平静。等我们都老了,就坐在藤椅上晒着太阳,吃着自己种的蔬菜水果,喝喝茶,聊聊天,岂不快哉?”童年双手比划着,快乐的描述着自己心中的理想生活,阿言也被他的真挚所感染。

    等我们都老了啊,阿言在心中默默的一遍又一遍的临摹着这句话,一股前所未有的宁静祥和感如母亲的手一般轻轻的包围了他,舒服到阿言想把它永远刻入自己的心脏里。

    “喂喂,你们是什么人,这里已经被封锁了,不许闲杂人等接近的。”一个小警察看到他们走进区,立马尽职尽责的过来赶人。

    “警察同志,您好,我们不是闲人,而是有事而来的。”童年好脾气的解释着,顺便从怀里拿出一张平平展展的纸张来,“喏,这是警察局局长的特别批示和盖章,我们有特别的任务。”

    那人将信将疑的打量了两人好久,觉得眼前的人怎么看怎么不像有什么要务在的人,他给上司打了电话确定了下,这才放他们进去。

    童年回头看了他一眼,对阿言说:“这是个新来的呢,不过真的很有责任心啊。”

    阿言听到自家小孩竟然毫不吝啬的夸别的男人,明知道这气生得莫名其妙,但他还是不舒服了:

    “我会一直对你负责的。”

    “啊——啊?”童年半天才明白过阿言在说什么,顿时囧了,他是在吃醋吗?原来阿言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啊。不过,这感觉,还真不赖,童年又一个人在心里偷着乐了。

    两个人逐渐往里走着,看到路上到处都有用粉笔画出的人形印记,有在花园跟前的,旁边还散落着修剪园子的大剪刀和喷壶;有在游泳池边的,阳伞下的小桌子上面的果汁才喝了一半。还有一个地方被重叠着画了好多的印记,可以推测当时的人们在遇上了什么不可抗力的恐怖事件后想聚在一起反抗,结果全部被杀了。

    童年和阿言的脸色都凝重起来,刚才温馨的气氛也被这可以想象的惨象冲淡了不少。料谁在这样一个血腥味还没散尽的森大别墅里脸色也不会太好的。

    “这一块死了这么多的人,怎么一个冤魂都没有?”阿言疑惑的问。

    “呃,阿言,鬼魂滞留在人世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首先这个人本格应该是执着的,而且临死前有什么非了不可的心愿,再者,就算满足了这些条件,要是不知不觉莫名其妙就被谋杀了,也是不行的。滞留的鬼魂一旦不能被净化,就很有可能入了心魔,危害到普通人,这也是我们养鬼的意义所在。要是随便哪个鬼魂都能在人间游,有再多的鬼师也顾不过来了啊。”童年解释着。

    阿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我们进屋子去吧,外面基本上都是普通的下人,没有太过坚定的意志。若是有执着和执念,这家屋子的主人应该符合条件,我们直接进屋去吧。”

    童年:……

    “怎么了?”阿言觉得童年看自己的表很奇怪。

    “呵,这几乎是我们认识以来你一口气说过最长的句子了。”

    阿言耸耸肩,和童年在一起,自己的确开朗了好多,不是不说话,而是没有遇到可以说的人,现在找到了,自然就开口了。这算长吗?自己想给他讲的话要比这多得多,也长得多,一辈子,都不一定能说的完。

    推开象牙色刻着天使浮雕的大门,童年又一次感慨真是有钱人啊。那些家具虽然看上去很古旧,但是童年可以断定那都是用顶好的木料经由大师之手制成的可以当文物放在展柜里的作品,从那沉沉的幽香就能明显的感受到一股低调的奢华之风。

    童年径直拉开一楼一间房子的门,顺便给阿言递了一个眼神过去,阿言会意的点点头,很自然的上了二楼,虽没有语言交流,两人却配合的默契无比。

    五分钟后,阿言喊叫了童年一声,童年赶紧蹬蹬的跑了上去,在一间充满玫瑰色气息和香水味的女士房间里,童年看到一个穿着紫色旗袍的女人背对着他和阿言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

    “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后就一直这样了。”阿言小声对童年说。

    童年捏紧勾魂叉,小心的靠近那个其实已经是鬼魂的女人。

    毫无预兆的,那女人猛地回过头,在看到童年的脸色后脸色大变。

    “你这个狐狸精————就是你害我成这样的!”那女人一眨眼间就瞬移到了童年眼前。

    在童年体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指甲就狠狠地朝他脸上抓来。

    撕拉——砰——

    两个声音混合在一起,童年感到一个有力的怀抱猛地把自己圈在了里面,顺势滚到了一边,接着眼前就是阿言痛苦扭曲的脸,那女鬼的爪子划破了他的后背。

    鬼和人真是不一样啊,像是从体内部被开了口子,阿言费尽自己的全部意志力,才能忍住那燃烧灵魂般的痛苦。

    童年的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他从阿言怀里钻了出来,扑过去捡起甩在一边的勾魂叉,使劲戳入那个因为打错了人而怔愣了片刻的女鬼的心脏位置。

    女鬼面色一滞,反想伸手去拔那鬼东西,却发现自己像一个被贴了道符的僵尸——动不了了。接着,钻心的疼痛就传遍了全,她想嘶喊,却发现自己连声音都发不了了。

    童年喘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他平时心善,只会用钩子勾住鬼魂的衣领将他们提回来,但这不代表他是个滥好人,这女鬼伤了自己的人,自己自然要要她好看。

    听到阿言嘴里无意识的呜咽声,童年赶紧蹲到他旁,将他翻过去,露出皮开绽的后背,掀开碍事的衣服,童年开始一下一下的着他受伤的后背。

    渐渐的,阿言不再挣扎,意识也慢慢恢复了,当他意识到在自己上游移的是什么东西时,明知道不可以的,还是不受控制的兴奋了。

    童年满头黑线的发现了某人上某处明显的变化,“你怎么这样也fa呀?”

    “你用舌头我。”阿言无辜的说。

    童年拍了拍他:“我是天生的灵体,我的唾液可以缓解恶鬼对人类造成的伤害,你别胡思乱想。”

    阿言顿时皱起眉:“你以前对别人做过相同的事吗?”那表大有你敢说有我就废了他的意思。

    童年无奈的摇了摇头:“当然没有过,你刚才不应该扑过来的,鬼魂对我的体不会造成像你们那么大的伤害的。”虽然嘴上抱怨着,但是童年其实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就算没有伤害也不行。”阿言完全不妥协。

    “好了,勾到那个女鬼了,我们该回去了。”童年站起来。

    阿言趴在地上对童年的话置若罔闻。

    “喂,你怎么不起来。”

    “我的背还疼。”阿言面无表的说着,但是那语气中满怀的期待还是出卖了他。

    童年:o(╯□╰)o……

    最后,最后嘛……

    最后协商的结果是——童年今晚去阿言的房子帮他治伤。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