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爱人滴宣言

    阿言按照童年的指示去往生之门的血池旁边拿了所谓的勾魂叉。

    在坐公交车去李家大宅的路上,阿言翻来覆去的打量着手里这根平平无奇的钩子——泛着亮亮的金属色,还没有手指粗细,越到头部越窄小,在最前头微微勾回来一点点,实在是看不出它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童老大那明显对其忌惮厌恶的表,看来也吃过勾魂叉的苦头。

    阿言看了半天就放弃研究了,转而用手机上起了网,他快速的思索着,自己家发生了那样奇异的惨案,当时的媒体肯定会报道,但是他录入诸如吸血,灭门等的关键字时,前五页全是对李家铺天盖地的报道,再后面就是一些奇幻或侦探类的吸血鬼小说。历家的事有零零星星的一两个网站提到过,但是都属于无关紧要的那种。

    肯定被谁特意抹去了,阿言眸子晦暗难辩。有一点可以确定,能把这样一件骇人听闻的事完全压下去,那人的权势一定滔天。

    可是,为什么,李家这次的就被报道出来呢?出了什么变数吗?而谁,又是那个变数呢?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他可以搜寻关于历家的信息,但是,阿言攥紧了手,他竟然想不起来父亲母亲祖父其中任何一人的名字,能回忆起的,只有那些刻在自己灵魂里的噩梦般的画面……

    没等阿言把自己的思绪整理完,车子已经到站了。

    阿言刚一下车,就被一个人猛地从背后捂住了眼睛,他本能的想抓住对方的手腕来个过肩摔,可是那熟悉的气息立马阻止了他的动作。

    “童年。”阿言听到自己用温柔的不能再温柔的声音念着这个名字。

    “切,一下子就猜出来了,真没意思。”童年跳到他跟前,装着生气的样子说,“我害怕你找不到地方,特意到车站来接你的。”

    童年仰着头,一脸看我对你多好,快点夸我吧的表,阿言立即忍不住在那水嫩嫩的小脸上掐了一下。

    “嗯,你最好了。”阿言回答道。

    童年咧着嘴笑了:“怎么样,有没有心好一点?”

    阿言惊讶的看向他,他觉得自己已经隐藏的很好了,可是没想到还是被表面上没心没肺实则心细如发的小孩察觉了。

    垂下头,让额前的发丝遮住忽明忽暗的眼睛:“你……怎么知道?”

    毫无预兆的,童年踮起脚在他的脸上大大的亲了一口。惊得阿言差点把手里的勾魂叉扔出去。

    阿言一脸不可置信,这可是在大马路上,随即,又笑了,童年,还真是总能给自己惊喜呢。

    “你现在是我的人,你的喜怒哀乐就是我的。”小孩这么郑重的告诉他。

    他童年就是这样的人,一旦接受了,就会尽全力的没有保留的付出,被这样的人上,是世界上最幸运的。

    咚咚——咚咚——阿言听到了自己如鼓的心跳声,人,人,人,童年时说他是他的人。幸福的感觉像浪花一样一波一波的打来,甚至冲掉了他心里大部分的霾。

    我不是一个人!这个认知从来没这么强烈的出现在阿言的脑海里。眼前这个小小的人儿,那么静静的站着。阿言却觉得他明亮的有些刺眼,他伸手去触摸有点虚幻的小孩,然后,温的触感,他,抓到了他的光,而且决定死也不放手了。

    “要不是现在在街上,我一定立马要了你。”阿言在童年的耳边小声吐着气,满意的看着小孩一直从脖颈红到头顶。明明大胆的不得了却这么容易害羞,真是让人逗得上瘾啊。

    “切,你也只能说说。”童年小声反驳了一句。

    阿言也不生气:“你的意思是已经迫不及待了吗?”

    “你曲解我。”童年愤怒的指责,虽然心中有个se se的小声音在告诉他自己真的有点期待。

    阿言跟着童年往李家的大宅走去,李家的别墅选在一块环境极好的地带,面积极大,前面的湖与山丘都是他们家的花园。本来就人少,被警察封锁以后就更看不到几个人了。

    童年走在前面,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出什么事了,能告诉我吗?”

    阿言脸色凝重了些:“我……想起了一些事。”

    童年瞪圆了眼:“你恢复记忆了?”略一思索,试探的问道:“和李家有关?”

    阿言点点头,童年果然和自己想象的一样聪明。

    “不是全部,只是一部分。如果我没有意外的话,我的家人也是这么死的。”阿言咬着牙说出心里最痛的地方。

    “被人抽干了血。”童年脸色也不好看起来,似乎感受到了人心中的痛苦,赶紧伸出不算大的手掌握住阿言的手,想把自己的体温传递给他。

    “没事,我能承受的了的,我觉得我的失忆也不是偶然。”阿言回握住他的手,坚定的承诺,

    “不过我一定会弄清这一切,以告慰我历家人的在天之灵。”

    “嗯,我相信你,阿言很厉害的。”童年如小鸡啄米一样点头附和着。

    “呵,傻瓜,我现在什么都干不了,甚至没有养你的能力,你哪里觉得我厉害?”阿言摸着他柔软的头发,宠溺的说。

    “你怎么能这么说?”童年立刻不高兴了,像模像样的训斥他,“你长得帅,材好,听话,现在还会做家务,能照顾小动物,而且力气奇大无比,甚至能用米粒把鱼打晕,你能为了我克服恐高症……你说你厉害不厉害!”

    “虽说你现在失忆了,但是有一天你一定会恢复,等你报了仇一定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虽然我现在包养着你,可是我也是男人,并且是你的人,帮你分担是理所当然的事对不对。”

    阿言被说得哑口无言,他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在小孩眼里有这么多优点。张了张嘴想反驳,最后又闭上了嘴。这小孩,总是会讲一些莫名其妙的歪理,但是,让人觉得很舒心啊。

    “我现在帮了你,你可要记住我啊,别等到看见好的就把我扔了啊……”童年忍着心酸装作开玩笑的样子补充道,“诶诶,阿言,你捏我的肩膀干什么?”

    阿言仔细的看着童年的眼睛,童年紧张的吞着口水,他觉得自己好像被对面这个男人看穿了,看到了自己的前世。

    “谁,谁有好的就把你抛弃了?”阿言沉着脸问,“我要去杀了他!”这就是童年受伤的根源吗?

    童年半晌没有吭声。

    阿言也不他,虽然年龄上说不过去,但是阿言觉得童年一定经历了很多事,他等待他告诉自己的那一天。

    “你这个暴力狂!随便就想杀人!”童年小声指责他。

    “谁欺负你,我就让他不得好死。”阿言觉得体内的暴戾因子又开始不安分了。

    虽然很粗暴,但是童年觉得这话还蛮中听的,他戳了戳阿言的前,“等我想通了我会告诉你的。”

    阿言点了点头。

    “唉,对了,你刚才说历家,你想起你的名字了?”童年想起一件要紧的事。

    “嗯,我叫历景言。”

    “历景言啊……很好听呢,那我要不要改个称呼呢?小历,小景,景景……”

    历景言听得满头黑线:“还叫阿言吧。”

    这是你给我的名字啊……

    说话间,两人终于来到了李家主宅的门前。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