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占有滴欲望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阿言饱含意的声音像一只自由自在的鸟儿在童年脑海里盘绕着,却搅得他本来平静的脑海里一片波澜。

    “你,你不是直的吗?”童年愣了好半会儿,呆呆的咕哝出一句来。

    阿言把意说出来后整个人的脑袋就在高度紧张状态,千等万等竟等来这么一句让自己哭笑不得的话。

    “谁说我是直的!!啊,不是,你都把我弄糊涂了,这跟直的弯的都没有关系。”阿言仅仅攫住童年的肩膀,深深的看着他的眼睛,“童年,你记住,我喜欢的只是你而已。”

    童年脸上又发起来,觉得这句都快被用烂的话真是太顺耳了,听得他心房仿佛被棉花糖围了起来,有些甜丝丝的。

    突然间,无预兆的,上辈子的经历突然闯入了童年的脑海。

    自己的惨死,自己的鲜血,自己的不甘……

    童年脸色一变,猛地推开阿言,抱住自己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阿言瞳孔一暗,赶紧过去抱紧小孩的子,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个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孩子内心其实藏着很多事,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想到这里,阿言心里一阵心疼,又无端的生出些恨意来,为什么自己不早早来到这个人边,和他共同承担那些对现在的他来说无比陌生的过去。

    阿言等怀里的小孩镇定下来,才扳过他的脸来,“没事的,有我在,没事的。”

    有我在,这三个字像魔咒一样奇异的安抚了童年突然不稳定的绪,他抬起眼定定的看着焦急的看向自己的阿言,那幽深的眼睛里倒映的——全是自己。记得自己大概也是因为这三个字对阿言有点动心的吧。

    没错,他童年不是傻瓜,更不是胆小鬼,他承认他对阿言是动心了。

    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和一个无论长相格都让自己满意的男人相处了好几个月,一起照顾宠物,买菜做饭,养鬼工作,偶尔还聊聊天,斗斗嘴,这个没有华丽言辞的男人就这么走进了自己的心里。

    还敢再试一次吗?童年问自己。

    阿言抱着自己的子有些微微的发抖,童年皱眉想起,原来阿言是有恐高症的,摩天轮不知道什么时候升到了最高点,而童年刚才那么一激动子早就到了车里的最边缘,阿言现在的视线刚好能看到整个H市吧,这对常人来说是怎样的美景,对阿言来说就是怎样的折磨。

    童年闭上了眼,下定了决心,再试一次吧,一个人可以为你克服他最害怕的事,还奢求什么呢?

    想通了的童年突然觉得心里一阵轻松,他可不是什么矫的人,在阿言疑惑的眼神中站起来抓起那个人的手将他扯到车子的最中央,抬手捂住了他的眼睛,然后踮着脚尖,吻了上去。

    阿言一怔,接着狂喜像巨浪一般席卷了他,他几乎立马夺回了主动权,死死的扣住童年的头,用唇舌和他抵死缠绵起来。

    刚开始阿言还只是如个毛头小子一般用舌头在那甜美的嘴唇里面胡乱搅动,但是五分钟过后他就学会了根据童年的体的反应来判断哪里是他的敏感(处),然后针对的进行攻击。

    卧草,这该死的惊人的学习能力,童年一边享受着,一边分神的想着,自己上辈子和男友真枪实弹的做过不少次,当然不是什么纯洁滴白莲花,只是一看就是雏儿的阿言五分钟就掌握了舌吻的精髓把自己弄得快不行了,这要是更深入发展了自己怎么能受得了,话说自己这副新的体真的很稚嫩啊……

    呜哇哇,童年你这个小se狼,胡思乱想什么呢?童年暗暗的唾弃自己,不过当阿言开始用体无意识的蹭动他时,童年怒了,眼前这个不分场合发的才是大se狼吧。

    眼看地面越来越近了,童年赶紧推开了阿言。

    瞟了一眼他的裤裆,装作生气的样子说:“快点冷却下来。”

    阿言也似乎被自己不受控制的体吓住了,但立马就恢复过来,勾起嘴角:“你帮我冷却。”

    童年:囧,为什么学坏这么这么的快啊!好,让我给你冷却,你等着,上房揭瓦的都欠□,我养过猫训过狗还把一群鬼娃们伺候的嗷嗷叫,还治不了你了。

    下一秒,阿言就倒吸了一口冷气,捂住下面:“童年,你下手太狠了吧。”

    童年抱着胳膊斜眼看他:“哼,谁让你乱发!”

    两人囧囧有神的对视了片刻,接着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得童年都快滚到地上,阿言也弯了腰。

    “你说我们俩也够奇葩了吧。”

    “跟那疯女人比还差点呢,哼。”阿言似乎因为比不过尹菲欢露出了不满的表

    童年又被逗得笑了出来,好吧好吧,却是不能和剽悍的欢欢姐比啊。

    在摩天轮快停的时候,童年突然郑重的开口道:“阿言,不许背叛我。”

    阿言走过去,用鼻尖蹭着小孩光洁的额头,亲昵无比的抚着,良久才郑重的说:“不会的,永远不会。”

    “喂喂,快下来吧。”尹菲欢的声音在外面催促了。

    两人赶紧收拾好飘忽的心,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下了来。

    蒋一鸣碰碰菲欢的胳膊:有没有感觉气氛怪怪的。

    尹菲欢鄙视他一眼:才看出来啊,没看见小童年那嘴唇,红艳艳的呦,啧啧……

    童年看见两人揶揄的表,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阿言则一副理所当然用手臂揽住童年的肩膀。

    尹菲欢和蒋一鸣都赶紧做出恭喜恭喜的手势,让阿言心里很是受用。

    愉快的一天过去,两队人分了手,阿言从公交上下来后在童年耳边轻轻说了句话,立马让童年又气又羞。

    “今晚让我进你房间。”他这么说。

    “我们这样太快了吧。”童年试着和这个霸道无比的男人商量的说。

    “哪里快?”阿言疑惑的问,他恨不得现在就完全占有小孩,让他染满自己的气味,向全世界都宣布,童年,是自己的人。

    那正经的语气直接把童年堵了个死。

    “呃…………”其实,童年有个难以启齿的弱点,他很怕疼。上辈子sex的时候他多时候都是顺着男友的意愿,任他折腾,其实很多方式和姿势自己都难以得到快乐,他不知道自己新的体到底能承受多少。呜呜,童年,你啊,还是当一只鸵鸟吧。

    晚餐时的沙无极看到一整只龙虾时竟露出了惊奇的表,虽然只是一丝丝,但是童年发誓他看到了。

    “你终于看见那张卡了吗?”

    “什么卡?”童年奇怪的反问。

    “鞋柜里那个,你的工资卡。”

    “哦,没看到啊……啊啊??什么,boss,您能再说一遍吗,工资卡?我的??”

    沙无极无奈的点了点头。

    ……

    晚上,童年躺在上,翘着腿,攥着那张金光闪闪的卡,翻来覆去的一遍又一遍的看,心里的滋味真是……这就是一夜暴富的感觉吗?

    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童年看到阿言,突然想起他对自己说的话,顿时紧张起来。

    “那个那个……我觉得我的有点小。”

    “一点都不小。”阿言面无表的反驳,直接倾罩在了小孩的子,欣赏他无所适从的可样子。

    “张开嘴。”阿言命令道。

    童年可耻的发觉自己竟然兴奋了,颤颤巍巍的照做,阿言立刻把舌尖探进去尽着。

    “恩恩…………呜呜,阿言……”

    …………

    “啊啊啊啊————”(想歪的面壁啊,这可不是什么X入的声音)

    随着一声惨叫,阿言狠的看着那个飘在空中的小鬼,妈的,差点害他萎掉。

    “不许碰黏黏!”童小小叉着腰同样生气的瞪着他。

    童年表面很无奈其实内心松了一大口气:“好了好了,阿言你先回去吧,小小,下来。”

    童小小飞快地飘进童年的怀里,回头挑衅的看了阿言一眼。

    什么夏先生阮先生都是他么的浮云,真正的敌人是这个啊,阿言咬着牙。

    今天就暂且放过你,还是那句话,来方长,到时一定要把你一寸一寸吃进肚子里,阿言觉得有暴戾的因子在子里肆虐着。

    童年紧张的看着阿言走了出去,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哼哼,能躲一时就躲一时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