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欢欢滴出击

    阿言从时装店的试衣间走出来时,所有售货员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童年则默默的红了脸,真是……要亮瞎他了啊。

    本来欢欢姐挑上这衣服的时候,童年就使劲摇头,阿言更是皱起了眉,上是紫色的衬衫,袖口细细密密的金色花纹,襟前一溜白色的花边,好看是好看,可也太过……包了。下面就更奇怪了,鼓鼓的裤腿像个灯笼,让童年以为这是阿拉伯风的服饰呢。可在尹菲欢信誓旦旦的保证之下,童年和阿言还是被这个彪悍的女人说服了。

    这这……怎么形容呢,阿言本就是一副衣架子材,这衬衫小立肩的设计,更是把他肩形彰显的完美无比,衣服挂在那里看不出来,穿起来才知道腰那里是特意收拢的,完全衬出有力而完美的腰线,感的想让人流口水。前的花襟不仅不女气,配上阿言那线条冷峻的完美脸,反而显得无比贵气。下面的灯笼裤和包裹出两条修长的腿,独特的样式让他真个人看起来像一个异国的王子,充满了难以言说的风

    童年一边咽口水一边默默赞叹欢欢姐的眼光。

    “唉,完美是完美,要是再有一样东西就更好了。”尹菲欢眼睛冒着绿光感慨。

    “什么啊?”

    “白马啊!白马王子嘛!”可惜呀可惜,要不是看他是童年家小攻,自己真想下手啊。不过阿言帅,童年可,脱光了抱在一起肯定更加的赏心悦目啊,哦呵呵呵————

    童年看着露出奇怪表的欢欢姐,不由的……了。

    B大校园,尹菲欢亲亲的搀着阿言的手,在波光粼粼的湖边散着步,湖中心一块石头雕成的亲吻态双鱼和一段缠绵悱恻的故事让这里成为侣约会的圣地。

    今天尹菲欢也打扮的格外精致,浓密的头发一半挽起,另一半披散在她白皙的脖颈上,清丽脱俗的脸蛋配上果色的妆容,显得格外吸引人。蓝色的紧连衣裙配上白色的小外搭,恰到好处的显示出她材的所有优点。

    童年藏在湖对岸的树林里,不由得想起一句话:世界上没有丑女孩,只有懒女孩。欢欢姐平时邋邋遢遢,只让人觉的她样子生得很好,并不会在她上留太多关注。

    但是此时的她简直美得不可方物,绝对是万千宅男心中的女神形象,就比,就比自家阿言差了一点点啊!(偏心的小孩,无奈摊手)不过欢欢姐那么紧的拉着阿言的胳膊,看起来那么那么的……般配,童年撅着嘴,心里有一点点不爽,他发誓,只有一点点哦。

    “你确定你看上的那小子会看到我们?”阿言想把胳膊从这女人的魔爪下抽出,不过对方比他想象的有力气多了。

    “诶,别扯啊,你难道不想看看童年会不会为你吃醋啊?”尹菲欢一句话直戳红心。

    阿言立马老实了,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还是忍不住心存侥幸,那点小心思看得尹菲欢忍不住乐。

    “阿言同志,你要相信我们俩的魅力,我们这么郎才女貌,肯定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而且,那小子消息那么灵通,一会儿就能得到消息。”

    “……”

    “就算你不相信我俩的魅力,也要相信媒体的力量啊,我刚才已经看到好几个偷偷拍我俩的啦。那小子脑袋灵光的跟什么似的,上课根本不听讲,每次都拿书挡着偷偷上网,他八成会在校园的论坛上看到的啦。”

    “…………”

    “最最重要的是,那边那条路是从食堂回宿舍的必经之路,现在刚刚是下课时间,不出二十分钟他绝对会过来,嘿嘿,到时候要再装的亲密一些啊。”

    “……………………”

    女人果然是他娘的不可理解的生物,还是自家的小童年单纯可

    此时,食堂二楼的某处,一个男生突然举起手机上的照片给另一个:“哇塞,蒋一鸣,快看,我们学校什么时候有这种成色的女人了。”

    被叫了的男生很不耐烦的扫了一眼,然后就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兄弟,兄弟,怎么了,吃个米饭都能被呛到呀,你想啥呢?”

    蒋一鸣半天缓过劲儿来,愣了好久,才擦擦嘴,笑了一下:“我突然觉得自己三年心理学都白学了。”

    “啊?”

    “我本来看上了一只矜持的兔子,正准备设个圈逮它呢,结果发现这只兔子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就送上来了,还嫌弃我逮的太慢了。”

    “……,一鸣,要不咱去校医院看看吧,你可别小看臆想症啊,得治!诶诶,你等我说完啊,怎么饭也不吃完都跑了。”

    看着气喘吁吁跑来的男孩,尹菲欢顺势就靠在阿言上,装作一副软弱无骨的样子。

    “咦,蒋一鸣,这么巧啊。”尹菲欢眨眨眼说道。

    “这位是……”蒋一鸣扶了扶眼镜。

    “哦,这是我朋友,我带他参观一下B大。”菲欢装作撒的样子对阿言努了努嘴,惊得阿言一鸡皮疙瘩,

    “朋友?”蒋一鸣扬了扬眉毛。

    “那你以为是什么呢?”尹菲欢毫不犹豫的质问道。

    这么亲密,当然是男朋友啊!这是周围围观群众的心声。

    “欢欢,不要这样……”蒋一鸣的语气有点悲伤。

    “哦,我怎样了。而且,蒋同学,你是我什么人啊,就开始要求我啦。”菲欢在大家惊讶的眼神中抱住了阿言的腰,“你看我俩才这种关系他都不命令我的,是不,亲的?”

    阿言强忍住把这女人的手剥开的冲动,童年则在湖的那一边各种纠结,阿言的腰……看起来很好抱呀!

    蒋一鸣浑发着抖,终于,一把上去把这演戏演得格外开心的妖精拉进自己的怀里。

    “我们可以有更亲密的关系!!”然后,不由分说的,堵住了她的嘴巴,用他自己的嘴。

    噢噢噢————周围的人都发出起哄的怪叫,尹菲欢被吻的烈之时还不忘对阿言比了个yeah!

    阿言:……

    童年:…………

    周围人:………………

    长长的一吻结束后,阿言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手往兜里一插,找童年去了。疑疑??这就完了,预想中的大动干戈呢?头破血流呢?(喂喂,你们……)周围人觉得莫名失落。

    童年看阿言过来了,也赶紧向他跑去,阿言赶紧蹂躏了下童年的小脑袋,才觉得舒服了许多。

    “真好——”童年羡慕的说。

    “什么?”阿言不解。

    “我是说欢欢姐啦,想要什么就去追求,真好。”不像我,已经是个胆小鬼了。

    “嗯。”半晌,阿言轻轻的恩了一声,用手抬起童年的下巴。

    这是要??童年瞪大眼,不知道阿言想干什么。

    在阿言鼓足勇气终于决定贴近他的时候,童年指着他的后诧异的说:“那个男的来了,不会是来找你算账的吧。”

    阿言挫败的放下手,愤恨的扭过去,狠的表让蒋一鸣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抢了他老婆。

    “什么事?”阿言冷冷的说。

    “我只是来说声谢谢而已。”蒋一鸣也没被吓到,摆了摆手,跑出去找欢欢了。

    童年:……究竟是谁设计了谁呢,算了,反正他们眷属了就好,管他过程呢,囧!

    晚上,尹菲欢躺在自己的小公寓里啃着一个红红的苹果,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几分钟后,她的脸色变得格外严肃。

    “好的,小叔,谢谢你,……千万别让我的父亲找到我啊,我才不要当成他们交易的牺牲品嫁给那个恶魔呢,是的,我会小心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