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发酵滴感情

    码头上的活儿也干完了,阿言这几天算是比较清闲的,除了发财已经长大了,为了骨质的发育,需要有人每天带它出去溜溜,阿言几乎没什么别的事做。

    这期间他抽空去找丽姨聊了几次,也许是他和丽姨过世的好友太过相似,又或是才三个月大的小发财太讨人喜欢,总之丽姨一见阿言就笑得合不拢嘴,还把她带到家里亲自为他做好吃的。

    每次都收获安文怨念的眼光数枚,哦,对了,在丽姨家中,阿言十之□能看到安文,看来这小子终于攻下了丽姨心中那道关于年龄的坎儿,破例获得了进入家门的资格。阿言临走前给了蚊子一个男人都懂的鼓励眼神,便牵着发财离开了。

    看看时间,两点半,离童年下班的时间还有半个钟头,阿言突然有了个念头,去接童年吧,顺便仔细看看小孩平时工作的地方和他的人类朋友们。

    恰好,这个点正是阮籍每来“调戏”童年的时刻,于是阿言到的时候,就从咖啡厅的玻璃门看到这样一幅场景:童年像往常一样忙活着,这个点儿的人不多,都是零零散散来喝下午茶的,一个很有社会精英气质的男人面前放着杯咖啡,托着下巴,童年走到哪里他的目光就跟到哪里,时不时还把童年叫来为他续个杯。

    旁边那个女服务生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嘛,你干嘛光叫童年?

    不是阿言特意针对他,实在是目标的不良意图太过明显!阿言想着又不舒服了,前一向还觉得小孩儿是狐狸属的,现在,分明是只花蝴蝶嘛,到哪儿都招人惦记。

    那个夏先生还没摸清实力呢,这又不知是什么x先生冒头了,在不爽中,阿言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有点骄傲的,自己的人(?)就是好,哪里都好。阿言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小孩看好了。

    一不留神儿,手中拽着发财的绳儿竟被挣开了,小德牧看见自己的另一个主人,早就迫不及待啦,这不,立马就冲了上去,扒在咖啡馆的门上哼哧哼哧的吐着舌头,还卖萌的汪呜~一声,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发财!,咦,还有阿言你怎么来了?”童年惊喜的把手上的盘子一股脑儿的塞进正在装死的尹大小姐手里,开心的跑了出来。阿言则选择忽略小孩把自己的名字放在狗后面。

    “阿言?”阮籍手里的咖啡一抖,叫的真是亲密啊,危险啊危险。(这回您老真的错怪人家了,所有人都叫他阿言啊)

    童年刚一开门,发财就一下子跳了起来,童年子一低就接住了它,狠狠地揉着分量十足的小狗。发财也着童年的脖子。

    阿言走上前来,看着童年上穿着合的韩式红色小西服,勒住他优美的腰线,衬得白皙的脖颈晶莹如玉,尤其是没入脖子上那块自己送的翡翠弥勒真是无比顺眼,浑圆翘的股裹在白色的小西裤中,真是怎么看怎么……秀色可餐。

    “难得看你过来呢。”童年露出大大的笑容。

    “今天没什么事,就来接你,我们一会儿一起去买菜。”阿言心猿意马的回答着。

    咖啡厅里,尹菲欢斜视着快把杯子捏碎的阮籍,捂着嘴偷笑。两攻遇一受,不搞3P就头破血流,哈哈,自己最节!

    碰巧有汗水从童年的额际渗出,阿言皱了皱眉,便掏出兜里的纸巾,格外轻柔的给他擦了擦。

    “有我帮你呢,每天别太累了。”阿言认真的说道。

    童年怔住了,这句再平常不过的话像魔咒一般回在他耳边。有我帮你呢,别太累了有我帮你呢别太累了有我有我有我……

    在他还是张硕的时候,就一味的对待所有人好,讽刺的是却被自己后母怨恨,被最的人狠狠的扇在了脸上。

    他很迷茫,一个人就对他好本是天经地义,到他这里怎么会出错呢?他付出那么多说不求回报那简直扯淡,他要的并不多,只是运气太差,连那一点点都没有人给他罢了。他想到这世上千千万万的暗恋者,每天小心翼翼的,为着所的人默默的付出着,就像养池里的童老七,只要对方对她有一点小小的回应,她就会……被救赎了吧。这一世,他重新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依然习惯的对所有自己喜欢的人好,但是已经不去渴望了。

    夏清文也好,阮籍也好,都能承诺给他无尽的物质需求,可经历过上辈子那个有着显赫份的男友,他知道那都不是他想要的,这些人高高在上,杀伐果断,随便一张口就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他们很好,但是,都不适合他。他只希望有个普普通通的人能陪他一起买菜,做饭,在自己为对方铺饭的时候能得到对方的一句“谢谢,辛苦了。”

    这就够了。

    现在,阿言竟然说出了童年渴望已久的一句话,童年受到的冲击可想而知。阿言和自己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一下涌上心头,从最开始的防备,一起搭狗窝,养宠物之家的宠物们,到他成了自己的助手,他们一起养鬼,买菜,做饭……阿言,是自己想找的那个人吗?

    “童年,你没事吧。”阿言看着突然被奇怪绪包裹住的小孩,摇着他子担忧的问。

    童年一下子回过神儿来,暗道自己真是魔障了,胡思乱想什么。且不说阿言记忆失去,份未明,就连对方向自己都不清楚呢。

    “没事,我刚才想到小时候不开心的事了,让你担心了。阿言,你和发财在这里等一下啊,我马上就下班了。”童年又把绳子塞回阿言手里,慌慌张张跑进了店里。

    阮籍结账时装作不经意的问:“童年,那人是谁啊?”

    童年眨巴下眼:“嗯……嗯,他是我一起工作的助手。”想了半天这么回答道,总不能说他是帮自己养鬼的吧。

    童年还做什么工作呢,阮籍心里疑惑,自己竟然没有查出来过,而且这个叫阿言的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看来那群私家侦探真是吃干饭的啊,阮籍暗地想。

    阮籍走了出来,看了阿言一眼,阿言也不着痕迹的挑了挑嘴角,挑衅的回视着。电光火石之间,眼神已经过了几个回合。

    最终,阮籍沉默的走了,在没摸清对手的底细之前,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尹菲欢拍拍童年:“嘿,那是你的新欢。”

    童年哭下不得,欢欢姐又来了。

    “样子真不错,嗯……帮我个忙吧。”尹菲欢眼睛转了起来,阿言忽然就觉得脊背发冷。

    “那个腹黑眼镜仔(就是B大心理系的)想追姑我却不敢下手,所以我要刺激他一下。”

    童年:…………大小姐,您能不能矜持一点。

    在尹菲欢的威之下,童年终于头疼的答应他问问阿言的意见。

    两人牵着发财去农贸市场的路上,童年不好意思的说出了尹菲欢的请求。

    阿言想了想,突然邪邪一笑,靠近童年的脸:“帮忙没问题,不过记得你欠我一个人,以后答应我一件事就行了。”

    离得好近啊,近看……阿言长得真帅啊……童年觉得脸上有点,忙不迭地点点头。反正阿言也不会要求的太过分,童年理所当然的想。他可没想到,这是导致他之后腰酸背痛的罪魁祸首啊。

    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啊!

    …………

    阿言,你好卑鄙,明明是欢欢姐要你帮忙,为什么变成我欠你人啦!!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