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鬼节滴礼物

    “后来我才知道他姓夏,夏飞龙你知道吧,就是上一任的夏老爷子,不是一年前才去世嘛,他就是夏先生的父亲。”

    阿言的确是知道夏家的,想不知道也难,自从夏飞龙去世后,夏家三位太子爷的夺位之战就是媒体争相关注的焦点。半个月前,才终于争出了结果,夏三公子成功扳倒了自己的两个哥哥,成了夏氏新一届的掌门人。这夏氏也是个历史悠久的大家族,明面上做着涉及各个领域的正经生意,可实际上是黑白通吃的大蛇。

    这夏三公子也是个传奇人物,听说因为是私生子,所以被正室陷害,不到五岁时就被丢弃,没想到这狼崽子硬是凭借自己的本事一步一步的爬回来了。现在他的故事都快成传奇了。

    “不会他就被遗弃在这里了吧?”阿言猜测到。

    童年点了点头:“是呀,他小时候过得可惨了,上有好多旧伤。”

    什么,你连他上的旧伤都知道,你们到底有多熟啊?阿言心里顿时涌上一股自己都说不清的憋屈感。

    原来童年救人是习惯啊,自己并不是特别的,怪不得包扎自己那么熟练,原来早就在别人上练过手啊。

    阿言的想法越来越偏激,越想越暗,这时,童年要找的那家棺材铺也到了。

    “嘿嘿,我们要多挑点好东西!”童年扭过头来开心的对阿言说,却看到自己的助手的怨念都快实体化了,是自己的错觉吗?

    “阿,阿言,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刚才有点头疼。”阿言装作难受的样子将自己的负面绪盖了过去。

    怎么回事,阿言觉得自己一向都很能控制自己的绪,今天怎么就差点爆发了呢?还差一点吓到童年,对了,就是童年,这个小孩现在已经这么能牵动自己的思绪了。

    为什么呢?或许是睁眼第一眼看到童年产生的雏鸟节?对,就是这样,阿言自欺欺人的催眠自己。至于深层原因,阿言拒绝去想。

    “啊,这不会是失忆留下的后遗症吧,你看,失忆往往是脑部受到重击造成的,我害怕你有轻微脑震,要不我们明天去医院看看?”

    童年认认真真的分析。

    “好了,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我们赶紧买了回去吧。”阿言哭笑不得,小家伙的脑补能力怎么这么强呢?

    眼前的这家棺材铺看起来真是没有什么特色,,面积也不大,黑色的招牌下摆了几个挂了几串金纸银纸叠成的金元宝银元宝,往里一瞧黑洞洞的,竟有点森森的感觉。

    童年先一步跨了进去,招呼阿言进去。

    “殷老板,殷老板在吗?”童年在光线极暗的店里喊着,“我是童年,来买点东西。”

    “嘎嘎——嘎嘎——。”从左边的角落突然传来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一根蜡烛不知什么时候点亮了,露出一个长着大嘴巴的公仔浮在半空中,那怪声就是从他嘴里发出的。

    “嘎嘎——买什么拿你阳寿来换。”

    阿言:“……”他转过去无奈的看着童年,那眼神分明再说你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童年叹了口气,走到墙边摸索着,很快就摸到了开关,啪的一声,室内一下亮堂起来。

    阿言这才看清,是一个着黑色斗篷的人,蹲在地上,脸上挂着孩童恶作剧似的的笑容,奇怪的是,这幅幼稚的表出现在他苍白的脸上,倒是一点也不突兀。手里着个公仔,他的手指很灵活,那公仔在他的纵下活灵活现。

    “想要什么自己挑吧,自己挑吧。”嘴巴没动却能发出声音,显然是用了腹语术。

    阿言盯着殷老板,这时他的另一只手也上了一支公仔,出场了,这次是一个漂亮的但眼睛大的诡异的洋娃娃,看他自得其乐的表演着玩偶剧,阿言不得不承认,这个老板是个艺术天才,只看了这么几分钟自己都已经被他生动的表演感染了。

    童年走到被堆成乱糟糟的一团的货物那里,自顾自的开始翻拣起来,是不是挑出几件阿言从没见过的东西放在一边,于是阿言的眼光也被吸引了过来。

    “殷老板一直那样的,你习惯就好了。”童年吐吐舌头,解释道。

    “我觉得他很好,表演的不错。”阿言往后瞥了一眼,淡淡的说。

    “嘿嘿,嘿嘿,年轻人,有眼光。”殷老板的声音悠悠从后面传来,这回他没用腹语术,而是他本来的声音,异常柔和好听,你很难想象他那样的人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来,“童年,你带来的这个人也很好,东西今天你随便挑,不用付钱了。”

    童年:“…………阿言,你果然很受欢迎啊,殷老板以前可抠门啦。”小孩声音刻意压低了,掺杂了一丝羡慕,一丝哭笑不得,更多的是占了大便宜的欣喜,这样的童年突然就让阿言觉得心底痒痒的厉害。

    他又揉了揉童年毛茸茸的小脑袋:“快挑东西吧,哎,对了,这是什么啊?”阿言拿起一个小小的方盒,问道。

    “呵呵,这个啊,是【让你的心脏砰砰跳烟花】,鬼娃专用。”童年解释着。

    “鬼们还放烟花吗?”阿言觉得自己又张见识了。

    “那当然,不过普通人类是看不到的,而且形状和颜色也和我们的不一样,今晚所有养池里的鬼魂们都会在了望川聚会,一起开宴会放烟花什么的,反正今天殷老板放血,我一定挑最贵的,让boss的鬼魂们长长面子!”童年攥着拳头,气势汹汹的说。

    “那这烟花的名字……”

    “也是殷老板起的。”阿言突然觉得殷老板和童年真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啊!

    “难道除了沙无极还有很多养鬼的吗?”阿言思付道。

    童年点了点头:“是的,不过我们的boss可是最最厉害的鬼师哦,听说鬼王就镇在血池的最底下,只有boss能做到呢。”

    “鬼……王?”阿言喃喃道,突然感到头脑一阵晕眩,但是立刻就恢复了,童年还在专心的挑着其他的饰品,没有注意到阿言的异样。

    最后,童年提着两个大大的塑料袋,满载而归。除了几个十分精美的验货,还有纸叠的各种礼服,假面,各种颜色古怪味道也古怪的糖果,好大一串金元宝等等……

    阿言很纳闷:“这些纸衣服他们怎么穿呢?还有鬼魂们也能花钱吗?”

    童年笑了笑:“烧了就行了,不过衣服的效力只有今晚,元宝他们可以长久用的,具体在哪里交易我就不知道了。我听童老二说过,那里的东西又贵又不好,所以宁愿他们的亲人给他们烧些别的东西而不是纸钱,不过大家都不知道罢了。”

    童年摸着袋子里的东西:“殷老板的这些冥丧用品可以说是顶顶上乘了的,但是卖的特别贵,所以只有少数知的人买罢了。”

    阿言点点头,那些纸衣的精致华美让人很难想象是用最普通不过的彩纸制成,称殷老板一声艺术大师也当之无愧。

    “还需要买什么吗?”阿言问。

    “恩……,去给童老大他们买些猪血什么的,虽然他们不能去参加聚会,也得好好过个节嘛。对了,童小小的牛干是绝对不能忘的。”童年扳着指头想。

    阿言嘴角抽搐了一下,童小小那和自己势不两立的眼神出现在脑海,童年对那臭小鬼可真是好得不得了。

    “对了,那个女人不是让你去看那个……什么夏老板吗?”阿言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这话中些微的酸味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童年不在意的说:“今天已经很晚了,说不了几句就得走了,我还是很想念夏先生的,明天再去吧!”

    你想和他聊多久啊!你到底有多想念他啊!!阿言在心中愤怒的咆哮,他脑子飞快的转动,想着有什么理由可以让童年不去,最后懊恼的垂下头:想不到!

    晚上,美味的饭菜阿言却食之无味。

    倒是沙无极突然开口:“你的奖励在鞋柜里。”

    童年一头雾水的跑过去打开,里……里面竟然是一张……储蓄卡,童年手都开始颤抖:

    “boss……这是给我的奖励吗?”

    沙无极点了点头。

    童年就差没激动的上去抱大腿了,大半年了,你老终于想起给我发点钱了。

    看着童年财迷的小样,阿言突然心又好了点,看来自己还是得努力赚钱养自己的小雇主啊!

    饭后,就是到往生之门里给大家发礼物了,虽然童老大满嘴不在意,但是看到童老二出去参加聚会了还是有点难过的,不过童年也给他们留了几个漂亮的烟花,哼。

    忙碌的一天终于过去,阿言躺在上,好像有什么事没做?

    啊,对了,阿言跳了起来,给童年的那个翡翠弥勒,兴冲冲的走到童年门前,正准备敲门,阿言却突然下不了手了,心跳快的不可思议,脸上有点发,阿言不知道,自己现在紧张的活像个窦初开的傻小子。

    嘎吱——童年的门自己打开了。

    “啊,阿言你怎么在门口?”童年瞪大了那双特别好看的眼睛。

    “我……”阿言难得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刚好,我有事找你。”童年眯着眼睛笑着。“当当当当————,这是给你的礼物!鬼节快乐!”童年从手取出一个盒子,快看看喜欢不?

    阿言有点颤抖的接过礼物,撕开包装,竟然是自己准备买的那款手机!

    “我看到你放在收藏夹里了,于是便买了给你,可花了我给那个爷爷遛狗的所有工资呢,你要是不喜欢我可翻脸啊!”童年假装凶巴巴的威胁阿言。

    阿言良久没有说话,突然一把上去抱住了童年。

    “诶,阿言你别激动过头呀。”童年刚说着,一个冰凉的东西落在自己的脖颈上,阿言已经把弥勒系好了。

    “咦,阿言你也给我买礼物啦!”童年摸索着那光润无比的翡翠,开心的说。

    今天所有的郁闷一下子烟消云散,阿言觉得自己简直魔障了,童年就是纵自己感的魔术师,自己怎么也翻不出去。他确定,自己是喜欢上这个孩子了,怎么能这么讨人喜欢呢。

    这样招人惦记的孩子怎么能让给别人,明天自己也要去会会那夏先生!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