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少女滴春天

    第二天,童年顶着俩国宝代言的黑眼圈哈欠连天的到了休闲时刻,还把尹菲欢吓了一大跳 。

    她跳到童年的跟前,仔细打量了他良久,接着露出了暧昧不明的笑容:“童年,叫阮先生得手了吗?”

    所谓阮先生就是那个每天两点半准时来喝黑咖啡外加调戏童年的男人。童年哭笑不得:“欢欢姐,你又胡思乱想了,我只是昨天晚上想事没有睡好而已。”

    菲欢笑得更加漾了:“想事啊~~~”

    童年:……这漾的波浪线是想干嘛啊。

    菲欢挥起扫帚,欢快地唱起了自己编的歌曲:“少年的心啊总是啊总是,少年的心事你别猜啊你别猜~~~……”把垃圾划拉的哪里都是。

    童年满头黑线的抢过她手中的扫帚,开始认真清扫,顺便数落这个不靠谱的姐姐两句:“欢欢姐,你说你也是如花似玉,个儿高,条儿顺,要不是脑袋里总装些彪悍的念头,早都嫁出去了。”

    尹菲欢抬手就给了他一个烧栗,插着腰咧着腿,大大咧咧的说:“切,你小孩子懂什么?王二少上次竟然想拉着我看□,你说我都腐了十年了,竟然妄图用两个打架的妖精将我掰直,真是不可理喻!”

    童年看着这个马尾辫瓜子脸的大美女做着极不雅观的动作,嘴里说着堪称二货的话,无奈的转过去,决定还是不要跟她讲道理了。

    “买单!”旁边一个吃完蛋糕戴着眼镜的男孩擦了擦嘴,将尹小姐的眼光吸引了过去。哇塞,斯文俊美,一看就是腹黑属的,她那堪比放大镜的眼睛扫了一眼就得出结论——和温柔又能干的童年真是太配了。

    男孩站起来向外走去,尹菲欢像往常一样鞠躬欢送,一张写着数字的纸条被递到了眼前。

    童年直觉有好戏,顿时屏住呼吸瞪大眼。

    果然,下一秒,那男孩说:“我觉得你前男友请你看□是为了满足他的**而不是掰直你,有空来B大心理系玩吧。”接着,微笑着离开,留给尹菲欢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哈哈哈哈……”童年憋不住实在是憋不住了,连在门前吧台里制作卡布奇诺的老板也是捶顿足。

    尹菲欢满脸通红,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童年接过欢欢姐自编的歌曲唱了起来:“少女的心啊总是啊总是……”这样兴奋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阮先生光临。

    尹菲欢游魂似的走到童年的跟前,幽怨地说:“电话号码竟然不是给你,腹黑配□神马的最萌了。”

    童年差一点栽倒。

    “今天有什么好事么?”阮先生被店里洋溢的欢乐气氛吓了一跳。

    童年眨眨眼:“我们的店员今个儿嫁出去了。”本怀有灵眼的人眼睛就会比常人大些,而且幽深黑亮,童年又做出这么可的表,让阮先生心里猛地加速。

    他开口道:“你要不要到我那里去工作。”出口又后悔了,本来想循序渐进的,没想到脑子一就说出来了。

    童年愣了一下,接着挠了挠头;“先生真会开玩笑啊,我什么都不会,去了只会添乱,到时就是一只米虫啦!”童年曾听过店里喝茶的女孩们满含钦慕的说过这男人。

    阮籍,科利电子公司的老板,父母一年前出了车祸,他仅二十六岁就继承了这个有名的大公司,用其追求者的戏言形容,就是“有车有房,没爹没娘”,正儿八经的大金龟一枚。童年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阮籍对他存的是什么心思,可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辈子,他不想勉强自己。

    “我愿意把你当做米虫养一辈子。”阮籍在心中念着,但终究还是没说出口。

    罢了,童年还小,来方长。

    下班后,童年又拐到市场上忍痛买了半斤手撕牛干,梁记的!好吃的!然后慢悠悠往家里晃去。心里思索着该怎么讨好童小小这个闹别扭的鬼娃娃。

    这时,前面传来一阵动,打断了童年的思绪。

    “咦,哪儿来这么多狗啊?”路人甲纳闷道。

    狗?童年心里一咯噔,挤到前面去。果然,正是自己宠物之家里的那些孩子们。其中一只叫三毛的京巴狗看到了童年,立刻奔到他跟前,立马咬住他裤腿,往前拖着。

    其余几只也一步一回头,示意童年跟上。童年赶紧随着它们的方向加快脚步,留下一群不明所以的路人。

    应该是出什么事了,童年思量。

    七拐八拐,小动物们寻找的路对人类来说总是很奇怪的,最后竟然来到了宠物之家后面不远的一个小树林,几只狗围着一只卧倒在地的德国牧羊犬,腹下一滩血。

    童年的脸一下子严肃起来,立刻蹲下去检查起来。那狗似乎已经奄奄一息没有力气了,又或许是童年没有恶意,总之它没有攻击童年。

    童年翻过它的子,发现了肚子上开了好大一条口子,一只延续到后腿上,正汩汩地留出鲜血。高高隆起的肚子,还有形状已经变得明显的□都昭示着它怀孕了。谁对一只怀孕的母亲这样狠心,即使这是一只狗也不可原谅,童年眼里染上霾。

    他又活动了一下这只德牧的四肢,发现右后腿骨折严重,这对生育很不利,当务之急是先止血。

    童年小心地抱起这只受伤的狗狗,丝毫不在意血污染满了他前,往宠物之家赶去,那里有自己准备的绷带和酒精,还有一些常用药品。

    成年的德牧一百多斤,这重量对童年来说简直太吃力了,但是习惯于干活的他咬了咬牙,还是撑住了,摇摇晃晃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童年跑进原来是工厂门房的小屋里拿出绷带为母狗止血,并且喂了它几粒消炎药和钙片。

    忙活完后,又赶紧去买了几袋鲜和火腿,最后甚至把给小小的牛干扯了一半喂给它,他前的血迹还把店里的售货员吓了一大跳。

    等到一切都处理妥当,天色已经黑透。童年总觉得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到底是什么呢?

    啊啊啊啊啊,错过给自家boss做晚饭了,肿么办啊!!!

    童年快步往家里跑,拉开门就看到沙无极背对着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童年蹑手蹑脚的走进去。

    “回来了?”沙无极声音无一丝波澜。

    童年浑一僵:“bo……boss,我有点事回来晚了,我,我这就给您做饭去。”

    沙无极还是没有回头:“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

    啊?这回童年纳闷了,沙无极几乎不在外面吃饭的,除了自己还能有谁给他投食呢?

    不过这一天实在是太累了,童年也懒得多想,下了些面条匆匆吃了就回二楼了,好想念自己柔软的大和晒得蓬松的被子啊。

    一开门,童小小正坐在地板中央摆弄一块积木,看到童年的样子一愣,然后一个纵跳就往童年怀

    里钻,童年也张开手顺势接住了他。

    “黏黏,你怎么了,怎么了?”童小小摸着童年前的血迹,声音掺杂着紧张。

    童年心里一暖,刮了刮这鬼娃娃的小鼻子:“别担心,不是我的血。”

    接着把他举到眼前:“怎么,不生我的气了?”

    童小小撅了撅嘴巴:“有牛干,就不气黏黏了。”

    童年噗嗤一下笑出来,拿出袋子里的牛干,递给这小馋嘴猫。换下脏污的衣服,躺倒了自己上,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对吃的正欢的鬼娃娃说:“童小小,你明天跟我一起出去吧,坐在我的肩膀上不要捣乱哦。”

    接着美滋滋的进入梦乡:自己真是太聪明了,把童小小带着,能看到他的可不是就有灵眼了么。尼玛的真是一天比一天累,帮手要赶紧找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鬼娃不好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