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85 对战

    “蹭——!”拳表面互相碰撞的声音响起,演武场上两道影速度不分高下,短短几十秒之内,两人交手已经不下百次。罗列的呼吸有些急促,他嘀咕了这外族人的实力,看来他和自己分明不分伯仲!

    两人的影再一次分开,围观的吉尔族人们再度欢呼起来,罗娜却有些不耐烦了,“罗列!你到底在做什么!”

    罗列神沉的看着琥珀,看着这个现在还没有任何战斗反映的外族人,罗列的腔内的心脏砰砰乱跳,手掌忍不住握的更紧,深吸一口气,罗列眼中的红色更进一步加深,“小子,刚才只是而已。”

    琥珀微微扬唇,是么?刚才的还真的只能算是。手掌之上的拳泛着暗暗血光,的确是好东西,虽然战斗只有几十秒,但琥珀却已经感受到了拳所传达给自己的力量,就如心念相通一般。

    罗列看着琥珀手上的拳,心头又是一阵气血翻涌,那可是属于他的东西啊!“呼!”浓郁的蓝色火焰直冲而起,周围的吉尔家族人发狂的呼喊,罗娜更是竭斯底里的尖叫,“就是这样!罗列!上啊!打趴他!吸干他的血!”

    一双长牙自口中亮出,罗列发出一低吼,化为一道蓝风直冲而上,琥珀影跟着移动,手掌蕴含着强大力量直接轰出!

    罗列的影虚晃一下,直接化为无形!

    虚影!

    琥珀瞬间转,脑袋微微偏转,拳的劲风贴着脸颊而过!“擦!”一道伤口直接出现在琥珀脸色,殷红的血顺着伤口流下,啪嗒落在地上。

    周围的吉尔家族人全部欢呼起来,罗娜更是疯狂的吼叫,看到殷虹的血液吉尔家族不免都沸腾了,罗列带着一丝笑容眼中有着得意,琥珀擦了擦脸颊上的血液,罗列形再度化为一阵蓝风,冲上!

    琥珀出拳,“噗!”还是虚影!琥珀一个晃,罗列的手掌这次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琥珀的体已经迅速后退,罗列狠咬牙齿,这小子倒是速度够快!

    当然,上一次的被偷袭,只能有一次,也绝对只有一次!

    罗列的数次进攻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再多的虚影也是没用,琥珀的注意力根本不会被虚影分开,罗列只是在围绕着琥珀兜圈子而已!罗列恨的怒火中烧,这小子就好似一只旋转的陀螺,怎么样也没办法靠近分毫!

    “外族人!像一个战士一样战斗!”罗列猛然大吼一句,“别畏畏缩缩的像个胆小鬼一样!靠近不了你不代表你就有本事!”

    “哈哈!”琥珀的笑容突然扬起,形也定格在原地,罗列见琥珀突然没了动作,小心翼翼的拉开一定距离,周围沸腾的人群再一次安静,所有的眼睛都牢牢盯着这两个,琥珀转动了一下脖颈和双臂,“像个战士一样战斗,这的确是个好提议。”

    罗列皱眉,这小子到底想说什么?难道他刚才只是随便玩玩的?琥珀深吸一口气,琥珀色的眼睛闪闪发亮,若论神魔血脉的浓郁程度他可以一点都比不过自己的妹妹,但琥珀的体内并不代表没有!若论份,眼前的罗列恐怕连提鞋都不配,只不过这些是在以后才知道的事

    像战士一样的战斗,琥珀早就想这么做了!既然对方如此强烈的要求,他也不能让对方失望,既然要战,那就战个彻底,是战士,就别退缩!

    “刷!”紫色元气现

    罗列瞬间等待眼睛!尼玛!紫色的元气!这小子、这小子是半、半、半魔!

    吉尔家族的围观者们倒吸一口冷气!搞什么!这外族人的实力竟然已经到底了半魔境界!半魔境界对魔之领域,纵然罗列是魔之领域的巅峰也是个稳输啊!

    “尊主!”切尔斯见到琥珀元气的颜色也吓了一跳!当初在寒冰悬崖他只是远远观战,怜的元气颜色都没看清更何况是琥珀!

    吉尔族王也是吓了一跳,紫色!这小子竟然是半魔!

    罗列看的目瞪口呆,但战斗却不会因为他的吃惊而就此停止!双掌燃烧着熊熊紫色,拳似乎也发出了异动,琥珀的形直接化为紫光,如箭矢一般呼啸而来!

    罗列踉跄的退后几步,忽然间大脑空白,琥珀的实力境界让他太过惊讶,罗列已经清楚的明白他根本就没有赢的可能!

    紫色光芒瞬间到底面前,琥珀的重拳狠狠往前挥出,手掌上的拳血色暗光闪过,一排倒刺瞬间形成,刺入了罗列的体之中!

    “啊——!”罗娜捂着脸扯开嗓子叫了出来,吉尔族人们的脸色一变!糟了!

    “啊!”罗列狼狈的跌倒在地,前的一块血已经被直接翻出!衣服瞬间被血色浸染,罗列喘着粗气体在微微发抖!

    “轰!”没到众人反应过来,一道无形之力从某处降临,直接掀起琥珀的体狠狠甩飞!琥珀重重倒地,抬起头便看到吉尔族王沉的脸色,哼,这老家伙终于看不下去出手了。

    “父、父亲……!”罗列见到吉尔族王出现,呼吸更是一紧,吉尔族人们立刻恭敬的单膝跪地,丝毫不敢看吉尔族王那双眼睛,吉尔族王此刻盛怒非常,若不是他有着足够的理智,他早就将面前的这小子大卸八块!

    琥珀深深呼吸了几口,体的各处还有些疼痛,吉尔族王盛怒之下的力量自然不是他这个半魔能承受的,好在子还算强壮,这若是元素师、召唤师和祭司,早就被拍散架子了。

    “小子,你……!”吉尔族王还要说什么,陡然没了声音,因为一道影的到来,让吉尔族王都彻底变了脸色!

    怜因为这一次修习顺利的好心在见到吉尔族王出手打伤琥珀的时候,瞬间烟消云散!她见到演武场上那个皮肤苍白的青年同琥珀对战,就知道结果是什么,而自己的哥哥虽然不会致对方于死地,也不会让对方好过,也只不过是划开了一块血而已!但吉尔族王竟然厚着老脸对琥珀出手!

    怜的神色瞬间黑了,吉尔族王可是魔王,怜是真神境界等同于真魔境界,虽然实力不如,但她有能够让吉尔族王恐惧的存在!这老家伙不要脸的对后辈出手,也别怪她不讲面!

    “怜?!”琥珀见到怜有些惊讶,他原以为自己的妹妹修习不会结束的这么快,琥珀站起,怜迅速走到他边,黑眸狠狠的看向吉尔族王,吉尔族王也意识到自己出手的确不厚道,不也觉得有些害臊。

    “额……小丫头,罗列是尊主最重视的孩子,也是吉尔家族最有潜力的血脉传承者,刚才尊主也只是太过担心,并不是有意出手。”切尔斯手忙脚乱的跟过来,连忙开口解释,罗列受伤不轻一声不吭,但听到切尔斯如此急切的解释,不由得张大嘴巴,更别提其他的吉尔家族人,一个个都惊讶的瞪圆眼睛,有没有听错,他们到底有没有听错啊!切尔斯大人这是在解释吗?替族王解释?对一个小丫头?!

    “切尔斯,为什么要向她解释?那小子重伤了罗列,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罗娜忍无可忍的叫了出来,吉尔族王的眼角抽了几下,切尔斯有些头疼,“好了好了罗娜小姐,这件事你就不要再说话了。”

    罗娜怎么肯,但看到吉尔族王的余光不由得瑟缩一下立刻噤声,现场一片沉默,再没有哪一个族人敢出声,哪怕是大喘气!

    吉尔族王看着怜,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上古神魔的警告犹言在耳,如果当着这么多族人再一次发生那样的耻辱……吉尔族王有些后悔自己刚才冒失的动作,他实在没有想到这小丫头来的这么快。

    “我没事怜。”琥珀走过来,拍拍怜的肩膀,他太清楚自己的妹妹在想什么,琥珀看了看四周,这毕竟是在吉尔家族的地域之内,如果做的太多也对以后没好处,琥珀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况且刚才的那场对战,那个罗列已经被打的很惨了。

    怜看着琥珀嘴角的鲜血,吉尔族王出手也算幸运,并没有太大力量,如果他真的在盛怒之下对琥珀出狠招,怜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看着前被扯开一大块血的苍白青年,怜冷冷一笑,“比武么?真的很有趣,能够和吉尔家族的年轻人对战,是一种荣幸不是么?毕竟你们可是三大古老家族之一。”

    在场的吉尔家族成员们尤其是那些年轻人,听到这些话不有得有些蠢蠢动,但怜的表根本没有话语中的敬佩之意,反倒是充满了讥讽和嘲笑!三大古老家族之一,就是以大欺小,以多欺少!

    吉尔族王的太阳呼呼跳了几下,总觉得有不好的事要来临,他盯着怜,切尔斯干笑一声,“咳咳,多谢夸奖。”

    怜忽然手臂一抬,扬声高喝道!“和我来比试比试!如果你们赢了,我从你们家族拿走的东西,全部奉还,怎么样?”

    吉尔族王一愣!吉尔家族的年轻人们早就对这个外族人不满,罗娜当下喊了出来,“可以啊!当然可以!”

    怜扬起红唇,目光看向罗娜,“如果你们输了,我要你们的命!”

    ------题外话------

    咳咳,若雪不是学生,参加了鲁迅文学院为期两个月的文学深造,接近尾声,课程和研讨排的有些满,所以每天的更新不太稳定,27号结业,28号会恢复正常的更新,我会多多万更,如果明天可以的话!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废才狂小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