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 37 搞什么!

    


    在空间传送阵的帮助下进入到大型元气场,两人并没有惊动其他人,传送阵的光芒迅速消失,怜的拳头就狠狠挥了下来,甘迪尔哀嚎一声,有些委屈,“老师,为什么要打我!”

    “小子,你不该打吗!”怜说话的声音几乎咬牙切齿,“你是不是认为在空间管制松懈的地方都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空间传送阵而不被发现吗?!”

    甘迪尔无辜的看了看四周,事实证明他们的确没有被人发现,怜看着甘迪尔不以为然的表就知道这小子没有在这上面栽过,正确说这小子还没有遭遇过什么,怜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头疼,真的是太头疼了!

    甘迪尔可不管那么多,他深呼一口气,“果然是大型元气场,这里的元气十分充足,老师,我们赚大了!”

    怜的太阳狠狠跳了几下,“我把话说在前面,没有得到我的许之前你擅自使用传送阵,我不会教你任何东西,随便你怎么说我。”

    知道怜是真的生气,甘迪尔讨好似的开口,“知道了,我一定记住。”

    怜起自他的边走过,甘迪尔却忽然背着怜做了一个鬼脸,怜的体僵住,甘迪尔立刻走过来,“老师,这里根本没有人,我们可以放心的呆在这里,什么时候离开都可以!”

    “哗哗……”轻微的脚步声突然自很远的地方传来,怜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当下寻找周围隐蔽的地方,甘迪尔浑然不觉还要继续往前走,怜一把将他拽了回来,直接揽在侧用拖的将他拽到了一块巨大石头后面,甘迪尔刚要开口,怜的眼神扫来,不许说话!

    “哗哗……”脚步声越来越近,甘迪尔也明白过来点点头,两人透过石头的缝隙往外看,在一片氤氲的白雾之中一前一后两个影走了过来,走在前面的是一个面色清冷的少年,走在后面的则是面容俊美的青年,两个走到这里站定看了看四周,甘迪尔看着他们上穿着的长袍服饰,对着怜做了一个手势,怜立刻明白,这两个是领主的儿子。

    “这里的元气储量最好,就在这里吧。”青年开口,少年点头表示认可,两人随即席地而坐,闭上双眼进入到修习模式,甘迪尔马上表示他们也干脆这样算了,怜看了看不远处没有动静的两个,很长时间都不会再有动静,随后也点点头,这里的元气储备大的惊人,室之内的修炼场所虽然也不小,但那里面的元气储备已经不足怜的需要,怜正发愁在失去母虫王之后怎么样突破现在的瓶颈,这里的确是个好选择。

    怜和甘迪尔也坐了下来,如此多的元气滋养不用真是浪费,两位领主的儿子估计做梦也想不到,在自家的元气场之内会有两个不速之客潜伏,和他们一起沉浸在安静的修习之中。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很快度过了好几天,怜的体感受非常好,周围的整体环境都带给她心愉悦的感受,怜可以确定如果长时间待在这里,她很有可能会再一次领悟到神谕,如果这一次神谕成功,她的实力绝对会有突飞猛进的增长。

    怜睁开眼刚要看看甘迪尔的况,却发现这小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停止了修习,一个人趴在石头缝隙那不知道在看什么,怜迅速走过去,“小子,你不趁现在好好修习,在这儿做什么?”

    “老师,你快来看,我一直都不敢打扰你,还好你醒了。”甘迪尔将怜拽过来,怜发觉甘迪尔似乎没有玩笑意思,也透过石头缝隙看过去,少年一直坐在那里专心修习,然不经意间一缕缕绿色气体自青年手中飘出,缓缓的渗透到少年周围的空气之内,接着便融入到他的体之中,怜不皱眉,甘迪尔低声开口,“那是毒,那个哥哥想要害死自己的弟弟。”

    怜收回目光,发现甘迪尔有些失落,“甘迪尔,我们不应该插手这件事,不管领主的儿子们如何斗法,这都和你我无关。”

    “他会死的,他的哥哥下毒一定不是第一次,再这么下去,他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也是他自己的原因,他太过相信别人,也正是因为这样才给了其他人机会,如果他警觉一点,现在只要睁开眼便能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你要做什么!”怜猛然拉住甘迪尔,甘迪尔刚才就要冲出去,怜将他死死按在地上,“小子,你疯了!”

    “我没疯!我就是不忍心看着他被害死,被自己的亲哥哥害死!”这一句话似乎正中怜的死,怜一下子愣住了,手掌也彻底失去了力气,甘迪尔自地上马上爬起来,“老师,我不会连累你,发生任何事你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逃走,根本不用管我,我真的没办法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去送死,没有办法!”甘迪尔说完就要再次冲出去,再一次被怜狠狠拽了回来,甘迪尔惊讶的看着脸,“老师,我……!”

    “闭嘴小子!”怜低声开口,站起走到石头裂缝面前,那绿色的气体源源不绝,释放的很为巧妙,不浓不淡,一点点、一点点进入到少年体内,直至被完全吸收,这个哥哥残害弟弟应该不是一天两天,这少年的子恐怕早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

    “他只需要看到真相。”怜低声开口,忽然伸开手掌,朝着少年旁的虚空某处狠狠一捏!空间之力发生了及其细微的变动,在不惊动青年的况下猛然将少年惊醒!

    “喝!”少年猛然睁开双眼,警觉的立刻看着四周,怜看他已经醒来缓缓收回手掌,目光深沉,“如果他够聪明的话……”

    少年很明确的知道,他是被外力弄醒的!外来的存在就表示这里除了他们还有其他家伙!少年猛然回头刚要叫醒自己的哥哥,却在看到一缕淡淡绿色气体的时候陡然没了声音。少年的瞳孔狠狠缩了好几下,这气体……是什么?

    淡绿色的气体一直不停的自青年的手中释放而出,接着环绕在自己周围,似乎想要钻入自己的体,少年仔细一看,不免神一沉,再次转头看着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青年,目光一直在不停闪烁。

    “他发现了没有?”看着他没有任何动作,甘迪尔不有些焦急,怜却是比较满意,这少年有点智商,都亲眼看到还能保持如此冷静,不是一般的个

    “行了甘迪尔,他的事你就不用心了。”怜将甘迪尔推到一旁,眼神的余光再一次扫到少年上,怎么样拜托这场危机,就要靠你自己了。

    少年愣愣的看了好一会儿,仿佛确定了什么,神突然发生了变化,似乎在这个瞬间顿悟了什么,目光显得极为老练深沉,或许是无法接受自己的亲哥哥会害自己这一事实,少年始终不发一语,就这么静静看着,终于,他有了动作,手臂狠狠朝前挥去,却没有打到青年上,周围气流的变化让青年很快醒来,少年此刻已经背过坐下,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将心中所有的绪全部压了下去,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青年在醒来的第一瞬间警惕的旋转手腕,手掌里面的东西很快消失不见,看着少年似乎没有转醒的迹象,青年轻轻的站了起来,确认少年仍然闭着眼睛,这才脚步轻缓的走了出去。在青年转离开的瞬间,少年再度睁眼,听着他的脚步越来越远,少年这才站起,双眼扫过周围,突然一声怒喝,“出来!”

    甘迪尔吓了一跳,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怜则是原地不动,少年等了半天不见有人回应他,不有些恼火,再度大声吼了出来,“我知道你躲在这里,我可不会认为刚才的那一下是风浪造成的!如果你自己愿意走出来,我也不会追究你什么,但如果你还在暗处不肯出来,我就让父亲将这里翻过来!”

    怜猛然睁开眼睛,甘迪尔有些尴尬,“老师,我……”他们的修习计划似乎马上要报废掉,甘迪尔不知道该说什么,怜站起黑眸冷冷的扫了过来,甘迪尔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老师,我这是看不下去……”

    “我也看不下去。”怜淡淡开口,甘迪尔语气上扬,“我就知道老师你不能见死不……”

    “别误会,我看不下去的是你。”怜突然伸手,将甘迪尔直接给推了出去!甘迪尔猛然间被怜推出,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少年却在第一时间见到了他,眯起眼睛,“是你吗!”少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和自己差不多年纪,怎么可能悄无声息的潜入进来,而且刚才那一下……他绝对做不到!

    少年盯着甘迪尔,甘迪尔极为尴尬的站在那里,最后举起自己的手臂挥了挥,“嗨……”

    怜顿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心,这小子是假傻还是真聪明?少年听到这句话立刻皱眉,甘迪尔再次开口,“别误会,我不是……我只是……”

    “他只是没办法组织好语言。”怜走了出来,瞪了甘迪尔一眼,甘迪尔不好意思的笑笑,少年的眼神立刻转移到怜的上,心中也没有了任何疑问,不知为何就知道是她,这个金发黑眸的家伙。

    少年挑眉,“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私闯进来。”

    甘迪尔要开口怜按了一下他的肩膀,“我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会立刻出去,如果你坚持要让外面的家伙进来,我也无所谓。”怜看着少年,少年没有再开口,怜一手抓住甘迪尔,甘迪尔当下问道,“要走了么?”

    怜嗯了一声,甘迪尔表现的非常遗憾可惜,但也不敢说什么只能乖乖的跟在怜的后,少年见他们要离开,狠狠咬了下嘴唇,“……等一下!”

    怜微微回头,“领主的小公子有什么吩咐?”

    “你知道我是谁!”少年惊讶,怜松手将甘迪尔丢在地上,“这不难猜,好么?”

    少年的目光闪烁了几下,“你们可以留下,就当……是你们的回报,不过时限只有十天!十天之后你们必须离开这里。”少年说完转离开,也没有惊动外面的任何人,甘迪尔眨眨眼睛,“老师,他真是个不错的家伙。”

    “啪!”一个爆栗在甘迪尔的脑袋上开花,甘迪尔眼泪汪汪的抬头,“为什么又要打我?”

    怜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模样,嘴角缓缓上扬,“没有理由小子,你只有十天时间,还不快抓紧时间提升自己!”怜一脚将甘迪尔踹了回去,甘迪尔有些埋怨,嘴里一直在嘟囔着什么,但也明白自己不能再浪费下去,专心开始自己的提升过程,怜看着他稚嫩的脸蛋还有刚才那副委屈的表,一抹邪笑挂在嘴边,这小子还是好玩的。

    接下来的十天之内,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他们,那两个公子也没再出现过,怜很压抑那位小公子竟然真的能做到谁也不说,毕竟这是个什么地方。只不过十天之后,那两个竟然再一次同时出现在了这里,甘迪尔还在专心修习,怜顺手将他周围的空间封锁,隔绝了外界所有声音。

    透过石头的缝隙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对兄弟一前一后的又来到这里,少年走在前面,青年走在后面,“知道你勤奋,也不用这么频繁,这里最好的元气已经被我们吸收,要修习的话应该再等上几天时间。”青年勾起一抹笑,笑的很好看很温暖,如果不是那次亲眼所见,怜也会认为这是一个十分合格的哥哥,对自己的弟弟如此关心。

    少年转过,脸上没有了任何笑容,青年看到有些愣住,“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少年还是沉默,青年走上前却被少年制止,少年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专注的看着他,然后低声开口,“为什么。”

    青年再一次愣住,只不过这次笑的有些僵硬,“你在问什么为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

    少年猛然扬起声音,双眼狠狠的看向这个一直最疼自己的哥哥,似乎用尽一切力量在嘶吼着,声音在颤抖,体也在颤抖!“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青年站在那里,被这声嘶吼震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想要开口,但见到少年那双眼睛里的东西似乎明白了什么,青年沉默,随即低声开口,“你是怎么知道的?”

    少年的瞳孔一缩,手掌狠狠握紧,“我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要对我这样,你不是我的哥哥吗?”

    “哥哥?哼!”青年再次抬起眼神,刚才的哥哥不见了,虚伪的面具被慢慢撕下,也将什么东西彻底埋葬在心灵深处,“我是你的哥哥,但我永远屈居在你之下!父亲最疼的是你,什么好东西第一个想到的永远是你!而我,只是一个被冷落的长子,只能讨好你博得父亲的欢心,为长子的我无论做什么只能跟在你的后面,哥哥?你什么时候真的拿我当你的哥哥!甚至连领主的位置,父亲心中想着的也一直是你!”

    少年站在那里,淡淡开口道,“我根本不想做领主……”

    “不想?我亲的弟弟,你在骗谁?领主的位子谁不想要!你就是我一切的阻碍,你可真是愚蠢,真的以为我是对你好么?别傻了!我巴不得你马上自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青年说的有些激动,似乎是想将自己压抑的心全部倾泻而出,心里的压抑、丑恶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我一直都将你当做哥哥……”少年站在那里,犹如一面轻轻一推就能坍塌的墙壁,没有一点力气,青年哈哈狂笑,“好啊!你真当我是哥哥,就去死吧!彻底的自这个世界上消失,好不好?”

    少年的拳头再度狠狠握紧,青年如一条毒蛇,终于吐出了他隐藏太久的毒信子,“我不想让自己成为落魄的长子,我要成为领主,我也应该成为领主!所以,我亲的弟弟,我一定要铲除掉你,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我都不能让你挡在我的面前!”

    少年抬起头,眼中对他的最后一点眷恋缓缓消失,多么虚伪、多么丑恶的家伙!“你休想!”

    青年听到这句话再次狂笑,猛然出手,少年的体被狠狠击倒在地,青年满意的勾起嘴角,“从前,我永远赶不上你的修习速度,现在,你也有如此惨败的时候,哈哈,你的体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休想?现在的你除了等死还能做什么呢?”青年噙着笑容离开,一声声狂笑始终回,少年躺在地上,呼吸急促喘息,一双眼空洞的看着上面,一双黑眸出现在他的视野,怜看着少年的神,心脏狠狠一疼,“小公子,想要复仇么?”

    少年空洞的眼神转到怜的上,事先慢慢聚焦,最后重新凝聚,看着他漂亮的瞳孔微微转动的无神模样,怜再一次开口,“想复仇么?”

    “呵呵……复仇?”少年淡淡开口,手猛然按向自己的口,“复仇,我拿什么去复仇,这样的体……要怎么去复仇!他说的没错,我只有等死的命了……”

    怜狠狠皱眉,刚才的那一幕让她不由得想起自己和姐姐杜拉。卡特,那个时候她怀着的是怎样刻骨铭心的仇恨,才让自己能够走出吞云镇,走到北大陆,再次走到自己的姐姐面前,她也曾那样问过,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怜黑眸清冷,自己的姐姐是用一生来自己,但他的哥哥并不是,他的哥哥是真的想杀了他!真这份亲已经被玷污,如同他现在的这双眼睛,再也不相信一切!怜手腕一转,一瓶药剂出现,少年一愣不自的坐起子,双眼看着怜,怜将药瓶递给他,“喝下去,你的子离废掉还差得远。”

    少年接过药剂瓶,半信半疑的看着怜,怜低声一笑,“这是治愈药剂,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丢掉,当我刚才的话没有说过。”

    少年沉默了十几秒,突然将药剂一饮而下,一股十分舒服的暖流在他体里面游走,刚才被打的伤势很快就恢复如常,少年忍不住睁开双眼,“这瓶药剂……!”

    怜再次拿出三瓶药剂,这可是加里奥制造的治愈药剂,效果自然惊人,少年伸手就要去拿怜却缩回手,看了一眼仍然在石头后面修习的甘迪尔,怜低声开口,“让我们继续留在这里,这些药剂你可以拿去,足够你将自己的体恢复如初。”

    “就这几瓶药剂真的可以让我恢复如初?”少年挑眉,怜呵呵一笑,“当然,你以为这药剂的水平是什么?你哥哥那点毒也不足畏惧,这是我的交换条件。”

    少年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站起,“好,成交,只不过你们不能被其他人发现,如果被发现……我可不会管你们。”

    “可以。”怜将药剂丢过去,“你要知道,答应的事一定要做到,我们不可能一直呆在这里,或许很快,或许是一段时间就会离开,但如果你毁约,我会让你的体这一次真正废掉。”

    少年愣住,看了怜好一会儿,扬起嘴角笑了,“你威胁我?”

    怜也扬起一抹笑容,“没错,是威胁。”

    少年不知为何心越来越好,笑了出来,“好,你这威胁我收下了,等我成为领主的那一天……我会还给你的。”

    怜黑眸深沉,少年拿着药剂瓶转离开,也许他的世界再也回不到从前的单纯,从这一刻起,他也要面临血腥、黑暗,他也会背叛,他也会踩着别人的尸骨一步一步的往前迈进,成长,有的时候真的很残酷。

    接下来的十几天时间,每一天少年都会来到元气场内,还是在原来的地方,似乎是为了让自己更快的恢复到从前水准,少年很努力,治愈药剂让他的体复原很快,怜在一旁观察少年的形势,不得不说,他的那位哥哥的确说的不错,少年的修习天赋很好,在体被重创之后,虽然有治愈药剂,但不可能在短短十几天之内就让他恢复,然而他自己硬生生的让自己的体恢复到从前状态,修习一旦回归正轨,那么一切就顺风顺水了。

    那位哥哥做梦也不会想到,在自己眼里已经被定义为废物的弟弟,再一次咸鱼翻,并且更甚从前在飞速前行。怜看着少年一天天飞也似的进步,在佩服的同时也有些担心,他的哥哥也不是傻子,根本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少年的确能够隐忍,但完全没到火候。

    怜看了看安心修习的甘迪尔,这小子一旦进入到完全的修习状态也很不错,他的实力底子很好,基本上没有什么亏空,这在以后的修习之中是种福气,每一步都会走的很踏实。

    “啪,啪。”脚步声再一次响起,怜睁开眼睛望了过去,青年的影很快出现,但看到少年的时候先是惊讶,随后哈哈一声狂笑打破了这一方宁静,“怎么,你竟然还没有放弃?”

    少年缓缓睁开双眼,“我为什么要放弃?”

    青年的眼神似毒蛇,“啧啧,你要知道我下毒不是一天两天,你的子早就从里到外被毁的差不多了,现在还想着要修习,你的速度已经远远赶不上我了!”

    少年没有开口,听到早已经知道的事实还是有些难过,青年绕着少年走了一圈,“真是想不到,到了这样地步你竟然还不放弃!我的决定是对的,你早晚会是我的绊脚石,你早晚要和我一起争夺领主之位!”

    少年站了起来,“我从来都没有想着要和你争夺领主之位,我一直以为你会是领主,但我发现,是我太天真了。”

    青年愣住,随后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你的体……!这怎么可能!你的体明明已经被毁到那种程度,为什么、为什么还会复原!这不可能!”

    少年冷笑,“不可思议是么?我不想做的事现在也必须要做了,哥哥,我最后一次叫你哥哥,是你把我上这条路。”少年手掌摊开,一团元气的火焰出现,怜看了不扬起笑容,蓝色,这小子已经是神之领域了……怪不得他的哥哥这么惧怕他,这不是现成的天才?

    “神之领域!你什么时候突破到神之领域了!”青年怪叫一声,大为吃惊,有些无法接受的样子,少年冷冷看着他,“有什么好吃惊?若不是你,我会更早到达这个境界。”

    青年的目光闪烁了好几下,突然跪倒在地,“弟弟,我似乎是错了……”青年喃喃自语,语气极为痛苦,“你以为我不痛苦吗?我对你下手……我也在纠结我也痛苦!你是我的亲弟弟,我们是血脉相连的兄弟啊!”

    少年将脸转过去,没有说话,青年继续开口道,“你还记得吗,小的时候我们在一起,是多么的快乐,你还记得我背着你偷偷出去玩,你做错了事都是我来替你扛着,你或许忘记了……但是我一直都记得!”青年抬起头,一脸苦痛,“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我是长子,但什么都落不到我头上,我的份太尴尬,尴尬到在族中根本就没有任何地位,你根本就不明白我的痛苦!”

    少年将脸转过来,冷硬的深有些软化,青年继续说道,“如果你和我不是这样的份,我会是一心一意疼你的哥哥!但没有办法,谁让我和你生在这个族群之中,弟弟,我真的不想对你动手,我真的不想!”

    少年的喉头动了几下,青年走近一步,“我不想伤害你,是真的不想!我完全可以杀了你,但我并没有这么做,我只是不想让你超过我,你说过你不想争夺领主之位,我知道!我为你的哥哥又怎么不知道!但父亲不是这么想的,你一旦等上了领主之位,那么我就是多余的!”

    少年的双眼闪烁,青年一个大步走过去将少年狠狠抱在怀里,少年的体僵住,青年将他抱的很紧,“弟弟,原谅我……”青年喃喃自语,少年在沉默了好一段时间,缓缓伸开手臂也将他抱住,怜看到这一幕,只是冷笑一声,这小子果然还是太嫩了。

    在少年的双手将青年抱住的瞬间,青年的双眼闪过一抹杀意,一只手忽然旋转,一柄锋利的刀刃出现,便要刺穿少年的体!怜看到这里不瞪大眼睛,她原以为那哥哥只是猫哭耗子假慈悲,但没想到他是真的要杀了他的亲弟弟!

    瞬间,出手!

    “嗡!”空气猛然震,一道元素自石头裂缝之后出现,直接将青年手中的利刃击在地上,青年的手腕被击打的狠狠发疼,狼狈的退后好几步,“是谁在那里!”

    少年也是一惊,当看到掉落在地的利刃之后瞬间明白了什么,心中最后一点温彻底熄灭!少年出手,一道气流击打在青年口,青年被甩在地上狼狈不已!

    怜自石头之后走出,青年见到瞳孔一缩,“你是谁!是怎么进来的,来人……!”少年甩手又是一个攻击,青年一声闷哼,根本就没有反手之力!

    “弟弟,你听我解释……”青年还想说什么,但少年已经完全不想理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和背叛足以让他对所谓的兄弟之彻底心寒!他的亲哥哥要杀自己,而他怎么会愚蠢到再次相信这条歹毒的蛇!

    “唔!”又是一道攻击,青年再一次闷哼,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少年冷着脸开口,“她是我的暗卫,是父亲特意为我安排的。”

    “什、什么!”青年瞪大眼睛有着太多的不甘心,少年冷漠的眼神扫过去,“别再让我听到你那恶心的称呼,远景!”

    青年倒在地上,狼狈的爬了起来,什么东西已经自这对兄弟上完全断裂,儿时纯真的感已经被消耗殆尽,青年恶狠狠的开口道,“我果然应该在你没防备的时候杀掉你!如果不是父亲对你一直那么关心,让我找不到机会,你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少年明知道真相是怎样,但还是心再次疼了一下,少年笑了,“很好,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我也坦白告诉你,我要争夺领主之位,远景,不论你我谁当上领主,都不会让对方好过!”

    青年狠狠咬牙,“好!我们走着瞧!”青年狼狈的转离开,少年静静的站在那里,许久都不曾开口说话,半响,少年低声开口,“刚才谢谢你了,救了我的愚蠢。”

    怜看着他,“没什么,被亲迷惑……并不愚蠢。”

    少年苦涩一笑,“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和他为敌,也不会想到我和他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视对方为仇敌。”

    怜扯扯嘴角,“毕竟你们还有段美好的记忆,不过回忆就是回忆,都是会改变的。”

    “你说的没错,一切都是会改变的,是我太天真。”少年转过,伸出手,“我是远航,远宁领主的小儿子,再次感谢你,你已经两次救我了。”

    怜也伸出手,“怜。贝拉,不客气。”

    远航点点头,“以后我就叫你怜,刚才我说你是父亲安排的暗卫,还希望你不要介意这样的份。”

    “当然不会,我应该佩服你的机智。”怜开口,“你能信守承诺让我们在这里呆这么多天,我已经很感激,你放心,我们会尽快离开,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困扰。”

    远航的嘴唇动了动,“请等一下,可不可以请你们多停留一段时间,如果你们现在离开,远景一定会对你们暗中动手,他这个人手段很多,在这个领域之内的人手也很多,你们会有危险。”

    怜想了想,她自己倒是没问题,关键是这个小尾巴,没多少实力空间传送阵也完全是半吊子,如果远景真的较劲儿要对他们动手,也是个麻烦,况且……怜看了看这个元气场,她自己也是有点私心的,在这个元气场之内她的修习速度加快不少,这也是目前她提升实力最快的途径。

    “在你们停留的子里,可以随意使用这里,我保证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们。”远航开口,“只要父亲同意,你可以以我暗卫的份名正言顺的进入。”

    怜点点头,远航笑笑,怜疑惑的开口道,“你都不问我们的份?”

    远航扬起嘴角,“我的哥哥都能背叛我,还有什么是我不能接受的?呵,和我一起出去吧,你的同伴在这里会很安全,远宁一段时间之内也不会回来。他一定会将你的事告诉父亲,我要在他之前让父亲知道。”

    “可以。”怜点头,同少年一同走出来大型元气场,刚一出去守卫们明显愣住了,“这、这……!”怎么多出一个!

    “父亲在哪儿?”远航直接开口,守卫也不敢多问什么,这可是领主大人最宠的小公子,跟在他边的自然也是不能过问的,“领主大人正在休息。”

    “远景呢?出来了没有?”

    守卫们又是一愣,什么时候小公子对大公子直呼其名了?不都是一直叫哥哥的?“额,大公子就在刚刚不久之前出来,只不过……好像受伤了。”

    远航什么都没说的带着怜往前走,守卫们心里直犯嘀咕,这到底是怎么了?大公子受伤,小公子对待大公子的态度跟换了个人似的!

    “他们似乎不习惯你这样的绪转变。”怜低声开口,远航无所谓的表态,“总是要适应的,总要有一个开始改变,他不愿意的话,那么我就开始。”

    怜看着少年瞬间成长的脸颊,不再开口说什么,一路往里面走去,这里已经不再是普通异族可以进入的地方,越往里面越是如此,除了守卫再无其他异族可以随意走动,远航一路之上都受到格外尊敬,看的出来领主真的很重视他。

    “小公子。”守候在门口的中年男人见到远航恭敬的弯腰,远航点点头轻手轻脚的推门进去,怜则是等候在门外,承受着众多目光的洗礼,也许这个小公子一向独来独往,所以这些异族才会这么惊讶的样子。

    很快,一道影也赶了过来,是换了一衣服的远景,他上的伤势已经简单处理过,但依旧能够闻到血腥味道,门口的人有些惊讶,“大公子?!”

    “父亲在里面吗?”远景看到怜愣住,也没问什么,开门的异族点头,“领主大人在休息,大公子还是等一下再来吧。”

    怜挑眉总算明白了,小公子可以直接推门而入,大公子只能等候再来,这差别不是一般的大,远景愣住,看着怜他早就明白远航在里面,得到这样的回答也只能一脸黑的应了一声转离开。怜看着他愤愤难平的背影,不难理解他为何如此痛恨远航,只不过……他错估了自己弟弟的心意。

    “外面的,进来。”一道声音低沉宏亮,怜听到声音之后推门而进,室内的光线不强,一位比较健硕的男人坐在那里,脸上带着慈祥笑容,紧接着发现怜走入,在瞬间转为严肃。

    远航走到怜旁,突然将怜的手轻轻握住,怜愣住下意识的想要挣脱,远航一个用力,“父亲,这就是我喜欢的女,请父亲答。”

    怜睁大眼睛,看着少年的侧脸,这和当初说的……一点都不一样吧!

    ------题外话------

    月末了,咳咳,囧~万更奉献给大家,不要嫌弃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废才狂小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