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184 交出来

    “老大,最近你是不是发横财了?怎么出手这么阔绰?”一个破旧的小酒馆之内,几个奇装异服的男人围坐在一起,翘着二郎腿,大口大口的灌着啤酒,甚至都不在乎喝的一半都洒落到地上,上的衣服穿着俗气,动作也粗暴的狠。【本书由】

    “你们几个眼睛倒是不瞎啊。”被围坐在中间的是一个小个子,上的衣服将材包裹的严严实实,凌乱的头发用一条发呆束在脑后,声音也没有其他男人那样粗狂,反倒像一个细声细气的娘们。但是周围五大三粗的几个男人都表现了自己的恭敬。

    “这是当然啊,老大可是一向都不大方……”

    “你找死啊!”中间的小个子猛然出手,狠狠打了一下说话的男人脑顶,男人连忙摇头,“没有,我那都是胡说的!老大怎么可能小气的,老大一直都很大方!”

    “哼,知道就好。”小个子一脚猛然踏上了凳子,手指搓了搓下巴,“最近的确是发了一笔横财,我弄到一个四级的空间容器!”

    “什么!老大,四级!四级的空间容器!”其他几个明显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四级空间容器,这东西他们也只是听说过,根本就没有见过啊!“老大,快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啊!这样的好东西,真想开开眼界啊!”

    “看什么看,早就卖了!我一开始也没以为那东西有多贵重,只不过到了拍卖行,却意外有一个好价钱,有了这笔钱,我们以后也能有好子过,也多少不用看教廷的脸色行事了!”

    “不过老大,如果这个东西被教廷的人知道是你卖掉,又没和他们报备,我们会不会摊上麻烦啊?”

    “你他妈当拍卖行都是吃干饭的!谁还想着追查是谁卖掉的,再说了,教廷如果看到也会内部收购,也根本不会知道是我卖的!”

    “是是是是……”另外几个连忙点头哈腰,小个子在中间笑了几下,“有了这笔钱,我能让更多的兄弟过上好生活,就算把你们都塞进裁决所里也不是问题!”

    “裁决所也就那样吧,进去之后反而受到太多束缚,还不如现在的好。”

    “就是啊,我们帮教廷做点见不得人的事,也能得到不小的报酬,还不用听那些人趾高气昂的说话,多自在!”

    “哈哈哈,也可以!那我们就……!”

    “老大!老大!”一个人猛然推开小酒馆的门,连滚带爬的冲到了小个子面前,小个子低声一喝,“给老子站起来!你连滚带爬个什么劲儿!”

    “老大!不好了,有人找上门来了!”

    “是谁?”小个子低吼一声,滚进来的人上气不接下气的开口道,“不、不知道!是一个女的,说她要见老大你!”

    “一个女人而已,也敢要求见我!让她滚!”

    “砰!”酒馆的门再一次被人踹开,直接崩飞!“哐!”十几个椅子就此断裂,几张桌子被崩飞在一旁,小个子惊讶的抬起头,其他的几个男人也愣住了,一道影自外面走来,金色的头发犹如阳光,让酒馆内昏黄的灯光全部消失!

    “是哪一个,敢在这里撒野!”

    金发女人走了进来,缓缓抬起头,黑眸将小酒馆里的所有人扫了一遍,视线直接锁定在唯一的小个子上,小个子被怜的目光看的有些发毛,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他娘的,该不会碰上硬手了?

    “你就是安德烈?”

    小个子的体莫名一个颤抖,他娘的,这女人的眼神真是让人不舒服到了极点!小个子默默往后退了几步,周围的手下一个个开腔,“你是什么人!知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

    小个子看了看周围的几个,双脚一个抹油,急速的逃向酒馆后门想要开溜!“嗖!”一阵风袭来,酒馆的后门直接被凭空挤压变形,挂在了门框之内,小个子见到这一幕,不由得一冷汗直接冒出!

    “你还想从哪里逃?”怜将手掌收回,平淡的开口,小个子吞了一口口水,体僵硬的转过来,“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们好像没打过交道。”

    怜手腕一转,一枚戒指出现,小个子猛然瞪大眼睛,怜目光冰冷,“这枚空间容器,你应该不眼生吧。”

    他妈的!难道说正主追来了?!小个子眼睛滴溜乱转,怎么办,现在应该撇清所有的关系还是坦诚一切?还没有等小个子想好对策,其他的几个手下已经率先开口,“空间容器?难道那就是四级的那个?!”

    小个子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妈的,真是一群白痴!怜听到这句话,眼神更为冷酷,小个子只觉得一阵阵发冷,怜上前一步,“说!这个空间容器你是怎么得到的!”

    “我、我捡到的!”小个子连忙开口,怜冷冷一笑,手指直接探向前方,凭空一抓!

    “啊!”小个子的体直接被提了起来!怜黑眸冷凝,手指弯曲,隔空将小个子提了起来!周围的人都瞪大眼睛,小个子也预感不妙,体不断挣扎,“喂!放我下来!”

    怜的手指狠狠收紧,小个子只觉得呼吸一顿!他的脖子被勒住了!“唔!唔唔!”小个子面色发红,明显呼吸不畅,怜的手指微微一松,小个子赶忙大口呼吸,狼狈至极。

    “我没有闲工夫听你的假话,你可以说试试,是我的耐心长还是你的命长。”

    小个子的子又是一抖,他妈的,这女人是个疯子!“我说!我说!这空间容器我也只是从别人手里拿过来,我只是负责帮他卖掉,我赚点钱而已!”

    “这空间容器里面的东西呢!”

    “我不知道!拿到手的时候,这里面就是空的!”小个子刚说完,只觉得脖子再度被勒紧,“咳咳,我、我说的都是真的!是真的!”

    怜皱眉,手指再度松开,“你从谁手中拿过来的!”

    “咳咳,咳咳!”小个子狠狠呼吸了几口之后,看了看怜没敢开口,怜冷冷一笑,小个子直觉她要再度动手,“等一下!我说!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我是从巴斯队长手里拿到的这东西,巴斯队长就是第一区裁决所的负责人!”

    巴斯……怜默念这个名字,小个子再度开口,“他通常都会在特定的时间去一个地方消遣,我这就告诉你具体的地方!”小个子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怜听完这些之后,转离开,一道冷风自空的大门外吹进来,周围的几个手下体都是一个颤抖,“老大,你什么都告诉她,巴斯队长那边我们会不会被……”

    “老子管那么多!他妈的,为了那个东西,老子的命差点就折在这里了!以后再也不能为教廷的那些人做事,老子还嫌自己的命不够长呢!让巴斯自己去面对这个可怕的疯子吧!”

    教都的礼拜堂,每一周都会进行一次祷告,而在平时这里将不对外开放。偌大的礼拜堂之内,装饰富丽堂皇,多彩的绘画布满整个教廷的棚顶,环绕四周,教皇的象征画像被挂在正中间。一点点声音在这个空旷的教堂之内,都会得到无限的放大,没到星期三,礼拜堂的祷告间,总会出现莫名的声响。

    “巴斯,你慢一点……”一个女人弱的声音响起,另一个男人有些心急的想要脱去对方上的衣服,动作难免有些粗鲁,刚刚脱掉外,就直接探了手掌进去,触摸到皮肤之上,女人立刻发出声音,似乎很享受。

    “我慢一点?好啊,我只是怕你等不及……”男人喘着粗气,急急的退去自己的衣服,双眼有些发红的看着女人,就像一头野兽恨不得一口吞了她。

    女人咯咯一笑,主动将自己的体迎上去,与男人亲密的贴合在一起,感受着男人上传来的火温度,女人喘着声音说道,“虽然每一周都会这样,但我觉得……还是不够啊。”

    “哈哈哈,没想到安丽斯你,竟然是如此的一个祭司……如果上帝知道你的本,又该怎么样?”

    “我的本,只有你知道。”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呼吸越发炽,激在一瞬间就要迸发,然女人在这个时候却一愣,“巴斯,等一下!我好像听到了脚步的声音……”

    “别害怕,甜心,这个时间这里除了你我,不会有任何人。”男人的动作根本不肯停下来,女人的却因为越发清晰的脚步声完全退却,“不!我听到了脚步声,有人在外面!”

    男人早就被*冲昏了头脑,不顾一切的开始自己的动作,然而就在这时,冰冷的触感直接落到脖颈,巴斯低声一笑,“小妖精,你又在和我玩什么把戏,嗯?”

    “巴斯,不、不是……你后面……!”女人瞪大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后面,巴斯意识到了什么,刚想要回头,一道声音淡淡落下,“别回头,不想你脑袋搬家的话。”

    巴斯的神瞬间沉,当下将裤子提起穿好,安丽斯祭司也立刻用衣服遮住自己的体,聪明的她并没有放声尖叫,就算尖叫也不会有人在这里。她捂着嘴巴默默退到一旁,眼神惊恐。

    巴斯背对着跪在地上,这动作让他很是尴尬和羞恼,“你是谁!”

    怜微微眯起双眼,手中的巨剑缓缓加重力量,一道血痕直接自巴斯的脖颈处流了下来,安丽斯祭司忍不住呜呜了几声,巴斯看着自脖子上落下的红色,开口道,“你想要什么!”

    一枚戒指出现在巴斯眼前,巴斯的瞳孔狠狠一缩,这是……!

    “这里面的东西,一个不少,都交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废才狂小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