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104 自寻死路

    对于亲人来说,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儿,没有什么错误是不能被原谅,没有什么伤痛是不能被平复,在这个世界上,和我们血脉相连的亲人都是固定、有数的,可以被称之为亲人的人,并不是谁都可以。{首发}

    在这个世界,不能背叛,不能被背叛的,也只有自己的亲人。

    对于怜来说更是如此,在经历过深深的仇恨之后,她才明白亲的可贵,才明白什么才是亲人,自己的姐姐便是最好的示范,是她让自己绝望,也同样教会了自己,亲的另一种不同含义。怜和蔷薇之间没有隔阂,姐妹俩都是如此在乎对方,如此不舍得伤害对方,在蔷薇被琥珀拥入怀中哭泣的时候,怜走上前,也将蔷薇抱住。兄妹三人互相相拥,内心都有着各自感慨,十多年前,他们在那个吞云镇互相扶持、互相保护,十多年之后,他们拥有的仍然是彼此,不曾改变。

    “好了,别哭了。”琥珀心疼的抹去蔷薇脸上的泪水,蔷薇哽咽的点头,将怜的手死死握紧,怜暖暖一笑,将蔷薇的小手也握的很紧,琥珀捋顺了下蔷薇的头发,将碎发勾在她的耳后,“蔷薇,教廷并不是你唯一的选择,对于你来说,回报教廷的也足够了。你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不能失去的东西,也有不能失去的人,我们对你是不能失去的,你对于我和怜同样如此。你让我们如何眼睁睁再看着你受苦,再看着你经历危险?”

    蔷薇点点头,她明白他们的苦心,她从前或许只考虑到了自己的感受,如果换做是她,也不会让自己的妹妹继续呆在教廷,只因为不忍她再受伤。琥珀叹口气,看着蔷薇已经残废的双腿,眼神不由得转冷,“如果你现在还是完好无损的,我和怜或许不会说什么,但现在……你已经付出了代价,我们不会再让你付出更多,谁都不可以!”

    “暨大人将你除名,并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也是担心你。”怜看着蔷薇,“暨大人很关心你,他亲口告诉我,你是他引以为傲的学生。你在教廷预备军中受到的委屈,暨大人现在也已经知道,他很心疼你。”

    “什么!”琥珀很是惊讶,他没有想到蔷薇遭受的不仅仅是这些,教廷预备军?这群小崽子也敢欺负他的妹妹!

    “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他们顶多也只是讽刺我几句而已。”蔷薇连忙开口,怜的那番解释让她有些释怀,引以为傲的学生……老师还是承认她的。想到这里,蔷薇心里的难受好了很多。

    琥珀没有开口,只不过表沉的可以,怜看着琥珀的神知道自己不能再说太多,现在的琥珀和从前已经不一样了。蔷薇将自己的眼泪擦干净,“我明白了,这一次除名我接受,只是……”蔷薇抬起头,“我或许还会为教廷做点什么,比如帮助别人,比如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事。”

    “可以,在你很安全的时候,你做什么都可以。”琥珀开口,怜也点头,“你是祭司,救死扶伤的事你当然可以去做,我和琥珀不会拦着你,只是……量力而为。”

    蔷薇破涕而笑,原来怜和琥珀并不是她所想的那样,他们会理解自己也会支持自己,原来都是她想的太狭隘了。看到蔷薇笑了,怜和琥珀也是露出笑容,琥珀摸了摸蔷薇的头发,“接下来,你必须和我们在一起,或者至少是我们其中的一个。”

    蔷薇的眼中露出惊喜,“你是说,我们三个要在一起吗?在以后的时间里!”

    “是的,我想会是很长的一段时间。”琥珀温柔的笑着,蔷薇惊喜的看着怜,“怜,这是真的吗!你、我还有琥珀,我们三个会在一起!”

    怜点点头,这样的相聚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唾手可得,但对于他们三兄妹来说,这次团聚跨越了十年之久。蔷薇开心不已,眼圈不由得又开始泛红,“我以为,我以为还要很久我们才能再在一起,还要很久……”蔷薇并不是一根筋的傻姑娘,在教廷受到的那些伤害她并没有忘记,她善良却不博,在一次次面对黑暗教廷的死亡战斗中,她也曾暗自祈祷过,这样的子什么时候可以到头,在那个时候,她根本不敢奢望会有如今的相聚,在那个时候,她以为还会一次次的面对这样的战斗,一次次的看着别人死在自己眼前。

    “傻妹妹。”琥珀说了一句,心头狠狠颤了一下,他这个做哥哥的太不及格了,两个妹妹所经历的事他一件都没有参与,她们面对困难、面对绝境的时候,他这个做哥哥的一无所知。想到这里,琥珀手腕一转,“这里有两块联石,你们两个收下。”

    怜和蔷薇都有些惊讶,联石这种东西可比空间容器还要珍贵,琥珀竟然一下子拿出两个,“就算以后我们还会分离,也不能失去联络,我要知道你们的况,我要知道你们都平安。”琥珀将联石交给两个妹妹,“我这个做哥哥的没有尽到保护你们的责任,这是我的失职。”

    “别这么说琥珀,我和蔷薇……都很好。”怜呵呵一笑,琥珀却摇头,“你们不说,不代表我真的不知道,你们经历过什么我没有问,但我明白你们不容易。”琥珀心疼的看着两个妹妹,“以后,不管我们在何处,我们三个都会在一起。”

    “嗯!”蔷薇点头,将联石小心的收好,怜也将联石收好,“我们要一直呆在这里吗?家族的变化好大,我已经完全认不出了。”蔷薇看向怜,“怜,这里真的是我们的家吗?”

    怜没有开口,只是叹息一声,“是我们的家吧,贝拉一族的血脉只有我们几个,我们在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家不是么。”

    琥珀微微皱眉,“夏海的确将贝拉一族发展的很棒,但总是没有归属感。”

    怜笑笑,“我明白,这里就是贝拉一族的基地所在,以后我们再回到这里,可以过一种完全清闲的生活。”

    蔷薇嘴唇动动,“其实……我还是很喜欢吞云镇……”

    琥珀拍了怕蔷薇的头顶,蔷薇看向怜,“怜,我不是说这里不好,我只是……”

    怜点头,“我说过明白的,以后我们会再回到吞云镇,这里……就交给夏海吧,我们也不需要这些。”

    琥珀表示赞同,“回到吞云镇,那个不大的房子最好,到时候我会开辟出一块土地,蔷薇可以种种花,培养一下草药。”

    “好好!到时候我要用种好多的草药!我们可以拿草药卖钱!”

    怜和琥珀笑了,那个时候他们根本不会缺钱。蔷薇嘿嘿一笑,似乎小脑子里开始幻想预想的生活,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族长有消息吗!找到了吗!”

    提到自己的父亲,怜和琥珀的神下沉,怜摇头,“没有,西大陆没有父亲的踪迹,北大陆这边也没有,我在想要不要再回去南大陆看看。”

    琥珀沉默了一会儿,“二叔也有可能回到南大陆,以我们如今的实力,往返大陆也不需要太长时间,可以回去看看,怜,如果南大陆也没有呢?”

    怜沉默,蔷薇担忧,“族长还会去哪儿?”

    怜深吸一口气,“如果环大陆之上没有,我就往海里寻!内海没有,就去外海!我一定不会放弃,在找到父亲之前,我一定不会放弃!”

    “内海……外海……”琥珀喃喃低语,内海凶险安分,外海更是如此!

    “不算去哪里都好,只要找到族长就可以!”蔷薇开口,琥珀眼神沉下,内海如此没有,就要去外海,对于外海……“如果要去外海,你们两个都不要去,我去。”

    “这怎么可以!”怜当下否决,琥珀摇头,“内海已经凶险无比,外海比内海更甚数倍!怜,上一次内海之行,那个异族的话还记得吗?我们见过的内海异族恐怕只是内海异族的千分之一!我们所见识过的内海况,恐怕也只是冰山一角!内海都是如此,更何况是至今人类都不敢踏足的外海!”

    “琥珀,不管多凶险,哪怕是赴死,我也要找到父亲!”怜坚定的看着琥珀,“你担心我,我都明白,但这并不能改变我的决定,更不能选择让你一个人独去!”

    “不管做什么,我们都要在一起!”蔷薇低喊了一声,“你们不能丢下我!”

    怜和琥珀看向蔷薇,他们都有共同的打算,如果真的要冒险,他们不会让蔷薇一起,然而蔷薇早已经看穿了两人的心思,“我们是亲人,你们若是要将我丢下,我就自己去找你们!”

    “蔷薇,不要胡闹!”琥珀呵斥了一句,蔷薇的眼圈瞬间泛红,“是不是因为我是残废,会拖累你们,所以你们才……”

    “不是这样的!”怜连忙开口,“不是这样的,如果况真的凶险万分,我们怕保护不到你,与其这样不如……”

    “我不要!我不要被丢下!我要和你们在一起,不论生死!”蔷薇紧紧抓住怜的手,“说好了不分开的,不分开!”

    怜猛然涌出一股心酸,琥珀就此沉默,“琥珀,到那个时候再说吧,蔷薇的个你知道,如果我们不带着她,这丫头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如果真的出现状况,我们也会保护好她的。”实在不行,就第一时间将蔷薇收入室之中,这也是完全的办法。

    琥珀无奈,最后也只能点头答应,“好,反正我们要先回去南大路,指不定能够在南大路找到二叔,也就不用去了。”

    三兄妹达成一致,在北大陆帝都之内停留几,等待司令完全康复,怜打算让司令同隐月母子在一起,接下来的行程她要和这条巨龙说道别了。接下来的这几天,怜面对了空前没有过的拜访,帝都之内的大小家族甚至是教廷来人,一开始怜还能应付一下,到最后怜实在不想出现,这样的应酬她的确做不来,索都推给夏海,直接进入了室之内,她想要亲自看看司令的伤势如何了。

    室之内,巨龙正在同一个人类进行着拉锯战,“小子,你够了!你已经不知道给我吞下多少药剂了!”

    “你懂什么,伤势没有康复之前就不能停。”加里奥强硬的想要掰开巨龙的嘴巴,司令的鼻孔里喷出一口气,“小子!我会一口咬断你的手臂!”

    “那你就咬。”加里奥一点都不怕,司令瞪大眼睛,“小子,我不是开玩笑的!”

    “人类,你对这条龙多少应该客气一点。”小黄鸡站在司令的脑袋上,优哉悠哉的开口,加里奥微微皱眉,“我已经很客气了,每次只有一瓶。”

    司令将眼睛瞪的更大!这个人类小子……!

    “司令,看来你的伤势恢复不错。”怜的声音让这场拉锯战瞬间停止,巨龙转过脑袋,加里奥趁机将药剂灌了进去,司令一愣,“小子,你……!”

    “哼,这么生龙活虎,这是最后一瓶,多了也不给你。”加里奥说完,对着怜笑笑,“你来了,这条龙的伤势基本上已经完全康复,再等个几天,他就没有问题了。”

    “辛苦你了加里奥。”

    加里奥笑笑,“没什么,我也有所收获。”加里奥回到屋子之内整理自己的东西,司令愤怒的瞪着加里奥,这小子果然拿他当试验品!他肯定,已经被灌下不下于几十种药剂了!

    “怜!”小黄鸡拍打着翅膀迅速的飞了过来,直接落到怜的头上,怜呵呵一笑,“小黄,这里一切都好吧。”

    “当然一切都好,只是无聊了点。”小黄鸡拍打了一下翅膀,“什么时候我能出去活动一下?”

    怜笑笑,“有机会就让你出去,你的份毕竟很特殊。”

    “这条龙都能出去,我自然也能,况且我可以保持现在的形象。”小黄鸡拍打了下翅膀,司令翻了一个白眼,怜呵呵一笑,“小黄,我和司令有些话想要单独说,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没兴趣知道这条龙的秘密。”小黄鸡拍打着小翅膀离开,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司令看着怜,“玲珑她……怎么样。”

    “隐月和他的母亲都很安全,现如今我们已经回到了北大陆的帝都之内,隐月的母亲现在仍然对外界没有反应,我想也只有你能让她康复起来。”

    司令的龙眸里闪过一抹担心,“司令,帝都之内或许不能出现一条巨龙,这一次出去可以化成人类形态吗?”

    司令点点头,“我知道,我会保持人类形态。”

    “好,再等几天,你的伤势完全康复我就会让你出去。”

    司令看着怜,“怜,你难道不好奇吗?”

    怜勾起笑容,“我该好奇什么?这是你们的私事,也关乎着龙族的秘密,这些都是我不应该知道的。”

    司令的眼中闪过一抹感激,“那个小子……”

    怜的眼神一暗,“不管他以后的决定如何,司令,我想……”

    “你放心,他是玲珑的孩子,不管怎么说,我都会看护好他。”司令开口,怜点点头,“嗯,我知道,希望你的妹妹玲珑能够好起来,希望你们一切顺利。”

    巨龙的目光深沉,似乎明白了怜的意思,巨龙的龙首缓缓靠近怜的脸颊,最后轻轻的靠上,这样温的道别让怜心头一颤,伸出手臂将巨龙的龙首抱住,“这是最好的道别,我还没这样拥抱过一条龙。”

    司令闷声一笑,缓缓闭上龙眸,“怜,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龙骑士。”

    怜呵呵一笑,“至今都无法拉好缰绳的龙骑。”

    司令呵呵一笑,“你和我,可不需要缰绳。”

    怜扬起笑容,抚摸了一下巨龙脑袋上的鳞片,“司令,谢谢你一路守护我,谢谢你。”

    司令没有开口,龙翼缓缓自背后展开,龙首离开怜的怀抱高高扬起,巨大的龙也自地上站起,“要不要再来一次?”

    怜咧嘴笑开,“龙骑士的必修课?”

    司令呵呵一笑,“没错,龙骑士的必修课,和一条龙共同翱翔。”

    纵跃起,怜直接来到司令的背上,这或许是她最后一次登上一条巨龙的脊背。司令的翅膀完全展开,狠狠一个煽动,巨大的龙便自地面升起,腾空而上,室之内的广大区域可以任由巨龙翱翔,司令的双翼狠狠震动,一阵强风起,巨龙腾飞!

    怜感受着阵阵风声自旁掠过,室之内的迷雾仍未散尽,她丝毫不在意那迷雾之下的风景,现如今怜完全沉浸在这一时刻,和一条巨龙共同徜徉的时刻,巨龙在高空翱翔,小黄鸡仰着脑袋看,“哼,搞的这么酸的气氛,真是……”

    不需要缰绳,不需要任何指令,司令顺应着怜的心意而动,怜开心的笑着,愉悦的体验着,司令聆听着脊背之上金发少女的璀璨笑声,她的笑声如阳光一样,似乎能洒进他的心底。司令忍不住低声开口,“你真的是很棒的龙骑士,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名字,怜。贝拉。”

    怜沉默许久,手轻轻的抚摸脊背上凸起的龙骨,“我也一样,诺兹林将军。”

    司令一怔,神很为复杂,仰头猛然爆发一阵悠长遥远的龙吟,这是怜第一次听到司令发出的龙吟,这龙吟如洪流,也如晨钟,悠远绵长,一下下不断回在她心中,永不能散去。

    “准备好了没有?”城堡般的宅邸之内,格林一族的几个年轻人凑在一起,自从上一次被怜羞辱之后,几个年轻人心中怒火未消,一直在筹谋怎样让怜得到教训,只不过他们始终没有机会再见到怜,怜并不经常出现。

    “准备好了,我已经找到一个黄金级别的,只要给他想要的东西,那家伙什么都肯做!”

    “哼,这就好,黄金级别……不让她接受点教训怎么可以!她如此羞辱我们,这样的羞辱我们要加倍还回来!”

    “没错!让她受教训,也让我们出口气!”

    “只是那个怜。贝拉出现的机会并不多,我们要怎么抓得到她人啊。”

    “这还不简单,听说怜。贝拉的妹妹也在这里,是叫蔷薇的,我们把她捉住,不信她不露面,到时候她妹妹在我们手里,我们也要将这份羞辱狠狠还回去!”

    “好,就这么办!”

    夜深人静,蔷薇这几天的心都不错,只要一想到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兄妹三人都会在一起,蔷薇就开心的不行。一扫前几天的忧郁,蔷薇的开心也让镜放松下来,这几天镜推着蔷薇在城堡内转了转,两人差点迷路,蔷薇只是感叹这所宅邸的巨大,犹如迷宫一样。

    蔷薇此刻躺在上,看着外面皎洁的月光露出甜甜的笑容,缓缓闭上双眼准备入睡,一道黑影的突然窜入让她猛然睁开双眼,一只大手紧接着卡住她的脖颈,蔷薇没有出声,一双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被影覆盖住脸庞的男人,一股难闻的酒臭味道自他口中传来,让蔷薇不悦的皱眉。

    “小姑娘,你若是出声,我可不敢保证你还能继续活下去。”男人微微眯起双眼,一抹绿色元气隐隐出现,蔷薇瞪大眼睛,他是黄金级别!是力量型还是法术型?如果是召唤师或者元素师,她或许可以拼一下,如果是力量型……

    “我可是狂战士,小姑娘,别想着能够从我手中逃开。”男人的手劲儿一紧,蔷薇只感觉到一阵窒息感传来,伴随着一阵疼痛,男人的手掌又松开,蔷薇狠狠的喘了几口气,男人低声一笑,“看不出来,你还听话,我不会杀你,只要你继续听话。”

    蔷薇皱眉,镜的实力恐怕比不过眼前这人,现在要通知怜和琥珀恐怕来不及了。下一秒,蔷薇的体被男人强硬的自上拉起,直接用手臂挽住,自窗户带离了出去!夜色之中,蔷薇被这个男人顺利带离了巨大的城堡,这期间蔷薇一直没有开口,等出了贝拉一族的宅邸之后,蔷薇冷冷开口,“你是格林一族的谁派来的?有什么目的?”

    男人一愣,哈哈一笑,“还真是聪明,派我的人是谁我不会告诉你,你招惹了谁,你自己应该清楚不是么?”

    蔷薇皱眉,她根本没见过格林一族的几个人,根本不可能发生恩怨,格林一族朝着她来没有理由!除非……是怜!蔷薇狠狠皱眉,格林一族的人是冲着怜来的,他们想要拿自己要挟怜吗?

    男人带着蔷薇来到一个偏远地方,直接将她往屋内一丢,“你就呆在这里,放心,我不会饿死你。”门被关上,蔷薇看着屋子之内凌乱的摆设,一张放在这里,再也没有其他东西,蔷薇吃力的让自己坐正,双腿毫无知觉的她只能坐在地上,黑洞洞的屋内透着一股发霉的味道,蔷薇坐在黑暗之中,是夏海吗?不应该是他,那就是格林一族的其他人,那个男人能够那么顺利的离开城堡,一定早已经熟悉路线,能够提供路线的唯有格林一族的人!蔷薇握紧双拳,放置联石的空间容器她没来得及带上。

    “呼……”蔷薇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那个男人不会对她如何,现如今格林一族到底想要对怜做什么!

    “蔷薇!”发现蔷薇失踪,让怜同琥珀一度陷入了不理智的疯狂之中,夏海和夏琳也愁坏了,怎么就失踪了?怎么人就不见了!镜也快要疯了,他就在隔壁,蔷薇竟然自他眼皮子底下失踪,他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是我的错!”镜不断自责,怜同琥珀神沉的坐在一旁,夏海开口道,“别急,一个晚上,蔷薇不能离开这里,她还在帝都之内,只要她还在帝都之内,就一定会被找到!”

    两天过去,蔷薇依旧没有出现,也没有任何蔷薇离开的迹象,一切都表明是什么人劫持了蔷薇,将她隐藏在了什么地方!有了这一认定,怜和琥珀的神更为冷,格林一族的几个年轻人幸灾乐祸不已,看着怜如此沉的神他们内心很爽快,简直爽爆了!

    “我看也差不多了,虽然还想再多等几天,万一被找到就不好了。”几个年轻人决定对怜提出交涉,很快,一张小纸条出现在了怜的房间中,想要知道你妹妹的下落,就到这个地方来。怜看着纸条上的内容,冷一笑,手指轻轻一个动作,纸条被瞬间碾成粉末!

    帝都之内的城墙边上一处偏僻地方,四周都是荒地,怜来到这个地方,看了看四周,黑眸透着寒冷,“出来吧。”

    “你来的倒是很快,看来你很在意这个叫蔷薇的。”几道影走了出来,怜冷冷开口,“你们所做的一切,真是让格林一族蒙羞。”

    “怜。贝拉!没有人可以如此侮辱我们,你难道不想要自己的妹妹了么!想要知道她在哪儿,就来求我们啊!求我们的话,我们或许可以考虑告诉你!哈哈哈哈!”几个年轻人都很嚣张的笑了起来,怜站在原地微微皱眉,“蔷薇在哪里。”

    “你这是求人的态度?!”一个年轻人低吼了出来,怜沉默,“我再问一次,我的妹妹在哪里。”

    几个年轻人见到怜如此,心中的怒火更甚,这家伙还真是软硬不吃啊!“让那个小丫头出来!”

    声音过后,一道影出现,单手卡着蔷薇的脖颈出现,怜的瞳孔狠狠一缩,蔷薇的双腿根本无法站立,她是被人卡着脖子强迫的站着!一丝火苗自怜的眼中燃起,几个年轻人见到怜愤怒,狂笑道,“那就是你的妹妹!想要我们放人,就跪下来!”

    “怜!”蔷薇唤了一声,男人的手掌用力,“小丫头,不许出声!”

    怜的黑眸沉不已,“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看在夏海的面子上。”

    “你是聋子么!没听清楚我们的话么!”一个年轻人愤怒的吼叫,显然无法忍受怜的态度,都这样的时候了,她竟然一点服软认错的态度都没有!真是叫人火大!

    其他的几个年亲人似乎感受到了怜不一样的地方,心中一个恍惚,“我说,她是不是要对我们松手?”

    “怕什么!这里可有黄金级别的狂战士,她一个白银级别算个!”

    几个年轻人心中一松,是啊,有黄金级别在,他们怕什么啊!蔷薇听到这句话不笑了,这几个年轻人会不会太愚蠢了点,听到蔷薇的笑声,卡住她的男人手掌用力,“你笑什么!”

    蔷薇冷冷开口,“你以为,我的姐姐是什么实力?”

    男人突然愣住,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他的瞳孔在瞬间睁大,那元气的颜色……!然一切都已经晚了!青色元气迎面扑来,如出闸的猛虎野兽!这位黄金级别的狂战士丝毫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就算想反抗也无济于事,体直接被元气卷住,狠狠摔在地上!

    “唔!”一口鲜血直接自他口中喷出,旁边刚才还在狂笑的年轻人突然没了声音!

    “青、青、青、青色……”其中一个抖着声音说不出来,几个年轻人只觉得天塌了!

    “都是他们指使我的,我没有伤害她!”男人自地上迅速爬起,不管体上有多么疼痛,狂吼出这一句撒腿就跑!蔷薇连忙上前,“怜,他的确没有伤害我,我没受伤,真的!”

    怜心中澎湃的杀意暂时被压下,黑眸如刺刀,扫向一旁的几个格林一族的年轻人,“求你们?”

    “砰砰砰!”

    格林一族的几个年轻人听到这句话,膝盖一软,子跌坐在地上,青色元气,圣级别,他们能有活路吗!

    ------题外话------

    自作孽,不可活啊~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废才狂小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