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28 战斗开始!

    “呜呜……呜呜……”小姑娘躺在上,紧闭着双眼终于睡去,然而在睡梦中依旧无法真正安眠,时不时的发出痛苦的声音,眉头很痛苦的皱起,怜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然而却能感受来自她的痛苦,也许是因为自己体内属于小光的那道信息,让自己和她之间能够产生共鸣。[首发]

    “呜呜!”短促尖利的呢喃,小姑娘的体狠狠抽搐一下,上隐隐有鳞片冒出,似乎是在下意识的保护自己,上的伤痕因为是化形人类原因,得不到迅速的修复,属于龙族的能力被人类的体所压制,小姑娘看上去十分痛苦。

    “别怕。”怜忍不住伸出手将她的手握住,小姑娘在睡梦中依旧能感应到怜的存在,立刻将她的手紧紧握住,是那样的紧,怜坐在小姑娘边,看着她始终都不肯放松的眉头还有这双小手忍不住叹口气,这孩子是条龙,放在龙族和人类的立场上,他们原本应该是对立的。

    门被轻轻推开,伯恩斯和卡洛琳走了进来,伯恩斯手上拎着一筐鱼,两人静悄悄的走进来,伯恩斯将鱼放在地上,“她还没有醒吗?”

    怜摇头,这孩子已经睡了三天了,似乎陷于一个冗长的梦中,卡洛琳走近忍不住叹口气,“那死胖子是不是心理变态,虽然是条龙,但怎么说也是幼龙,他这样都下得去手,若是被成年的老龙知道,他死几次都不够。”

    也许是鱼的味道唤醒了小姑娘的饥饿感,本来沉睡的她猛然睁开双眼,体以人类根本无法做到的速度起,那细直的瞳孔散发着属于龙族的凶狠和邪恶,在见到那一筐鱼之后,小姑娘的眼中迸出惊喜,然随后伯恩斯和卡洛琳的气息让她立刻警戒起来,张开嘴巴发出一声低吼,上的鳞片越来越多!

    伯恩斯和卡洛琳站在靠近很远的地方,两人都十分清楚怜接近这条幼龙,并不代表别人也可以,就算是幼龙,但她现如今没有被束缚,幼龙的爪子挠一下也够受的。

    “没事,没事。”怜立刻安抚,尚且还处在焦躁不安状态下的幼龙神一怔,猛然回头见到怜之后,呜呜了一声,朝着怜靠了过去,不过那双眼还提防着伯恩斯和卡洛琳,不过对那筐鱼有着异常的渴望。

    伯恩斯见到这形,将那筐鱼往前挪了挪,幼龙立刻再度紧张起来,伯恩斯深吸一口气,将那筐鱼不断的推向前,怜明显的感觉到怀中小姑娘在发生变化,也许要不了多久她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外形变化……果然!

    “嗷呜!”人类的形态瞬间退去,一条体型不小的龙类出现!庞大的龙怜根本抱不住,差点被挥动的羽翼挥到,已经完全龙化的小姑娘凶狠的朝着伯恩斯冲了过去,伯恩斯连忙后退,怜纵一跃挡在伯恩斯的面前,“别怕!他不会伤害你!”

    龙眸盯着怜,幼龙的体让房间内的摆设很多都支离破碎,进攻的动作总算停下,伯恩斯忍不住松口气,卡洛琳悄悄低语,“怜,快点喂她吃东西,或许会让她变得友好些。”

    怜看着地上的那筐鱼,深吸一口气,这条幼龙可与小光不同,这条幼龙对人类有满满的负面绪,任何一个人类靠近,她都会选择毫不犹豫的发动进攻!若不是怜体内的龙息,这条幼龙对怜也是同样的态度!幼龙渴望的看着那筐鱼,但还是放不下对伯恩斯和卡洛琳的戒备,怜跨步上前,将那筐鱼往前推了推,“别怕,有我在这里,谁也伤害不了你。”

    幼龙呜呜了一声,似乎有怜的安抚绪稳定很多,也实在是因为长期的饥饿,扫了眼伯恩斯和卡洛琳,幼龙将头埋进那筐鱼之内,开始大快朵颐起来,幼龙狼吞虎咽的吃着,伯恩斯和卡洛琳都是松口气,“很难想象,人类要驯化一条龙是有多么的困难!我们拿幼龙都没有办法,更何况是那些成年的?”卡洛琳叹口气,“龙骑团一直被称作是可以驾驭龙类的存在,但这样的驾驭实在是夸大其词,若不是龙类主动的弯腰屈服,龙骑又如何能够攀上龙的背脊!”

    龙族是骄傲的,龙类的尊严胜于一切,像其他的龙类或许又被驯服的可能,但司令这样的存在,恐怕谁出马都没有用处!

    司令也曾说过,若不是龙类肯主动低下高贵的头颅,人类想要登上龙脊,做梦!

    “不管怎么说,龙骑也算是很传奇的一个职业了。”伯恩斯开口,看着吃相很疯狂的幼龙,“那白胖子暂时被控制住,我们还是不要将这边的消息汇报给博德纳知道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博德纳真的和黑暗教廷有染,他会对这条幼龙做什么不得而知,况且这个地方的防御抵抗力量根本为零,一旦龙族发动进攻,这里生活的民众都会面临死亡之灾。”怜神颇为凝重,卡洛琳叹口气,“龙族虽然和人类不和,战争不断,但我们不可能永远呆在这里,更不可能将这条龙放置在这里。”

    “要阻止龙族和人类之间的争战不可能,但我们或许可以阻止黑暗教廷同龙族之间的往来。”伯恩斯皱眉,“相较于现在的战争,黑暗教廷的危害更大,一旦两者联合,西大陆才真正永无安宁之。”

    “怎么阻止?”卡洛琳挑眉,伯恩斯的目光放在面前这只幼龙上,“如果我们以她为条件,将她还给龙族,龙族会不会就此立下同黑暗教廷不来往的誓约?”

    卡洛琳立刻嗤之以鼻,“这怎么可能,谈判总要有一定分量的人或者物才可以,面前的虽然也是龙族,但她在龙族中的地位也就如人类之中的民众,龙族的确血脉稀少,但若不是关键人物,他们怎么肯!”

    怜沉默,的确如此,任何谈判在开始之前都要衡量对方的筹码,如果她们这边的筹码根本不及黑暗教廷所给的,就算牺牲一个同族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除非这孩子在龙族之中有着什么特殊份,就如小光那般,是龙族的占卜者,是龙族不可缺少的存在。

    “纵然不能和龙族达成协议,这孩子也不能被黑暗教廷利用。”怜皱眉,平息这里的战争也不是难事,如果龙族进犯,她这个圣级别也不是吃素的,关键是西大陆绵延的战争线上,还有无数的战斗在持续,无数的伤亡、硝烟还有战火!

    怜深深的觉得,什么都比不上和平安宁的生活,战争给人们带来的痛苦是无法估量的,纵然最终有输有赢,但为了这个输赢失去了太多、付出了太多!

    “嗝——!”

    一个大饱嗝,幼龙满足的呼出一口气,一筐鱼被她吃的干干净净,只剩下空的箩筐在地上转悠,伯恩斯忍不住惊叹,“那可是一筐鱼,她竟然都吃完了,这是饿了多久?”

    “呜呜……”幼龙发出亲昵的呼唤,怜走了过去,摸了摸她的脑袋,幼龙仍然有些警惕的看着卡洛琳和伯恩斯,只不过没有刚才那样激动,龙在如此狭小的屋子中很为难受,幼龙再度变为人类的模样,清瘦的样子实在想不到会有如大巨大的胃口。

    小姑娘看着怜,忽然眼中涌出泪珠,噼里啪啦的落在地上,怜一惊,连忙上前将她抱住,“别哭,发生什么事了?”

    小姑娘自顾自哭着,泪珠顺着脸颊落在地上,卡洛琳惊讶的睁大眼睛,“怜,你快看地上,快看!”

    怜的目光往地面上看去,不由得震惊!什么时候地面上有如此多的闪亮宝石!那一颗颗宝石晶莹剔透闪着亮光,怜诧异的看向小姑娘,那是她的眼泪变得!落在地上的泪珠会瞬间化为宝石,这难道说是龙的另一项特别能力?

    地面上积攒了足够的宝石,小姑娘的眼泪就此止住,抓起地上的宝石小姑娘塞到怜的手中,“呜呜,呜呜……”小姑娘低声唤着什么,怜不由得眼眶一,这孩子是在用这些感谢自己吗?

    卡洛琳也不由得眼圈红了,龙族也能体会人类的感,人类也应该能够如此,但仇恨就这一切多阻隔在外,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傻孩子……”怜忍不住将她抱紧,小姑娘亲昵的蹭了蹭怜的脖颈,将她抱紧,滴泪成宝石的龙么?怜心中有着疑惑,对于龙类她还是知之甚少啊。

    “呼……”司令惬意的喷出一口气,微微晃了晃脑袋,这里没有任何战事虽然有些无聊,但这样的子也很少会有,难得清闲一阵。想到前几自己同怜说的那番话,司令忍不住皱眉,这里难不成真的有龙?

    “司令!”怜的呼喊让司令回神,眼神望过去,就看到怜走了过来,她怀中似乎还抱着一个小女孩儿,瘦的跟干一样。伯恩斯和卡洛琳跟在怜的后,卡洛琳第一时间奔到自己的龙面前,而伯恩斯就显得有些紧张,这还是他第一次同龙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这是谁?”司令一双龙眸紧紧盯着怜怀中的小姑娘,小姑娘感应到了如此强烈的龙息,立刻从怜的怀中探出头来,“呜呜……”朝着司令呜呜了几声,司令立刻就傻了!

    “她是同族!”另一条龙惊讶的喊了出来,然下一秒,怜明显感觉到了司令的不对劲,怜敏锐的退后几步,“司令,不管你对龙族有着什么样的念头,和这孩子没有关系,她还仅仅是条幼龙!”

    狠和杀意在司令的眸底一闪而过,紧张的气氛缓缓消散,“哼,我知道,我也不可能向这个小不点出手。”

    怜忍不住松口气,怀中的幼龙丝毫不知道自己刚才躲过了一场死劫,还在拼命向司令传达着什么,只不过司令根本不予理会,幼龙发现司令不理,显得有些沮丧。

    伯恩斯在一旁始终都不敢大喘气,刚才的那一瞬间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在明眼人这里,已经发生了太多东西。

    怜将怀中的幼龙抱紧,她根本意识不到面前的这条上了年纪的老龙对于她是怎样的危险,司令懒懒的看了怜一眼,“你找我来是做什么?是将她带给我看么?”

    怜沉思片刻,“我知道,龙族之中有很多龙生来就带有特殊的能力,这样的能力也赋予了龙类特殊的份。”

    “哼,这些是那道龙息的主人告诉你的?”

    怜点点头,“不过我所知道的也只有这些,这孩子……司令,有没有一些龙生来会将自己的眼泪化为宝石?”

    司令的神一僵,“你说什么?”龙眸危险的眯了起来,“你是说,这条幼龙会将自己的眼泪化为宝石?”

    怜仰起头,“没错,这孩子的确有这样的能力,这是不是代表了什么?”

    危险,这是怜此刻唯一的感觉,青色的元气隐隐自体中冒出,若是司令会有什么动作,为了保护怀中这孩子,她也不得不做点什么!司令的龙眸眯起,看着怜体内隐隐冒出的元气,司令倒是冷静了下来。

    “当然代表了什么!龙族之中有着十分特殊的一种龙类,他们的体就如一个宝库,每一样东西都可以成为稀世珍宝,他们体内的血液可以变为黄金,眼泪可以化为宝石,龙鳞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强的防御衣,龙角和龙筋可以成为最强武器的材料,体内所形成的元气丹蕴含巨大威力。”

    “竟然还有这样的龙类!”怜惊讶,司令眯起的眼睛盯着怜怀中的幼龙,“没错,这样的龙类对于整个龙族来说都是特殊的,因为……他们是龙族之中的皇者!”

    怜的心脏也狠狠一颤!皇者!龙族之中的皇者!也就是龙族之中的皇室一族!

    “也是它们,将我驱逐出了龙族,打上了永远背叛的印记!”司令怒吼一声,庞大的龙猛然站了起来,“现在,让她自我的眼前消失,不要再让她出现第二次!我不会对她动手,但也有例外!”

    怀中的幼龙感受到了司令散发的杀意,忍不住开始瑟瑟发抖,“呜呜……”类似求饶的声音,幼龙狠狠的往怜怀中钻去,怜深知司令并没有开玩笑,“我知道了,我这就离开。”司令对于龙族的恨意怜并不知晓有多深,然他迸发的杀意是那般强烈,就连她都忍不住心头发颤!

    回到房间之后,卡洛琳显得很震惊,“虽然司令的脾气很臭,但他散发出这么强烈的杀意,还是第一次!”

    怜将怀中的小姑娘放到上,皱眉不语,皇者,这孩子竟然是龙族的皇者血脉!这样的一条龙到底是怎么流落到人类地域,而且是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先前听博德纳说过,进攻这里的龙族中有实力高强者存在,想要推平这里根本是分分钟的事儿,一年多的时间这里竟然平静无波,龙族顾忌的就是这孩子,相比龙族那边也发了狂的在寻找她。

    “龙族中的皇者……”伯恩斯低语,怜看着坐在上的小姑娘,她体内留着的应该是龙族的皇室血脉,她的眼泪能够化成宝石可是她亲眼所见。这孩子能否成为龙族让步的可能,也是关键啊!

    “怜,我们能不能……”伯恩斯开口,怜叹口气,“我知道你的意思,这孩子或许可以阻止龙族与黑暗教廷的来往,毕竟是皇室血脉,龙族一定会顾虑,这孩子更不能被博德纳知道,一旦被他知晓的话……”

    “那不如……将它放到那个地方?”卡洛琳开口,怜挑眉,“你是指那里?”

    卡洛琳点头,“那里隐蔽非常,也相当安全,就算是博德纳也不会发现吧。”

    将这孩子放入室之中也是不错的办法,可以保全她的安全,又可以做到绝对的私密,她在里面还可以自由一些,维持龙的形态,只不过一旦将她放入室之中,她的龙息就等同于被切断,龙族那边一旦发现她的龙息消失,很有可能会立刻展开进攻!

    立刻展开进攻,以这里的局面,也只有她这个圣强者顶上去了!

    “好,现在也只能这么办。”怜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保证她的安全和私密最重要,这孩子……很重要。“我要送你去个地方,别害怕,那里会非常安全。”

    小姑娘呜呜了一声点点头,当下一道光将她包围,瞬间,这条幼龙就被吸入到室之中,在她刚进入室一秒之后,地面猛然震颤了一下,远处似乎有龙的吼叫传来,正闭目养神的司令还有另一只都睁开双眼,巨大的龙神站起,司令的目光悠悠看着某处,那吼声……

    “不好了!有龙类进犯!”外面一阵乱,人们惊慌逃窜,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怜三人的神一变,这么快!

    “大人!大人!不好了,有龙族进犯!”门外有人慌张的叫喊,这里所有人都将生存的唯一希望压到这两位大人上,怜开门,看着门外一张张恐惧的脸,怜迅速开口,“告诉所有的民众不要有任何的惊慌,不要四处逃散,更不要贸然离开这里!都躲在自己的房屋中不要出来,有点实力能够战斗的,就不要猥琐像个孬种!”

    “是!是!知道了大人!”来人赶忙跑了出去,“卡洛琳,你和我一起去迎战龙族,伯恩斯,尽你所能在战争开始之后,救更多的人!”

    “知道了!交给我!”伯恩斯匆匆离开,卡洛琳同怜一同赶往两条龙所在的地方,有圣强者发话,人心似乎也稳定了很多,司令早就等待着怜的到来,没有任何言语,怜纵一跃到了龙脊之上,两人无需信念传音都是明白,同龙族的战斗,开始了!

    ------题外话------

    今天没够8,囧~~今天若雪出门了,有些事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废才狂小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