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23 遭了!

    进入高级议会在西大陆之上除了教廷之内的圣强者,是没有人能够进入的,毕竟这里是西大陆指挥核心的存在,任何一个决定都关乎着西大陆这条动战争线的生死存亡,如果有狡诈的龙族得到一点消息的话,人类面临的有可能是灭顶之灾!所以高层议会是个极其保密的机构,任何一个人进入高层议会,就算是教廷中人,也是需要验证份,甚至盘查也不过分。[首发]s.

    当加特带着怜直接跨入高层议会的大门之时,里面的一干圣级别不免有些惊讶,虽然怜是圣强者,但她并非教廷中人,这已经不足以让她走入这里,毕竟这里的每一项决议都是严格保密的。

    “加特,你这是什么意思?”看着完全陌生的怜,有的圣级别不免发出异议,加特带着怜走进来,开口道,“我们本来就缺人手,来人帮忙不是一件好事?”

    “在这里帮忙可不一样,金发黑眸,她就是博德纳昨天提到过的年轻人吧。”圣级别的眼神齐刷刷扫来,怜站在那里任由他们打量,同时也在暗地里将这里面的圣级别都逐一看过去。

    屋子之中有九名圣级别,圣级别差不多都一样的气质,只不过个别的圣级别有自己独特的气质,加特凛然一股正义之气,此时说话的这位圣级别,面容有说不出的几分狰狞,光看上去就有些让人退之却步,说话的口气也丝毫不客气,直白的很。同怜有过一面之缘的博德纳倒是面带笑容,看上去颇为和蔼,这在圣级别当中倒是难得的平易近人。

    “加特,虽然我们的确缺人手,但她毕竟不是教廷的人,我们所做的任何决定关乎的可是西大陆上百万生命的存亡,如果她……”

    “我可以用命担保,怜绝对不会将我们的决议透露给任何人!”加特开口,但很明显这句话没有什么说服力,其他的圣级别都是摇头,“加特,这句话你可以同教皇大人去说,他同意了,我们自然没意见。”一脸凶煞的圣级别看着怜,“怎么样?”

    加特站在那,有些尴尬,他原本是好意,他也绝对相信怜的人品,毕竟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见面,怎奈高级会议的确不是什么寻常地方,但现如今的况已经不容许这帮人再这么挑三拣四下去了!

    “西大陆的战事这么频繁,我们人手本来就不够,现在还是挑人的时候?她可是圣级别,和在座的各位实力也差不到哪儿去,况且我和这孩子并不是第一次见面,我知道她是怎样的人。”加特看着面前的这几个,一脸凶煞的那位始终不认同,不过别人倒是有动摇的迹象,怜始终沉默不语,这十个圣级别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来,纵然这其中确实潜伏着黑暗教廷的人,也根本从外表上分辨不出,不过……怜细细的看着每个人的神,她在黑暗教廷之中也有一定名声,能够混到如此级别的黑暗教廷人员,不可能不知道她的名字,毕竟黑暗教廷是那般迫切要自己加入,可不比教廷这边差。

    怜再一次细细观察之后,有些挫败,每个人的神当真是天衣无缝,无处可查啊!就算蔷薇在这里,也不见得能够捕捉到黑暗教廷的气息,要知道在到达戒律厅之后,蔷薇的感觉时强时弱,根本不稳定。

    “有人帮忙的确是好事,我们这边本来就忙不过来,只不过毕竟是高层会议,加特你总要顾虑一下,这样吧……”博德纳沉思片刻开口,“年轻人,有你这样的圣强者出现我们都很欣慰,虽然你并非教廷人士,我们依然感叹后辈成长的速度,如果教廷之中的年轻人都能够像你这样,也省了我们不少心思。不过你总要明白高层议会的保密,我们这里所做的每一个决定,你所参与的每一件事对西大陆来说,都是至高秘密。”

    “这点我明白,我也明白诸位前辈的顾虑。”怜淡淡开口,“我只是想帮忙而已,如果有我能做的,我就去做,虽然我并非教廷中人,但我也不会袖手旁观。”

    博德纳呵呵一笑,“真是不错的年轻人,这样就好多了,我们暂时还不能让你参与高层议会,毕竟你同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加特的担保是不错,然我们总要顾虑几分。年轻人,若是你愿意做出点行动来,我们就会明白了。”

    怜呵呵一下,“没问题,需要我做什么?”这帮老家伙,既不想放她进入高层议会,又不肯简单的让她离去,若不是为了蔷薇,她才懒得和他们打交道!西大陆如何,自然不用她来心。

    “要做事也可以!加特,你说和她是旧相识,但我们不是!总要让她做点什么!”一脸凶煞的男人开口,加特忍不住心中开骂,都是些圣级别,怎么脸皮这么厚,还是在小辈面前,他们这么提要求,难道就不知道脸红么!

    博德纳看着怜,“西大陆这边的况你应该明白,龙族和人类之间的冲突不断,频繁的战士和摩擦本就分乏术,若是你愿意的话,帮我们去平息一场征战怎么样?”

    “博德纳,你让一个年轻人去做这样的事,会不会有些过头了!”加特开口,博德纳笑了,“加特,她可是圣级别,虽说在西大陆没了不可以随便出手的限制,以她的实力,纵然要和几条龙对抗,也差不多了。”

    “这不一样!她在历练方面根本不足,你让她去面对这样的事……”

    “她连这样的事都无法摆平,加入高层议会又用什么用?”一脸凶煞的圣级别开口,加特还想说什么,怜抢先一步开口道,“知道了,我可以去试试。”

    博德纳笑着点头,“年轻人勇气不错,什么事只要肯尝试,就是好的。”

    “我和你一起去。”加特开口,博德纳摇头,“加特,她既然是圣级别,就应该有独当一面的能力,这件事你还插手的话,岂不是忙上加乱?你可有自己的任务,有多余的时间去管其他事吗?”

    加特被说的哑口无言,怜笑道,“没关系,这件事就交给我。”

    加特看着怜,他倒是很相信这个年轻人,在她还只有青铜级别的时候,他就能够让她站在自己边战斗,更何况是现在的圣级别!这孩子虽然年轻,但不知为何同她在一起有着说不出的稳定和安心。

    “你自己要小心。”加特拍拍怜的肩膀,怜笑着点点头,博德纳站起,“大家都各自忙自己的事吧,年轻人,我同你说一下任务的具体况。”

    房间之中的圣强者们纷纷离开,西大陆的频繁战事让他们根本无暇去关心其他事,加特也很匆忙的走了,只剩下博德纳和怜在一起,怜看着这个似乎不急于奔波任务的圣级别,他的角色更像是一个安排者和领导者。

    “博德纳大人,似乎有些不同。”怜开口,博德纳瞧了瞧怜,呵呵一笑,“怎么不同?”

    怜环顾了一下四周,淡淡说道,“十个圣级别,不可能地位都是一样,就算同为圣级别,也是有高低之分。”

    “哦?这话怎么说?”博德纳挑眉,怜呵呵一笑,“很明显,博德纳大人是领导者的位子。”

    博德纳哈哈一笑,“年轻人啊,这一次的任务对于你来说确实有些苦难,但我相信你的实力,后生可畏,尤其是像你这样杰出的年轻人。”

    “博德纳大人过奖了。”怜呵呵一笑,这次的任务的确有难度,要平息一场西大陆边境线上某处龙族正在挑起的战争,那里教廷势力的伤亡人数呈直线上升区域,进攻的龙族并不多,但龙族之中似乎有一个实力高强的龙类,需要圣强者去坐镇,教廷不可能将所有的圣都派到这里,但龙族可以,毕竟这本就在他们的地域之上。

    “我知道了,我会尽我自己最大努力平息这场战斗,减少伤亡人数。”怜开口,博德纳点点头,“希望你此行一切顺利,怜。贝拉。”

    怜有些惊讶博德纳知晓自己的名字,博德纳挑眉,“加特可是喊过你的名字,金发黑眸,我在见你第一眼时,就已经对你有印象了。”

    怜呵呵一笑转离开,在高层议会的大门关上之时,怜的神陡然冷下来,黑眸回视,转头怜默不作声的往前走,踏入到传送阵之中,光芒四起的瞬间,怜忍不住勾起一抹冷笑,怜。贝拉?加特大人仅仅喊了她的名字怜而已,博德纳又是怎么知道贝拉这个姓氏的?

    离开尖塔,怜径直找到卡洛琳,卡洛琳见到怜沉的神吓一跳,“怎么了,怜!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怜没有说其他,“司令和你的龙被照顾的如何?”

    卡洛琳一怔,“额,照顾的还算可以,不过你要回答的应该不是这个……”

    “好了,那我们是应该启程了。”怜开口,卡洛琳睁大眼睛,启程?现在?!

    “启程去哪里!”

    “启程先去一个地方,路上我再和你细说,卡洛琳,我只是想说,做人不能太聪明。”怜颇有深意的笑容让卡洛琳有些迷糊,也只能跟在怜的后来到看管龙类的地方,司令远远就见到怜的到来,懒洋洋的晃了晃脑袋,“办完事了?”

    怜走到司令面前呵呵一笑,“当然还没有,不过总算是有头绪了。”

    司令的鼻孔里喷出一口气,怜拍了拍司令的前爪,“走吧,我们要上路了。”

    司令听到这句话完全睁开双眼,“就这样走了?”

    怜纵一跃已经到了司令的脊背之上,“不,当然还会再回来。”

    司令若有所思的沉默一会儿,随后站起子,硕大的龙翼瞬间撑开,引来一阵不小的风声!

    “呼……呼……”翅膀煽动的巨大声音,连同呼啸风声一起响动,卡洛琳那边也已经登上自己的龙,两条龙的实时起飞引来众多人的侧目,毕竟能够亲眼见到龙可不是什么常有事。

    两条巨大的龙类升空,司令在飞到半空中忽然发问,“怜,那个小姑娘呢?你把她留在这里了?”

    怜勾起唇角,“放心,她在最安全的地方,这件事解决以前,我是不会放她出来的。”

    司令猛然煽动自己的翅膀,巨龙的子随即跃上高空,龙眸划过一道光芒,那小姑娘是被她关在什么地方了?啧啧,怜的格还真是……不怎么好呢。

    室之内,一个男人似乎已经再也忍受不住,“你这个女疯子!快放我们出去!”镜对着迷蒙的高空狂喊,听到的也只是自己的点点回音而已,这个地方到底是哪儿!

    蔷薇坐在轮椅上,一脸愁容,看着不远处来回奔跑的异火雄狮,异火雄狮也就罢了,关键还有……蔷薇的视线忍不住看向那个浑璀璨无比的光芒躯上,金魂鸟,金魂鸟怎么也会在这里!

    “人类小子,你再这样喊下去,或许会惊动某些东西,我劝你小心一点。”小黄懒洋洋的扫了镜一眼,庞大的金魂鸟躯懒洋洋的趴在地上,一副很为惬意的模样,三只凶煞的眼睛一只闭合起来,另外两只盯着蔷薇和镜,镜回头看了小黄一眼,立刻又将自己的眼神收回去,忍无可忍的低语,“那个女疯子,金魂鸟……她难道将金魂鸟当小鸡么!”

    在和小黄打第一个照面时,镜和蔷薇都被吓到了,两人都听闻过金魂鸟的存在,第一个念头便是完了,要死!这可是以灵魂为食物的鸟类,他们逃不过!然小黄脱口而出喊出怜的名字,让两人再度吓到了!镜直呼怜是女疯子,蔷薇觉得不可思议,她的姐姐和龙是好朋友,难道和金魂鸟……也是?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小黄没有表现出一丝敌意,作为凶煞非常的金魂鸟来所,它现在的表现已经很掉粉了,若不是因为怜,他岂会放过到嘴的美食?小黄扫了这两人一眼,尤其是蔷薇。

    “人类小丫头,你体内的气息是怎么回事?”金魂鸟以灵魂为食,自然对灵魂的纯度十分敏感,小黄能够嗅闻灵魂的味道,蔷薇体内被刻印下黑暗教廷的气息,这点也被小黄察觉到了。

    “你想做什么!”镜连忙推着蔷薇后退几步,小黄不屑的哼了一声,“小子,若是我想怎么样,你们根本不会呼吸第二下!光是这家伙,也够撕碎你了!”小黄扫了一眼欢蹦乱跳的毛毛,镜也看过去,的确,那只异火雄狮……也让他胆战心惊。那女疯子到底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宠物,异火雄狮、金魂鸟,还会有什么!

    “我体内被黑暗教廷的人留下印记。”蔷薇淡淡开口,虽然面前的这只是金魂鸟,她从未想过自己可以和金魂鸟这样对话,甚至这样相处!然它和怜是朋友,她就没有什么害怕的必要。

    小黄皱眉,“黑暗教廷?那帮家伙已经发展到如此大的地步了?”

    “你也知晓黑暗教廷?!”镜和蔷薇都很惊讶,小黄却不屑的笑了,“笑话!我已经上千岁了!你们不知晓的我都知道!”

    镜听到这里心脏陡然一跳,“上千岁……那,能不能除去她体内的黑暗印记?”

    蔷薇回头惊讶的看着镜,“镜?!”

    镜握紧轮椅的把手,一双眼盯着小黄,“可以吗?可以去除吗?”

    小黄微眯着眼睛看着镜,邪恶的一笑,“当然可以。”

    “真的?!”镜喜出望外,小黄哈哈一笑,鸟嘴猛然张开,“只要……让我吃掉她的灵魂,什么印记自然都能除去。”

    “你……!”镜睁大眼睛,被耍了!小黄不屑的哼了一声,“别痴心妄想了小子!刻印在灵魂上的印记,除非这小丫头死了,不然就一直戴着吧!”

    “够了!就算你是金魂鸟,你的个还真是……恶劣至极!”镜忍不住开口,小黄斜眼看着他,“小子,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

    “我不拦你,你能走出去算你能耐,嗯?”

    镜二话不说推着蔷薇就走,小黄这一次也没拦着,两人的影直接没入淡淡的薄雾之中,小黄悠闲自在的晃着脑袋,5,4,3,2,1……时间到。小黄得意的看着某处,这里可是封闭的空间,这两人怎么可能走的出去!况且浓雾覆盖的地方怜都没办法走过去,更何况是他们!那人类小子也该回来了。

    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

    小黄等的有些烦躁,十五分钟过去,二十分钟过去……!小黄猛然抬头,巨大的鸟自地面猛然站起!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小黄的瞳孔好狠狠一缩,糟了!

    ------题外话------

    啊啊啊啊,切腹请罪!没万更上!五千字大家先看着,明天万更啊!啊啊啊啊啊,一定万更啊!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废才狂小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