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37 回来了

    当怜知晓小光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之后的事了,怜全心的投入到制造第二个傀儡灵之中,甚至到浑然忘我的境界,当小木屋的门再一次被推开,怜略显疲惫却开心万分的伸出手掌,掌心之中跳跃着的正是一抹颜色很为纯净的元气之灵,老者见到眼底窜过一抹惊喜,这么短的时间竟然成功了!

    “老师,我这个应该算成功吗?”怜气喘吁吁,制造傀儡之灵需要抽取自己的元气,这可并非是件简单事,抽取元气对于自可谓是种极大的伤害,附魔师制造附魔傀儡付出很多,有可能在付出很多之后得到的也并非是完美,制造附魔傀儡对于附魔师是挑战,是极富冒险的挑战。[首发]s.

    实力到底一定巅峰的附魔师也只有特殊需要,或者闲自己的元气够多无聊制造一个傀儡,这个世界是没人会嫌弃自己元气太多。

    怜自这一次成功的制造之前,经历过几次失败老者并不知晓,不过在他目测之中失败至少有三次!三次抽取元气的过程,对于附魔师又是种如何的折磨!想要获得什么东西,无论你是谁都要付出代价!

    “不错,小怜,你做的很不错。”老者连忙上前,拿出一个瓶子小心翼翼的将那傀儡之灵储存,怜虚弱笑笑,脸色很是苍白,膝盖一软,一向不觉得缺少体力的她现如今就跟虚脱一样软绵绵的依靠在门边,虽然如此辛苦甚至很狼狈,但怜的脸上却有着无限笑意。

    “老师,制造傀儡之灵的过程让我更加明白,老师留给我的财富是如何宝贵……”怜呼出一口气,对着老者笑开,“老师,谢谢你。”

    老者呵呵一笑,将储存好傀儡之灵的瓶子交给怜,怜小心翼翼的收起,仿若至宝,这对于怜来说的确是至宝。老者开口道,“你第一个傀儡融合的不错,第二个你也不会有问题,不过这要在你回复体力之后,若是你强行继续制造,小心得不偿失。”老者嘱咐的很仔细,生怕怜急躁行事,怜点点头,“老师放心,学生有分寸,绝对不会莽撞行事。”

    老者点点头,怜抬头往天空望去,没见到小光的影有些吃惊,小光根本不会离开这里,他一直都在木屋上空盘旋,现如今他的形竟然不见了!

    “小光?”怜试着唤了一声,却没有看到龙的影,怜静静等待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小光!小光!”怜有些焦急,老者看着怜的神微微皱眉,“小怜,他已经走了。”

    “老师,你说什么?小光离开了?”怜转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老师,小光走了?没有自己的许他怎么可能离开这片空间,除非……!“老师……?”

    老者轻叹口气,“是我送他出去的,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一条龙留在你边,更不会让你送他回龙族。”

    “可是老师……!”怜挣扎着要站起来,却无能为力的再一次跌倒在地,现在的她太虚弱了。“可是老师,小光他还是条幼龙,我是说可以等他再成长一点,再让他离开……”

    “小怜,你要明白一条龙的危险。”老者的神严肃,怜也不得不压下自己想说的话,“让一条龙跟在边是个很为愚蠢的决定,你还年轻,不能体会这其中的危险所在。”

    怜想说什么,老者却打断了她,“龙族和人类之间的恩怨长久,以你这样的年龄和阅历根本不足以了解其中的万分之一!以龙族那样的强大实力,为何现如今却是人类近乎主宰了这个世界?”

    怜怔住,她回答不上来!这是一个她根本没有思考过的问题!

    “龙族的血脉的确稀少,从强大张狂到现如今的蛰伏隐世,但这并不代表龙族可以遗忘对人类的仇恨。”老者神凝重,睿智的双眼深处翻滚着怜根本不熟悉的浪,龙族与人类的故事吗?就算她的两次生命相叠加也不过区区五十几年而已,她知晓的事的确太少太少了。

    “小怜,那条幼龙对你表现出友好,并不代表龙族都是如此,你送他归巢就是死路一条。”老者的语调很重,那绝非是开玩笑的口气,也绝非是夸大事实!“你是我唯一的学生,我不可能眼看着你踏入这样的危险!”

    怜没有说话,她明白老师的用心良苦,也明白老师对她自己是真的疼,若非如此,她如何行动老师也根本不用去管这么多,她大可以去尽冒险,尽的去面对死亡!怜深知,侥幸绝对不会有第二次!她侥幸能够重活一次,但绝不能再有下一次可能!

    说到底,生命只有一次,根本不会重来!

    “学生明白,可是小光年幼,他会不会……”

    “你放心,他虽然是幼龙,但该有的实力和智慧一点都不会少,他99999回去的地点很安全。”老者的话让怜安心下来,虽然心中仍旧有着不舍,但也明白小光终究会离开。她最后的目的也是为了送他归巢,现如今老师这样做了,怜的心愿也算了了。

    “嗯。”怜点点头,她不是一个不明事理的孩子,很多事她虽然不懂却能够体会,老师对她的再造之恩和馈赠之让怜有着深深的感,有这样一位老师是她的幸运不是吗?

    老者站起,内心也不松口气,他有些害怕小怜会不悦,甚至质问他为何要如此做,然现在看来她很能体会自己的苦心,没有让他失望。

    “小怜,老师该走了。”老者开口,怜抬起头,“老师要走了?”内心十分不舍,每一次和老师所呆的时间根本不长,到现在三次的见面,完全不如当初在吞云镇郊外的一月时间!

    “有些事,脱不开。”老者走上前去,拍拍怜的发顶,“记住我说的话,不能急躁。”

    怜点点头,老者欣慰一笑,转走手掌却被握住,老者一惊,是怜忍不住伸手握住这只手掌,怜只是望着老者,手紧紧握着他的,老者轻声笑笑,“老师相信你。”

    “老师,现在的我仍旧是不能为你做些什么?”黑眸紧紧盯着面前的人,老者的眼眸闪烁几下,将怜的手轻轻反握,温暖略带有粗糙的掌心似乎写满了时间的痕迹,“你现在只需要考虑自己的事,等到我老到掉牙的那一天,你再来帮我。”

    怜心头一紧,老者慈祥的眼神让她的不安消失,“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要轻言放弃,你是我唯一的学生,也是我唯一的骄傲。”

    一阵光芒,老者自怜的眼前消失,怜怔怔的看着自己空空手掌,沉思了片刻,黑眸中的光芒点点跃起,怜将手指慢慢收紧,深吸一口气,是啊,没什么能够将她打倒,就算真的被打趴在地,她就算是用爬的,也要爬起来!

    回眸,看着屋内始终静坐不语的美艳女人,怜久久凝视,第二个附魔傀儡……就要成了。

    此刻室之外,有一帮男人因为怜的久不露面快要急疯了,尤其是莱德森在得知简要的事经过之后更是如此,加里奥所知道的也不多,莱德森也根本听不到重点,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宝贝学生到底什么时候出现!

    怜带着杜拉。卡特的尸体消失,这让莱德森也感到很棘手,上面对这件事异常重视,当初他得知北大陆帝国第一家族和黑暗教廷有所勾结,也吓了一跳!紧接着,教廷内部蔓延出了一股诡异气氛,甚至有个让人头皮发麻的说法,教廷内部有人也是如此!和黑暗教廷勾结!

    教廷和黑暗教廷势力本就势不两立,见面不是你死便是我忘,教廷绝对不许有背叛者,杜拉。卡特虽然死了,她虽然吐出了些东西,但这些对于教廷来说远远不够!杜拉。卡特死的突然,死的让教廷有些措手不及,只能期望能够自她的尸体上得到些线索。

    莱德森当得知这件事竟然有怜。贝拉的名字,立刻亲前来,但他并不了解事竟然有这么严重,杜拉。卡特的尸体消失,教廷上面怎么可能容许这样的事实!

    所以莱德森现在也有些焦头烂额,他虽然有办法拖延事的处理,但最终还是要给上面一个结果!

    “小怜啊小怜,你到底跑哪儿去了!”莱德森有些头疼,若是他的宝贝学生因为这件事成为了教廷的通缉对象,他这个做老师的该怎么权衡!

    “那死丫头到底什么时候出现!”杰斯在一旁嘟囔,莱德森十分不爽的看过去,“死小子!说谁是死丫头!”

    杰斯立刻闭上嘴,死丫头只不过是他对她的昵称而已,也叫习惯了脱口而出,这位大人很护着怜,他还是识趣点不要再提了。

    “怜应该是有急事,再加上她先前的状态并不好,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加里奥开口,这些天他根本无心再制造药剂,没办法专注,不停的出错。

    莱德森挠了挠鸡窝一样的头发,“我们齐声大喊那丫头的名字如何?”

    杰斯连忙点头,加里奥思索了一下,怜进入的是室之内,按理说她还是在这里,或许他们的声音大一些,她就能够听到?加里奥也点点头,三个男人均深吸一口气,张开嘴巴就要大吼出声——!

    “嘎吱。”门被推开,一道影出现在三人面前,三人瞪大眼睛看着,张开的嘴巴都没来得及合上!

    怜忍不住笑了,“我说,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题外话------

    答案是第二个b,不是教皇!有没有猜对?老师不是教皇,可能是谁呢?无尽想象的空间啊……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废才狂小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