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05 见面

    章节名:章105 见面

    黑石岩入口之外有着不小的营地,营地之中有着三国的皇室使者还有护卫的卫兵,就算隔着再远的距离也不应该是如此平静的样子,平静到似乎没有人一样!

    “呼,总算到达出口了……”背着女人的男人盯着不远处的出口,兴奋之无以言表,他立刻提起全的力气往前冲刺,想要在最短的时间离开诡异的黑石岩,一道影挡住了他,“你先等一下。”怜将男人拦了下来,男人始终绷紧的神经已经到达极限,现在谁也不能阻挡他离开这里,谁也不能!

    “你让开!”男人嘶吼着,眼球上的血丝让他看上去分外狰狞,怜皱眉,“外面的况有些异常,你先不要靠近,等我们……”

    “让开啊!无论如何我都要离开这里!让开!”男人很为粗鲁的推开怜,子爆发了超乎想象的力量强度,背着女人狂奔而去,怜只能看着他奔向外面,男人越跑越快,当他迈出黑石岩的瞬间,眼前的一切让他伫立在原地,动弹不得!

    “啊!”男人发出一声惨叫,怜和威尔见到不由一惊!两人当下朝外面跑去,然男人已经软软的倒在地上,一根锋利的箭矢自前将他贯穿,连同背上的女人一起!

    “啪啦!”男人倒在地上,背上的女人也跟着趴在他上没了气息,怜和威尔跑到营地前,两人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威尔喃喃自语,脸上的笑容不再,双眼写满震惊,看着面前这个如炼狱一样的营地!

    所有的人皆倒在地上,成为了一具具没有气息的尸体!没有例外!

    这里,被屠杀过了!

    所有的皇室代表,所有的护卫人员,全部死在了这里!

    究竟是谁干的?怜震惊的看着眼前一切,黑眸陡然看向某个方向,形急速奔了过去,然那里什么人都没有。“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威尔大叔喃喃自语,怜当下朝卡因王国的地方走去,不出所料,那位高贵的德伦皇子面目狰狞的倒在地上,已经死了,他旁的正是那个上了年纪的男人。

    忍着内心受到的冲击,怜仔仔细细的检查一遍,确认没有一个生还者,就只剩下她和威尔大叔。

    “是谁做的?屠杀了三个王国的皇室代表?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威尔大叔尚处在震惊之中,怜狠狠皱眉,“这些都不清楚,不过唯一清楚的是,只有我们两个生还,恐怕我们要有麻烦了。”

    怜和威尔是唯一不是皇室成员的参赛者,这一次的屠杀恐怕是有备而来,所有的皇室成员都没有放过!刚才的那对男女被躲在某处的弓箭手一击毙命!而唯一生还的他们是目击者的同时也会被贴上嫌疑犯的标签!

    竞争赛戛然而止,如此令人震惊的意外始料未及,卡特家族第一时间介入,怜和威尔被迅速带到帝都调查事始末,三个王国得知消息后无不震惊和愤怒!甚至有的皇室当下将矛头对准怜和威尔,甚至明说为什么只有他们两人活了下来!

    外界的质疑也好,诋毁也好,怜和威尔暂时都听不到了,竞争赛的残局让北大陆震颤几下,三个一等王国的怒火可想而知,帝都非常重视,教廷也介入其中开始调查,只不过还没有任何定论。

    密闭的房间之内,怜和威尔静静坐在那里,他们目前的份很复杂,好在卡特家族没有将他们当成犯人,但要从他们这里得到消息也不可能,营地之内的事他们根本就不清楚。

    “两位再好好想想,真的没有其他记忆了吗?”负责询问的人也有些头疼,问了半天根本没得到一丁点有用信息,这件事发生的太匪夷所思,太蹊跷了!

    “真的没有了,我们是竞争赛的选手,营地之内发生的状况,只有我们目睹的这些。”威尔大叔开口,一向和蔼可亲的脸也不由得布满凝重之,怜坐在一旁没有出声。

    “两位还要再呆几天,毕竟这件事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外面也有些乱,你们还是等事平息之后再离开帝都吧。”

    “我们知道。”威尔大叔点头,询问人起打算离开,怜抬头,“卡特族长……”

    “这件事让族长焦头烂额,要调查出事真相,还有安抚一等王国,总之很忙。”询问员无奈的叹口气,“竞争赛也就此搁置,只是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动手的人还真是残忍,这是要和皇室有多大仇怨才会这么做,哎!”

    询问员扫了扫两人,这两个不知道外面的说法也算幸运,不然他们也会被舆论压死了。“你们两个先呆在这里吧,若是想起了什么我会再来的。”

    询问员离开,威尔大叔也忍不住叹气,“怜,这件事你怎么看?”

    怜看了看威尔大叔,“威尔大叔想说什么?”

    “屠杀皇室成员为什么要挑竞争赛的时候,而且死了的人仅仅是皇室代表而已,就算屠杀殆尽也不会对皇室造成根本危害。”

    怜沉默片刻,“或许,动手的人只是想要这件事的影响。”

    “影响么,的确影响很大,虽然死了的人不会对皇室造成根本影响,但对皇室的尊严却是狠狠一击,你和我若不是被第一时间带到帝都,恐怕那三个一等王国会立刻找我们算账。”

    “哼,想让你我被黑锅,这样的手法也不够精明。”怜冷冷一笑,威尔大叔开口道,“或许让你我背黑锅也只是表面,动手的人只不过是想要将视线转移罢了。”

    “威尔大叔你的意思是……”怜一愣,威尔大叔呵呵一笑,“我也只不过是猜测,事若是按照我想的发展也同我没有任何关系。”

    怜被这句话震了一下,处处透着诡异的竞争赛,突然投放加入的危险魔兽,致死原因,还有营地的残酷屠杀,这一切……似乎被一根看不见的线串联着。

    到底是什么……怜皱眉思索,威尔大叔轻呼一口气,“竞争赛结束了也好,这样那些资源也不用分配出去了,不是么?”

    资源!分配!

    怜猛然抬起头,威尔大叔若有所思的勾着笑,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忽然异常明了!

    北大陆本就资源较少,帝国不可能掌握所有资源,当然要将资源的一部分划分出去以供其他王国使用,然渐发展壮大的卡特一族怎么可能满足于越来越少的资源,能够暗中冒险将手伸到东大陆这么远的卡特一族,也许早就有了将一切资源占为己有的心思!

    然而竞争赛摆在这里,卡特一族根本做不到霸占全部,三个一等王国也不会轻易松口,能够将这些资源掌控到手里的唯一办法,便是消灭竞争赛!让三个一等王国连瓜分的机会都不会有,而办法……就是这个!

    好精密的计划,好狠的手段啊!

    怜不由的心头一沉,杜拉。卡特,你已经贪婪到这种地步了吗,你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吗!怜和威尔牵扯了几乎所有人的视线,还有谁会在乎竞争赛如何,卡特一族此时有再合适不过的理由封闭竞争赛,恐怕其他三个一等王国也不会有任何异议!再加上教廷力量的涉入,家族势力本就让教廷反感,能够破坏掉竞争赛恐怕也是教廷的意思,竞争赛的消失在这一次事件之后,已经成为定局!

    怜想通一切有些恍惚,她曾经挚的姐姐,曾经如此呵护、疼她的姐姐,她一度认为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最善良的姐姐,原来早就死了!她的面具如此精致,如此令人恶心!

    她从来就没有看透过杜拉。卡特,不,更准确的说,她从来都没有真正认识过她!从什么开始的呢,她曾经唯一的亲人离她越来越远,直至完全消失的地步。

    呵,你也真是个傻子。

    怜不在心里自嘲,若不是临死前那段冰冷的真相,她就算是死,也不会认为她的姐姐是这样的人!杜拉。卡特也永远不会知道,那个将她当做至亲、将她视为第二母亲的妹妹,已经痛苦的重生了!

    “怜,在想什么呢?”

    怜猛然回神,不由得自嘲笑了,“在想动手的人,不由得很佩服她。”

    威尔呵呵一笑,“这些和你我都没有关系,就不要在想了,到底是不是这样现在下定论还太早。”

    怜叹口气,早吗?或许定论早就有了。

    卡特一族竭尽所能总算将三个一等王国的绪压住,在教廷的强势决定和时间的影响下,竞争赛就此消失,至于那些原本应该由三个一等王国使用的资源,美其名曰代为保管落到了卡特一族手中。卡特一族本就强大,教廷宁可让强大的再强大,也不想再发展处强大的其他家族势力。

    怜和威尔已经在帝都之内呆了有十几天,外面的发展动向两人也大约明白,威尔大叔仅仅是呵呵一笑,怜的心则是彻底冷了。

    “事总算是解决完了,你们可以离开了。”询问员再一次前来,这次很明显松口气的模样,威尔大叔呵呵一笑,两人打算离开,询问员开口道,“金发小姑娘,请你稍等一下,我们的女族长找你有话要说。”

    威尔感兴趣的呵呵一笑,“怜,看来卡特族长对你很感兴趣。”

    怜扯扯嘴角,“我知道了,威尔大叔要离开吗?若是你不嫌弃的话,可否等我一下……”

    “哈哈,没事没事,我也没什么事,在外面等你好了,去吧去吧。”威尔挥挥手,怜点头,跟着询问员就此离开,走在卡特一族的豪华走廊上,怜有些恍惚,熟悉陌生,这里是生她养她的地方,但现如今却如此陌生,很多地方早已经不是她记忆中的模样。

    改变过后的卡特家族宅邸能够看出在女族长带领下的发展,卡特一族在不断强大,也在成为教廷不得不拔出的第一颗钉子。

    “你上去吧,最顶端便是族长的房间。”

    怜抬头,眼前的旋转楼梯是她从前最喜欢的玩具,她喜欢一次次的上下,旋转着的楼梯犹如天梯,似乎能够通向云端,爷爷每次都会在她到底楼梯顶端的时候出现,不管在什么时候。

    跨上楼梯,怜一步步往上走去,属于奥拉。卡特的记忆是如此鲜明深刻,随着每一步那鲜明的色彩在逐渐变淡,到最后,彻底成为了黑白色。

    楼梯的尽头是一条长廊,长廊两边挂着历代卡特一族族长的画像,从前爷爷最喜欢给她将族长的故事,她总是会说,姐姐的画像也会挂上去,那个时候爷爷仅仅是对着她笑。

    爷爷,我又回来了。

    画面上的老者虽然老态,但那双眼却如鹰眸,犀利冷静,就是这样一位严肃冷酷的老人,会任由顽皮的自己坐在他的膝盖上扯着他的白胡子,就算扯痛了也仅仅是一句笑骂,你这个小调皮。

    怜深吸一口气,体内的血液直往脑袋上涌,爷爷画像的旁边自然是如今女族长的画像,妩媚冷艳,那双高傲的眼似乎将一切都不放在眼里。

    怜将眼神移开,将疯狂跳动的心脏安抚,紧闭的门扉犹如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就会有极致甜美的惑出现,但对于怜。贝拉而言,这皆是假象。

    轻敲门扉,怜依旧听得到自己清晰的心跳,门内一道声音慵懒传来,“进来。”

    推开门扉,柔和的光洒了进来,根本没有发生改变的房间,只不过坐在那里的人不一样了。妖媚如蛇的双眸泛着冰冷,女族长抬起白嫩的手臂,“坐下吧。”

    怜觉得自己的面部肌已经僵硬,坐了下来,女族长呵呵一笑,似乎看出怜的紧张,“这一次竞争赛你的表现我很满意,莫妮卡果然没有看错人,怎么样,也是时候该考虑一下她的建议了吧。”

    怜的脑袋一嗡,将脸抬起,黑眸看着坐在那里的女人,她的眼冰冷却带有期望,她是渴求自己的。怜感觉到自己的嘴角在上扬,“能够加入卡特一族,是我的荣幸。”

    女族长笑了,但笑声中却没有多少温度,那双如蛇的眼睛盯着怜,“自东大陆而来的你,要的只有这么多?”

    怜微垂下眸子,她要的当然不只是这些。

    “若是卡特族长能够将游加兰学院照顾好,我是更乐意为您效劳的。”

    女族长挑眉,“加入卡特一族是最为正确的选择,相信我,我可以给你很多你无法想象的东西,年轻人。”

    怜笑了,黑眸深处是一片冰冷,能给的包括你的命么?

    终于写到两姐妹见面了,当然怜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不过杜拉。卡特会后悔的,她会深深的后悔杀害了她唯一的亲人。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废才狂小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