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73 你别走啊!

    章节名:章73 你别走啊!

    进行宗师级别的副职业认证都必须到帝都完成,也只有帝都拥有如此高级别的认证体系,宗师级别,那已经跨越了很多个级别,不是一般人能够到达的境界。北大陆的帝都有着一些特殊之处,由于家族势力的增长,教廷常年都会派守实力高强的内部人员驻守,一方面可以监视大家族动向,一方面也可以起到震慑作用。

    当然,对于北大陆帝都之内的卡特一族,这样的震慑也不足畏惧,卡特一族拥有太多特殊的份,就连教廷也不好对此亲自下手。教廷虽然对此没有任何表示,然卡特一族便是一根刺,不除迟早都会成为致死的威胁。

    马车驶离卡因国都,往帝都的方向走去,怜坐在马车里无言,她没有想到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拜访帝都,心很是复杂。对于现在的怜来说是不愿意前往帝都,若是可以她在来到北大陆的时候变可以前来,但她不愿,起码是现在的不愿。

    在面对卡特一族,面对那位她亲的姐姐时,她希望自己会是最好的状态,起码她现在还没有将堡垒筑起,这样的自己又何谈复仇?

    “怜,你对自己还有担心?”见怜一直不开口,加里奥不问道,怜呵呵一笑,看着外面的风景,“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是啊,卡因皇族看到你拿回证明之后,一定会脸绿吧!”加里奥很为开心,怜也跟着点头,卡因皇族打定主意他们拿不到,所以才会如此故意刁难,宗师级别……在就正常人眼里,她是不可能有如此高的成就。只可惜,怜注定不会是普通人。

    “趁着这个机会,我也去验证下,一直以来我从来都没有验证过,也不知道自己的药剂到底是什么水平。”加里奥有些腼腆的笑了,怜勾唇,“要对自己有信心。”

    “呵呵,我当然对自己有信心。”加里奥看向窗外,“也不知道北大陆的帝都是什么样子,北大陆的家族势力这么强横,帝都估计只会更加厉害。”

    怜沉默不语,北大陆的帝都是什么样子,她再熟悉不过了,毕竟她出生和成长都在那里。“帝都不都是一样,也没什么可期待的。”低低开口,加里奥笑笑,“那个卡特一族不是一直在拉拢你吗?这一次都到人家家门口了,不去拜访一下?”

    怜的子轻轻一颤,“不去了,现在我什么都没有,拜访都没有资格。”

    “说的也是,什么时候游加兰挤进了帝都,你再去拜访,到那个时候你的起点就搞了,也没必要对那些人鞠躬哈腰。”

    怜笑,“说的有道理,等游加兰进入帝都也不迟。”

    窗外的景色一直不停变换,帝都如此之大,她应该很难会碰上熟人才对,卡特一族的人……也不会那么巧的碰上。怜缓缓吐出口气,莫名的紧张随着马车的靠近越来越多,直到帝都的铁墙大门出现在眼前,加里奥一声大喊,“怜,我们到了!看!那就是帝都城门!”

    怜下意识的将双拳握紧,掌心里满满的都是冰冷汗水!马车等候在城门之外,加里奥好奇的透过车窗往外看去,时不时的发出赞叹,“帝都果然不一样,与此相比卡因国都完全是个小地方了。”

    加里奥的声音已经到达不了怜的世界,她体僵硬的坐在那,什么也听不到,眼睛呆滞的凝注某一处,子随着马车的前进发出轻微的晃动,高大的铁墙城门缓缓自车窗外掠过,怜知道,马车已经驶入了帝都之内。

    “果然是帝都,这规模……南大陆和东大陆都比不上。”加里奥专注于帝都之内的景象,“看这建筑,还有各式各样的穿着,同样是帝都差距不是一般的大,怪不得家族势力在这里如此兴盛,看来也是有原因的,你说是不是怜?”

    “……”

    加里奥转过头,当看到怜僵硬的表之后马上收回了自己的心思,“怜,你怎么了?”

    怜僵硬的扯开嘴角,感觉喉咙有点发涩,“没什么。”

    “没什么?你知道你现在什么表么?脸色甚至都有些发白了!”

    怜轻咳一声,将始终紧握的拳头松开,“真的没什么,可能是这里太繁华了,不太适应。”

    加里奥狐疑皱眉,怜看了看外面,“还是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我有些累了,车夫,前面第三条街道左转!”

    加里奥原本还嘟囔这么大的地方去哪儿找落脚地,怜的话让他睁大眼睛,“你怎么知道的?”

    怜愣住,这完全是她下意识开口,“我、我……”

    “你是不是来之前做了功课,查看了地图?”加里奥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怜尴尬笑笑,“恩,我查看了地图,这样我们也方便些。”

    “你啊,每次出发前一定会准备充分,没想到来帝都这样的地方也是如此。”加里奥不竖起大拇指,车夫按照怜的指示前进,果然在第三条街道左转,发现了一家看上去十分不错的旅馆,两人下车之后,车夫将马车安顿好,怜带着加里奥走到里面。

    “两间房,要三层以上的。”怜上前开口,服务员呵呵一笑,“客人不是第一次来吧,每天晚上这里都会有娱乐活动,对于客人的休息来说有些吵,我们都会推荐客人住到三层以上。”

    “呵呵……是么……”怜有些恼火自己的心直口快,加里奥在一旁倒没有察觉,“连这些你都知道,怜,你这是做了多少功课?”

    处理好了房间,怜有些慌张的想要离开,“我有些累了先上去休息,你若是想要逛逛,自己去吧,小心一点。”

    加里奥点点头,说实话他对这里还是很好奇的,如此繁华的帝都自然是要逛逛,“那你好好休息吧,要不要我给你带点什么回来?”

    “不用了,你万事小心。”怜匆匆说完转上楼,加里奥叹口气,“或许是真的累了,这段子一直都在忙着,就好好休息吧。那个请问一下,这里集中卖药材还有药剂的地方在哪里?”

    “这位客人,这样的店铺在最东面,你可以去那里看看。坐马车比较快一些,若是您愿意的话,步行也可以。”

    “谢谢了。”加里奥一脸兴奋的出门,寻找他的药剂店铺去了,而来到楼上房间的怜却是如泄了气般,倒在上,整个人似乎都陷了进去。

    “呼……”忍不住呼出一口气,怜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脑子很累,自从踏入帝都的那一刻起,属于奥拉。卡特的东西拼命的往外钻,对于这里的熟悉感,对于这里复杂的感,还有她内心越来越压抑不住的仇恨和愤怒,她多想一个箭步冲出去,直奔卡特一族的地方,甚至直接冲到那个女人面前!但是她不能。

    “真是够了,怜……你是不是应该坚强一点……”喃喃低语,不知道是在对哪一个自己诉说,睁开双眼看着天花板,怜突然坐起来接着便是苦笑,这些记忆不是她说抹去便能抹去的,这些印刻在她灵魂深处的感觉,又怎么可能忘得掉!

    “如果忘不掉,那就接受好了……”怜扯扯嘴角,自上站起来,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帝都世界,这个让她生死沉沦的城市,谁又能想到,当初那个辉煌一时,被众人传送的奥拉。卡特,今天,又回来了。

    新的一天黎明到达,怜的心多半也平复了很多,在吃早餐的时候加里奥愉快的同怜分享昨天他的见闻,怜听着时不时说上两句,关于副职业的认证加里奥也打听了一下,副职业的高级认证可以随时进行,不过是在前一个等级认证的基础之上,对于怜还好说,毕竟她有先前认证的大师级别徽章,然对于加里奥来说,却要从头开始。

    从头开始就比较麻烦,低级认证有人数和时间限制,好在加里奥来的时间不错,再过一周左右,帝都这边会举行副职业的低等级认证,届时通过的人就可以继续进行高等级认证了。

    得知要在这里再停留七天,怜还是有些头疼的,对于这个地方她根本不想久留,原先以为只有一两天的功夫,却没想到还要再守上一段时间。

    “听说这一次的药剂师等级认证会有教廷高层来,我看这里的人似乎习惯的样子。”加里奥撇嘴,“难道这里见到教廷高层很容易吗?”

    怜低笑,“和其他大陆相比,这里能够见到的次数应该是最多的,帝都的民众对于教廷高层也是习以为常了,毕竟这里是北大陆的帝都,一个家族势力崛起的地方。”

    加里奥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教廷的势力在这里的确减弱了不少,这里的家族难道就不怕教廷出手吗?”

    “北大陆帝都的几大家族份背景都不简单,对于教廷而言,可不是说动就能动的对象,这些具体来说都和你我没什么关系,不要再执着于这上面了,也不要再讨论这样的话题。”

    “好。”加里奥点头,这里可谓事发敏感之地,尤其是家族势力和教廷势力要一较高下的状态,教廷频频派高层来此,估计也就是这个意思了。

    “我的认证要麻烦点,不好意思了怜。”

    “根本没什么,帝都的资源很丰富,尤其是这里,若是有时间你可以多去走走逛逛,上的钱够吗?”

    加里奥嘿嘿一笑,“我的药剂卖出的价钱都不错。”

    怜了然,以如今加里奥的药剂水准,估计他也有不少私人存款了。“好,我先去将我的等级认证办完,你若是出去要小心注意。”

    “好,你去忙你的,我一定会注意的。不会和别人起冲突,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我懂。”

    怜点点头,来到陌生的地方最好不要有任何矛盾冲突,凡事多忍让,不在自己的地盘绝对不要和对方叫板,惹到了小人便要后悔一辈子。

    怜打算将自己的等级认证办完,也能够和加里奥一起行动,若是真遇到麻烦两人也能一起解决,也不至于加里奥会被别人欺负。

    来到附魔师高等级认证地点,前来认证的人寥寥无几,门前十分冷落,走进去之后怜只觉一道冷空气扑面而来,工作人员百般无聊的扫了怜一眼,“小姑娘,是来找人的?”

    怜扫了扫四周,副职业的等级认证均由教廷负责,毕竟也只有教廷有这个能力出的起这方面够实力的人物,就算家族势力再如何强大,在某些方面还是会疲软。

    “不是,我是来进行宗师级别的等级认证。”

    话一出口,似乎有些冷场,原先神怠惰的工作人员一个扭头,嘎吱一声,似乎脖子直接360度的旋转。

    “我没听错?宗师级别认证?”工作人员的眼睛瞪大,机械的重复,怜站在那里,将自己大师级别的徽章放在他面前,“你没听错,我可以认证了么?”

    工作人员愣了几秒,随后一个直立,紧接着便是一声怒吼,“大人!大人!有认证的人来了!”

    怜错愕几秒,这人怎么跟遇到天大的喜事一样,用得着喊的这么大声?随后一道影急急忙忙的自一扇门出来,眼镜似乎都带歪了,放精光的眼睛自镜片后细细打量怜,好似能将她看透一般。

    “小姑娘,认证什么等级啊?”话一出口,怜猛然皱眉,这口气……怎么跟调戏的流氓一样?

    “咳咳,我是说,要认证什么等级。”说话的人连忙直起子,扶正自己的眼镜,很为严肃庄重的重新问道。

    “宗师级别,这是我大师级别认证的徽章。”怜将徽章亮出,随后说话的人赶忙走过来,将徽章拿在手里,“恩,不错!是正宗的大师级别徽章!啧啧,小姑娘,看不出来你很厉害啊!”

    怜笑笑,“一般而已。”

    “谦虚了谦虚了!小姑娘今年多大啊,住在哪里,你的老师是谁啊?”戴着眼镜的男人胖乎乎,眼睛很小,加上这样可以熟络的语气,让怜再度皱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别误会,别误会!我只是好奇你这么厉害的小姑娘是谁教出来的,多大啊?”

    怜头皮有些发麻,这人说话的口气还有他那双切的小眼睛,实在让她不适应,“二十三岁。”怜淡淡开口,眼镜兄一下子就愣住了!

    “不得了啊!二十三岁的大师级别附魔师!这,这真的是天才啊!”眼镜兄激动的口水都飞了出来,怜勉强笑笑,“可以,开始了么?”

    “当然!当然!”眼镜兄极为的将怜带入认证的房间,当门被激动的合上之后,几个工作人员迅速凑到一起,“有好几年了吧,我们这里一个人都没来过。”

    “是啊,我感觉上都能种蘑菇了,甚至以为我们这里被废掉了!”

    “来认证宗师级别,你们听到没有,二十三岁!”

    “次奥!二十三岁,让人抓狂的年龄!”

    “若是通过了,哥要膜拜她!”

    “擦,我也膜拜!二十三岁的宗师级别,闹呢!”

    房间之内,怜静静的坐在那里,眼镜兄有些兴奋的坐在对面,“小姑娘啊,尊姓大名?”

    “怜。贝拉。”

    “好名字好名字,那个,你家住哪里啊?”

    怜目光深沉的看了他一眼,“我可以开始进行认证了么?这些问题似乎与认证无关吧?”

    眼镜兄呵呵一笑,“怎么可能无关呢!若是你认证成功了,你是要加入教廷的啊!这些况我当然要先记录一下。”

    “你说什么,加入教廷?”怜挑眉,眼镜兄一愣,“对啊。”

    “在其他大陆认证也没有这个规矩,必须要加入教廷。”怜冷静开口,眼镜兄再度呵呵一笑,“这里毕竟是北大陆,教廷的规定也不同,在北大陆上进行认证的大师级别往上人才,必须加入朝廷,这是规矩。”

    怜狠狠皱眉,眼镜兄见到怜这个表,不由得疑惑,“怎么了?难道……你不愿意加入教廷?呵呵,这个我也可以理解,若是你是家族出的话……不过加入教廷你的前途无量啊,虽然北大陆的家族势力是很强,但教廷才能让你发展的更好,也会给你提供更加优越的学习环境,你要知道……”

    “我告辞了。”怜迅速起,她不会加入教廷,从前不会现在也不会,以后……也不会。加入教廷便有各种规矩束缚,她有自己想做的事,况且她现如今对教廷的看法有所变化。

    “怎、怎么了……”眼镜兄很慌张,赶忙站起,怜将自己大师级别徽章收回,“抱歉,我想我还是没有这个实力进行宗师级别认证,我还要再回去努力一下,等我真正有这个实力的时候,会再来的,告辞。”

    “哎,你等等小姑娘!这个你可以去尝试啊!如果成功的话,你会有多么大的成就感啊!小姑娘!你别走啊,哎,小姑娘!”

    怜推门而出,外面聚在一起的几个工作人员一愣,我靠!不是吧!认证完了?这尼玛什么速度!

    怜神有些低沉的往外走,几个工作人员似乎有所预料,没过那小姑娘也很厉害了啊!

    眼镜兄一路追着出来,甚至追到了门外,然怜义无反顾的离去,眼镜兄仍然不死心的高喊,“小姑娘!你等等,别走啊!小姑娘!”然怜的影很快便自他的视野里消失,利落、干脆。

    看到大家留言的猜测,不得不说,各位是侦探吗?囧~猜对了有木有!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废才狂小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