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27 孽缘啊!

    “化形?人类不要信口开河!”洛得根本无法相信,“融入到武器之中的魂怎么可能化形!这根本就不可能!”洛得挥舞着手中巨斧,若不是有隐月挡着,他恐怕会直接了断怜的命!“卑鄙的人类,你到底是从哪里得知的!说出来!”

    “魂?融入到武器中的魂?”隐月皱眉,洛得一脸愤怒,“这是我矮人一族从不外传的铸造之法,在族内知道的也只是少数!人类,你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

    “我说过,是黑耀告诉我的!”怜并不畏惧,一双黑眸直视洛得,洛得刚要说话怜却猛然打断,“如你所言,这是矮人一族铸造的武器秘法,我一个人类又是从何处知道,我根本没有和矮人有过任何接触,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矮人!矮人之中都很少有人知晓,更何况是人类!”

    “你……!”洛得愣住,隐月开口道,“兄弟,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怜纵使知道也不会对矮人一族产生任何威胁,也绝对不会将这件事告诉别人。”

    “你要我如何信她!”洛得仍旧不肯放下手中巨斧,怜狠狠皱眉,“你若是不信我也没办法,我不会告诉别人就不会告诉别人。”

    洛得脸上的胡子都快要被气歪了,他实在没有想到人类之中有人竟然会晓得这个方法,他的兄弟他自己都不曾透露过半分!难道真的如这个人类所说,融入到武器中的魂……可以化为形体!但是……这又怎么可能!

    “可是你所说的……这个根本就不可能会是真的!”洛得睁大眼睛,不断摇头,怜狠狠皱眉,“这个世间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就是可能。”

    洛得手中的巨斧松开,“这怎么可能……”

    隐月走上前去,“洛得,你还好吗?”

    洛得掏出随携带的酒壶狠狠的灌了一大口,沉默不言,随后将再度变空的酒壶扔到一边,“人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说清楚!”

    怜沉默,怎么回事?一旦要开口,她就要说出奥拉和自己的关系,而黑耀……也是属于奥拉的武器。“机缘巧合,寄宿在那柄巨剑里的魂进入到了我的体内,我的元气空间与别人不同,外面有冰层笼罩,黑耀破不开冰层只能呆在元气空间之内,依靠着我的元气化成人形。”

    “依靠你的元气?”隐月惊讶,“你怎么能够用元气去滋养魂!你这样会消耗多少元气!”隐月急了,元气消失便不会再重新得到,她竟然用自己的元气去滋养,太乱来了!

    “黑耀消耗的元气对于我还说的过去,不是负担。”怜开口,黑耀拿去的紧紧是一小部分,她元气空间之内的元气足够多,再加上她修习所需元气只能从裂缝中抽取,数量也很少,不会阻碍她的修习程度。

    “可是……!”隐月仍然有些担心,在这个世界,元气是最重要的,有的时候比命还重要!命若是没了,或许依靠元气还能有复生的可能,然若是元气没了,才是真正的什么都没有!

    “黑耀化形之后便不再吸取我的元气,你放心,我真的没事。”怜知道隐月担心自己,听到她这么说隐月也不能说什么,洛得狠狠皱眉,“你的元气空间之外包裹着巨大冰层?哈,有趣的狠!这样的事我可是前所未闻啊!”

    “说老实话,若不是亲眼所见,若不是亲感受过,我也不会相信会有这样的况存在。”怜淡淡开口,当初她亲眼看到自己的元气空间,当时的惊讶不会小于其他人。

    “魂能够化作人形吸取的元气怎么可能只是一点点!也只有你的体质特殊才会如此,若是放到其他人上……恐怕早已经被寄宿在体内的魂吸个干净了。”隐月开口,“当然,原本寄宿在武器中的魂进入到人体之中……应该只有你一个特例了。”

    怜点点头,黑耀的况十分特殊,若不是他自己主动追随也不可能跟着她的灵魂一起来到这个体之中!黑耀如此忠心相随,吸取元气……哪怕是再多她也会给!

    “人类,那柄黑耀,我知道。”洛得开口,“矮人一族在武器中铸魂是很少有的事,这项秘法根本没有几个矮人能够全然领会,你口中的那柄黑耀……其实是矮人一族的失败之作。”

    “你说什么!”怜惊讶的睁大眼睛,失败之作?在她看来极为强悍,被高手认为是神兵利器的黑耀竟然是……失败之作!

    “哼!不是失败之作,你以为我会任由黑耀在你们人类之手!”洛得开口,隐月再旁皱眉,就他所知矮人一族在铸造方面得天独厚,铸造的秘法更是流传很多,他这位兄弟洛得也知道一些,但铸魂……这是矮人一族内部都咸为知道的秘法,更不可能让这样的武器流传到人类手中!

    “黑耀是失败之作,不知被谁带离了矮人一族,由于是失败之作矮人没有理会,但却没想到会传入人类世界,如今……从你的口中说出来。”洛得深深看了怜一眼,“既然黑耀的魂在你体内,也算是为我省去了不少麻烦,按照矮人一族的规矩,这样的魂都是要取回的。”

    隐月神一沉,取回?现如今的况怎么可能取的回去!

    怜的口一紧,还好黑耀和她在一起,不然的话……洛得冷冷一哼,“这件事若是被被人知道,传到矮人一族的耳中,到时候发生什么我可是管不了你。”

    怜点头,“我知道,不会让第四个人知晓,关于黑耀,关于铸魂之事。”

    洛得沉默几秒,“看在我兄弟的面子上,我就信你一回。”

    “我想问一下,黑耀的魂……来自哪里?”怜自己也曾做过猜测,魂,不外乎几种,很多事黑耀已经全然忘记,他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洛得冷笑,“我怎么会知道这样的事,我又不是黑耀的铸造者。”

    怜沉默,是啊,洛得不是黑耀的铸造者,他又怎么会知晓。若是可以的话,若是可以让体内冰层消融一部分,黑耀就有出来的可能。原本以为洛得会知道些况,怜也好有所准备,然还是空欢喜一场。

    “我要走了!”洛得粗声粗气的开口,转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隐月上前帮忙,洛得回头看了看怜,“兄弟,这就是你喜欢的女人?”

    隐月笑着点点头,洛得哼了一声,“你的眼光还真是……”

    隐月勾唇,“在我眼里,她就是最好的。”

    洛得愣住,随后低声说了句什么应该是矮人语,反正隐月是没听懂,当一切都收拾好之后,洛得警告般的开口,“若是将事泄露,矮人一族不会放过你,不要将我的兄弟卷进来!”

    怜皱眉,“我说过,我不会。”

    “哼,我也就说说。”洛得将行李往上一甩,“兄弟,下次记得多带几瓶酒,不要太小气!”

    “哈哈,知道了!”隐月笑着回了一句,两人挥手致意,洛得渐行渐远,目送洛得离开之后隐月回,对怜温柔一笑,“黑耀的事从来没听你提起过,你是在什么地方捡到它的?”

    怜沉默,她根本没有捡到,黑耀一直都和自己在一起,只不过最开始她不知道罢了。而北大陆杀死她的教廷高职人员,做梦都不会想到他夺走的只不过是个外壳,黑耀是他根本夺不走的!

    “隐月,你就没有疑惑吗?”怜开口,隐月笑了,“疑惑?我为什么要有疑惑?”

    怜抿紧嘴角,黑耀原本是北大陆天才少女奥拉。卡特所有,在她死之后黑耀消失,现如今黑耀的魂出现在她体内,再如何的机缘巧合也解释不了这其中的联系!隐月他,怎么可能没有疑问?!

    “我关心的并不是黑耀为什么会出现在你体内,我只管你有没有被它伤害到,只要你说没有,我就放心了。”黑眸如夜,里面散发着点点光芒分外好看,怜不由得回想起两人的初次见面,那时的他白发红眸,然眼中透露的温柔却是如出一辙,当时的自己不也就这么陷了进去?

    “嗯,谢谢你。”怜低声开口,一路走来,经过了这么多她和隐月共同经历的也不少,可以说是生死之交,若换做是她……或许也不会做到如此的不闻不问。

    “你的元气空间之外的冰层,就没有办法将其溶解吗?破开虽然希望渺茫,但溶解应该是有可能的。”隐月开口,浓眉紧皱思索着什么,“怜,你那位老师都没有办法吗?”

    怜笑笑,“老师当初打开冰层已经花费了不少功夫,当时他老人家也说过,要破开冰层以他的实力做不到,或许也只有教皇有几分可能,但溶解……老师并没有提过。”

    “溶解部分应该有可能,冰层既然能够被破坏,只不过是程度深浅而已。”隐月开口道,“冰层说到底是由水元素演变而来,看来只能由火元素出马了。”

    怜无奈摇头,“我体内的冰层霸气的很,我只能用火元素压着而已,两者只能说是平衡,若是谁占上风……估计是不可能的。”

    “你体内的火系本源也无法起作用?”

    “没有办法,我体内的火元素根本无法和冰层散发的寒气抗衡,还要加上外在的火元素才能勉强保持平衡。”怜将一直戴在脖颈上的火系原石拿出,隐月见到也是有些惊讶,怜体内的寒气竟然这么狂猛!

    “那……怜你有没有想过,让更高强的火元素直接如你体内。”隐月开口,怜愣住,随后笑了,“我也这么想过,但更为高强的火元素就算能够进入我体内,我也未必能够撑住,寒气一旦爆发起来……”

    “知道,若是有条件的话,一定会准备周全。”隐月开口,“冰层融化对你有很大益处,若是能够将你体内的黑耀放出,对你更有益。”

    怜点点头,她也渴望再度和黑耀并肩战斗的那天!然冰层溶解,这对于怜完全是可望不可即的事。这一路怜自己也在尝试,然体内寒气太过猛烈,乱动的后果不是怜所能承受的。一切,也只能等待机会了。

    回到游佳兰学院,怜一头扎入到图书馆之中,她不可能一直任由冰层存在,为了黑耀,她也应该设法将其溶解掉一部分!“不知道药剂方面的书籍有没有记载……”怜翻看着药剂书籍,记得当初老师交给她的火属药剂,能在短时间内对抗自己体内的冰层,有没有可能溶解掉一部分?

    怜专心查找,一道影自后方接近,手朝着怜的肩头袭来,怜陡然回刚要出拳硬生生的收了回去,“杰斯,你做什么!”压低声音,毕竟在图书馆之内,杰斯似乎有些郁闷,示意怜跟他走出去,怜将手中书籍放下,刚走到外面杰斯似乎忍无可忍的吼了一声,“死丫头!为什么丢下我!”

    “丢下你?”怜很为疑惑,杰斯有些忍无可忍的挠挠头发,“我是说上次!上次我和你跟踪男妖精,你怎么就丢下我自己一个人!”

    “哦,忘记了。”怜淡淡说了一句,杰斯深深吸口气,“我不管!要不是你丢下我,我也不能……你这次必须要帮我!”

    “帮你?”怜很为疑惑,杰斯有些头大的开口,“你不知道,那个女人有多恐怖!死丫头!这次你说什么也要帮我!”

    杰斯将前沿后果说了一遍,怜总算理清了头绪,那天和隐月在一起的女孩子是帝都贵族上流圈里面的名人,至于和杰斯之间的渊源就很深了,若是可以的话杰斯根本不愿和这个女人有过多接触,女孩子对杰斯一往深,然杰斯却对人家根本毫不关心,再加上对方死缠烂打的格,还有脑袋一根筋的作风,杰斯都是讳莫如深,若是有可能他宁可远离帝都一辈子!

    好在女孩子去了别的地方,有几年的时间都没有在帝都,杰斯也就慢慢快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以至于当天见到也没认出来是谁,不然他一定早就溜之大吉了!

    “那个女疯子说什么也要和我结婚!我快要疯了!现在她赖在我家不走啊!”杰斯看上去的确要气疯了,一副根本没办法的模样,怜忍不住笑了出来,“当天我也看到了,那个女孩子长的并不差,家世和你相当匹配,又对你如此一往深,你有什么可拒绝的?我看倒是不错。”

    “死丫头!你少在这里说风流话!让你和一个你不的人共度一生,你愿意吗?”

    杰斯的话让怜猛然愣住,“我刚才只不过也是说笑而已,和自己不的人,当然无法共度一生。”

    “所以啊!我不要和她结婚,绝对不要!坚决不要!”杰斯说的斩钉截铁,怜点点头,“那就将你的意思告诉她,她应该就会明白的。”

    “你错了死丫头……那根本就是个疯子,我说的话她根本一句都没听进去!”杰斯有些茫然的摇头,“我已经不能在家里呆了,迟早会被她折磨疯的!”

    “那就去告诉你的父亲,他应该不会强迫你。”怜开口,杰斯却脸色一沉,“这个圈子里的婚姻,哪一个不被父母干涉过!都是出于利益的结合,我的父母也不例外!”

    怜皱眉,这么说来杰斯的父亲应该会支持,毕竟两人的家世、样貌、背景都很般配,这样的两个家族结合对彼此都会有巨大的利益。杰斯头疼的揉着自己的头发,“我该怎么办!我不要和那个女疯子在一起!”

    怜沉默,“那我也帮不到你什么。”

    “不不不,死丫头,你可以的!你可以帮到我很多的!”杰斯如看到救命稻草一般,双眼发亮的盯着怜,“你只要装作是我的女人,是假装!让她知难而退就可以的!没有哪一个女人会缠着一个心有所属的男人吧!那样多无趣!”

    怜愣住,随后摇头,“不可能,按照你所说,那个女孩子的个很执着,根本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就放弃,你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

    “这个不行么……别的办法别的办法……有了!”杰斯双眼再度发亮,“让男妖精去勾引她!男妖精那张脸根本没有女人会拒绝,让男妖精去勾引她!”

    怜狠狠皱眉,“你想了半天就想到这个办法?隐月不会去的!”

    杰斯神一跨,“那怎么办!我现在连家都不敢回,跑到这里她早晚也会找来的!”

    怜叹气,“杰斯,她没有你想的那么恐怖,只不过是太喜欢你而已,这份感你若是能够理解最好,若是无法接受她也不会强迫你的。”

    “死丫头,事若是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就好了,不行,游佳兰也不能再呆下去了,我要离开帝都!现在立刻马上离开!”杰斯转就跑,怜一手将他拉了回来,“你冷静一点!”

    “没办法冷静!我若是动作不快点,就会被那个女疯子追上了!”杰斯低吼一声,反手将怜的手掌握住,“死丫头,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你开什么……”怜当下要拒绝,一声河东狮吼陡然传来,怜只觉得自己的耳膜要破掉了!

    “放开你的手!放开!”

    声音席卷着风而来,直扑怜的面前,怜只感觉握住自己的大手又是一紧,杰斯反倒是握的更狠了!怜刚一抬眸,一道华丽影出现在学院之内,一袭高雅洋装,十分精致的蕾丝和缎带,光是这么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放开你的手!没听到吗!”年轻女人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看着怜和杰斯交握的双手眼睛似乎要燃起火来!

    “放手,杰斯!”怜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杰斯的手一紧,一副豁出去的姿态,“死丫头,你就帮我这一次!”

    怜狠狠皱眉,这样做只会更刺激对面的这位女,明明可以坐下来好好说清楚,只要把话说开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难道对方还真能胡搅蛮缠的婚不成?!

    “放开!”

    “啪!”长鞭自空中袭来,又快又狠,直接往两人握住的手掌挥去!怜脚步往后退去,一下子便甩开杰斯的手,长鞭自空中调转方向再度朝怜扑来!黑眸一沉,怜知道对方误会了什么,现如今说什么也不管用,还是先制止她再说。

    影移动,怜本想将长鞭捉住,但却发现对方的实力根本不弱!甚至不亚于帝国学院的学生!

    “女疯子!你要是伤着她,我和你没完!”杰斯看的着急,大吼大叫,然说的话让手持长鞭的女更为恼火,“和我没完?为了这个女人!”长鞭挥舞,怜暗道一声不好!她在速度上还是有所欠缺,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会被长鞭波及到!杰斯竟然还在一旁火上浇油!

    “你闭嘴!”怜也不近恼火了,无缘无故被卷入其中,还不都是因为他的单细胞!

    “女疯子!你住手!听到没有啊!”杰斯看着空中飞舞的长鞭只觉得心慌,他似乎没发现在他没喊之前,鞭子的速度也根本没有现在这么快!

    “这是怎么回事!”加里奥带着安妮赶了过来,见到眼前这一幕不由得呆住了!

    “太好了,快去阻止那个女疯子,别让她伤害到怜!”杰斯连忙开口,加里奥狠狠皱眉,当下一道白光笼罩在怜的上,瞬间速度便有所提升,怜分神看了一下外面,加里奥和安妮来了!

    “你竟然敢欺负小怜!你是坏人!”安妮气呼呼的一声吼叫,小手愤怒的扬起,一道火焰竟然就这么直接喷了过去!

    “安妮!”怜见到不一声惊呼,来添乱的人不要太多行不行!

    火焰直接将手持长鞭的年轻女人晕住,怜也得意喘息,安妮还要动手的时候怜连忙开口,“等一下!不要出手!”

    “小怜,她欺负你!”安妮不肯轻饶,怜只能狠狠瞪了杰斯一眼,上前查看了一下对方的伤势,好在只是晕过去而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加里奥走过来一头雾水,怜站起,“杰斯。琼斯,你给我过来!”

    准备偷偷落跑的杰斯听到怜的话,尴尬的扯扯嘴角,“那个女疯子晕了?我就不过去了,先走一步了!”杰斯转撒腿就跑,加里奥和安妮看的是一脸问号,怜双拳紧握,陡然一声怒喝,“你以为跑得掉!”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废才狂小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