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6 贵族少爷

    “听说了没有,一等王国赛德游佳兰学院的特别班!”

    “听说了,听说那谁家的少爷,和那谁谁的儿子,还有那谁谁的外甥去了!回来之后彻底变了个人啊!”

    “是啊,我见过,那三个可全都是吊儿郎当游手好闲的个,但这一次回来,完全变样了!不仅实力增强了不少,就连格也改变了不少啊!”

    “有点……往优秀方面发展的样子?”

    “游佳兰学院的特别班那么厉害?”

    “可能是吧,改变的确是真的,要不然把我们家的孩子也送过去?”

    这是在帝国家族之内议的话题,那边是赛德王国游佳兰学院的特别班,没有哪一个王国的学院能够得到帝国家族的如此关注,应该说也没有哪一个王国学院知名度能扩散到帝国之中!就算是赛德王国从前享誉盛名的圣修斯,帝国家族也是很少听闻。

    很快游佳兰这个名字便在帝国的家族圈内流行起来,渐渐扩展到贵族圈,接着再往上扩展!一时间,帝国有名有姓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知道游佳兰这个名字,也对这个学院充满了好奇。

    帝国的一些小家族忙不迭的将自己的孩子送过去,期待着他们的改变。随着口碑越来越好,随着众人说的越来越玄乎神奇,帝国的上流圈也开始蠢蠢动了。

    “游佳兰学院真的这么厉害?”珠光宝气的房间之内,一个富态精明的男人坐在那,一双眼转来转去,手上拿着高级雪茄,这可是帝国之中的一等贵族,地位仅次于大主教之下!

    “是啊老爷,都是这么说的,很多家族都将自己的孩子送过去,的确发生了不小的改变,我就曾看到过,的确是大不一样了。”管家站在那,说的一脸羡慕。

    富态男人抽了一口雪茄,吐出一个烟圈,“如果是真的,那我也这么办……”若是能过将家里的那个混世魔王送过去,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让他清净不少!

    “是啊是啊,少爷若是能够去那,想必会发生不错的改变。”管家苦笑,家里这个混世魔王要是再这么下去,早晚得被他折腾完了!

    富态男人叹口气,他就这么一个儿子,结果没继承他和夫人的任何优点,小一点还好,从会跑开始,只会让人头疼!根本不曾用心休息过,什么下三滥的事都做,为了这小祖宗的事他都已经焦头烂额了!帝国的任何学院都不敢要他,他砸进去多少钱也没用!

    哪一家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你就算不是天资禀赋之人,总要有点实力也好保护自己,但这混世魔王除了打架惹事,仗着自己有跟班和护卫,根本就是毫无忌,狂妄嚣张!为此惹怒了不少人,若不是仗着他的面子,这小魔王恐怕早就有麻烦了!

    “哎,我实在是管不住他,让他出去也好,不过毕竟是一等王国的学院,不知道条件如何……”说白了,还是不想苦了自己唯一的儿子。

    “老爷,少爷需要吃点苦,不然以后家族的未来要怎么交给他。”

    富态男人狠狠叹气,“你说的没错,就这么办。”

    游佳兰学院最近有越来越多的帝国家族中人前来求学,这段时间之内前前后后竟然有几十名之多!这在赛德王国开创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历史!虽然帝国中家族的年轻人也有在王国中求学,但这样的况很少,除非王国的学院十分游戏,毕竟在帝国的学院哪个都不差!但像游佳兰这样前后接纳了几十个来自帝国家族的年轻人求学,这可是前所未闻的事!就连圣修斯也是一个帝国来人都没有啊!

    “大主教,游佳兰学院这样的行为会不会不太好,要不要加以制止?”书记员将况上报之后,大主教沉思,赛德王国的失利是他心头的创伤,痛失三连冠和成为帝国擦肩而过,对圣修斯很为不爽,大主教也埋怨过自己,若是不更换队员,现如今的赛德王国根本就不会是王国了!是他沉不住气,是他太心急了!

    “游佳兰毕竟是私人学院,教廷并没有投注钱财,游佳兰如何动作就由他们去,只要不过分就好。”大主教开口,书记员却皱眉道,“可是大主教,游佳兰招收了这么多来自帝国家族的年轻人,而且还不进行入学考试,对方交钱就可以,这样的入学制度会不会……”

    “书记员,你会不会担心的太多了?”大主教的眼神冷冷扫过去,书记员立刻噤声不语,大主教开口道,“我说了,游佳兰如何动作由他们去,只要不过分,不必要去管。”

    “是,大朱家!”

    游佳兰学院之内,学生们每天的生活都差不多,但多出了一个好,便是喜欢议论特别班的事,今天特别班又收了多少学生,今天特别班那边又发出什么怪声,特别班到底是怎么上课的,这些已经成为了游佳兰学院中,普通学生纷纷讨论的话题。

    “啊,不知道怜在搞什么,特别班的那些学生都是一样的目中无人,她又何必亲自去教导他们。”偌大的食堂之内,加里奥吃着三明治,满不在乎的开口,安妮坐在一旁乖乖的持着自己的饭菜,自从怜接手特别班之后,安妮就没有多少时间粘着她,不过安妮毕竟也已经七岁了,该做的事她都会做,只不过有些依赖于怜罢了。

    “那些特别班的学生是在福中不知福。”尤嘉开口,咬了一口自己手中的面包,现在他能够察觉到怜的实力境界,那是远在他之上!有这样一个人当老师,特别班的学生们偷笑去吧!

    “不过我很好奇,特别班就她一个老师,她至多教一门科系,其他科系谁来教?”尤嘉皱眉思索,安妮咯咯一笑,“当然也是小怜啊!”

    “哈哈,凭怜的知识量糊弄一下那些二代们,还是绰绰有余的。”加里奥笑笑,随后皱眉,“我很奇怪,隐月那家伙怎么还不回来?”

    尤嘉沉默,隐月他有很深的印象,当初在和游佳兰学院交手的时候,那个黑色短发少年异常俊美的外形,就连他这个男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他看似动作很轻的箭,但那箭的威力他却实实在在的体会过!不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高过圣修斯的弓箭手们!

    外表出众实力又出众的男人很少见,而且他看上去为人一点都不轻浮,这也是尤嘉在进入游佳兰学院之后才了解到的,当然隐月眼神只追随怜的影,这件事就算是再木头的尤嘉也看的出来。

    “他不是说只走一个月么,现在已经快四个月了。”尤嘉低低开口,他看的出来怜心中也很担心,这个俊美的男人走在怜的边,两人很为般配。

    “会回来的,不然小怜该伤心了。”安妮说了一句,加里奥扯扯嘴角,“怜在忙特别班的事,或许早就将他忘脑后了也不一定。”

    安妮看了加里奥一眼,加里奥大口吃着自己的午餐,尤嘉皱眉,是啊,就算有什么样的紧急事他也应该回来了,四个月都快过去,他在外面难道是碰到了什么况?

    “叮叮!”某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人迹罕至荒郊野外的地方却有一个铁匠铺,只不过这铁匠铺虽然表面上十分破烂,连块挡风遮雨的布都没有,然摆在地上的兵器不论是哪个造型,材质和工艺都是奇佳。

    一个低矮影正在熔炉旁劳作,手中的大铁锤叮叮咣咣的砸在模具上,赤红的火舌不断窜起,带着令人难以忍受的高温,然这道影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任由高温铺面,动作依旧不停甚至没有任何偏差,火花四溅,专心致志的盯着手中模具。

    一头粗狂的头发,还有几乎将脸快要遮住的长胡子,一双眼隐藏在头发之后,似乎闪着幽幽亮光。

    一道修长影自远处走来,是一位俊美青年,将手中的东西随手抛到岸台上,青年靠着柱子看着工作的低矮影,“洛得,你要的东西。”

    正在专心工作的影将手中的模具放到一旁的水槽内,水蒸气发出凄惨叫声,火焰继续燃烧,工作的影转过来,见到岸台上的东西眼睛一亮,粗厚的手掌立刻抓过来,“水妖的鱼鳍,兄弟,你还真的找到了。”

    俊美青年扯扯嘴角,“没错,费了我不少功夫。”

    “哈哈哈!兄弟,你要我给你做的东西已经做好,就在那里。”洛得指了指地上那一堆武器,俊美青年挑眉,走了过去,随后在里面拿起一件,细细端详了片刻,“你的手艺似乎更胜从前了。”

    “哈哈哈!兄弟,给我带酒了吗?”

    “当然,喏。”俊美青年将酒壶扔了过去,粗厚的手抓住生猛的就往口中灌去,随后笑了出来,“朗姆酒!哈哈哈,是我们矮人最的朗姆酒!”

    俊美青年笑笑,拿起酒壶也灌了一口,洛得,矮人一族的铸造大师,是自己的至交好友,当然也是个脾气都十分古怪的家伙,隐月略微皱眉,朗姆酒太烈了,也就只有矮人一族如此钟

    狠狠灌了几口朗姆酒,洛得的心大好,隐月将武器装入了空间容易之内,洛得被头发遮住的眼睛望着他,“兄弟,你是一个弓手,还需要盾甲吗?”

    隐月呵呵一笑,“当然不是给我自己的。”

    洛得一愣,“不是给你的?那兄弟你要给谁?矮人一族制造的武器防具可不能轻易流入别处!”

    隐月笑笑,“你不是没在上面印刻标记?放心,并不是外人,以后有机会我会带她来见你。”

    “不必了,除了兄弟我谁也不见。”洛得有些固执,隐月哈哈一笑,“洛得,既然我们是兄弟,你就更应该见见兄弟喜欢的人不是吗?”

    洛得愣住,随后嘟囔了句,“随你。”

    隐月勾唇,他这次出来就是为在洛得手上讨一见盾甲,这盾甲当然是为了怜准备,他自己就不用了,毕竟别人想要近他的几乎不太可能,倒是那姑娘,时不时的就冲上前,让他很为担心,虽然她是骑士,但防御也并不是无敌的。

    为了这盾甲他可花费了不少心思,洛得不会轻易做东西,就算是他也是如此,矮人一族很固执,要不是隐月做了交换条件,洛得是不会制造的。这世间还有什么武器防具能比得过矮人一族的手艺?有了这个,他也就多分安心。

    “兄弟,你的弓箭拿出来我看看,若是有损坏,换一把。”洛得很是大方,矮人对于自己制造的武器很为小气,尤其是面对人类,矮人一族虽然和人类也有贸易往来,但所卖武器仍然是有限,好的武器矮人可不会卖,他们只会自己藏起来,尤其是拥有魂的武器,更是如此,黑耀为何会流入人类社会到达怜手中,这就是个迷了。

    “不用,你的手艺一向不错,这么多年那弓箭依旧生猛。”隐月笑笑,抠门的矮人只有面对自己认定是兄弟的人,才会如此慷慨,对于自己的兄弟,矮人是很乐于去分享的。

    “洛得,我先走了,有机会再来看你。”隐月站起,前前后后他已经离开有几个月了,早已经过了当初他预定的时间,洛得点点头,随手扔给隐月一袋东西,隐月随手接过,打开一看,竟然是一袋箭矢!

    “箭矢我会自己买……”

    “拿着,这可是我为兄弟做的。”洛得粗声粗气的开口,隐月无奈摇头,矮人一族所铸造的任何东西那都是其他种族手艺所不能比的,特意为他铸造,果然是兄弟。

    “好,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先走了。”隐月将箭矢手下,转离开,洛得愉快的喝着朗姆酒,甚至哼出了小调,“我兄弟有了喜欢的人,那姑娘有着迷人的眼眸丰满的唇,我兄弟有了喜欢的人,那姑娘有让人醉倒和惑的美……”

    还没走远的隐月听到这歌声,无奈摇头,“不得不说,矮人一族在音乐方面,的确没什么造诣……”

    游佳兰特别班,几乎每一天都会迎来新的学生,而这天来的排场很大,六匹骏马拉着豪华马车缓缓停留在游佳兰学院门前,怜和校长一脸微笑的等候在那里,马车门开,一双精致刺绣的宫廷鞋,一华丽装扮的贵族青年走下马车,随从恭敬的低头站在一旁,随时等候差遣。、

    青年看上去二十五六,一头棕色微卷头发,皮肤白皙柔嫩,一个男人很少有如此光滑细嫩的肌肤,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一尘不染,鞋跟都是如此。青年五官清秀,充斥着贵族气息,高领的衣服将他的脖颈裹住,加上他直背脊的站姿就如一只高傲的天鹅,天蓝色的双眼清澈如天空,若不是那里面嫌弃厌恶的表,还是看的过去的。

    “这里就是游佳兰学院?”青年开口,一脸的不满意,校长呵呵一笑,“欢迎来到游佳兰学院。”

    青年十分鄙夷的看了校长一眼,居高临下的开口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校长笑笑,“知道,帝国第一贵族家的杰斯少爷。”

    “哼,知道就好,若是你们让我不满意,游佳兰对于我们家族来说,就是一只小蚂蚁,想什么踩死就什么时候踩死!”杰斯勾起嘴角,狂妄嚣张的语气让校长一惊,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怜上前一步,“当然,这也是在让你不满意之后。”

    “你是谁!这里轮得到你来说话!”杰斯一吼,很为不屑的扫了怜一眼,怜笑笑丝毫没有动怒,眼前的是一个完全被宠坏的败家子,他的嚣张和狂妄可不是一次两次,看样子是与生俱来啊。

    “咳咳,欢迎你入学,请进来吧。”校长开口,杰斯冷冷一哼昂首阔步的走了进去,当然对游佳兰学院的建筑和环境不屑一顾,后的随从们自然也要跟进,怜挡了下来,“你们可以回去了,游佳兰学院只接受学生,不接待外人。”

    “他们是我的随从,要服侍我!”杰斯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怜开口道,“这是学院的规定,外人不可以进来,谁的随从都是一样。”

    “你……!你把我惹恼了!”杰斯恶狠狠开口,怜淡淡勾唇,“是么?帝国一等贵族的杰斯少爷,原来是一个处处都要别人服侍的小孩子,你上厕所也需要人帮你脱裤子?”

    校长更为尴尬,杰斯猛然红了脸,“当然不会!我已经二十四岁了!”

    二十四岁?他表现出来的也就只有十几岁的智商,怜继续开口道,“二十四岁的大男人,来上个学都要侍从跟着?你还没断?要不要再请个母?”

    “你……!”杰斯怒火中烧,“我要告诉父亲!让游佳兰倒闭!”

    怜笑笑,“可以,不过我也会像所有人说明,你杰斯少爷,只不过是一个处处都要依靠父亲的可怜虫而已。”

    杰斯的脸持续涨红,最后怒吼一声,指着后的这几个随从,“你们几个,都给我离开!现在,马上滚!”

    “是,少爷!我们现在立刻滚。”几个随从当下转离开,接着马车也驾驶离开,只有几大箱行李放在这里,杰斯狠狠喘了几口气,将自己的绪压了下来,“我的随从走了,这几个箱子就由你给我搬进去!”

    杰斯得意的笑着,怜在他眼中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这几个箱子可沉得很,他的随从两个人才可以搬一个,我看你怎么办!

    怜笑笑,“可以,校长你先带着他过去,我随后就到。”

    校长点点头,带着杰斯往前走,杰斯冷冷一笑,扬起头颅往前走去,等着看怜的笑话。两人走了之后怜看着地上三个箱子,上面都带有锁头,怜上千轻轻一按,锁头应声断裂,随后将箱子的盖子打开,怜的眉峰狠狠皱了起来。

    果然是一等家族的少爷,无数件衣帽鞋裤,还有相配的领巾甚至是丝带!打开另一个箱子,则是一大堆瓶瓶罐罐,散发着浓郁的香气,再有一箱那里面塞的竟然是很多钱,满满的钱!

    怜将三个箱子盖上,哼,果然是大少爷的作风,游佳兰学院的特别班,怎么可能用得上这些东西?三个箱子没有一个到达杰斯手中,交到他手中的只是一十分朴素的服装,还有一些书本再加上几十块钱,杰斯当下就火了!“你们竟然敢私自动我的东西!”

    “那三个箱子在特别班你用不到,你所需要的常东西宿舍里都有,三个箱子暂扣,等你什么时候离开游佳兰,会原封不动的还给你。”怜很为淡定的开口,杰斯看着自己手上的这衣服,将衣服扔在地上,“我不穿这种粗制滥造的衣服!将我的衣服给我!”

    怜冷冷一笑,“不穿?那杰斯少爷就光着子来上课吧,我不会介意的。”

    “你……!”杰斯狠狠咬牙,“我要回去!我要离开这里!”

    怜低声一笑,“容我提醒你杰斯少爷,你进入的是游佳兰学院的特别班,特别班有自己的规则和制度,一旦进入不过三个月是不会让你离开的,在特别班你没有自己的名字,有的只是编号。”

    “什么!”杰斯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怜,太过分了!他们太过分了!他可是帝国第一家族的少爷,他们怎么敢如此对待他!

    “你的编号,三十八号,我以后就称呼你三十八了。”怜优雅一笑,“如果你愿意参加今天的课程,就换好衣服来上课,若是不想,你可以休息一天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明天在课堂上我若是见不到你的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对我不客气?就凭你!”

    怜呵呵一笑,“你若是怀疑,就试试看。”

    杰斯一愣,怜转要走杰斯高喊一句,“老师呢!谁是我的老师,若是老师等级太低,我有权利要求离开!”

    怜微微回头,“我就是你的老师,至于我的实力,不会让你失望的。”

    杰斯完全呆了,怜转离开之后杰斯骂了出来,“死老头!这是什么鬼地方!”看着地上被自己扔了的衣服,杰斯冷冷一笑,“一个没我大的小丫头进入如此趾高气昂,还说要教训我!本少爷非要给你一个下马威,让你知道厉害!”

    狠狠的踩了衣服几脚,杰斯拿上那几十块离开,当天自然没有去上课也没有熟悉一下环境,而是找了一个自认为最干净的地方呆了一天,第二天自然也没有去上课,杰斯根本就不打算去上课的。

    “什么破地方,根本就没有像样的地方。”一棵树的影内,杰斯坐在地上,“哼,我会听你的话?不可能,我可是杰斯!”

    “三十八号,为什么你没去上课?”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杰斯没有任何回应,直到一道影走到他面前,杰斯才懒洋洋的睁开眼睛,哼,是她。杰斯索闭上双眼,当做没看见。

    怜看着他一副不管你如何的姿态,脚往前一跨,毫不犹豫的踩上了某人的脚踝,顿时一声惨叫传来,“啊——!我的脚!”杰斯睁大眼睛,怒气冲冲的看着怜,“你敢对我动手,你叫什么名字!你给我等着!”

    怜冷冷一笑,“不装死人了,三十八号?”

    “什么狗三十八号!本少爷叫杰斯!想让本少爷听你的话,没门!”杰斯抱着自己的脚踝揉了揉,没有如以前那样动手,毕竟他现在就自己一个,凭他那点实力能打动谁?

    怜挑眉,看着他上的华贵衣服,“既然你不穿制服,那就光着子,脱掉!”

    杰斯一愣,睁大眼睛看着怜,怜冷着脸色,“脱!”

    “我、我不脱!”杰斯吼了回去,怜手掌一挥,一道无形力量袭来,“撕拉——!”上衣直接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你知道这衣服价值多少钱么!你赔得起么!”杰斯心疼不已,火大的站了起来,怜没有任何犹豫手掌又是一挥,这次是裤子!杰斯脸红的将双腿捂住,“你这个无耻之徒!滚!”

    “脱还是不脱?”怜的手掌作势又要挥起,若是再来一下,杰斯这次是要彻底光了,杰斯闭着眼睛大吼,“知道了!我换!可是我没有制服!”

    “啪。”一制服扔在他脸上,“换好衣服来教师,若是我看不到你,后果你可以想象,三十八号。”怜冷冷开口,杰斯红着脸没有开口,等怜走了之后,杰斯立刻拿着制服要换上,上的衣服已经根本没办法穿了!衣服展开之后,几个清晰的鞋印在上面,正是他踩的那几个!

    几个呼吸之后,杰斯强行稳定住了自己绪,将制服换上,破烂的衣服既然没办法传自然丢掉,杰斯看了看教学楼,心中自然不愿意去,但想到刚才那几下,杰斯的后背不冒冷汗,咬咬牙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臭丫头,你给我等着!

    “新来的?你是……三十八号?”刚进入教室,几个人的打起招呼,杰斯扫了一眼,有几个他还是认识的,毕竟都是帝国贵族圈的人,在某些场合他都见过,“我有名字,杰斯。”杰斯冷冷开口,有人认出了他,“这不是帝国第一贵族的少爷吗!怎么也来这里了!”

    教室之内当下议论纷纷,所有人都投了眼神过来,帝国第一贵族的少爷在此,这代表什么意思?杰斯狠狠咬牙,心里已经骂开了,老子一点都不想来这里!

    找了一个两边没人的位置坐下,杰斯一副高傲姿态不屑于其他人搭话,其他人看他这样也没有搭话的意思,虽然杰斯排在三十八号,但并不代表教师里就有三十八人,在游佳兰学院的特别班里,所有学生的学习时间总共就有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不管你是否要呆下去都必须走人,若是你很想来游佳兰上学,那么欢迎你参加游佳兰的入学考试。

    杰斯扫了一眼教室里的人数,也就只有十一二人,教室里议论纷纷,每人上都穿着同样的制服,土里土气的样子,杰斯狠狠皱眉,破地方。

    门被推开,一道纤细影进来,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杰斯看过去正是让他恨的牙痒痒的怜,怜走上讲台还没等她开口,教室里已经有人按耐不住,“老大,今天给我们讲什么啊!”

    老大?杰森被这个称呼吓到了,那人脑子有病?管她叫老大!

    “先欢迎一位新同学,三十八号。”怜扬声,神严肃的看向后面,杰斯一愣,当下所有的目光集中过来,杰斯站起,咬牙道,“我有名字!不是三十八号!”

    教室里的十几个学生惊讶的看着他,一副你找死的表,杰森也很倔强,怎样都不肯承认三十八这个代号,怜开口道,“是么,那就这么站着,什么时候承认什么时候坐下。”

    杰森哼了一声,站着就站着,我还会怕你!

    怜将眼神移开,开始自己的讲课内容,杰森原本不想听,但怜的讲课方式和内容都有着很大的吸引力,和他所接触到的老师完全不同,不知不觉杰森的注意力全都跟着怜在走,直到下课铃响,杰斯才猛然意识到他进入听入迷了。

    脸一下子涨红,杰斯狼狈的收回视线,该死,他怎么可以这样!真是太丢脸了!下课铃响,其他人都走出教室,杰斯只觉得自己的腿要麻木了,刚想要坐下,怜的声音传来,“三十八号,谁许你坐下了?”

    “我是杰斯!不是三十八号!已经下课,我当然可以坐下!”说坐就坐,杰斯的腰刚弯下,一道冷风就自他后袭来,将他整个人的背脊强硬抬起,“我的话没听清楚?你不承认的话,就一直站着,不论上课下课,白天晚上。”

    “你……!”杰斯愤愤咬牙,怜维扬唇角,“怎么,若是受不住可以说一句,我是三十八号,我错了老大,就可以坐下。”

    “休想!”杰斯红着脸开口,只觉得子被一股力量强行支撑,他只能直的站着,连弯曲一下都不可能!怜转离开,杰斯的怒吼在后,“你给我等着!死丫头!”

    怜轻笑,原以为这一等贵族的少爷没有可取之处,但现在看来倒并非如此,虽然他个不怎么样,实力不怎么样,为人不怎么样,但这份执着却很不错。

    三个小时过去,教室里的人来来回回,杰斯都是僵硬的站在那里,没有一个人同他,杰斯也倔强的一声不吭,当正午时分来临的时候,杰斯的肚皮发出抗议的叫声,饥饿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昨天没有吃东西,再加上体的不适现如今他有些头晕眼花了。体的疼痛传来,他已经僵直的站了这么久,子会不会坏掉!死丫头!老子不会放过你!

    门被拉开,教室里空无一人,忽然传来一阵食物的美味香气,肚皮的抗议声更为响亮,响亮的杰斯脸忍不住发红,怜手上端着三明治和一杯牛走进来,杰斯不咽了一下口水,脑袋扭到一边,仍旧一副不肯投降的姿态。

    “还是不肯承认?”怜问了一句,杰斯冷冷开口,“休想!我警告你,如实我的体出现问题,死丫头,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怜笑笑,“只要不残废,不涉及生命危险,我有什么可怕的?”

    杰斯狠狠咬牙,这死丫头是故意的!“你好卑鄙!”

    怜淡笑,“一个称号而已,在这一个月之内你失去的仅仅是名字,称号并不有损于你的尊严,在这里每个人都是一样的。”看杰斯依然不吭声,怜站起,“若你还要坚持,大可继续,我不奉陪了。”

    看着怜拿着食物要离开,杰斯马上开口,“等等!”

    怜转头看他,杰斯狠狠咬牙,“知道了,三十八号就三十八号!”

    怜手掌一挥,杰斯背后的力量陡然消失,一阵骨骼的清脆声袭来,“我的腰!”杰斯一声痛呼,怜走过来将食物放在他面前,“你的腰没事,不要动不动就大呼小叫。”

    杰斯恨恨瞪了怜一眼,抓起三明治塞进嘴里,“别以为我会感谢你!”

    “不必感谢我,这些钱会从你上扣的。”怜淡淡开口,杰斯狠狠咬了一口三明治,死丫头,我咬死你!

    狼吞虎咽的吃完,肚子总算是好受了很多,杰斯满足的呼出口气,有种再次活过来的感觉,怜站起,“将自己吃的东西清理干净,若是你将教室弄脏了,就你来打扫。”

    杰斯一愣,看了看教师的面积,脸色有些难看,“知道了。”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怜站起,“下午还有课,不许迟到。”

    杰斯在背后无声的骂了一句,皱眉看了看面前的盘子,他真要动手自己清理了。怜走了几步停下来,“本以为像你这种贵族少爷完全没救了,你给我的第一印象,实在是太差劲了。”

    杰斯冷笑,“你也一样。”

    怜微微侧头看他,“不过,你的坚持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你也不是无药可救么,加油了,三十八号。”

    杰斯一愣,呆呆的看着怜走出教室,随机白皙的皮肤迅速涨红!“可恶!死丫头!别以为你夸我几句我就会原谅你!休想!”

    接下来的子里,一个新称呼扣在了怜的头上,“死丫头!你竟然这么对我!你给我等着!”

    “死丫头!将我的东西还回来!”

    “死丫头!等我离开这个破地方,不会让你好过!”

    “死丫头……!”

    杰斯肆无忌惮对怜的称呼让特别班的学生们议论纷纷,也就只有杰斯这个第一贵族出的少爷才有这个胆子,他们是完全不敢,怜就是他们的老大,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

    子一天天过去,十几的光在不知不觉中流失,每天死丫头死丫头喊着,怜并不介意这个称呼,正确说没有心思管这么多,尤其是杰斯每次都差不多的威胁,她都快要听腻了。

    “三十八号,换一些新鲜的威胁如何?”

    “死丫头,你给我等着!不会放过你!”

    杰斯虽然每天在咒骂,但他没有发觉自己已经在慢慢的改变,他开始习惯亲自动手整理自己的东西,他开始专注于知识的学习,虽然有很多不懂不会的地方,他开始了解很多有用的东西,脑子不再空泛,开始使用礼貌用语,甚至降低自己的姿态,十几天时间,杰斯没有和任何一个学生气冲突,这若是放在其他地方,那铁定是不可能。

    “死丫头,这个地方我怎么看不懂。”图书馆内,杰斯翻看着一本书籍,上面的东西让他有些难以理解,推了推一旁的怜,却发现她没有回应自己。

    “死丫头,我在问你话呢!”杰斯压低声音吼了一声,他没有意识到若是从前的自己,根本不会顾及任何场合,管你是哪里我要说便说,要喊便喊。

    杰斯回头,便见到一张看似熟睡的侧脸,金发软软的铺散在桌面上,就如倾洒的阳光一般,几缕金发随着她的呼吸一上一下,显得很为调皮,杰斯愣愣的看着,这死丫头……其实长的也很好看么……

    白皙的皮肤上突然涌上红晕,杰斯有些恼火,什么好看!这死丫头到底哪里好看了!他见过的美女哪一个不是要脸有脸,要材有材,比这死丫头漂亮多了!

    少女均匀的呼吸传来,似乎带着甜甜的气息,为了特别班怜这段子很为忙碌,虽然不需要如何休息,但不休息也是不行,这个暖阳的午后困意袭来,怜直接趴在桌上睡着了。

    杰斯别扭的将脸转过来,天蓝色的眼睛看着怜的睡颜,就像着了魔一样,这么看着,如此专注的看着,手忍不住伸过去轻轻抓住一律金发,杰斯也趴在桌上,侧着脸于怜满对面,“死丫头,每天三十八号三十八号的叫我,你到底有没有记住我的名字……”

    杰斯喃喃低语,怜甜甜的谁着,杰斯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莫名,他真的觉得她很漂亮……似乎比他从前见过的任何女人……都要漂亮!

    “哼,你的确还不错,不过也只是不错而已。”杰斯开口,看着仍旧熟睡的女人,忍不住将金发握紧,发丝柔滑的触觉好似一阵风划过他的心头,起阵阵涟漪,怜的睫毛微抖,杰斯猛然将手抽回,随后一双黑眸睁开,那里面有着朦胧睡意。

    “你是猪么?这样都能睡着?”杰斯微红着脸开口,怜揉了揉自己的双眼,“你的书看完了没有?”

    “没有,有不会的地方。”

    “哪里,我看看。”怜倾过来,似乎有一阵清新的特殊香气袭来,杰斯的脸不更红,这死丫头难不成喷了香水?

    “专心点,三十八号,下次考试不通过,有你好受的。”冷冷的声音袭来,杰斯似梦中清醒,暗自咬牙,他要收回先前的话,她就是一个死丫头!一点都不漂亮!

    很快,一个月时间转瞬即逝,自己的明显改变杰斯也已经察觉到,现在的他实力增长不少,为人低调很多,和从前相比甚至可以称为谦虚!与人相处时候,他已经懂得什么叫进退得宜,一些喜好和个的改变是他自己都无法想到的。

    “三十八号,恭喜你,毕业了。”在学习的最后一天,怜笑着开口,杰斯听到却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毕业?他这样就算毕业了吗?

    “你只是从特别班毕业而已,以后的路我相信你可以走的很好。”怜开口,杰斯的改变她也有些没料到,不过他能有如此改变她作为老师,还是很欣慰的。

    杰斯眨眨眼睛,“毕业了,就是说我要离开这里了?”

    怜点点头,“没错,你可以取回你的三个箱子了。”

    “我不要了。”杰斯摇摇头,那三个箱子里面的东西他都清楚,现在他有些怀疑自己以前的品味,怎么会喜欢那么浮夸的东西?怜笑笑,“你确定?那箱子里的东西可价值不菲。”

    “说不要了就不要了,死丫头,你话真多!”杰斯又红了脸,怜笑笑,“校长已经提前通知了你的家人,他们等下就应该过来接你了。”

    杰斯很想说什么却只点点头,“早点离开也好,死丫头,我会好好告状的。”

    怜勾唇,“可以,随你高兴。”

    杰斯瞪大眼睛,“我是开玩笑的!”

    怜耸耸肩,“是不是玩笑都随便,你的改变我很欣慰,不过若是你仍然觉得从前的自己不错,你可以再变回去。”

    “你明知道我不会的!”杰斯有些着急的解释,“我已经和从前的自己不一样了!”

    怜笑笑,“这点我知道,当你的父母见到你的转变之后,也会为你高兴的。”

    杰斯抿唇,犹豫了很久才开口,有些扭捏,“死丫头,我走了之后,你、你会不会想我?”

    怜一愣,杰斯的脸颊爆红,“你别多想!这只是礼貌的问候!”

    怜呵呵一笑,“礼貌的回答,会。”每一个学生她都会偶尔想一想。

    “扑通!”心脏凶猛的跳了一下,杰斯只觉得心中跟吃蜜糖一样甜,喜悦的泡泡自心底冒出,根本无法抑制!笑意不出现在脸上,“我也会想你的,礼貌的问候。”

    怜点点头,校长这时候过来,“杰斯少爷,已经来人来接你了。”

    杰斯心中陡然一阵惆怅,离开了这里就见不到这死丫头了吧……若是见不到她的话……“喂死丫头!那个,有空有机会的话,欢迎、欢迎你来帝都找我玩,我、我可以勉为其难的招待你一下。”

    “呵呵,放心,帝都我是一定会去的,到时候如果你方便的话。”

    “方便!……我是说,我尽量抽时间。”杰斯红着脸,生怕怜看破自己的窘态,好在怜没有注意,只是嗯了一声,三人往学院大门走去,这一个月对于杰斯来说,就好似经历了一个奇妙的旅程,他只感觉未来在他的眼前清晰明朗,他想要的、想追求的,都非常明确。

    “怜!”一声呼喊,一道声音跑了过来,杰斯看了过去是一个年轻俊朗的男人,一股不适陡然自心底升起,他是谁,怎么可以这么亲密的唤她!

    “加里奥,怎么了?”怜问了一句,加里奥看了一眼杰斯,怎么莫名感觉这小子对自己有敌意?“隐月回来了。”加里奥开口,怜在听后微微一愣,“真的?他回来了!”

    “嗯,他回来了。”看着怜开心的表,加里奥点点头,怜当下转,“校长,你送他吧。”

    校长笑呵呵点头,“好,你快去吧。”

    怜点点头,听到他回来心中有着压抑不住的快乐,为什么会这么开心,或许是久别重逢的喜悦吧,毕竟他也是自己的朋友不是么!怜转走,却被一只手狠狠拉住,“你要去哪儿?”杰斯皱眉,看着怜眼中未退去的喜悦,她很高兴?是因为那个叫隐月的人,只是因为他回来了?

    怜一愣,有些没明白杰斯的意思,加里奥一步上前,“放开!”

    杰斯的手不握的更紧,怜突然皱眉,杰斯似害怕一样忽然收回手,“死丫头,我只是……我只是最后希望你陪着我一起出去。”

    加里奥皱眉,校长也是愣住,毕竟是帝国第一贵族的少爷,若是在学期之外得罪也不太好,怜沉默片刻,“知道了,我陪你出去。”

    杰斯露出笑容,就如得到糖果的小孩子一样,“加里奥,我等下再过去。”怜说完,陪着杰斯还有校长一同往外走去,加里奥站在那看着杰斯的背影,久久不语。

    还是豪华马车,还是那些前呼后拥的侍从,但杰斯没有使唤任何一人,自己开车门上了马车,这个举动让所有侍从们惊呆了!

    “死丫头,我走了!”杰斯说了一句,怜点点头礼貌的挥挥手,马车缓缓离开,远离了游佳兰学院,杰斯坐在车里回头看着越来越远的学院大门,转过,眸底闪过一道暗光,他还会再回来的。

    ------题外话------

    这个杰斯,自然不是路人角色,相信大家都看的出,傲男,还是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废才狂小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