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48 跌破眼镜的回转

    “嗖——!”

    怜没有任何犹豫当下飞而起,四面的攻击瞬间落空,沃森一族的四人立刻脚尖点地,改变方向朝着怜的方向再度攻击而去!

    “轰——!”雷元素破空而来,直接横扫而过,四个青年分别侧,躲过了雷元素的攻击之后,怒喝一声!

    “咣!”一柄长剑自怜的正面劈来,怜狠狠咬牙,一对四还是太勉强了!这四人的杀意那么明显,招招都想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通体黑色的魔杖挡在剑前,竟然将长剑的力量就此挡下!青年充满愤怒和仇恨的双眼就在眼前,怜狠狠咬牙,多亏了魔杖的材质,若是木头,恐怕她早已经被这长剑削成两半了!

    “喝!”手掌用力,长剑被猛的挡了回去,怜丝毫不客气的挥舞魔杖,一道雷击自天而降,直劈那个手执长剑之人!

    另一道影赶来,将青年带离原地,雷击再次放空!怜狠狠皱眉,纵使她的实力已经到达高等八级,然这四人的实力也不低!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现在是一对四!若是魔兽或许小丑还可以帮上忙,然对于四个杀气熊熊的人类,怜此刻也感到了万分棘手!

    “你们是谁!我和你们无冤无仇!”怜开口,四个年轻人一听当下怒喝!“无冤无仇?!怜。贝拉!沃森一族和你有不共戴天之仇!你必须死!”

    沃森一族!怜恍然大悟,果然如此,格里斯真的将这个黑锅扣在了自己头上!看这四人神,这黑锅可不小!怜狠狠皱眉,多亏当初她救下了比格,若是任由他如此死去,她现如今将要面临怎样的境地,贝拉一族或许还会受到牵连!

    “比格没有死!”怜高喝一句,四个年轻人听到先是愣了,随后怒喝!“怜。贝拉!不管你今说什么,这条命你是保不住了!”

    “格里斯带来的消息还能有错!怜。贝拉。你说他没死,只不过是想要拖延时间而已吧!”

    “还等什么,杀了她!为比格报仇!”

    四个年轻人越说越愤怒,四道橙色元气直接包裹在武器之上,怜见到这个形式心底一沉,若是她有跃上高等级别的实力也就罢了,现如今的她没有!这几个家伙根本听不进去她所说的话,或许比格站在他们眼前他们也不会相信!

    怜狠狠咬牙,现在的况可谓一触即发,她也没这个自信可以挡得住这四人的攻击!

    “出手!”四人之中一人猛然高喝!怜心头狠狠一跳,来了!

    “刷刷!”树丛一片响动,赶回来的两道影见到这一幕,皆是错愕的瞪大眼睛,比格当下发出一声怒吼,“住手!”

    隐月则是健步如飞,直接奔向了怜的方向!这小女人未免太乱来了!她难道就不会呼救吗!

    “比、比格……!”四位怒火中烧的年轻人眼神一转,当见到活生生的比格站在那,四个人顿时懵了!四个年轻人已经停下了动作,然他们的攻势却毫不留的继续向前冲去!

    怜狠狠咬紧牙关,刚要有所动作只见一道影迅速朝自己扑来,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猛然一拽,怜不由自主的朝旁跌去,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中。

    子被人抱进,怜只觉得自己似乎在飞,四人的攻势擦而过,直直的攻向后方!“轰轰——!”一声巨响,无数树木倒下,地面被轰出一个大坑!

    “呼——!”隐月吐出一口气,背后也不冒出冷汗,垂眸看着怀中颇为镇定的怜,真都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多谢。”怜低声说了句,想要自隐月的怀中推开,怎料男人的手臂一个用力,将她紧紧的扣了回来!

    “你难道就不会喊我的名字吗?”隐月沉声开口,怜一愣,随后沉默不语,隐月的心底隐隐燃起一阵怒火,“我就在这不远处,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知道,但那又怎么样?”怜抬头,黑眸直直的看向隐月,隐月皱眉,“怜。贝拉!你总有自己解决不来的问题,你不懂吗!”

    若是他不出现,若是他没有及时的抱着她离开,这小女人知不知道刚才的后果!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危险!

    “我知道!”怜也有些恼了,用力挣脱开隐月的双臂,“这个世界当然有很多我一个人无法解救的问题,我也没有妄想我是无所不能的上帝!”

    “我不是这个意思……”隐月察觉到自己刚才的口气过重,怜退后一步,“隐月,我有我自己的判断,我有我自己的决定!谢谢你对我伸出援手,也谢谢你刚才所说的那番话,纵然有太多事我一人解决不了,但也无法成为我依赖、甚至退缩的理由!”

    隐月唇角动了动,最终没有开口说话,怜说完这一切,低声的呼出口气,“抱歉,让我一个人静静。”怜转打算离开,比格冲了上来,“怜。贝拉!你有没有事啊?”

    “我没事。”怜淡淡开口,比格松口气,“你没事就太好了,刚才的事……”

    “刚才的事你同沃森一族的人说明白就好,我先离开。”怜说完转就走,隐月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比格敏感的察觉到两人之间似乎发生了什么不愉快,刚要开口问,沃森一族的四个年轻人已经冲了上来,“比格!你没死!”

    “上帝!这一定是上帝的恩惠!比格,你还活着!”

    四个年轻人对着比格就是一对敲打,比格也很开心见到他们,四个年轻人在到他们,四个年轻人在一番激动之后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格里斯告诉我们你已经惨死,凶手就是刚才那个金发黑眸的女人!”

    “你怎么和她一副很熟的样子,我快要晕了!”

    “是啊比格,这到底是什么况。”

    隐月默默退到一边,深思着什么,比格在心中不摇头叹气,然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将眼前的误会解释清楚。格里斯那个混蛋果然来这一手,他还有脸这么做么!

    将事的真相还原,沃森一族的四个年轻人再度傻眼了!

    “等、等等,你说什么!真正对你下手的人,竟然是格里斯!”

    “没错。”比格开口,冷,沃森一族的四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震惊之后便是无尽愤怒!

    “次奥!那小子还有脸来沃森一族颠倒是非黑白!”

    “那小子竟然敢耍我们!”

    四个青年愤怒不已,将格里斯都是一顿痛骂,然而此刻比格心中还有更为在意的事,“家族是不是还做了其他事?”

    四个青年立刻神有些紧张,“没错,格里斯当时将你惨死的状况描述的很详细,又说那个叫怜。贝拉的姑娘出手是多么的狠,他自己又是多么的无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惨死等等,族长怒不可赦,你也知道在青年一辈中,大家都很重视你,你死了,全族上下都愤怒无比!”

    “族长派了我们四人进来击杀怜。贝拉,在外面又布置了天罗地网,若是我们没能找到怜。贝拉,也不会让她或者离开这里!”

    “是不是还不仅这些?”比格狠狠皱眉,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四个青年点点头,“没错,族长盛怒之下命令去找贝拉一族的麻烦……声称不会放过这个出三等王国家族的每一个人!”

    “我就知道!”比格心底咯噔一下,这下可是彻底糟糕了!一般来说,教廷家族有这样的份,是不会对三等王国出的家族做什么,甚至都不会知晓,然而因为比格这件事,让沃森一族的怒火直指贝拉一族!

    如今的贝拉一族才发展的刚有起色,怎么可能是沃森一族的对手!

    “我们现在立刻出去吧!”四个青年开口,比格点头,“当然!若是沃森一族做出了什么错事,可不是一句道歉能够弥补的!”

    “尼玛,那小子,格里斯一族等着瞧吧!”

    戏耍沃森一族的罪过可不小!付出的代价也不是格里斯可以想象的!

    “隐月,我要先走一步!”比格对隐月说了一句,隐月点点头,“贝拉一族,先拜托你了。”

    “这个是自然!我不会让她的家人受到任何伤害!”比格说完立刻跟随着家族四人快速离开,路上家族的四个青年似乎看出了什么,“比格,你该不会对那姑娘动心了?”

    比格没有开口,四个青年都是皱眉,“虽然那姑娘救了你,证明她心地善良,但是她的出……”

    “我知道,这件事不要再提了!”比格有些烦躁,四个青年看了眼,也随即不再开口,比格一路往外面冲,一面在内心祈祷,希望来得及,贝拉一族千万不要有什么损伤才对!

    比格出现的时机很即使,在沃森一族即将对贝拉一族有所动作之前,比格安全的出现在族人面前,沃森一族上下震惊不已!格里斯口中惨死的比格,还活生生、完好无损的活着!

    贝拉一族没有被这场风**及,沃森一族上下惊喜并疑惑着,当比格将事实的况说明之后,更为深沉的怒火在沃森一族熊熊燃起!

    好一个格里斯,好一个胆大妄为的小子!

    沃森一族愤怒了!这次的愤怒比上次更甚!

    此刻的格里斯丝毫不会想到,他亲手斩杀的人竟然没有死,还好好活着!回到自己的家族之后,格里斯听闻沃森一族的行走之后,险的笑了,怜。贝拉的命虽然不是终结在自己手上有点可惜,然有人替他出手也不错!还是被他骗的团团转的沃森一族。

    眼看到手的元气母体被人自嘴边抢走,这让格里斯每每想起都咽不下这口气,若是能够抢到母体,该是多么棒的事!格里斯现在就等着怜被击杀的消息传来,方能解心头之恨。

    沃森一族派人进入试炼区已经有几天了,按理说应该有结果了才对,然而这之后再没有任何消息传来,格里斯不狐疑,难道沃森一族办事效率这么差劲?这么多天过去,那个怜。贝拉还没有解决掉?

    格里斯原本满心期待,然现在却是满脑子问号,该不会让那个小娘们给逃了?若真是这样,岂不似乎太便宜了她!然格里斯也想到就算怜。贝拉逃走,然以沃森一族的怒火,也必然不会放过贝拉一族,想到这里格里斯又笑了,那个怜。贝拉若是知道因为自己一人的关系毁了她那个小家族,不知道她会是什么感受。

    格里斯在随后还在计划着要再度前往困难区域,毕竟元气虫的惑对于他太过巨大,上一次立刻离开让他有些后悔,元气虫若真如比格所说,很难遇到,那么他能遇到也是上帝对他的眷顾!在那片区域之内他若是能够再次遇见呢!

    格里斯每每想到自己得到元气虫之后的景象,都会心痒痒,这是人类目前唯一能够增加自元气的办法,若是他能够得到,将会被多少人羡慕甚至崇敬!而元气增加的他,实力的极限也会得到更新会得到更新的突破!

    格里斯现在很后悔,他应该在那个区域多停留一段时间,他或许还会有其他收获。在他继续策划自己未来形成的时候,丝毫不知道沃森一族的怒火早已经对准了他,他也更不知道,也仅仅是他的个人行为,将会为格里斯一族赢得灾难的历史时刻。

    沃森一族在这个圈子里的影响力本来就比格里斯一族要大,再加上沃森一族的人员在教廷分布广泛,虽然没有过高的职位,但大部分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任务,沃森家族直指格里斯一族,这个举动让这个圈子之内议论纷纷。

    格里斯一族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沃森一族,有些找不着头脑,当沃森一族要求将格里斯交出的时候,格里斯一族不干了,格里斯是自己族内很为重视的苗子,怎么可能因为你沃森一族的一句话,就交到你手里?

    然沃森一族根本不打算放手,对格里斯一族频频施压,当格里斯知道沃森一族指名道姓让他出来的时候,格里斯才知道大事不好,不过为了不让家族为难,他还是硬着头皮站出来,虽然不知道这中间有什么差错,然而比格已经死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小子!你敢耍我们沃森一族,胆子不小!”

    “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我怎么敢耍沃森一族,再说以我和比格的交,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格里斯和沃森一族的人对峙,两个家族的部分成员都在场。

    “次奥!少在这儿放!对比格动手的不是别人,就是你这个孙子!”

    格里斯的心中一沉,当下脑袋一嗡,他当然不会承认,怎样都不会承认!“怎么可能是我!是我将这个消息告诉你们的!也是我亲眼见到那个怜。贝拉出手!”

    “小子,有本事你再将当时的况说出来,你说啊!”

    面对沃森一族的质问,格里斯当然不怕,有头有脸的将当时的况娓娓道来,格里斯族内的人也在一旁帮腔,说沃森一族竟然忘恩负义,听了别人的闲言闲语就胡乱说话,格里斯再次表现了自己的无辜,在他诉说自己是多么无辜、多么对比格的死感到难过、痛惜的时候,一道影就这么走了出来,让格里斯的话全部消音,他只能张大着嘴巴站在那里,双眼跟蛤蟆一样快要迸出眼眶,死死的看着前方。

    比格没死?他竟然没死!他怎么可能……没死!

    格里斯跟见了鬼一样,“不可能、这不可能!”喃喃低语,他使劲摇着头,“这怎么可能……他明明……!”

    “格里斯,你想不到我还会活着,是不是?”比格对着格里斯冷冷一笑,这笑让格里斯无故颤抖,他为什么还活着!他明明已经死在了那不是么!是他自己亲手动的手!

    格里斯傻了,彻底的傻了!

    沃森一族的怒火在事实的真相面前,所向披靡,似要烧毁一切!格里斯一族根本来不及辩解什么,便遭受重创!裁决所的介入,是每一个教廷家族都不想经历的噩梦!

    教廷家族为教廷这个圈子里的重要支持力量,是严出现内斗、甚至是暗中伤害的举动,若是被裁决所知道,那将是重重的惩罚!甚至将你踢出这个圈子也不为过!

    裁决所做事一向雷厉风行,格里斯已经完全懵了,比格奇异的复活是他怎么也想不通的地方!就算他再如何想不明白,也没有机会再去想了,格里斯将为他这一行为付出生命的代价,这一次是真正的死亡!

    圈子之内格里斯一族的事惊动了不少圈内家族,都对这件事议论纷纷,裁决所不管丝毫人,下手又狠又猛,格里斯一族最后在圈内销声匿迹,也给了圈内不少家族一个警示,更给了这些年轻人一个训诫,在这个圈子之内,真有所谓友一说?

    试炼区之外风云水起,试炼区之内平静无波,怜能够料到沃森一族不会轻易绕过格里斯,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力度,也没有想到贝拉一族差点就被卷入这场风波之中。

    自从上次和隐月的不越快之后,怜和隐月之间显得有些闷闷的,两人之间的交流也少了很多。怜一直在思考隐月所说的话,他说的的确没错,她也知道他对自己没有恶意,然他不明白的是,她背负的东西都必须靠她自己去完成,她所背负的仇恨,若是不能由她亲自来报,又有什么意义?

    隐月也在反省,他会不会太大男子主义了点,谁说女就一定是弱势一方,谁又规定女必须要依靠男?终于在两人都压抑了很多天之后,在一个悠闲的午后,两人同时开口。

    “那个……”

    “我说……”

    两人说完之后都是愣住,随后隐月笑笑,“你先说,女士优先。”

    怜轻笑,刚才的那一瞬间似乎减轻了她的一些负担绪,“谢谢你对我的关心,不过有些事我靠的必须是自己,我希望你明白。”

    隐月点点头,“我知道,不过我希望在你面对危险的时候,能够想到我,我就在你边。”

    怜看了隐月一眼,他完美的侧脸溢出一种柔和,怜垂下眼帘,“唔,知道了。”

    隐月笑笑,他的意思能够传达给她令自己愉悦,两人之间的气氛重新缓解,隐月也问出了这么多天自己的疑问,“在你实力晋升的时候,有一股异样的寒气,这寒气是自你体内发出的?”

    怜微微皱眉,体内冰层的体内冰层的事她没有告诉任何人,正确说来也没有人能够察觉到,点点头,“嗯,的确是我体内发出。”怜抬眸,“我体内的元气空间之外,包裹了一层厚度不小的冰层。”

    “冰层?!”隐月惊讶不已,“这怎么可能!我是说,这太不可思议了!”

    怜笑笑,若不是亲经历她根本也不会相信,元气空间还能被冰层封住!这样的事她听都没听过!然而这体之内就是这样,的确如此!

    怜撇撇嘴,“是不可思议,但的确是真实的。”

    “被冰层覆盖……怪不得会有那么惊人的寒气,这冰层会严重阻碍到你的实力晋升,我在想……冰层包裹,你又是怎么打开元气空间的?”

    怜淡笑,“多亏了一位高人,机缘巧合之下帮我打开了冰层,不然我到现在还是会被冠以‘废物’的称号。”

    隐月笑了,“若说你是‘废物’,其他人还要不要活了。”

    怜耸耸肩,“吞云镇的怜。贝拉,可是出了名的废物,这个称号伴随了我十五年之久,我已经算是个名人了。”现如今怜也有了自嘲的乐趣,隐月笑笑,大手不住伸过去揉了揉怜的头发,怜微微一愣,隐月收回手,俊美的五官柔了线条,怜移开了目光,只觉得脸颊上有些烧得慌。

    “一直都没有问你,隐月,你的出如何?和我一样是三等小平民还是贵族子弟?”怜问了一句,隐月沉默了几秒,神有些微冷,随后轻声开口,“就当我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如何?”

    怜愣住,隐月对她眨了眨眼睛,起往前走去,怜看着他背影缓缓眯起双眼,隐月,你到底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废才狂小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