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33 一更

    “路过的?你们是路过的?”两男两女呆呆的看着两人,那位战士眼神打量过去,有些惊讶的看着卡洛琳,这女人的外貌着实很让人惊艳。战士猛然红了脸这才将眼神移开,“两位当真是路过?刚才的那只大鸟……”

    “我们听到了打斗声音,赶过来的时候你们已经没有危险了,的确见到一只大鸟在天空飞过,一会儿便没了踪影。”怜淡淡开口,战士还想再说什么,其中受伤较重的同伴已经跌倒在地。

    “尤利亚!醒醒!醒醒啊!”

    战士一听立刻慌神的抽了回去,将倒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女人紧紧抱在怀中,“尤利亚,醒醒!”

    女人紧闭双眼脸色和嘴唇苍白不已,体也渐渐冰冷,“治疗药剂呢!拿出来啊!”战士吼了一声,其他人手忙脚乱的开始掏东西,“没有了!所有的治疗药剂都用完了啊!”

    “尤利亚!”战士抱紧怀中的女人,大声吼叫着,其他人都咬紧嘴唇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怜大步上前,“叫什么,她失血过多晕过去,现在要做的就是将伤口止血,不然她要失血过多死了!”

    怜皱眉,这几个人看上去都比她大不少,怎么在关键时刻反倒是全懵了,这么简单的事都想不起来么!

    “伤口,对对!她的伤口在腹部!”战士立马回神,将怀中的女人放在地上,怜立刻上前拿出绷带和止血药剂,“灌她喝下去,这是止血药剂。”

    战士连忙点头,二话不说的将药剂灌了进去,女人腹部上有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魔兽的利爪几乎将她的皮撕开,伤口在流血的同时已经发生溃疡感染,伤口的皮已经化脓!

    “卡洛琳,帮我一下!”怜开口,卡洛琳立刻走过来将女人扶住,“按住她的体,我简单处理一下,祈祷她不要因为疼痛醒过来。”

    战士神一紧,当下将稳稳按压住女人的四肢,怜掏出一柄小刀,就往伤口处割了下去!卡洛琳看的心惊跳,其他人也是如此!就算是那位战士也一样!怜拿着小刀万分淡定的进行自己的动作,没有丝毫犹豫,甚至手都没有抖过!

    女人被疼痛弄醒,哼了几声再度疼晕了过去,反反复复几回女人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其他人看的也是满头大汗,怜用绷带将她的伤口缠好,“好了,等待伤口愈合便没事了。”

    所有人都松口气,战士小心翼翼的让女人躺在地上,“谢谢你,小姑娘。”

    “不客气。”怜说了一句,拿出几瓶治疗药剂,“等她醒过来就喝了吧,能帮助她的伤势。”

    战士接过来,卡洛琳悄悄的对怜竖起大拇指,怜真的是百宝箱,什么都会,什么都拿得出来!“找个隐秘的地方修正一下吧,我们先走了。”

    怜起准备离开,战士当下也跟着站了起来,“等等!你这就要走了?!”

    “是啊,不然还能怎么样?”卡洛琳说了一句,战士眨眨眼睛,“这……总得让我谢谢你才行吧!”

    “你已经谢过了,告辞。”怜说完拉着卡洛琳离开,战士还想说什么卡洛琳扭过脸,“帮忙并非要索取报酬,不必跟来了!”

    战士的脚步钉在原地,那个小姑娘帮忙救了尤利亚不说,还给他们留下了治疗药剂,仅是一句谢谢又怎么能够抵消这一次的恩

    “那个小姑娘无私助人,心肠真好。”

    “是啊,我们应该问她的名字,至少应该知道她的名字。”

    听到这几句话,战士猛然皱眉将手上的药剂交给其他人,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追着怜和卡洛琳而去,怜当意识到他跟上来的时候不免有些恼火,猛然回头黑眸沉下,“你什么意思?”

    被怜的神吓到,战士莫名退后一步,“我没有恶意!我追上来只是、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你不要我们的感谢,那请告诉我们你的名字!”

    怜狠狠皱眉,卡洛琳低声说了一句,“就告诉他们吧,不然肯定会没完没了。”

    “怜。”怜低声说了一句,战士一愣,真的只告诉一个名字其他的一点都不透漏?这位小姐会不会太保守了?怜说完就和卡洛琳迅速离开,战士也知道自己再跟上去只能惹人厌,苦笑一声转离开。

    “可恶啊!这么多天过去我们竟然一株龙舌草都没有找到!”萨拉气的直跺脚,其他人的神色也很黯淡,本以为他们多少能够有所获,现在还真是两手空空!

    “要不然再找找看吧!”另一个女人低声开口,话语中却没多少自信,萨拉说道,“再找找看也是同样的结果,龙舌草本来就少,一定是被那两个女人都挖没了!”

    其他人面面相觑,最开始的时候他们根本不会这么认为,但现在已经不好说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还不要再找找啊?”

    “我们在这里的时间就剩下一天了,还是抓紧时间找找看吧,或许会有收获。”几个男人开口,萨拉咬唇,当初跟上那两个女人不就好了!总比现在两手空空的强!萨拉压下心中的闷气,也只能继续搜寻,搜寻了大半天,几人的心里都有些烦躁,忽然几道人影正走了过来,两队人马正巧砰个正着。

    “萨拉,是你们。”

    “尤利亚怎么了!”萨拉见到昏过去的尤利亚,连忙走上前去,战士开口道,“我们遇到了魔兽围攻,还好有人出手帮忙才逃过一有人出手帮忙才逃过一劫,尤利亚也脱离了危险,现在只不过是昏过去了。”

    两队人马认识,正确说来应该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你们是怎么保护她的!她受伤了你们却没有,真是无能!”萨拉忍不住开口骂了一句,战士略微皱眉没说什么,萨拉这边的几个男生开口道,“好了好了,只要人没事就好。话说回来,是谁出手救的你们?”

    战士挠挠头发,“出手帮我们逃过一劫的强者根本没露面,不过救尤利亚的却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

    萨拉这边的人都变了脸色,一个年级轻轻的小姑娘?该不会很凑巧的是……“她是不是金发黑眸!”萨拉有些激动,紧跟着追问了一句。

    战士一愣,“怎么,你们见到她了?”

    萨拉狠狠握紧手掌,“就是她们两个!”

    战士挑眉,“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其他几个人都是一脸尴尬,“这个说来话长,我们的确见过那个姑娘。”一个男生开口,萨拉呸了一声,“见过,我们的龙舌草都别她拿走了!”

    “这是怎么回事!”战士一听更是皱眉,和萨拉同行的几个人开口将事讲述了一遍,自然萨拉根本不认同他们的看法,战士听完之后看着萨拉,“人家又没有错,她们找的到也算是自己的本事。”

    “你怎么也帮那个丫头!还有你们……到底是不是一个阵线的!”

    “萨拉,这件事的确和她们没关系吧……”

    “是啊,我们找不到兴许是运气不好而已。”

    战士神一冷,“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哼,当初就不该听你们的话就该一路跟上去!好,你们认为这件事和她没关系,那你们就自己去找吧!我和你们分开行动!”

    “萨拉,你别任!”战士开口,萨拉才不管这些,扭头就要离开,几个人怎么喊都不行,战士咬牙,将怀中的尤利亚交到别人手中,“好好照顾尤利亚,我去追她。”

    “拜托你了,森达。”几个男人接过尤利亚有些抱歉的看着森达,森达勾勾嘴角转头追了上去,萨拉一路往前走着,心中怒火满满,森达大步一迈将萨拉拉住,“你等等!”

    “做什么,放开我!”萨拉狠狠甩了甩手臂,但森达却紧抓不放,“你还在任什么,龙舌草和那个小姑娘有什么关系,就算你两手空空回去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啊!你何必非要执着这点呢!”

    “不行!我不要空着手回去!我绝对不要!”

    “萨拉!你怎么这么固执呢!事事都要争第一,何必!”森达将她的手臂握的很紧,萨拉猛然回头,眼中竟流出了些许泪水,“所以,你才会喜欢上尤利亚?对不对!就因为我凡事都要争第一,就因为这点,你就不喜欢我了,是不是!”

    森达一愣,“你在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喜欢上尤利亚了!”

    “你有!森达,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对尤利亚的眼神,若不是你喜欢她,这一次为什么你不和我一起,和她一起!”

    森达嘴唇微动,萨拉陡然哈哈一笑,“我就是这么好强,我就是要凡事都争第一!我就是这样的的女人!一点都不会改变!”萨拉扬起脸蛋,死死咬着嘴唇,森达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抓着她的手依旧不放开。

    “萨拉,龙舌草你要是想要,我给你去找,好不好?”森达软下了口气,似乎在哀求什么,“在这里你不要任,不要自己单独行动,算我拜托你了,行不行?”

    “不行!我的事不用你管!”萨拉很为倔强的开口,说话的时候已经跑开,森达无奈的叹息,冤家,还真是他的冤家!

    “还有不到两天时间,我看我们也只能止步于十五这个数字了。”卡洛琳说了一句,怜笑笑,将一块烤递给卡洛琳,卡洛琳吃了起来。“怜我一直很想说,还有什么是你不会不知道的?”

    怜勾唇,“世界之大,我不知道的东西还有很多。”

    卡洛琳咯咯一笑,忽然神掺杂了继续落寞,“我有些想念雷诺了,哎。”

    “很快就可以回去了,你就可以见到他了。”怜笑笑,“要不要带点什么东西给他,他为药剂师对植物应该很感兴趣。”

    “你说的没错!不过我对在这方面一点都不懂啊。”卡罗琳撇嘴,“看来我以后要多读一些药剂方面的书籍,这样才会和他有共同语言。”

    怜点点头,没有共同语言两人是无法走到一起的。若是卡洛琳真的想要和雷诺在一起,是该好好恶补这方面的知识。“不过我很好奇,雷诺看上去柔弱的狠,不是力量型的男人,他是怎么到达八级佣兵的?”卡洛琳皱眉,怜开口道,“外表并不代表什么,你不是最深有体会?”

    卡洛琳笑开,“说的是啊,外貌能代表什么?”

    “还有一天半时间,我们还是去找找,或许有意外收获。”怜站起,将火堆踩灭,卡洛琳点点头,两人随后转离开,不一会儿,两道影赶来,当见到地上那堆刚刚被熄灭的火堆,来人瞪大眼睛,“一定是她们!”

    “萨拉,你……哎!”森达跟在后面,有些头疼的看着萨拉,她非要追上来非要如此,他没有办法只能跟着过来,萨拉根本不理会森达,双眼看了看周围,找准了一个方向就追了过去,森达叹口气也只能迈气也只能迈开脚步跟了上去。

    “我们似乎又被跟踪了?”卡洛琳有些怀疑的看了看后面,怜开口道,“不是似乎,是肯定。”

    “难道还是那群人?那个叫萨拉的女人没完没了!她到底要做什么!”卡洛琳低吼了一声,“非要着对她动手才满意?!还是以为他们以多欺少就一定能赢?”

    “这次可能不是那群人,跟过来的应该只有两个人。”怜神一沉,该不会她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人盯上不自觉,若不是那个叫萨拉的,还能是谁?

    “走,我们先观察一下。”怜纵一跃,带着卡洛琳再次来到高耸的树木之上,两人的形被细密的树叶遮住,耐心的等了一会儿,两道影便一前一后的出现。

    “还是她!”卡洛琳见到萨拉出现,暗自咬了咬牙齿,“这个烦人的女人!”

    怜也是紧皱眉峰,这个索拉难道是想要抢夺她们龙舌草?不过她是怎么跟上来的,她明明走了相反的方向才对!很快怜便有了答案,那位战士跟在索拉的后出现,让两人都颇为吃惊。

    “原来他们是认识的!”卡洛琳吃惊,随后便觉得有股怒火,“竟然是一伙的!一定是这个臭男人告诉这个女人,我们的方向!一定是他!”

    怜也是如此认为,这两人竟然认识看上去关系似乎不一般,怜颇为吃惊。两人在浓密的树上安静等待,森达看了看四周,追赶的人早已经没了踪影。

    “又跟丢了么!”萨拉恨恨说了一句,森达看了看四周浓密的草丛和高树,萨拉似乎明白了什么,突然扬声说道,“我知道你们两个还在这里!还不出来么!”

    “她真是够了!”卡洛琳恨恨说了一句,有些忍无可忍,怜逮着她自高处落下,当两人走出的时候,索拉一愣!正是因为卡洛琳的真正容貌,索拉有些看呆了,好一个妖媚的女人!

    “想不到你竟然和她是一伙的!”卡洛琳瞪着森达,森达嘴唇微动没有说话,萨拉见到心里冒出一团火,“认识怎么了,不行么!”

    “你一直跟着我们要做什么?”怜冷冷开口,“跟个没完没了,你是在窥私我们的东西?”

    萨拉咬咬嘴唇,“龙舌草!都被你们拿走了!这些天我们一株都没有找到,都是因为你们!”

    “萨拉!”森达喊了一声,萨拉火大的开口,“你喊我做什么,我说的不对吗!要不是她们将龙舌草扒走,我们怎么可能一株都找不到!”

    “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我们先找到的龙舌草难道还要特意留给你吗!谁先找到就是谁的,你再怎么叫嚣也没用!”卡洛琳也火了,这女人脑子一定有问题!

    “我不管那么多,就是你们造成这一切!”萨拉不甘心的吼道,怜挑眉,“你想怎么样?以为凭你和他能够从我们手里抢夺龙舌草?”

    萨拉咬咬嘴唇,她倒是没报过这样的念头,就算是强抢森达也不会出手帮她,这男人根本就是一根筋!

    “要是想抢就出手。”怜说了句,萨拉站在原地没有动,森达走过来将她护在后,“请怜小姐见谅,这次来到这里是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萨拉只是个要强了些,她并没有存什么怀心思,更不会抢夺。”

    “那为什么她要跟在我们后面,甩都甩不掉!”

    森达微微皱眉,回眸看向萨拉,萨拉低声开口,“我只是想抢在你们前面将龙舌草拿走而已,跟着你们也只是想这样。”

    卡洛琳一愣,怜也不由得愣住,她们还以为她是要行抢夺之心,原来存着的心思并不坏。“我们也需要龙舌草,我们也有任务在,若是再找寻到龙舌草,我们也不会主动想让,有本事就和我们争,争到就是你的。”怜毫不留面的开口,萨拉面色一红,森大开口道,“抱歉,我们立刻就离开。”

    森达拽了拽萨拉的胳膊,萨拉红着脸色也没再说什么,两人正打算准备离开,“嗖嗖!”两道长箭就此飞来,直接入地面之中!

    “是谁!”森达一声怒喝,将萨拉护在自己后,武器立刻抽出,橙色的元气也窜至武器之上,顷刻间便切换到了战斗姿态!

    怜这边也将卡洛琳往自己的后推推,黑眸注视着某个方向,原来真正盯梢的人在这里!萨拉的脸色陡然便白,若不是森达拦着恐怕那只长箭早已经穿了她的脚掌!

    三道影自暗处走出,见到其中一个怜和卡洛琳同时皱眉,是那个三番五次想要搭讪的男人!男人见到卡洛琳呵呵一笑,“大美人,能够在这里碰上是上帝的安排吧。”

    “鬼才知道!”卡洛琳低咒一声,男人哈哈一笑,双眼不客气的盯着萨拉,“原本以为跟着药剂师就能够找到所谓的龙舌草,却没想到两个药剂师都是无能,这么多天全都浪费了。”

    森达猛然皱眉,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那些魔兽,也是你们引过来的!”

    “啧啧,害我们浪费了那么多天时间,总要给你们一些教训才行。”三个男人说的很是狂妄,眼睛滴流转的再度回到卡洛琳上,“想不到,龙舌草竟然会在你们上,早知道一开始就应该跟着你们才对。”

    “你们……!”森达十分恼火,想到被三只魔兽包围的样子,若不是有强者相助,他们四人能够活下来还是未知数!这三个男人竟然为了这么可笑的理由玩弄他们的生命,实在可恶!

    龙舌草,全部需要龙舌草。怜暗自皱眉,事的起因都是出自龙舌草之上,就像一个怪圈。

    “好了,我不想对美人你动粗,将龙舌草交出来!”男人开口,卡洛琳冷冷一笑,“你做梦!”

    三个男人一听,神色都是一沉,“小娘们,我们和你客气还真给自己脸了?你若是不交,我们就用抢的!”三个男人说完,森达出人意料的怒吼一声,将萨拉往后一推,“我来挡住他们,怜小姐,拜托你带着她一起离开这儿!”

    “你说什么!”萨拉愣住,只觉得脑子里嗡嗡直响,眼看着森达冲了上去,萨拉的泪水突然涌出眼眶,“森达!森达!不要!”

    三个男人见森达冲上来要坏事,都是嘁了一声,“次奥,小子,就凭你!”

    “啊——!”来自战士的一声怒吼,森达的肌奋起,双眼通红!他若是能够用自己争取到她们离开的时间,只要萨拉没事,他怎样都无所谓!

    “森达!”萨拉疯狂嘶吼了一句,怜和卡洛琳极为默契的退后半步,两人不约而同的开口道,“离开?怎么可能!”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废才狂小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