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23 邀请

    “我们该怎么办!难不成真要离开帝都吗!”帝都附魔工会之内,三个老男人坐在一起,神色都很沉,比赛结果实在出乎意料,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会输给那个毛丫头!而且是来自地方工会的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在自己的地盘上被赶出去,实在太没脸面!

    “怎么可能离开!要是离开岂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况且那个约定就算不遵守又如何,那样一个小毛丫头能奈我们如何!”

    三个男人彼此看了一眼,皆是笑开,是啊,那样一个毛丫头能够拿他们怎么样!他们就算不认账又如何!

    几天过去,附魔工会那边没有任何消息传来,怜便知道那三个老男人一定会出尔反尔,冷冷一笑,她已经给了他们几天时间准备离开,若是他们以为这个约定可以当没发生过,那便是大错特错了。

    “贝拉小姐,思库族长连接几天邀请您过去,您还是要拒绝吗?”拍卖行接待怜的女人过来,带来了思库族长的邀请,自那天的附魔比赛之后,思库族长连接几天都诚邀怜登门做客,但都被怜拒绝,思库族长也不放弃,再接再厉继续邀请。

    “拒绝吧。”怜淡淡说了一句,女人点点头,继续开口道,“信大人送来了礼物,还有索卡隆大人的,两位大人祝贺贝拉小姐取得了附魔比赛的胜利。”

    女人递过来两个东西,怜接到手里一看,裁决所第一小队队长信送过怜一把十分精美的短刃,长度仅仅比手掌长一点,但锋利的程度……怜将短刃往桌面划了几下,一块木头就此被割下。女人见到惊讶了一声,怜笑着将短刃收好,正巧,她的确需要一把如此锋利的短刃,要知道先前的那个她很早就想丢掉了。

    索卡隆送给怜的则更贴近怜的喜好,一个小袋子鼓鼓的,怜将袋口打开往掌心一扣,一枚闪闪发光的空间原石便蹦了出来,怜拿起空间原石仔细瞧了几下便露出笑容,四级空间原石,红衣主教大人还真是舍得。

    “红衣主教大人……还真是看中贝拉小姐呢。”女人惊讶的口气带有深深的羡慕,怜将空间原石收好,拍卖行里的人能够认出四级空间原石也不难,“还好,索卡隆大人看中的人很多。”

    女人呵呵一笑,“贝拉小姐太谦虚了,今天下午红衣主教大人希望能够和贝拉小姐共进下午茶。”

    怜微笑点头,“好的,在哪里?”

    “就在这里的大厅,贝拉小姐还有其他吩咐吗?若是没有的话,我先回去了。”

    怜点头,女人带着微笑离开,怜呵呵一笑,下午茶么……或许索卡隆大人可以帮她点忙。

    大厅的包间之内,索卡隆和怜面对面坐下,上好的茶点摆放在桌子上,索卡隆率先开口,“小怜啊,特等区域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提前出来也在所难免。”

    “魔兽发生暴动我也有责任,我很抱歉索卡隆大人。”

    “那都是小事,在特等区域历练的人若是连这样的难关都畏惧,也不能进入教廷。”索卡隆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怜淡淡一笑,索卡隆会说什么怜已经预料,自己的姿态首先要摆出来,就算有过错也会让人觉得可以原谅。当然特等区域发生的事怜就算有错,也没有多少。

    “好了,特等区域的事就不要谈了,小怜,你是怎么和帝都附魔工会的人扯上关系的?”

    怜听到这句问话自然毫不客气的将过程说出,中间并没有遗漏任何细节,索卡隆听后不笑开,“呵呵,真是想不到附魔工会的那些家伙,竟然心如此狭窄,小怜,这个约定你怎么看?”

    “说到必须要做到,若是我输了那三个会不顾一切的驱逐我离开帝都。”

    索卡隆皱眉,那三个人若是对她如此,他这边不会轻易放过,看到索卡隆皱眉,怜开口道,“当然,若是附魔工会损失了三个人才,那就是我的罪过了。”

    索卡隆一愣,随后哈哈一笑,“那三个人怎么可能和你相比?不过小怜,那三个人若是离开帝都,附魔工会那边的确有所空缺,不如你……”

    怜笑着摇头,“索卡隆大人,恕我还有自己的事,况且我太年轻。”

    索卡隆呵呵一笑,他就知道这小丫头会拒绝,她连进入教廷都拒绝了更何况是附魔工会?不过……“小怜啊,挂个名字也是可以,不如就……荣誉会员?”

    怜愣住,索卡隆倒也狡猾,知道她是地方附魔工会的荣誉会员,若是不答应这个要求,有些说不过去了。怜干笑了一声,“那就如索卡隆大人所说,挂个名字的荣誉会员。”

    索卡隆哈哈一笑,总算这小丫头肯点头答应了!怜看似无意的说了一句,“那个约定,那三人似乎没有履行的意思。”

    “他们不想履行也是不可能,我会让他们主动履行的!”索卡隆很是开心,三换一,换的值!

    附魔工会的那三个老男人再次糟了一个晴天霹雳,他们三个没有自己主动离开帝都,是被帝都踢了出去!附魔工会将他们三人开除除名不说,还勒令他们在两之内离开帝都,负责裁决所就要来亲自请他们离开!三个老男人听到这个消息立马崩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打听发生了什么,三个老男人别无选择,只能卷铺盖走人!只不过内心有着诸多不甘和怨念,到底是谁暗中给他们来了黑手!

    不敢有任何停留,三个老男人在一天之内就已经收拾好了所有东西,一狼狈的往城门走去,附魔工会的人也在惊讶,这三人到底招惹了谁,下场这么惨!

    三个老男人走到城门处,便见到裁决所的人等在那里,三个老男人面上无光,毕竟他们三个也算是由头有脸的人物,就这么被赶出去,还要不要做人了!

    “你们没有再次进入帝都的权利,被永远驱逐!”裁决所的人低吼一声,三个老男人面若死灰!永远不能再进入帝都,他们招谁惹谁了!

    “队长!”忽然,所有裁决所的人恭敬行礼,眼神齐刷刷的看向某一个地方,三个老男人也看过去,这人他们并不陌生,正是第一小队队长信。

    “信大人,我们……到底招惹谁了?”三个老男人还是问了出来,不问死不瞑目啊!

    “招惹了谁,你们自己不知道?”信挑起浓眉,三个老男人很可怜的摇摇头,若是知道招惹了谁,他们也不至于像没脑袋的苍蝇,也不会如此被驱逐出去!

    “和你们约定的人是谁?你们可知道?”信说了一句,三个老男人瞪大眼睛,是那个小丫头片子!难不成这一切……是她做的!但、但怎么可能!她这么神通广大?!

    “她不就是地方附魔工会的荣誉会员?她……”

    “不就是?”信讽刺的看了三人一眼,“她的名字,可是怜。贝拉。”

    “什、什么?”三个老男人愣住,怜。贝拉,那小丫头片子竟然是怜。贝拉!“她、她不是在帝国学院么!怎么、怎么出现在帝都啊!”三个老男人哭无泪,要是知道是这小姑,他们怎么也不会这么做!怜。贝拉可是红衣主教大人面前一等一的红人啊!

    “信大人!我们不知道是怜。贝拉!我们不知道啊!若是知道是她的话……我们、我们……”三个老男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后悔莫及!

    信眉峰高挑,对三个老男人挥挥手,“知不知已经无关紧要,走吧,这也是对你们的惩罚。”

    三个老男人还能说什么?纵使心中再如何不甘也明白无济于事,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走人,当初定下约定的是他们,现如今自食苦果的也是他们自己!

    看着三个老男人离去的背影,信不由得悠悠叹了一声,先是他的一个队员,再然后是布莱德家族,还有当初教廷的形象任务索卡隆,听说还有帝国学院学生会的副会长,现如今再加上这三个倒霉鬼,信摇头叹息,将来还会有谁折在这小姑娘手里,还真是不确定,只要不是自己便好。

    三个老男人离开帝都的消息第一时间传达到了怜的耳中,不仅仅是离开如此简单,是永远的驱逐。怜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若是那三个老男人肯痛快点履行约定,也远不会落到永远驱逐这样的后果。

    “贝拉小姐,思库族长亲自来了。”拍卖行的女人无奈笑笑,怜知道自己已经躲不过去,只能起相迎,思库族长一脸笑容的走了过来,“贝拉小姐,好久不见了啊。”

    “的确是很久没见。”两人坐下,女人礼貌的退了出去,思库一族族长,一个早已年过半百的男人,此刻在怜的面前没有一点架势,一族族长的派头丁点没有,显得更为谦和甚至是……恭敬。

    “知道贝拉小姐很忙,所以我只有厚着脸皮登门拜访了。”思库族长呵呵一笑,怜不好意思的笑笑,“实在抱歉,最近这段子的确很忙,索卡隆大人有些话要和我说,所以只能拒绝思库族长的邀请。”

    “红衣主教大人的事最重要,拒绝我是应该的!应该的!”思库族长一听,当下没有任何怨言,怜笑笑,“思库族长今天来找我有事?”

    思库族长呵呵一笑,“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邀请贝拉小姐来家里吃顿饭而已……”

    吃顿饭?能有这么简单?怜轻轻挑眉,思库族长连忙开口,“当然,一切还是贝拉小姐自己的事最为要紧,若是没有机会,下次好了,下次。”

    思库家族可是帝都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此刻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族长说话如此小心翼翼、诚惶诚恐,生怕惹了面前这个小姑娘不说话,不知的人还以为怜会有多么霸道、张狂,让区区大家族族长如此说话。

    怜转念一想,思库家族在帝都之内份很高,家族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整个帝都,与这样的家族结交、交好并无坏处,更何况贝拉一族的未来……怜想到这里,淡淡一笑,“思库族长的诚挚邀请,我自然要接受。”

    思库族长一听,十分惊讶,随后迸发出惊喜的目光,“贝拉小姐这是接受了?”

    怜点点头,“让思库族长登门邀请,是我的不对。”

    思库族长哈哈一笑,“哪里的话!能够邀请到你,就是思库一族的荣幸!明天可好?明天如果贝拉小姐方便的话,一同共进午餐!”

    怜笑着答应,思库族长又寒暄了几句转离去,脚步很是轻松,怜坐在那静静思考,贝拉一族的未来要无限扩大,她手中的人脉就要越来越广,她要为家族的未来铺平道路,做到她能做到的一切!虎门只不过是一个中转站而已,贝拉一族总有一天会迈入帝都之中!

    翌上午,思库一族的人就来到怜下榻的旅店,亲自迎接怜去思库一族,怜欣然同意,来到思库一族的府邸之后,怜吃惊一下,思库一族的府邸宛若一个私人城堡,光是一个庭前花园就能将虎门的家包围进去。怜走入其中,观察着周围景色,思库一族的府邸规模完全体现了大家族的霸气姿态。

    “贝拉小姐,请进。”领路人将怜引到正门处,按响了门铃之后立刻有人来开门,怜跨门而入,正厅之内的景象让她不免呆了一下。

    “这就是怜。贝拉!”

    “天啊,她好年轻!她真的是怜。贝拉吗?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宽敞的正厅之内此刻堆满了人!无数双眼睛雷达一样的扫过全,怜站在原地环顾了一下,这里起码聚集了一百人!难不成思库一族的人都跑到这里来了?

    “嘿嘿!都让开!”一道洪亮嗓音响起,一道影自楼上快速下来,挤出人群,思库族长好不容易挤了出来,对怜很为抱歉的笑笑,“真是不好意思,贝拉小姐要来的消息让全族人激动不已,都跑来了。”

    “没关系。”怜颇为僵硬的扯扯嘴角,她此刻直觉自己是只保护动物,如此烈、甚至灼的关注度,还是头一次。

    “正餐还需要一段时间,贝拉小姐可以自己逛逛。”思库族长说了一句,这也是怜目前最需要的,“若真能这样,那就太好了。那我就先失陪了。”怜迅速转离开正厅,将那些眼神全都挡在门后,呼出一口气,她是珍稀动物么?她也就是个有点名气和背景的普通人罢了。

    怜可不想进入房子之内,一旦进入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跟着,怜打算在外围的这片花庭逛逛,花庭之中种植了很多植物和鲜花,很是漂亮,生长的极为健康,一眼就能看出是被人精心照料过。

    怜走近,拍了拍根部土壤,软硬适中,这些植物塞斯大哥看到应该会心花怒放。怜不轻笑,塞斯痴迷植物的程度可不浅。

    一路向花庭的后方走去,原本密集、好看的植物也渐渐稀少,土壤也变的干燥很多,甚至一些枯死的植物都能看到。怜暗思,前后差距还真大,思库家族的面子工程做的还是不错。

    “嘿!小心你的脚!不要落下!”一道清脆的声音出现,怜迈出的脚步硬生生停在半空,往自己的脚底看去,一株极为幼小的嫩芽正破土而出,刚才若是一脚下去,这嫩芽是要寿终正寝了。

    “哦,抱歉,我没看到。”怜移开脚步,站在原地没有动,视线开始在周围探索,直到一阵响动传来,一道影自干枯的草丛中走出,上和脸上还沾染着泥巴污渍,抿着嘴角让他看上去似乎有些不悦,略带稚嫩的五官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年龄,一头棕色短发凌乱不堪,他上的衣服很旧,甚至有补丁的痕迹。

    是佣人的孩子?怜暗自猜测,少年站在那,一手都是泥巴另一只拿着花铲,刚才他似乎正在专心劳作。

    “你是谁?”少年微微皱眉,怜完全是陌生的一张脸,怜开口道,“应该算是……客人吧。”

    少年听到这句话哦了一声,没有多大兴趣,怜衷心赞叹了一句,“你将那些植物照料的很好,很用心。”

    少年愣住,低声开口道,“照料的还不够,还有更多需要我来拯救,不然这片花园是要报废了。”

    “你是花匠?”怜试探的问了一句,少年说了声不,随后转打算继续自己的工作,怜连忙开口道,“让我来帮忙吧!我在这方面……多少也会一点。”

    少年狐疑皱眉,最后冷冷一哼,手掌一甩,一枚花铲抛了过来,“你可不要弄坏这些小东西,小心着点!”

    怜点点头,跟在少年的背后往里走,后面的景象和前面完全不同,几乎没有任何一株植物可以生存了!焦黑的土壤很触目惊心,怜不皱眉,“这里发生过什么?”

    少年并没有理会她,蹲下继续刚才的工作,怜也蹲了下来开始自己的工作,两人不发一语,少年眼神转到怜上,看到她颇为内行的动作,眸底闪过一道亮光,“啪!”一团泥巴准确无误的招呼到少年的头发上,“啪啪!”再度两团泥巴招呼过来,少年一动不动,任凭这泥巴继续砸他。

    “你……!”

    “不需要管这些,他们发泄完了自然会回去。”少年淡定无比的开口,眼神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手,工作没有任何间断,怜缓缓眯起双眼,看向面前的这个少年,他是谁?

    ------题外话------

    扛不住了……先去睡了……Zzzzzzzzz……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废才狂小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