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八十七 满满的,都是魔兽!

    巴尼男生在山洞之内探查一会儿,随后坐了下来,很是满意,他在这片潮湿的丛林中狼狈了这么多天,甚至连一个能够安心睡觉的地方都没有,这个山洞就是上帝给他的赏赐!“哼,接下来的子我就呆在这个山洞之内,到了传送阵再开启的子,提前一步回去,给繁星那两个扣个黑锅!”

    巴尼男生舒服的往山洞之内的厚草上一趟,想着以后这两个月的时间该如何渡过,正想着,忽然听到有脚步声自山洞外走来,巴尼男生眼红一狠,难道是繁星那两个?这个山洞他绝对不会分给他们!只要一想到繁星队长说过的狠话,巴尼男生的怒火就熊熊燃起,当下站起来大步朝外面走去。

    刚走到洞口,巴尼男生就见到两道影站在洞外,巴尼男生走近一看,瞳孔狠狠一缩!是她们两个!她们两个竟然没死!这、这怎么可能!巴尼男生忽然就僵在原地,他看着洞外面的怜和夏林,根本没法反映,两个被那么多魔兽包围的人,怎么可能自魔兽群中死里逃生!这、这根本不能用常理来解释!

    怜带着夏林一起往山洞之内走去,走入山洞之后,三人照面,巴尼男生的脸色铁青,僵硬的说不出话来,倒是怜轻声一笑,“哟,在这里碰到,真是巧啊。”

    巴尼男生吞了一下口水,他很想问问,眼前的是活人还是死人!她们两个没有半点伤痕,甚至上的衣服都完好无损,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到底是怎么样自那些魔兽口中活着逃出去的!难不成——!眼神猛然定格在怜肩膀上的小丑,巴尼男生呼吸一紧,果然是那条蜥蜴,一定是因为它的缘故!

    “你们两个死里逃生,真是不容易。”巴尼男生说了一句,怜笑道,“若不是靠小丑的能力,我们根本活不了。”手指点了点小丑的脑袋,巴尼男生心头一,他固然猜的不错!

    “是么,果然是因为那条蜥蜴。”巴尼男生干涩开口,他现如今可不敢所什么狠话,一对二,他不是这两人的对手!

    “倒是你,怎么这么狼狈?繁星队长和女祭司呢?怎么不在一起?”怜挑眉,走近了几步,夏林面无表的跟在后面,有些不懂怜想要做什么,眼前这个就是暗中出手的败类,怜怎么不动手杀了他?

    “哦,又遇到魔兽的好几次攻击,我们走散了。”巴尼男生开口,怜点点头,“现在我们遇上也好,一起去找繁星那两人吧。”

    巴尼男生目光闪烁,怜。贝拉到底知不知道是自己动的手?巴尼男生小心翼翼,甚至有些紧张,怜看着他,“怎么了?”

    巴尼男生尴尬笑笑,“没、没什么,一直想问你,当初你怎么就落后了?”

    怜无奈笑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量,正好打在我的膝盖之上,我这才后退了回去,很可能是后的那群魔兽,好在有小丑在,不然我不会活着出来。”

    巴尼男生干涩一笑,心中打鼓,她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怜。贝拉不像是粗心大意之人,有主意的狠,他还是小心点才好。“你没事就好,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很狼狈,去找繁星那两人的话,还是你们先去吧。”

    怜呵呵一笑,“不急,我们两个刚走到这里,这个山洞不错,正好休息几天再走。”

    巴尼男生心中泛起一股怨怒,随后笑笑,“也好,这样的时候我们的私人恩怨就当了了吧。”

    怜低笑,“这是当然,毕竟是五人团队,要团结才行。”

    就这样,三人呆在山洞之内,暂时和平,怜一直没有任何动作,夏林也一直按兵不动,到了晚上,三人在山洞之外的空地上生活,吃着各自带来的食物,小丑忽然在怜的肩膀上溜走,一溜烟钻到了草丛里消失不见。

    “它去了哪里!”巴尼男生见到连忙开口,怜无所谓的摆摆手,“不用管它,过一会儿就会回来。”

    “不用管?若是它引来魔兽怎么办!”巴尼男生不有些慌张,这一个月的惊弓之鸟生活让他有些影,怜抬头看他,“就算引来魔兽也是一只,凭我们三人的实力还打不倒么?”

    “不行!你将它逮回来!”巴尼男生站起,一脸恼火,夏林冷冷开口,“你急什么?怜不是说过,根本不用在意。”

    “不行!”巴尼男生神色郁的可怕,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微微扭曲,怜陡然一笑,刚要起小丑就已经钻了回来,爬上了怜的肩膀小眼睛看了一眼巴尼男生,巴尼男生冷不丁松了一口气,还没等这口气完全呼出,草丛四周猛然响起了不知名声响!

    “什么声音!”巴尼男生整个弹了起来,一双眼恐惧的看着四周,“什么声音!是不是魔兽!”

    怜冷眼看着他惶恐姿态,随后站起,“哦,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

    巴尼男生猛然转过怜,双眼死死盯着怜,怜淡淡开口,“我和夏林虽然自那群魔兽中活着逃出,但那群魔兽对我们依然穷追不舍。”

    什么!穷追不舍!巴尼男生眼珠子要蹦出来了,“次奥!你怎么不早说!老子可不想陪你们死在这儿!”

    “刷刷刷刷!”四周的声音更为清晰剧烈,这分明是那群魔兽靠近的信息!

    “不过也不用怕,有小丑在。”怜摸了摸小丑,巴尼男生心中狠意再现,那只蜥蜴能抱住怜。贝拉和夏林,但他可不一定!唯有将那只蜥蜴抢过来,他才能安然无恙!只有到自己手里,才是绝对的安全!至于怜。贝拉和夏林的死活,和他有什么关系!

    “刷!”出其不意,一道冷风自怜的肩头刮过,瞬间,小丑便没了踪影!

    巴尼男生将小丑一举夺过,开口道,“有这条蜥蜴在,我才能保命,至于你们……自求多福吧!”

    “吼——!”没等巴尼男生逃出去,一个个闪着幽光的兽眼就已出现,一片暗夜之中无数双兽眼出现,十分惊悚!巴尼男生冷不丁抓紧小丑的子,丝毫没注意小丑竟然张嘴咬他!

    “刷刷刷!”草丛声起,在摇曳的火光照耀下,几十只魔兽自草丛中走出,巴尼男生不断后退、后退,猛然将手中的小丑高举,“叫啊!给老子快点叫!”

    怜在后方冷冷的看着,嘴角尽是讽刺笑意,几十只魔兽见到小丑都停下了脚步,这让巴尼男生更是兴奋,将小丑握的更紧生怕它会跑了一样,这只蜥蜴果然有些本事,怜。贝拉能够凭借着它活命,不假!

    “叫啊!快点叫!”巴尼男生发狠一样的吼着,小丑的小眼睛里划过怒火,张开嘴巴,叫了出来!

    “呀呀,呀呀!”小丑的叫声让巴尼男生愣住,这就是它的叫声?

    几十只魔兽听后,立刻顺从的退后几步,见到这一景象,巴尼男生心中狂喜!“叫!继续给老子叫下去!”

    小丑被握的有些难受,怜在后方忽然冒出一句,“小丑,是时候了。”

    巴尼男生愣住,猛然回头,当见到怜的神之后,恍然大悟了什么!

    “呀呀!”小丑很为恼火的吼了出来,方才还稳步推后的几十只魔兽在瞬间的凝滞之后,陡然扬起头,发出愤怒的吼声!

    “你做了什么!”巴尼男生恶狠狠的看着怜,怜冷冷开口,“让你尝尝自几十只魔兽嘴里死里逃生的滋味。”

    “你知道是我做的!”巴尼男生悔不当初,怜。贝拉果然不是个简单人物,她太会装了!

    “吼——!嗷唔!”几十只魔兽眼看着就要冲上来,巴尼男生将手中的小丑高高举起,“我有这个畜生在手里!怜。贝拉,还不快让它们停下!啊——!”一阵剧痛袭来,巴尼男生的手指被小丑狠狠咬住,只听“嘎吱”一声,两根手指被硬生咬断!

    “啊——!”手指被强行咬下,鲜血喷涌,巴尼男生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疼痛,神瞬间扭曲,小丑自他的手掌中轻松脱离,将咬掉的手指头嫌弃的丢到一旁,浓郁的血液味道扩散而出,引得几十只魔兽蠢蠢动!

    巴尼男生忍着剧痛,也顾不得正在流血的手掌,恨恨的给了怜一个眼神,转就要冲出去!怜。贝拉,你给我等着!这仇我一定会报!报仇是一定的,只是再也没这个机会!

    “呀!”小丑一声怒吼,几十只魔兽倾巢而出!巴尼男生硬着头皮往前狂奔,怜看着他放肆狂奔的背影,冷笑着起追了过去!巴尼男生回头,发现怜竟然在后穷追不舍!巴尼男生瞪大眼睛,她追来做什么,难不成她要……!

    “啊!”又是一声惨叫,浓郁的红色元气直击口,没有半分失误!

    “砰!”巴尼男生的子被这道强力进攻击到一旁,狠狠的撞在树干之上滑落,感受着自口传来的莫名剧痛,巴尼男生的脸色发白,她的实力……!那般浓郁的元气色彩可比自己的要浓郁太多!她的实力在自己之上了!

    “嗷嗷!”后,几十只魔兽狂追而来,巴尼男生忍着剧痛抬腿又要开跑,然在此刻,后方的一道冰冷声音传来,“召唤!地缚藤蔓!”

    “刷!”一条绿色藤蔓自地面破出,将巴尼男生的子原地捆绑!他连动都不能动,更别提是逃离!

    “怜。贝拉!夏林。格林!你们两个残害队友!神官大人知道不会放过你们!”巴尼男生狠命挣扎,然绿色的藤蔓随着他挣扎的程度越缩越紧,上面布满着细小倒刺,在巴尼男生露的皮肤上留下打量细碎伤口。

    “残害队友?这不是你先前做的事?”夏林走过来,手中的召唤之书闪闪发光,巴尼男生一愣,“我做过的事?我先前根本什么都没做!”

    怜冷冷勾唇,小丑趴在怜的肩膀上嘲讽的看着,那张蜥蜴脸写满了讽刺,几十只魔兽已经赶到,将巴尼男生团团包围,浓重的魔兽气息传来让人头晕目眩,几十只魔兽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站在原地,血红着兽眼看着巴尼男生,那可是难得的美餐。

    “你做过什么,你自己最清楚!”夏林开口,巴尼男生看着周围几十只乖乖不动的魔兽总算明白了什么,白着脸色看向怜,“不管我先前做了什么,那都是一时冲动,贝拉小姐,您大人有大量,就绕过我这条命吧!”

    怜并不说话,夏林冷眼看着,几十只魔兽虎视眈眈的注目让巴尼男生快要不能呼吸,“贝拉小姐,以后我一定不会再动任何歪心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绝对听话!巴尼学院根本比不过隆贝学院,队长死了也是他活该,怨不得别人!”

    见怜依旧没有表示,巴尼男生再度开口,“我错了!贝拉小姐,我错了!”

    夏林皱眉,还真是骨头,以为说几句好话便能将一切一笔勾销?他要的可是怜的命!这样的败类在队伍之中,还不如就此消失!

    怜笑着,巴尼男生被这样讽刺的笑容激怒,“怜。贝拉!你到底要怎样!”

    怜依旧不说话,巴尼男生接近崩溃,“怜。贝拉!我就算要好害你,你不也好端端活着么!你不也没死么!你的心未免太狭窄了点!”

    怜只觉得好笑,这都是什么可笑的逻辑?也只有这种厚脸皮无耻之人才会说出这样的豪言壮语。要他的命还不简单?这几十只魔兽随便几个就能将他撕成碎片,要让他干脆的死太便宜,折磨怎么可能会少?

    现如今他的精神状态明显到了崩溃边缘,折磨的已经够了。

    “我心的确不够宽容,惹了我的人,不会有好下场。”怜淡淡开口,巴尼男生瞪大双眼,她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真要这么明面上要他的命?!

    “小丑,到时间了。”怜轻声说了一句,小丑张开嘴巴,叫了几声,几十只蠢蠢动的魔兽扑了上去,尖牙和利爪狠狠伺候!

    “啊——!啊——!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鲜血和破碎的内脏不断溅出,一股令人作恶的血腥气息扑鼻而来,怜带着夏林淡然后退,几十只魔兽的动作飞快,只一会儿功夫,巴尼男生的整个躯体已经消失不见,就连骨头上的茬也被刮的一干二净!

    “咕噜……咕噜……”一个眼球滚了过来,写满了不甘和愤怒,一只红色舌将眼球卷过,直接吞了进去!

    夏林见到如此血腥的一幕也有些绷不住,转过脸颊不想去看,几十只魔兽也只有一些有这个口服,大部分都没哟抢到,魔兽们纷纷散去,夏林狠狠呼出一口气,“他死了也好。”

    怜开口道,“留着他在队伍里,迟早也是祸害。”

    夏林点点头,第一次她见识到了怜的心狠一面,不过她并没有任何抵触,若换做是她,也会这么做!哪有别人欺负自己自己不能欺负别人的道理!

    “我们去好繁星那两人。”怜开口,夏林有些吃惊,这么一大片区域,要怎么找?

    “呀呀!”小丑扬起脑袋叫了一声,立刻有一只体长型的魔兽颠的跑过来,四肢十分强劲,圆鼓鼓的双眼盯着小丑,一副讨好姿态,小丑呀呀叫了几声,长型魔兽立刻蹲下子,怜带着夏林坐了上去,强壮的四肢在地上狂奔,速度骇人!

    “好快!”呼啸而来的风声,甚至刮的脸颊生疼,四周的草木迅速向后退去,以这样的速度在这片区域之内找人,根本不成问题!

    “嗷唔!”魔兽猛然一个腾空,夏林险些不稳跌下去,好在怜一把将她拉住,“夏林,抓好!”

    夏林的手被怜紧紧握住,夏林看着坐在自己前唇带笑容的少女,她的金发那般耀眼,她的黑眸却如此沉稳!下的魔兽就如她的坐骑一般,她能够和她成为朋友,是何其的荣幸!

    与此同时,茂密丛林的另一方,繁星两人也在进行着他们的探索,“队长,我们在这里已经到了十多天,是不是该换地方了?”一个窄小的隐蔽处,繁星女祭司吃着食物说道,繁星队长坐在另一边眉头紧锁,他们在同一个地方绝对不会停留超过十五天,一个多月时间,他们已经换了两个地方,然在这片从林之中找到隐蔽地点容,还要不被魔兽发现是件相当困难的事,这也是繁星队长烦恼的原因。

    “嗯,收拾收拾,我们走吧。”繁星队长开口,繁星女祭司点点头,两人在吃完东西之后离开,不忘将自己的痕迹消灭,一个月坚持下来,两人实属不易,多少都显得有些憔悴,繁星女祭司低声道,“队长,还有两个月,我们能坚持到么?”

    繁星队长无奈笑笑,“我也不清楚,我们能坚持多久是多久吧。”

    繁星女祭司眼圈有些发红,“要不是巴尼学院的人,我们的队伍也不会是现在的状况!”

    繁星队长拍拍女祭司的肩膀,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叹息一声,能坚持多久对于他也是未知数,好在他们和魔兽并没有正面交锋,否则……繁星队长的神色一沉,忍不住又开始埋怨,这鬼地方到底是哪里!神官大人也未免……太坑人了!

    “队长,似乎有什么动静过来了!”繁星女祭司神色紧张,繁星队长仔细一听,果然有细微的响声在不断向他们两人靠近!

    “快走!”繁星队长神色紧张,带着女祭司一起拼命往相反方向跑去,后的动静越来越近,速度越来越快!繁星队长狠狠咬牙,两人不断跑着,躲了这么久还是被发现了!

    “队长,前面是死路!”繁星女祭司失声加了出来,两人的正前方正是一堵高到不能再高的山体!无路可走!

    “可恶!”繁星队长咒骂一声,迅速看了眼周围,没有路了!他们逃不掉了!逃不掉的话就无需再逃!魔杖迅速出现,红色元气涌出,阵阵的绿色风元素在魔杖周围旋转,“你在我后面,注意保护自己!”

    “是!”繁星女祭司立刻后退,魔杖也跟着拿了出来,两人屏息以待,繁星队长心中打鼓,二对一的话或许还有一半胜算,尤其是有祭司在旁的况!

    “刷!”一道巨大影自后方跃出,速度极快的追赶而来,繁星队长骤紧眉头,魔杖握的死紧,“准备战斗!”

    元素能量蓄势待发,繁星队长魔杖挥舞,刚要进攻只听一道声音传来,“等等!”

    繁星队长愣住,繁星女祭司也愣了!巨大影疾跑而来,陡然在两人面前停下,并没有任何攻击之意!两人好奇的向上望去,魔兽的脑袋一低,两个影在上面出现!

    “是你们!”繁星女祭司尖声叫了出来,激动不已!繁星队长狠狠眨了眨眼睛,他没看错吧!那是怜。贝拉还有夏林!她们都还好好活着!更重要的是,现在到底是怎么个况!她们两个竟然骑在魔兽上!

    “队长!她们没死!”繁星女祭司跳了起来,显得异常高兴,怜和夏林自魔兽的上下来,魔兽等在一旁,乖巧的很。繁星队长见到更是惊讶,这魔兽……到底怎么回事?

    “你们没事就好。”繁星队长笑笑,也松口气,她们两个能够生还已经算是奇迹了,怜笑笑,看着两人也很狼狈的模样但是比那个巴尼货要好的多。

    “我和夏林还算幸运。”怜笑的谦虚,繁星队长笑笑,自然知道这是客话,看了看一旁乖乖等着的魔兽,心中已隐约明白了什么,视线扫到怜肩膀上的小丑,如果不是这条蜥蜴的原因,那就是怜。贝拉本的能力了。

    “那个巴尼学院的人有没有碰到,我们甩掉他之后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繁星女祭司开口,怜挑眉,不是走散而是散伙?看样子还是繁星这边主动甩的他,怜淡淡一笑,“为什么要甩开他?三个人行动不是更好么?”

    “我们不和陷害队友的人一起行动,后患无穷。”繁星队长开口,怜看着繁星队长轻声一笑,繁星队长也呵呵一笑,怜点点头,“他没必要再担心。”

    繁星队长一愣,繁星女祭司问了一句,“为什么这么说?”

    繁星队长笑笑,“不用担心也好,你们和……魔兽的关系似乎不错?”

    怜开口道,“一般般,它们不会主动攻击,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我们算安全了。”

    “呼——!太好了!”繁星女祭司松口气,一个月以来的担惊受怕、紧张惶恐终于可以告一段落,真的是太好了!

    繁星队长点点头,“这样的话就太好了,接下来的时间总算可以完全放松下来,只不过……他死了,神官大人那边……”

    怜冷冷一笑,“死了自然有替补的存在,他可是别魔兽咬死吞食入腹,神官大人既然将我们放到这里,就应该知道会出现怎样的后果。”

    繁星队长再度愣住,这说话的口气……似乎对神官大人有些不敬啊!

    怜心中对潘兴神官有些怒火,这片区域这么多魔兽先前半分告知都没有,凭他们五个,若是没有小丑在,保命都是问题!潘兴神官未免对他们五人的实力太有自信了!既然他这么有自信,也该给出个后果让他知道,他们几个可不是他实验的白鼠!

    “呵呵,你说的也不错。”繁星队长扯扯嘴角,怜点点头,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真正的目的可不能荒废,集体的配合训练还是要进行,少了巴尼那货,估计会顺利太多。

    三个月时间一晃而过,潘兴神官喜滋滋的启动传送阵亲自来到魔兽之巢,这段时间他们五人在如此残酷的环境中实力应该都能得到突飞猛进的进展,团队意识合作也应该炉火纯青了才对!

    潘兴神官一脸笑意的等在传送阵一旁,对五名队员相当有自信,他后的两名执行者却皱起眉峰,神官大人的自信到底是从哪儿来的,这可是魔兽之巢,开放这个区域本来就是个错误,那五个年轻人能保命就不错了!

    潘兴神官毕竟实力不行,作为教廷的代言人实力是次要,所以盲目的自信也可以理解,然这一次的举动却是年轻人远远无法承受的极限,要不是有小丑在,这五人九死一生!

    一阵响动自林间传来,两位执行者放眼望了过去,看来是回来了,只是不知道五个还能留下几个……两位执行者不看了看喜滋滋的潘兴神官,若是只剩一个,神官大人可怎么办?

    响动越来越近,潘兴神官不伸长了脖子,他的内心满是期待,期待那五个年轻人会有怎样的惊人成绩,然潘兴神官怎么期待也不会想到,迎接他的,会是如此场面!

    “神官大人,后退!”两位执行者一个箭步上前,将潘兴神官护在后,潘兴神官瞪大了眼睛,魔兽啊,满满的都是……魔兽啊!

    ------题外话------

    神官大人,您老就喷鼻血吧!小怜不给你点教训,就不是小怜了~

重要声明:小说《至尊废才狂小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