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捉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天琴仙 书名:全能天师
    婴灵是对捉鬼一行对小鬼的一种称呼,在林翔的阳眼下,一切虚幻缥缈的东西都将无处遁形。

    “啧啧,这小鬼道行不浅啊!”林翔被小鬼上的鬼气吓了一跳,因为小鬼已经初步凝练出了形体,而且冲天的气不断地从他体内吞吐着。

    从婴灵的衣着打扮,很容易看出他应该是清朝时期的富家公子,大概五六岁的样子,长相倒是,并没有其他恶鬼上的凶神恶煞,林翔可以肯定,这婴灵生前是个俊秀的瓷娃娃。

    可惜,林翔道行尚浅,论经验,论实力都是新人,他的阳眼还看不出这婴灵的死因。

    但是,不难猜测,凡是留恋凡间不肯离去投胎的鬼魂都是有未了的心愿或者死得冤枉,这些因素都能催生出鬼魂强大的怨念,躲避间的搜寻。

    小鬼仿佛也发现了林翔,他发出一声尖啸,一股意念传递到林翔的识海中:“你是何人,先前便对我窥探,你有何目的,我感觉到你上有股讨厌的气息。”

    这小鬼也不是好相与的,他虽然死得早,但毕竟过去了几百年,龄早就几百岁了,论心智也早已成熟,他附着在小伟上的鬼气早就感应到了林翔的意图,而且他潜意识中感觉林翔的出现对他是一种威胁。

    林翔经验不足,还不太熟悉与鬼交流,当下义正言辞地放出话来:“你这小鬼,见了本天师还敢如此嚣张,看本座不收了你!”

    “咯咯咯咯,你也配做天师?这么多年了,这老宅子请来了不少自称天师的人,都是些江湖骗子,都被我吓走了,我劝你立刻离开,否则我让你有来无回!”婴灵捂着嘴嘲笑不已,然后猛地笑声一收,厉声吼道。

    “说,你因何逗留阳间,又为何缠着那婴儿不放,你难道想让小伟重蹈你的覆辙呢!”林翔运上一口气朗声道,在鬼魂面前谈判,切记不可弱了气势。

    “闭嘴!”小鬼突然眼神冷,尖声叫道,仿佛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去死吧!”只见他小手一招,无数条黑漆漆的气从梨树的根基出破土而出汇聚在空中,形成一把把尖刀利剑,然后随着他小手一挥,这些气化成的兵器纷纷向林翔。

    林翔脚底的法不弱,脚随意动,一道道残影划过,他没有后退,反而从旁攻击,绕了个圈,冲向梨树。

    婴灵的小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诡异地一笑,林翔顿时感觉背后发凉,回头一看。

    果然,那些气兵器转了个圈,刺向了张治和他怀里的小伟。

    “卑鄙!”林翔真没想到这小鬼如此狡诈,人们都说鬼灵精,看来这个词还真没冤枉鬼。

    林翔一个大鹏展翅,近乎从天而降挡在了张治面前,从怀里掏出风水镜,口中默念咒语。

    风水镜经过这一段时间,已经把从工地地下溢出的庞大气全部消化,威力更胜从前。只见一道乌光从镜面发出,在空中绕了一圈,把气瞬间收走,又重新回到镜子中,失去了气支持,婴灵的术法不攻自破。

    这就是一物降一物,风水镜虽然是风水堪舆的宝物,但它收服气煞气的能力在捉鬼除妖时也通用。

    “法器?!”婴灵惊疑一声,瘦弱的魂体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又嚣张起来:“法器又如何,我不信你的实力可以驾驭!反噬!”

    婴灵的眼睛变成血红色,紧接着,张治大声惨叫起来,林翔下意识回头,却看到了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

    张治怀里的小伟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副模样,血红的眼睛,惨白的脸色。

    这不正是婴灵的模样吗!!!

    小伟尖锐的牙齿正咬在张治的手腕处吸一边吸血,一边发出恐怖瘆人的笑声。

    张治感觉浑冰凉,他感觉一股寒气在体内流窜,血液流速减慢,而且在迅速流失,但是他依旧不敢扔掉孩子,这一刻他脑子懵了,因为他的孩子变成另一副面孔。

    “哼,移魂反噬!你还真敢下手!既然你伤害人类,说不得要灭了你!”林翔怒火冲天,抽出血煞刀,一刀砍在梨树上,顿时一道黑影从梨树断层中闪出。

    血煞刀形成的无边煞气刚猛强劲,婴灵还不敢与之硬抗。林翔步步紧,甩出三枚铜钱,铜钱组成品字形三才阵法暂时把婴灵锁住,他手起刀落,砍断了小伟上的鬼气丝线。

    “啊!”婴灵惨叫了一声,咣当一下撞开了空中旋转的三枚铜钱。

    林翔四处观察,突然发现,婴灵的形不见了。

    “傻站着干什么,赶快进屋包扎伤口,这婴灵随时都会缠上你们来威胁我!”林翔对张治吼道,就差破口大骂了。

    林翔皱着眉头,他的阳眼仿佛失效了,又或者婴灵用了特殊手段,竟然掩饰住了自己的行迹。

    “幸好道爷准备了香灰。”林翔冷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香灰洒向空中,香灰非常细腻,瞬间整个院子里都弥漫开了,充满了檀香气息。

    忽然,林翔感觉到西北角出现了能量的波动:“就是你了!”他把手中的香灰全部撒向了西北角。

    一个矮小的人形突兀地出现,这可吓坏了屋里的众人:“还真有鬼啊!”张治的老婆捂着嘴低声惊呼道。

    那人形晃了晃体,香灰被抖落地瞬间,林翔已然出手,塑料纸铺天盖地的把婴灵包裹进去,防止他遁地逃走。

    然后用红毛线把塑料纸缠成一个球,咬破手指,将鲜血点在了塑料球上。

    塑料球在林翔手中使劲挣扎,婴灵传来苦苦哀求的意念,他让林翔饶他一命,不要把他焚毁。

    “那你为何要纠缠小伟,他才只有一岁啊!”林翔愤懑地感叹道。

    “因为我想保护他,我留下一道本命鬼气在他上,只要他被人欺负,我就会感应到,我本来没想害他的。我生前就是张家嫡传子孙,可是威胁到了二娘的地位,在这个院子里被她掐死,小伟算是我的后代子孙,我想守护他一辈子的!”婴灵的绪有些激动。

    林翔没想到婴灵和张家还有这么深的渊源,他沉思了一会,道:“你要清楚,人鬼殊途,你的纠缠只会夺走小伟的阳气,他还这么小,经不起你折腾,念你本意不坏,我为你诵念往生经,度化你去六道轮回。”

    “谢谢天师,谢谢您!”婴灵茅塞顿开,他的气只会损害小伟的根基和命,他不能再逗留下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全能天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