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两百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天琴仙 书名:全能天师
    林翔正准备喊伙计过来买下这吉祥三宝,突然,云老高声叫道:“我明白了!”

    这下倒好,集宝斋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云老上,林翔也不由得翻白眼,这老家伙的脸皮太厚了吧,犯什么神经,一惊一乍的。

    黎经理拱了拱手,连忙说道:“打扰各位了,各位继续,继续哈。”

    云老也老脸一红:“咳咳,我看出来这件瓷器的玄机了,你们看。”说着他摆了摆手,让几人聚拢起来,然后指着鼎上的一个小缺口说道:“如果不是这个缺口还真难发现破绽,准确的说这是一件宋朝的二次加工的瓷鼎,缺口的断层处可以看出有两层釉子,后面一层烧有莲花图案的是大约明朝时期制作的,这种瓷器少之又少,如果不是这个缺口,甚至可以拿到拍卖行试试。”

    云老粘着胡须,笑容满面地解释着,张楠瞪大了眼睛,嘴唇颤抖着问道:“您老看看值多少钱呢?”起初他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林翔这么年轻,张楠认为他是猜得,即使看到他手不错,还能治好王东的怪病,张楠也只是当他会点医术,完全没把他和云老这样的古董老手联系到一起。

    云老伸出三个手指头,笑眯眯地轻声道:“300万,如果没有残缺,拿到拍卖行卖到500万也不是没可能。”

    顿时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了林翔他们坐的地方,那是怎样的眼睛啊,血红血红的,像饿狼遇到了猎物般,张楠体一颤,连忙把这小鼎往怀里紧了紧,生怕被人抢走。

    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晃悠着走过来,边走边说:“小兄弟,这鼎305万我要了,怎么样?”那声音翁离瓮气的,好像从一个空洞的大缸里传出来一样,看着肥的流油的形态和大摇大摆的姿势,足以看出一个暴发户的气质。

    张楠眼睛一亮,这比云老评估的价还高了5万啊,有了这些钱,不但能买一很好的房子还能有不少剩余积蓄,那样静怡就不用整天在酒吧里打工受累了,可以自己做个小生意。

    想到未来的美好,他眼前一亮,刚要喊出口,林翔拍了拍他的肩膀,眨了眨眼,轻声道:“再等会。”然后微笑着看着张楠,这一小动作恰好被云老看在眼里,不由得点了点头,这小伙子沉得住气,有头脑,有气魄。

    张楠稍一迟疑,就明白了其中缘由,没有回应那个胖子,果然,另一个声音响起:“鄙人一向喜欢瓷器,尤其是瓷器中的鼎,最喜欢的还是带有莲花图的瓷鼎,所以为了成全鄙人的心愿,小兄弟能否割呢,我愿意出315万。”这次说话的是个戴金丝眼镜的斯文男,说完话还扶了扶眼镜,一脸期待地望着张楠。

    此男一开口,白眼有木有,无数白眼齐刷刷地献给了这个长相斯文的男银,你丫骗谁啊,就喜欢瓷器,还是瓷器中的鼎,还有莲花,把别人当傻瓜啊。

    张楠感激地看了林翔一眼,要不是他提醒了自己,恐怕自己早就忍不住卖给那个胖子了。

    “别听他的,小兄弟,我出320万!”那胖子脯,大声叫嚣道,然后还挑衅地瞪了斯文男银一眼,后者下的脖子一缩,不敢说话了,敢这家伙还是个怂蛋。

    胖子得意地摇了摇头,傲然地看着张楠,那样子仿佛冰裂纹瓷鼎已经是他囊中之物了。

    突然,一阵报价声从他后响起。

    “我出330万!”

    “我出331万!”

    ……

    那胖子憋红了脸,看着周围戏谑的眼神,恼羞成怒地吼了一句:“380万!”这句话几乎是从他的牙缝里挤出来的。

    忽然,没人说话了,胖子终于松了口气,但是心里仍有些痛,毕竟这东西不值那么多钱,为了面子,可算下了血本了。

    林翔用胳膊肘轻轻捣了张楠一下,示意差不多可以收手了,张楠装模作样地考虑了一下,答应了下来,整个交易算是结束了。

    一共两笔交易,都由云老做鉴证人,王东和张楠分别把自己的古董放给云老暂时保管,然后黎经理和胖子暴发户去附近的一家银行给他们转账,虽说王东和林翔之前有约定,王东只要其中一件的钱,但是林翔总觉得过意不去,毕竟盗墓是个很危险的事,两人经过一番争执,王东只拿100万,剩下的两百万都是林翔的。

    等到黎经理回来把银行卡递给林翔的时候,虽然他很淡定地接过了卡,但内心早已激动不已,这不是一千两千,这可是两百万,如果放到以前,他一辈子都不敢想,不过想想自己的能力,今后少不了饭碗,很快便平静下来,释然了。

    这个过程落到黎经理眼里,顿时对林翔的评价高了几个等级,手拿两百万却能心如止水,坐怀不乱,这份定力了不得啊!

    尽管心里平静下来了,但是林翔还是感慨万分,自从得到茅山天书的传承,自己的人生貌似翻了个跟头,彻底转运了,农民翻做主人,这种感觉有点虚幻,如同做梦一般。

    众人寒暄了几句后,林翔几人就要告辞离开了,张楠想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与静怡分享,王东则是急忙帮哥哥还债,免得那些高利贷去乡下找父母的麻烦,他们都给林翔留了联系方式,林翔还惦记着吉祥三宝的事,才最后一个离开。

    “黎经理,这三枚铜钱我想买下来,您看看能不能刷卡,我没带现金。”林翔摊开手心,亮出那三枚开元通宝,有些羞涩地说道,老实说三十块钱现金都没有还敢进集宝斋的人,他算是第一个。

    “林兄弟,如果不嫌弃叫我一声黎大哥,这小玩意不值钱,你如果喜欢就拿去玩吧!”黎经理这才注意到林翔手里的铜钱,定价十元一枚,虽是真货,价值却不高。

    林翔也没做作,豪气道:“那好,黎大哥,我就收下了。”

    黎经理满意地点了点头,不光是云老,他也早就注意到了林翔的不凡,按照张楠的说法,林翔第一眼就看出这件二次制造瓷鼎是真品,再加上他刚才处事的临危不乱,足以证明林翔是个值得结交的人,别说三个铜钱,就是一百个,一千个,他也愿意换来林翔的好感。

    过了一会,云老要走了,他接了个电话,说有个客户兼朋友找他,林翔也要走,他还得给母亲买滋补元气的药材,去晚了药店就关门了,黎经理把他们送出了古玩市场才回去,临走前嘱咐林翔常来坐坐。

    云老要打车走,林翔便送送他,两人相谈甚欢,颇有忘年交的感觉,林翔对云老十分尊敬,因为这位老人说起话来充满了哲理和智慧,对人生的很多事看得非常透彻,让人感到亲切。

    马上就到站台时,一辆黑色悍马越野在两人旁骤然刹车,有个人从后座上走了下来,直奔云老走来,司机和另一个坐在前座的黑衣人跟在他后面,这两个人材高大威猛,面无表,一看就是保镖之类的。

    云老笑了笑,和中年男人握了握手,然后转过对林翔介绍到:“小翔,这个就是给我打电话的朋友,李默元。”

    林翔笑着握住李默元的手:“你好,李大哥,我叫林翔!”

    李默元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林兄弟,不好意思啊,我看到云老有些激动,给他打完电话后,我工作上出了点事,急着让我去处理,开得快了点,没吓到你吧!”

    林翔看得出李默元是无心之失,摇了摇头,开玩笑道:“李大哥的车真好,酷毙了!”

    李默元哈哈一笑,跟云老说道:“云老,真是抱歉,这次那边出了点事,我得赶过去处理,咱们改天再约吧,我的唐三彩佛像还等着你掌掌眼呢!”

    尽管李默元表面笑呵呵的,但是林翔还是看出来他眉宇间的急迫了,看来他所说的事很棘手。

    就在林翔注视李默元的眉心时,阳眼自动运转,一股黑气在李默元的头顶翻腾,印堂处也发黑紫色,这是命相凶险,灾祸临头的征兆。

    突然,林翔心中一动,手心一翻多了三枚铜钱,正是卜卦法器,吉祥三宝。只见三枚铜钱在他的五指间灵动地翻转,交叉互换,速度越来越快,几乎到了人眼看不到的地步,仿佛形成了一个光环,在手指上不停地缠绕。

    很快铜钱的跳动仿佛暗合了某种天地间的大道,林翔的心里闪过几个亮点,铜钱分别停顿了一下,接着便同时落到林翔的手心里,起初只是一些散乱的信息,晦涩一片,默念了一边六爻占卜的口诀,他灵光一现,脑中清楚地浮现出对李默元的测算结果。

    林翔皱了皱眉头,李默元的况有些严重啊,他试探地说了一句:“李大哥,你几天不吉利啊,是不是房子出了问题呢?”

重要声明:小说《全能天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