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古玩市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天琴仙 书名:全能天师
    “小翔,我这是怎么了,你不是在帮我看病吗?”钟翠云醒转过来,揉了揉额头,她刚刚感到脑子一阵巨疼,仿佛后脑勺受到了重击,一下子昏迷过去。

    林翔露出一副惊喜的表,兴奋道:“妈,没想到那个老爷爷教的方法还真厉害,你的病已经好了,你下走走。”

    钟翠云不敢相信下了,本以为自己站不住,结果除了长时间不下腿有些麻痹,其他一切正常,她又找回了正常人的感觉,她不可思议地看着林翔,试着又走了几步,那种感觉仿佛释放了自己,体和内心都得到了自由。

    突然,钟翠云愣住了,一动不动,僵硬地站在那里,林翔吓了一跳,来到钟翠云对面,才松了口气,钟翠云并没有什么不适,而是激动地泪流满面,这几乎等于让一个被判了终残疾的瘫痪患者重新站了起来。

    钟翠云心里很复杂,她没想到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脱离病,她拖累了儿子这么多年,一直很惭愧,从今之后她要好好照顾儿子,让他过好的生活。

    “妈,好好睡一觉吧!”林翔在钟翠云的昏睡上一点,后者便晕倒了,她刚刚恢复,不宜大喜大悲,否则不利于体康复,给钟翠云盖上被子,林翔轻轻关上门走了出去,他要去酒吧工作了,老板人这么好,给自己放假,现在母亲病好了,他自然不能消极怠工。

    酒吧离林翔家不远,穿过几条巷子就到了,林秋市被称为南方水乡也不为过,灰白色的平房分列两旁,中间是交错纵横的水路,时不时有小船经过,不过乘船的大多是来这里旅游的游客,今天因为母亲恢复,林翔的心很好,这些很普通的景象在他眼中也是那么和谐有趣。

    林翔工作的酒吧就在一排古色古香的灰白平房中间,现代化的装潢让这间不大的酒吧变得与众不同,十分显眼。走进酒吧,林翔直奔工作间换工作服,今天老板不在这里,静怡在这里守着柜台,静怡是个很乐观的女孩,因为没考上大学便早早地出来打工,她的脾气有点像男孩子,和林翔他们这些服务员早就打成了一片。

    此刻,静怡没有了往常嘻嘻哈哈的疯狂,她有些忧愁地陪着柜台对面的一个男子说话,脸上的泪痕还没干,我喊来一个新来的服务员,张磊。

    “小磊,怎么回事,静怡怎么了,她对面的男人是谁?”林翔小声地问道。

    张磊挑挑眉,沉声道:“这男的是静怡姐的男朋友,听说他前些天私自取出了和静怡两人的存款,然后又向很多朋友借了钱去古玩市场买了一件古董,可是就在昨天他准备转手大赚一笔时被买家鉴定为赝品还挨了一顿打。”说完就瘪了瘪嘴,看向那男子的眼神充满了不屑。

    “静怡知道他去买古董吗?”林翔继续问道。

    “貌似不知道,好像那男的只是说去做生意,静怡姐也没追问,要我说,静怡姐太傻了,她肯定被这个男的骗了!”张磊愤愤地说道。

    林翔眼一瞪:“一边去,小孩懂什么,滚去干活!”张磊做了个鬼脸,拔腿跑向了一个桌位。

    就在张磊说古董的时候,林翔脑子里灵光一现,想出一个发财的门路。小的时候他就很喜欢看电视上的鉴宝栏目,还幻想自己有朝一也能捡漏,一夜之间暴富。如今就不是幻想了,他怀茅山秘术,更是开辟了阳眼,古董上面的沧桑气息难以逃脱他的法眼。

    林翔来到柜台,他冲静怡点了点头,然后对男子说道:“你是静怡的男朋友吧,我不管你是否真心静怡,但有些事要勇于承担,否则不配做个男人!”

    “我静怡,我她!”男子猛地抬起头,眼珠里全是血丝,声音沙哑地吼道,吼完又低下了头。

    这时静怡也急声道:“翔子,张楠对我是真心的,他是被骗了!”

    “哦?”林翔眉毛一挑,莫非其中另有隐

    静怡迅速擦了下脸上残余的泪痕,缓缓说道:“为了付经济房首付,张楠拼命打工挣钱,前一段时间他的一个工友逛古玩市场时捡漏成功,倒手一卖赚了五十万,张楠一时冲动凑了三万块买了一个冰裂纹莲花鼎,找好卖家后,对方拿到手说是赝品便把张楠打了一顿。”

    原来如此!林翔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拍了拍张楠的肩膀,道:“抱歉,哥们,我误解了,我对古董也略懂一二,不知道能不能见识一下?”

    张楠勉强一笑,摆摆手,说道:“无所谓了,那,就是这么个小东西,把我的家当都玩进去了,呵呵。”说着他从旁的背包里掏出了一个圆球状的东西,外面包着一层报纸。

    林翔打开一看,是个古朴的冰裂纹瓷器,鼎上有两个莲花图案,配上背后如同冰层断裂的釉子,可以想象到波纹漾,清水出芙蓉,濯清涟而不妖的高雅意境。

    暗自打开阳眼,有些死气聚集在瓷器底部,再加上如此生动的工艺,林翔可以确定这是一件真品无疑,但具体是哪个朝代,又价值几何就不是他这个门外汉所能了解的了。

    “哈哈,哥们,恭喜你啊,这明明是件真品,何来赝品一说?什么人找你麻烦,哥们帮你讨个说法去!”林翔眼神一冷,沉声道。

    “什么,你说什么,真品?你没看错吧,对方请的可是鉴定专家!”张楠狐疑地看着林翔,但眼神中还是隐藏着一丝激动和惊喜。

    “绝对是真品,价钱我还不确定,但应该不低,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古玩市场,咱们找个大点的地方鉴定鉴定!”林翔的话提醒了张楠,一旁的静怡也期许地望着自己的男友。

    “好好,我们现在就走,对了,静怡,这位兄弟是?”张楠有些激动地握住林翔的手,那叫一个亲啊,看得静怡直翻白眼。

    “你终于想起来问人家名字了,这位是林翔,我的好朋友兼同事,平时对我照顾的。”静怡捋了捋头发,笑着介绍道。

    “林兄弟好,咱们赶快去吧,去晚了就关门了。”看着他一脸着急的样子,林翔就想笑,古玩市场到晚上八点才关门,现在才刚到下午。

    静怡留下看店,只有林翔和张楠打车去古玩市场,虽然还没到生意高峰期,但静怡是老板点名看柜台的,她如果走了,老板那里不好交代。

    来到古玩市场,林翔可算是长了见识了,今天碰巧赶上集市,不单单是市场里的门脸,还有很多个体户在道路两旁摆摊,大多是农民打扮,自称种地时从自己地里挖出来的东西。

    现在的造假技术越来越高,造假成本却是越来越低,很多人都乔装打扮,从人到货,没有一样是真的,林翔看着男女老少的摊主不停地吆喝,心里一阵好笑,什么时候古董成了地摊货,难道高科技已经到了量产古董的地步了?

    “这位小哥,看看我们家的东西吧,刚挖的,你看,上面还有泥巴!”一个长相刁钻的大婶一手一个青铜杯,还相互碰了一下,泥巴渣滓脱落下来。

    “哥们,你看我的长相,多么实诚的脸,我的东西和脸一样诚实,童叟无欺,诶,别走啊!”

    “大兄弟,看我这碗,秦朝的,不锈钢的,正儿八经的!”

    林翔逛了一圈,彻底无语了,本来还想捡个漏,看这况,到处是坑,不被坑死就不错了。

    “真是坑爹啊,尼玛,有泥巴就是古董啊,那随便挖个石头就是古董,还看你的脸,和你的破烂一样丑,秦朝的碗,还不锈钢,那时候哪有不锈钢,这些人,唉,智商是硬伤啊!”林翔挤出人群,脸上挂满了鄙视,这些人撒谎的时候倒是很直白。

    张楠则是一直搂着怀里的背包,小心翼翼地,生怕在人群中被偷,看到他弓着腰的怂样,林翔一阵无语,到底谁是小偷啊。

    林翔正准备去正规门面看看,突然感到一丝异样,空气中飘来一阵熟悉的气息,他猛地一转,快步来到一个孤零零的小摊上,他死死地盯着摊贩,这是个年轻人,也就比林翔大几岁,长相普通,穿着普通,运动鞋上沾满了乌色的泥。

    但就是在这么普通的一个人上,林翔感受到了浓厚的死气,一丝丝缠绕在他上,正在逐渐向他的眉心汇聚。

    林翔看到这一幕,心下顿时明了,脚下一动,猛地伸出手,一把抓住青年的手腕,后者眼神瞬间冷了下来,手腕一翻,林翔明显感到一股大力从青年手腕传来。

    好家伙,敢是个练家子!怪不得敢明目张胆地倒卖出土文物,如果被举报,凭他的功夫,逃跑不是问题,其实从他的打扮和上的死气就能看出这个青年的来历,无疑是个盗墓贼。

    “你胆子不小啊,敢把土货拿到阳光下卖,想吃牢饭吗?”林翔咧嘴一笑,自信满满地说道。

    听罢,青年顿时慌了神,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几圈,装模作样地说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啊,你弄疼我了!”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我问你,你是不是最近头部昏胀,太阳隐隐作疼,行动时气血不畅,晚上常做噩梦?”林翔冷笑着说道。

    本来准备撕破脸的青年顿时不动了,呆呆地望着林翔,沉声道:“你怎么知道?”说完眼睛一亮,顾不得被制住的手腕,另一只手死死地抓住林翔的衣角,激动地说道:“这位兄弟,你一定要帮帮我!”

    PS:今天琴仙有事,只能先发一章了,不过字数上差不多两章,嘿嘿,蒙混过关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全能天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