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六月、桃子

    隔着牢门的圆木,玉乔瞪着眼睛瞅着那两个守卫推杯换盏.

    文化不高的两个老爷们互相恭维,什么‘祝贺大哥早升总管。’

    ‘恭祝二弟抓紧娶弟媳。’之类的,明显带有语法错误的且逻辑混乱暴漏无知的言语。

    最后那二人明显都喝多了,喝的舌头都直了。

    二人栽栽愣愣竟然报到了一起去,倾吐儿衷肠。

    顾家守卫,你是有多不着调……

    而就在这时,只听见门外两短一长的敲门声铛铛裆---的声音传来。

    随后只见一浓妆艳抹甚是妖娆的女子扭了进来,只见那女子左手提着酒菜篮子,款款而入。

    那女子眉眼勾魂、笑语嫣然,能说会道,带领二人把酒言欢。

    一声‘二位大哥’先把两人骨头齐齐哄酥。

    然后一人敬酒一杯,那女子收拢袖袍羞羞答答,名头是感谢良辰美酒花好月圆、庆祝二位早双宿双.飞之类。

    随后,侍卫甲乙齐齐被撂倒。

    目睹了整个过程,只见玉乔张着大嘴目瞪口呆。

    看着面前稍许高大威猛的女子,玉乔结结巴巴的开口:“你你你……是……小变态?”

    话音刚落,只见那女子秀美一蹙,随即翘起兰花指似喜似悲道:“乔乔你这,磨人的,小妖精呀---

    怎不识我敷脂抹粉下,石榴心啊----”

    “闭嘴,别唱了,放我出去----!”女子咆哮的声音带着不耐,远远地传了出去。

    月黑风高的路上,一对儿男女摸索着前进,凉风吹过脸颊,月夜中看不清楚轮廓,玉乔更觉的顾家宅阔院大。

    再次转首,玉乔看向边不知何时洗去一脸脂粉的男子,已经麻木的不能感叹了…

    总之,她已经习惯了……

    “你刚刚干嘛去了?”玉乔开口,女子清幽的声音回在冷风吹过的夜里。

    “上厕所。

    乔乔,你管人家这么严可不行,以后你在我金家要懂得雨露均沾这个道理。”金煜青一脸郑重,捏腔拿调。

    “那敢问你金家到底有多少位如夫人?”生生忍住了想要骂街的冲动,玉乔一把拨开面前的草叶子,转头看向边的男子。

    “不多不少,正好三百六十位。

    一晚一个,乔乔,我可以把你排在除夕夜哦~”远处一众巡夜的守卫走过,金煜青向着茂密的叶片之后隐了隐形。

    “那四年一闰怎么办?那天金公子你自己睡?”竟然还是没有发飙,玉乔不开始佩服自己的忍耐力了。

    “自己睡是不可能的,晚上人家怕黑,那不如就……”顿了一顿,金煜青猛地转首。

    一张尖脸在幽幽的月色下略微苍白。

    这时,玉乔才注意到,一直以来养尊处优的金煜青,武林最大的富财主,金百万。

    他的脸,一直都是略微有些苍白的。

    抛却在生意场上八面玲珑的交际手腕,抛却带领强拆小分队打砸民宅凛然霸气。

    不登台唱戏,不涂脂抹粉的时候,金煜青,就像一个苍白瘦削的少年一样。

    唯有那眉目勾人**,浑上下带着那种被治愈系。

    于是清平姑娘前仆后继一波接着一波的拍在治愈金公子的沙滩上…

    思绪飘回,再回到金煜青脸色的这个问题。

    玉乔拄着下巴沉思,营养不良这个可能是可以排除的……

    为所困……可能不大,那就姑且认为是……纵过度吧……!

    想到这,玉乔差点就要击掌欢呼了,理由充分,证据确凿,一定是。

    猛地抬头,正对上面前若有所思的男子。

    只见金煜青眉峰微微上挑,捧心做怨妇状:“哦,乔乔,你想的是别的男人吗?什么裘公子何少主…

    想的那么开心,哦~伤心。”

    依旧乐不可支,又不好对金公子名言,玉乔敷衍得当:“没没,你刚刚说啥,多余那天怎么办?”

    “那就全家一起睡。”金煜青的答案坚决又干脆。

    眼皮一阵猛抽,玉乔脑中劈过一道天雷,一男三百六十女……

    金家是绝对能睡的下,但是,那得是多么壮阔的场面啊。-晋.江.独.发-

    随即玉乔拱手,对着面前的男子深深拜倒:“原来阁下就是江湖中传说的一夜三百六十次郎,今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而对面男子很快回礼:“得见乔乔亦是青之荣幸,别忘了有你一次哦~”

    玉乔面色不改,礼貌的看向对面的男子:“好说好说,不过敢问金公子,

    听闻您此生阅女无数,敢问,对您金家首席大夫人你的选拔条件都是什么?”

    当然是脸瘦腿细人品好,大腰细股圆,玉乔脑补出一幅绝代佳人的画像。

    也不枉醉宿青楼的金公子一生一个字。

    只见对面没了声音,暗黑的夜里,只有柔柔的风声吹过,略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而对面那男子的目光,久久落在那一处,抛却了往的轻佻放,剩下的,就只剩下意义深远了。

    循着金煜青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两人粗的桃树正立在那庭院之中。

    如今正值六月酷暑,桃花已经开过了。

    落尽之后,只余一树碧绿的叶子,随着夏夜晚的柔风轻摆,而上面结出的桃子青涩瘦小,活脱一树受气的桃子。

    只见往嬉笑怒骂的男子带着满目的郑重,慢慢的走了过去,仿佛来自一种宿命般的吸引。

    由近及前,终于开到了那桃树之下,金煜青抬手,将右手五指覆盖那树腰之上。

    男子细长的五指包裹在薄如蝉翼的金丝手之内,隐隐的依稀可以看见,那五指因为用力而变弯。

    而那手掌覆盖住的地方,正好缺少一块树皮,而少掉的那块树皮,正好是巴掌的形状。

    不过相比金煜青的大掌,只见那块凹处要小了许多。

    就在刚刚回过来的那一瞬间,玉乔依稀看见那树上面有字,像是被刻上去的,不过很快就被金煜青的手掌覆盖住了。

    只见对面男子慢慢的扬首:“它都长这么大了……

    记得我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娃娃。”

    如此别扭的一句话……玉乔转首,自出打量,见着空寂的庭院中只有这两人……

    金煜青这段搞不清楚宾语的话……从何而来啊?

    说完在,对面男子回首,敛去那一抹一纵即逝的惆怅,随即金煜青扬唇,眉梢微微的上挑:“小爷我要求不高。

    做我正妻,须有倾国倾人城之花容玉貌,上敬父母公婆,下育我金家后代。

    若不能把他们教育的和小爷一样风流倜傥,纨绔荒.,就是一个字—‘休’!

    谁说也不好使!”

    “还有须得心慈仁厚,勤俭持家,护生灵,抚慰弱小。

    有容有德,才能带的出去领的回来。

    怀宽广,方才能能容我府内佳丽三千。”

    说完之后,金煜青轻轻颌首:“暂时就先想到这些。”说完金煜青挑眉,软语细气的开口:“乔乔你要努力哦~”

    虽是言语轻佻,可是从初见的那一天起,金煜青的行为举止从没有半分逾礼之处。

    虽是话语暧昧,可是那男子看她的眼神,和看街边一众新欢旧一样…

    并无一星半点倾慕之

    玉乔扬唇:“有愧金爷抬。”

    前面就是美人卧房,路过顾琳琅的闺阁,玉乔踮起脚尖瞄了一眼,只见屋内漆黑一片。

    想必美人早早歇息了,要不然怎么做好美白呢…

    在这一路疯癫之语终于画上了个句号。

    再抬首时,顾家藏宝已经到了,决意要找顾家的琉璃石,大海捞针的玉乔觉得这是必须要途径的海域……

    藏宝阁什么的,顾家你不把武林至宝放在这,你好意思叫藏宝阁?

    一路机关迷障,在金百万的眼里就是小儿科,金丝手唰唰轻挥,密林雨针,白雾障隐什么的,全部都俯首称臣。

    这货除了赚钱和败家以外,还有深藏不露的绝技。

    想到这,玉乔不对面前的男子刮目相看,将金煜青上上下下的重新打量了一遍,玉乔发出了‘啧啧’的感叹声。

    “怎么样?”只见对面男子回首,眉目含笑:“乔乔,你又重新上小爷了是不是?

    没问题,我如夫人的位置,永远为你空缺有一。”

    只见对面女子面无表的开口:“带路。”

    自藏宝阁外阁而入,内里别有洞天,潺潺流水声入耳,竟然又是一片迷障森林。

    只见金煜青右手攥拳,金丝手在暗夜中发出类似于烛火暖簇的光芒,照亮脚下的路。

    还未来得及感叹,只见前面男子猛地停下,由于惯作用,玉乔直直的撞了上去。

    随即迅速的反弹回来,男子惊讶的声音传来:“乔乔,我竟然忘了问你,你到底要来这找什么呀?”

    作者有话要说:这货当男主怎么样……

    问问姑娘们\(≧▽≦)/

重要声明:小说《肉文女配闯情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