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嗨,月光女神

    第二天一早,玉乔睡得朦胧之际,半睡半醒之间.

    玉乔隐隐约约只听见门外乒乒砰砰的声音,猛地睁眼开,玉乔惊起一冷汗,意识到这绝对不是梦境!

    而是门外一众在砸门!

    迅速罩上旁的衣衫,玉乔握紧小皮鞭,全部武装的奔向门边。

    然而门外攻势太过猛烈,外面黑影重重叠叠,乌压压的一片。

    只见那质地上好的木板摇摇晃晃就要直直的砸下来!

    脑中迅速转过九千八百念,玉乔转直奔窗户而去,伸手推窗,玉乔破窗而逃!

    然后就在那一瞬间,不堪重负的木板终于斜斜的砸了下来!、

    随后门外的百姓蜂拥的挤进来,目光在接触到地中间的女子时,只见百姓厉声嘶吼:“看!就在那!就是昨天那个姑娘!”

    “快抓住,别让她跑了!”

    “跑了咱就白等一早上了!”

    “上!按倒了!”

    由于最后一句话表达的太过直白生猛,玉乔脑中轰隆一声炸响。

    看着蜂拥而至的老老少少,玉乔吓得浑哆嗦,两腿不住的发颤:“对…对不…起,我我我…你…你你们…”

    只见为首的那个男子双手猛击拍出声响,随即眼中含泪看向对面的女子,声音颤抖:“姑娘,你就是我们的活菩萨啊!”

    说完,只见对面女子猛地抬首:“啊……?”

    原来是玉乔人怂呆木、心虚太过。

    归墟之境中那些宝贝功效不是盖的,清平百姓试过之后纷纷叫好。

    姑娘美了,小伙子帅了,夫人走在街上漾了,老翁老妪腰腿利索房.事和.谐了……

    这一切都归功于一个叫明玉乔的外来女子。

    由于其握着一手无人得知的天外秘方,又凭着一脸玄妙莫测的神秘笑容,还有其每逢夜半之时乐善好施的恩慈善举……

    于是该女子得到了清平百姓的戴。

    众人亲切的叫她:月光女神……

    凭着养颜粉,不老丹,水.交融丸,月光女神享誉清平。

    当然宣传还是要做上去的,卖家还是要找的,销路还是得扩大的。

    然而就在某一天,月光女神得清平何掌柜引荐大买家的时候……

    就有了如下一幕:屋内一众清平富商围坐,众人纷纷靠近及前,想对着清平新秀明掌柜亲之近之。

    近乎拉拉关系,玉乔很是受用,端起茶杯,也学着优雅矜持的用茶盖抿着杯壁。

    然而就在第一口滚茶咽下喉咙之时,只听见门外唱腔入耳:“咿呀呀唉,看那立于正中的,月光女神呀唉伊伊---”

    随即一个喜不胜喜的声音传入耳中:“这不是我乔乔吗---?!”

    噗---一口茶喷了出去,泪眼迷蒙之间,玉乔只见对面金衣男子捏稳兰花指,直直的指向对面的女子。

    周围诧异的目光带着猥琐,纷纷看了过来。

    也有的掌柜跟对面金爷行一拜,问个好就直接走人了,开什么玩笑,大家这么忙。

    这代理权什么的,已经基本没有异议了。

    是,这清平新宠女神三宝是好东西,可是有什么用呢,金爷来了。

    争、争不过,抢、抢不过、打感牌……人家是姘头关系啊!

    你看那金公子那小眼神递的多到位。

    于是,在众人体贴的跑光了之后,屋内就剩下了两个人,一男一女。

    一个江湖成名已久的金珠公子,一个清平山寨的月光女神。

    重新捧起茶杯,只见对面男子一双桃花眼递了个媚眼过来.

    随即捏着兰花指,金煜青唱腔甩开:“怎奈我有人,终会得见呀----,你可知那九重天,花好月圆啊----”

    “你成亲了吗?”撂下茶杯,玉乔转头看向边的男子,最想问的,究竟是这句话。

    只见金煜青愣了一愣,修长的手指也僵了那么一瞬,随即眨了眨眼,只见对面白皙的男子,上下唇动:“没有。”

    “乔乔,你这磨人的小妖精,难道有什么想法?这里有个里间,不如我们……”

    “你想多了,我就是单纯的同一下你妈。”

    “那我要是成亲了呢?”

    “同你闺女。”

    “伊呀呀-----我妻子怎么没人同?”

    “该,她自作自受。”

    “乔乔,小东西,被这么说吗,万一你有幸成为我那----美貌如花呀----压寨的那个---如夫人呀----”说罢,金煜青一个甩腔,十指指向对面的女子。

    “长话短说。”玉乔颌首吗,正襟危坐,转首看向对面的男子:“你究竟想不想要我手里的这三样东西。”

    “想,可是我更想要你那---放心暗许呀----”金煜青唱念做打俱佳。

    “我可以免费给你,但是我有个要求。”不理面前男子疯癫痴傻,玉乔斩钉截铁的开了口。

    由于对面女子太过郑重,只见金煜青放下高抬的右臂,转看向对面的女子,下意识的开口道:“什么?”

    “我要你待我去,顾家。”

    已近亥时,月黑风高,蝉鸣阵阵,蚊虫出洞。

    窝在草丛里的玉乔咬牙切齿的看向对面的男子:“你就是这么带-我-来-的,金煜青!”

    只见玉乔满狼狈,衣服挂的破破烂烂,头顶一片糟乱。

    玉乔的脑袋上还顶着个草叶子编织的花环,用来掩饰形。

    只见金煜青转头,做了一个‘嘘’的手型,看向侧的女子,金煜青长眉轻挑:“乔乔,我也没有办法,是你要我带你来的…

    顾家和金家素来有仇,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玉乔压低声音咆哮道:“那你自己不知道吗?!

    比我自己偷偷溜进来还要危险!你就不能告诉我吗?告诉我你会倾家产吗?!”

    “哦~乔乔,我怕的不是倾家产,千金散尽,而是和你天涯永隔,那就会永远的……哦~伤心。”只见金煜青以手捧,做心碎状。

    暗黑的夜里,只能听见咯噔咯噔—的声音自草丛之内传来,只见顾家的守卫转首,四处的打量着。

    就在那守卫转首的一瞬间,两个黑影飞舞着翻墙而过。

    再落到顾家坚实的地面,玉乔一阵头晕目眩。

    金煜青功夫极高,轻如燕,招式利索。

    然而就在这个拖后腿的紧随其后的落在玉乔后的一瞬间,只闻苏家警铃大作。

    霎时,庭院之内的所有朱红色的灯笼瞬间齐齐变亮。

    闪动顾家之内如同白昼,晃得玉乔睁不开眼晴。

    而再次睁眼之时,玉乔只见顾家守卫已经将其团团围住,转头边男子之时,只见已经不见踪影,咬了咬牙,玉乔心里暗骂:“擦,果然戏子无义。”-晋.江.独.发-

    只见那对面侍卫头子高吼:“来者何人?”

    “月光女神!”下意识的喊出了这句,不为别的,玉乔只是觉得十分押韵…

    只见这四个字落下,那木头侍卫没有任何反应,环视四周,对着地中间一褴褛的女子扬声吼道:“可有同党?”

    “就我一人儿!”这次玉乔想也没想,不是因为押韵什么的,供出同伙,

    很不仗义啊……

    人家还请吃过顿饭…

    好吧,这绝壁是假仗义。

    这次那侍卫头子在没有任何犹豫:“给我拿下!”

    玉乔挥鞭迎战,小皮鞭英姿飒飒在空中啪啪啪----一直处于上风!

    玉乔得意的扬唇轻笑,就在笑颜绽放的那一刻!

    白粉迎面洒来,十香软筋散什么的,都不是传说。

    于是,监牢第二间,玉乔早早的蹲好了。

    出师未捷,只听那两个喝的迷瞪的侍卫甲、乙交谈甚欢,大体内容如下:‘交给大少爷发落。’

    ‘不行,大少爷在忙。’

    ‘那交给大小姐发落。’

    ‘不行,大小姐也在忙。’

    ‘那交给,不行,别人都死光了。’

    ‘好吧…’

    最后乙沉默了…

    大小姐……玉乔慢慢咀嚼着这个称呼,这‘大小姐’绝对是顾家顾琳琅啊!

    江湖第三大美人,雍荣华贵,姿容绝色,又因其为三大世家之一---顾家独女.

    所以份尊贵,行为举止,那都是谁都比不上的贵族范啊!

    玉乔拄头,陷入深深思绪,为什么,这文里三大世家的女儿,都是独女?

    当时追文的时候,绝对有读者留言提问。

    然后,那作者好像是这么回答的:额,因为这不是宅斗文…

    好吧,那个杀千刀作者大大,就说你呢,你驾驭不了勾心斗角、火花四溅的宅斗文好伐?

    神游严重,玉乔赶快把思路拽回到顾琳琅上。

    人家顾大小姐,美、很美、优乐美。

    从小到大就是每天生活在被求亲中。

    六岁惊为天人,七岁眸倾众生,八岁九死一生,九岁…

    她九岁那年绝对发生过一件大事。

    咦?究竟是什么事来着……?

    和其他老爷子不同的是,这顾老爷子绝对不嫌死后争夺遗产不够闹。

    所以这顾琳琅家中人丁甚是简单,顾父就生养了一对男女,顾琳琅和顾铎袍。

    而女孩子尤为受宠一些,不过顾老爷子十二年前就没了,葬礼,很平静。

    哥哥妹妹深意重,你好我好爹走好。

    据说顾铎袍对其妹妹特别的好,以至于好的外面风言风语甚多。

    而且,老大不小的两个人,现在,都没成亲。

    作者有话要说:用手机看文的姑娘可能看不见,文文上面有一张请假条,

    我请了半个月的假,复习考试,

    六月的考试太多了,最后一科是15号下午,

    晚上考完估计已经心俱疲了…

    所以16恢复更新,乃们不要抛弃不要放弃,要等我啊…

    那个…如果你们想我的话…

    长评慰寂寥也是可以的…@^~^@【喂作者!

重要声明:小说《肉文女配闯情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