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白莲殇

    这样的相那儿有错,命运也难说服我

    ---你不回来,我就一直等

    ---或者说,你愿不愿意,陪我看天亮、看落?

    我不是个稻草人,不能动不能说,已把紧紧绑心中

    ---傻丫头,给你暖手,

    ---可是又有谁理解稻草人的心呢,风吹雨淋,夜夜孤单常伴,没人问过它,究竟愿不愿意

    我不是个稻草人,不做梦不还手,别用泪水我放手

    ---这青色衣袍上,原本刻着的,是一句诗:苍山负雪,明烛天南

    ---忘了我今晚说过的话吧。

    就算全界都笑我,个人谁敢说错

    ---你真的以为,随便抓个女人来,就会你四哥我乖乖就范?

    ---苏柔荑,你再动她一根手指,我要你死无葬之地。

    ---就在这里,那天我亲你的时候,把它给了你,这应该有一朵莲花的…

    就算全世界都怪我,我只要你跟我走

    ----我曾想过好多次,白天也想,夜里也想,再次见你的时候,我要和你说什么…

    ----可是到了这一刻,我真的知道我最想说的,不是对不起,也不是我……,

    ----而是…乔丫头,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所有的回忆,全部抽成空白,握住手中的琉璃石,玉乔紧紧的闭上了,阿木…

    而此时,天下太平,苏幕遮已被十七影卫带入地下长眠,残余的正派全部是刚刚斗战的精英,为了逃离这血流成河犹如人家炼狱一般的苏家众人向门口处一拥而去,拼命的想要砸开那门上的巨锁。

    这时,只听见后女子魑魅的声音传来:“今,谁,都别想离开。”

    惊恐的诸人转首,后女子大红轻纱被风吹的漫天飞舞,衣袍过空气的声音在空中猎猎作响,苏柔荑笑容诡异,带着来自地狱般的绝望,自高处俯瞰众人.

    犹如有一朵清新无尘的白莲,已经开成了幽冥之花。

    将数十枚酒坛狠狠地摔下,苏柔荑手握熊熊燃烧的火把,由上自下的俯瞰着众人,绝望的声音带着苍茫:“你们,全都死在这吧…”

    见此景,苏幕程大怒:“小妹,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如何不知!”苏柔荑猛地转首,看向一旁二哥苏幕程,苏柔荑的声音凄厉绝望:“你还有脸和我说这些!”

    “小妹?苏幕程你还叫我小妹?你的妹妹不是青岚吗!”

    苏柔荑嘴唇被涂抹上了鲜艳的红色,配上雪白的肌肤,风中嘶喊的女子犹如凄厉的艳鬼:“你和青岚那个人称兄道弟!

    你们把我关在那暗无天的地方!

    我就在那里,听着你和徐敏整呻.吟厮混!

    苏幕程,那时候你,这个二哥去哪了!你有没有尽过你那一丝兄长的义务!”

    苏幕程哑口无言,浑抽搐。

    男子清澈的成声音自头顶响起,看向地中间的染血白莲,明烛礼貌的开口:“苏姑娘,就算你对苏家人信心全无,可是永乐的百姓还等着你普渡,是吧…”

    说着,明烛带着玉乔,慢慢的向后退,紧紧的贴在苏府的围墙之上,玉乔低头,见明烛手中的白玉如意轻轻的抵在了厚厚的墙壁之上,敲了一下。

    再抬首,明烛看向苏葇荑:“那些百姓,都满怀期待的在外面等着你呢。”

    明烛话音刚落,只见白莲花连连冷笑,冷笑过后再次开口时,却实难掩的凄楚,苏柔荑慢慢地垂首,声音带着沙哑:“罔我一心兼顾天下苍生,一生深信我佛慈悲,可是呢!”

    苏柔荑紧紧的拍着口:“可是我得到了什么!我究竟得到了什么!

    神、佛,他们都是聋的、瞎的!”苏柔荑的喊声回在庭院之中。

    随后,那红衣女子终于瘫倒,喃喃道:“就连我的,也没有得到成全…”

    “所以,那些肮脏的百姓,那些愚蠢又毫无作为的人,凭什么我要为他们奔波劳碌!

    又凭什么要我为他们鞠躬尽瘁!

    让他们还是自求多福吧,我苏柔荑,再不做什么圣洁白莲!”话音刚落,明烛后的墙壁轰然倒塌,外面站着的,是面面相觑的永乐全镇百姓。

    刚刚明烛玉如意抵住墙壁的那一刻,庭院之内的喊声已经顺着白玉扩散了出去,也就是说,刚刚白莲花这番话,所有的百姓,全部都听见了。

    而苏柔荑这话,显然比苏府之内人家炼狱的场面更加震撼人心,只见那些粗布荆衣的百姓抱头痛哭,有的甚至跪在了地下,仿佛末来到了一般。

    精神信仰崩塌,对他们来说,称为末到来,真的,一点不为过。

    只见苏柔荑唇角轻扬,声音轻的微不可闻:“何少主,真是…好手段。

    我苏柔荑,如今,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啊。”

    ‘啊’字咬的极轻,白莲花的声音却没了刚刚的绝望,带着少女般的天真,似乎到了期待多时的一刻。

    苏柔荑踩着空气虚踏了下来,抱起地上瘫倒的许平之,捡起地上那把银色的匕首。

    紧接着,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见苏柔荑将那把匕首,紧紧地刺.入了口!

    嫣红的血迹自苏柔荑前渗了出来,轻轻抚摸许平之的脸,苏柔荑一脸的憧憬:“之之,下一辈子,希望你,别这么对我,好吗?

    小柔她,真的承受不来…”

    说完,苏柔荑将匕首自口拔出,对着许平之就要插.进去。

    而惊恐之中的许平之不住的摇头,带求生的**猛地向一旁扑了过去。

    见许平之如此反应,苏柔荑脸上绝望之更甚。

    而这时,只见一袭白色的衣影自远处匆匆行来,带着赶路的风尘仆仆,只见那男子一袭白衣,形伟岸,自光亮的尽头,直奔苏柔荑而来。

    目光在落到那男子上的时候,只听见当啷—一声,苏柔荑手中银色的匕首掉在了地上,清脆的声音传出了老远,还有苏柔荑喃喃的低语:“是你…”

    一把推开旁的许平之,苏柔荑挣扎的起,前尘往事纷至沓来,苏柔荑双目睁大,看着面前的男子:“是你…”

    天蚕派中救死扶伤的右护法,景云顶之上医术最高的男子,白衣无尘行走在这人世间,一生以治病救人为己任。

    就在那一,他救了那一朵清新的白莲花,看着面前的男子,苏柔荑凄厉的喊声回在整个苏府:“是你--!”

    作者有话要说:这回知道是谁了咩…

    马上,马上就要熄灯了,我向被狗撵了一样,赶快的发了上来…

重要声明:小说《肉文女配闯情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