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恰似人间梦醒

    只见上的男子一颗头颅不住的摇摆,眼里带着茫然和惊恐。

    由于许平之满嘴的牙都被打掉了,嘴唇也肿得老高,无法合上,导致口水成线的沿着嘴角流了出来,落在龙凤呈现的褥面上,落下了一滩水迹,打湿了红色的锦缎。

    而此时窗外雷声大作,轰隆隆的声音直破天际,仿佛自遥远的天滚了过来,震得人心头突突直跳。

    紧接着,庭院中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一场大雨突至。

    而屋内边的女子脸覆轻纱,远远望去,只见那穿一袭白衣的苏柔荑,小,脸上的伤痕难掩形的的饱满和美好,就那么轻轻地在畔坐下,依旧美若仙人。

    低头看着边的男子,看了半晌,苏柔荑轻轻俯,在距离许平之嘴唇一寸处的时候停了下来,由于距离太近,甚至二人都能感觉彼此呼吸的频率。

    直视上许平之的双眼,二人之间所有的迷惑和茫然再无所遁形,苏柔荑扬唇轻笑:“没错,我恨过你,我怎么能不恨你呢?

    在崂山的那一晚,你对我那样的温柔,你告诉我…你说你要娶我,要我放心将我后半生的幸福交到你的手里,可是……”

    顿了一顿,苏柔荑猛的吸了一口二人之间的空气,随即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再次睁眼时,苏柔荑的眼底涌动着红色的火苗,猛地喝道:“然后呢?!”

    说完,苏柔荑豁然直,抬起右掌直直的扇向许平之的右颊,只听啪---的一声,清脆的声响回在屋内,苏柔荑用尽了十成十的力气,猛地煽了过去!

    许平之的脸被打的偏到了左边,正好压在刚刚那一滩湿了的痕迹,依旧含糊不清的想要开口说话。

    半晌,苏柔荑缓缓转头,看着那男子脸上的五指红痕,苏柔荑指尖轻移,在许平之的右颊上轻轻的摩沙着:“我在问你,你怎么不说话呢?恩?

    我的…之之?”

    说着,苏柔荑的手指控制不住的使力:“你怎么不说,随后你就亲手喂我喝了那下了迷药的银耳雪蛤汤?

    然后唤来了你那师妹,你们二人干了什么呢?除了把我换成你师妹,你们…还干了什么?恩?”

    说完,苏柔荑顿了一顿,指甲狠狠划过许平之的脸颊,随即小白手握成拳头,而许平之的脸被锋利的指尖抓出了一团血印子。

    目光在触及到上的男子的眼神时,苏柔荑轻轻点了点头:“对,你是没有做什么…

    可是你那师妹呢?!那个青岚呢?!”提起这个名字,苏柔荑控制不住的嘶喊起来:“你任凭她打我骂我!羞辱我!伤我自尊!毁我容貌!”

    “你还记得你当时说的是什么吗?你这个男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苏柔荑仰头,再不看上的男子:“你说…你说…小岚快些,一会进来人了,我们不好交代…”

    一道霹雳的闪电自窗前划过,将屋内照的更亮,放大了许平之惊恐的面容,紧接着,轰----震耳的雷声自天际传来,随后巨响不断。

    雨还在哗哗的下着,在暗黑的夜里溅起苍茫的白烟,似是要洗净人世界一切污浊与脏秽,房檐上的水不停的下落,落在台阶上,滴答--滴答—

    而此时屋内暖意融融,只见苏柔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豆大的泪水滚落了下来,上的男子不住的摇头,张嘴似是要说这什么,挣扎的想要起,不过这对于一个半残的人来说,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呜哩哇啦的声音还在继续,许平之像一个无助的残障儿童一样。

    随即苏柔荑手指轻抬,将泪水尽数收入掌中,看着边挣扎的男子,苏柔荑扬唇,挤出一笑:“我真傻,我曾经发过誓,我告诉我自己…

    再也不为你流一滴眼泪,我怎么又犯忌了呢?”像是自问自答,苏柔荑也不看许平之的眼睛,目光仅仅落在对面男子的右脸上。

    那上面方才被尖利的指尖抓的血模糊,只见苏柔荑呆呆的看了半晌,随即手掌摊开,沾满泪水的右掌覆在了许平之的右颊上,在接触的那一瞬间,上男子挣扎的更厉害了,嘶嘶---的倒抽着凉气。

    只听苏柔荑不带一丝感的声音传了过来:“那就让你,尝一尝泪水的滋味罢…”

    说完,苏柔荑霍然起,走到了桌旁轻轻俯,对着上面的蜡烛吹了一口气,瞬间,屋内只余一片黑暗,一道霹雳的白光闪过,照亮了屋内一对儿男女泾渭分明的景况。

    随后苏柔荑侧首望向边的男子:“早点睡吧,时候不早了。

    呵呵,明……我们还要成亲呢。”

    随即苏柔荑莲步轻移,走到门边,一只手已经按在了门板上,只待发力推开,只觉这一刻,后挣扎的声音更加猛烈,许平之呜呜的声音还在后回响,并有更加凶猛的趋势,似是带着某种执念,又像是某种恳求。

    撂下按在门板上的手,苏葇荑双手结十于腰间,慢慢的仰头:“你是想告诉我……刚刚我忘了回答,我为什么要嫁给你?”

    苏柔荑话音刚落,瞬间,后安静的不再有任何声音,黑暗之中,许平之一双眼睛睁的老大,定定的看着面前的白衣女子。

    沉默了许久,只听见女子清晰地声音自对面传来:“那一,在景云顶下,那是我一生最绝望的时候,我以为我毕生的执念都要因为客死他乡而终结…

    可是…”

    顿了一顿,苏柔荑的声音放轻:“可是,那又是我一生最美好的一天…

    因为,我遇见你…

    你像一束光一样,把我从浑噩之中解救出来……

    为了救我,你把周围人调配的那么好,你又给她们每个人都发了解暑药,你让我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医者父母心,你就像是…就像是…” 苏柔荑的语气变得小心翼翼,拿捏着句子,斟酌着修辞,像是捧着一场易碎的美梦:“你就是我遗落在人世…

    我灵魂的另一半碎片一样…”

    说完,苏柔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回忆戛然而止。

    因为,从那以后,她生命中大概在没有什么值得回味的了。

    “至于为什么要嫁给你…”再次开口的时候,门边女子的声音多了几分冷静和清醒,苏柔荑转首,看向上瘫着的男子:“既然连你都可以变成这样,那这世间上的男子…

    还有谁值得我相信?又有谁值得我托付?”说完,苏柔荑轻轻的笑了两声,似是自嘲,带着几分漠然:“那么…嫁给你,和嫁给别人…

    又有什么区别呢?”

    说完苏柔荑尖尖的下颚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弧线,转猛地推开门,那一袭白色的衣影消失在了苍茫的雨夜。

    外面风雨依旧大作,似乎老天都在流泪,可怜着本该是一对互不相干的男女,却因一段因缘际会而抱憾终生。

    她毁掉了他本该前途美好的未来,而他毁掉的,是她对的所有幻想。

    苏柔荑的婚期终于在千呼万唤中、在翘首企盼中来到了。

    由于昨夜下了整整一宿雨,所以这一天早上,空气分外清新,泥土和青草的香气混在空气中,玉乔不由自主的猛吸了两口。

    这一天风堂主特别满意,苏柔荑承认那封求救信是她在崂山托心腹发出去的,直奔青松而去,则是因为崂山和景云顶相邻太近,救兵什么的,就要从近处搬。

    所以这一次,玉乔圆满的完成了掌门人的任务,而苏幕程许诺,如果风堂主能把他和徐敏送出去私奔,他便将琉璃石亲手交给玉乔,所以玉乔更加满意。

    而这一天,永乐百姓也特别满意,苏娘娘幸福,就是他们的幸福!

    不过他们幸福的理由各有不同,有些人将这理解为嫁女儿的幸福,有些人理解成亲娘寻找第二的幸福,有些人理解成横刀夺的……痛并幸福着!

    当然,后者只是一小部分,大多数百姓喜闻乐见的.

    这一点,从今永乐的盛景就能看出来,永乐的每一条街道都被铺上了红色的地毯,这样苏柔荑的嫁撵无论驶过那一条路,都能轧着他们亲手铺就的祝福走过。

    还有今永乐人人着红衣,美其名曰普镇同庆、私塾放假,孩子们拿喇叭来全来街上吹喜乐、商铺免费施粥布饭什么的不计其数。

    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叫苏柔荑的女子,今出嫁了。

    而苏柔荑并不是从家里嫁出去,而是以永乐最大的那座葇荑庙为娘家,许平之则在苏府瘫等迎亲。

    只见街中间,那众人簇拥的车撵之上,一袭红衣轻纱的女子,仪态万千的坐于车撵之中,依旧是白纱覆面,红与白鲜亮的颜色碰撞下,发出震撼人心的光彩。

    如果不了解内,一定会把那女子嘴角的一抹笑容理解为羞和不胜欣喜。

    远远望着车中的女子,玉乔轻轻的叹了口气,这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却被旁某男准确的扑捉到了,旁男子一袭青衣,笔直的影如同松柏一样站在玉乔边。

    转首时,明烛低头,乌黑的眼睛看向玉乔,薄唇轻扬,温柔的声音带着宠溺:“玉乔,你不用担心,到时候我们的婚礼,场面一定比这个还要盛大。”

    话音刚落,玉乔眼皮一阵猛抽:“不,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周围簇拥的人越来越多,整条街挤得水泄不通。

    玉乔昂首,只见那飘着红着轻纱的车撵渐渐远去:“丈夫瘫了,自己毁容了,哥哥都半死不活的,你说这苏柔荑的后半生…

    可怎么过啊?”

    说话间,二人缓缓行至苏府门口,只见苏府大门前,只有徐敏和李小怜两位少在门口等候,苏姓男子,全部都卧不起,抬出来什么的太丢人了…

    据说三抬担架齐齐的摆在礼堂正中,只等候时辰一到,新人交拜天地。

    仰头看着苏府的匾额,玉乔还能回想起第一次站在这下面的形。

    那时苏府人丁兴旺,从外面看去,依旧是光鲜百年的豪门世家,慢慢的收回了仰望的视线,玉乔叹了一口气:“这苏府,真的是败了…”

    在一阵喧闹的礼乐喇叭声齐鸣之中,玉乔只觉得边的男子缓缓转头,乌黑的眼眸定在玉乔的脸上。

    看了半晌,明烛慢慢的开口:“玉乔,难道你真的不知道,这苏家是怎样衰败的吗?”

    顿了一顿,明烛垂眸:“还是,你真的不愿意相信…”

    这话落下,玉乔并未转头,只是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是啊,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就连想要不相信,都没有理由,含香散的引子,就是某天一朵金黄色油菜花,也是苏家唯一的一朵,现在还在向暖阁井边的泥土之下压着。

    是那一晚,一个男子亲手为她戴上的。

    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像胶片一样交替在眼前播放,第一次目睹徐敏和苏幕程.的时候,捣乱的是拱着烛台的金花鼠。

    第二次再探后宅的时候,徐敏的唠叨出卖了那只灵长动物,某人曾经在玉乔耳边亲口说过,苏家所有的生灵,全部遵从他的意愿办事…

    嫁娶的礼乐依旧在整个镇子吹着,震耳聋的在耳边回响着。

    周围人声鼎沸,喧闹无比,玉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个男子,他…真的只是针对苏家人吗?

    还是,就连对她,也依旧是斩尽杀绝呢?

    .杀令曾提到何天南与明玉乔育有一子,可是明烛的一句戏言出口,说给的,不过就是那一人听而已…

    却为何传到了湘南慕容家,最后,又为何传的江湖人尽皆知?

    想到了这里,玉乔终于明白了那一扭伤脚踝时,那男子眼中痛苦的神色所因为何。

    那大概是他心中,还尚存一丝愧疚吧…

    倾心慕是做戏,英雄救美是早有预谋,花前月下湖边低语是假的,置之死地暗藏杀机才是本心。

    纯真无害的男子不过是初见时的幻影,谋和利用才是真正的主题。

    晴天白下,一股寒冷自指尖蔓延至全,握紧手中的鞭子。

    玉乔紧紧的闭上了眼睛,阿木,真的是你。

    作者有话要说:jing姑娘猜对了,阿木黑化了…软妹子和若秋雨佳也猜对了,白莲花被换芯了,司华预感正确,表述经典,

    虎摸所有留言的可口妹子,世界因为你们而可,(就像这样)----〉【@^~^@】

    我在努力把苏家完结,还有,苏家结束之后,文文大概还剩下三分之一,

    PS:祝明天考试的某只考神附体~\(≧▽≦)/~

    PPS:1、你们猜阿木的结局会怎样

    2、真的米有人知道谁救了小白花吗?提示:前文绝对出现过。

    PPPS:那个文案上那个‘快戳我刷新’的按钮还是很有用的,能刷出来最新章节和评论

重要声明:小说《肉文女配闯情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