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若女子无殇

    话音刚落,只见苏幕程的瞳孔猛地放大,看着对面的女子,好似那是地狱罗刹,苏幕程按着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看了看玉乔,又转看向后朱红色的大门,苏二少脸上的惊愕之溢于言表:“你说的…这里面关着的人…该不会…

    该不会是……?”未等对面之人开口,苏幕程的脸已经扭曲的几近变形:“难道这里面关着的…

    是…小柔?”

    向前迈了两步,玉乔的手按住了那扇铁门,冰冷的铁片镇的玉乔心头拔凉,玉乔仰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是,还不是,很快就有定论了。”

    说罢,玉乔右手发力,伴随着咣铛---一声巨响,那扇朱红色的铁门,缓缓的打开了。

    大门刚刚一打开,密道之内的光亮便很快的填进了那漆黑一片的囚室,里面的景色便呈现在眼前。

    那墙壁之上因着多年的潮湿已经长出了绿毛,地上的泥土踩上去发软,玉乔能切的感受到此处的冷。

    因着光亮突至,几只乌黑的耗子下的四处逃窜,闻上去,这封闭的囚室之内,还有腥臭的味道。

    诸人刚刚迈进之时,撞入眼帘的,就是地中间那披了一盔甲的人。

    只见那铁盔人双手无力的被铁链吊住,常年保持着这样一个姿势,那人一动也不动,就好像是死了很久一样。

    这人…她在这地道之内暗无天不知过了多少个夜夜,如果她真的是苏柔荑的话……

    玉乔摇了摇头,那可是原文的白莲花女主啊…

    “小柔……?”边响起男子的声音,接着灯笼的光亮照了过来,玉乔看见苏幕程正在试探着迈向前呼唤着妹妹的名字。

    可是,这一声呼唤如石沉大海一样,没有唤起对面盔甲人的任何回应,苏幕程不抛弃不放弃,口剧烈的起伏着,徐敏将提着的灯笼撂在了地上,右臂按着苏二少的后背,帮着苏幕程不住的顺气,却被苏幕程推开了。

    只见苏二少一个大步迈向前去,猛地揭开了那女子头上的盔甲,众人皆屏住了呼吸,望向苏幕程的背影。

    只听见猛地倒抽凉气的声音,从后面看去,苏二少的手一直悬在半空中,这个人像是被谁点了道一样,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人,半晌,只听见咚---的一声,苏二少整个人颓坐在地上,徐敏赶忙大步迈了过去,赶忙弯去扶。

    随即传来咚咚咚---的声音,苏幕程单手握拳狠命的砸着地面,撕心裂肺的咆哮声回在密室之内:“小柔!哥哥混账,对不起你啊---!”

    越过地上颓坐哭嚎的男子,玉乔大踏步上前,视线终于落到了那穿铠甲之人上。

    只见那女子已经昏厥,若不是还有着微弱的鼻息,玉乔真的怀疑对面是一个死人了。

    一重甲之上,是一张瘦成巴掌大的小脸,和这几所见的苏柔荑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一道猩红刺目的伤口斜斜的横在那人脸上,从眉梢至唇角,伤口极深,泛着血丝的嫩向两边翻着。

    划过鼻梁的那处伤可见骨,伤口所蔓延处,上面还爬着乌黑的小虫,密密麻麻的,看的玉乔头皮发麻。

    随即肩头一暖,紧接着玉乔就被揽进了一个怀抱之中,男子淡雅的香气扑面而来,明烛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那个许平之还真是个人渣…”

    紧接着,明烛握着如意的右臂轻挥,砰---一声,苏柔荑上的盔甲和铁链应声碎裂,随即早已不堪重负的一袭白影,直直的瘫倒在了地上。

    玉乔俯,将苏柔荑给慢慢的扶了起来,只觉得苏柔荑轻的好像一片羽毛,随时可能飘走一样…

    而她的上,上是腐烂酸臭的气息,一道血痕横在雪白的脸上,衬得面目狰狞。

    昔风光无限的白莲花变成了如今的样子,一切的一切,仅仅是因为她上了一个男子。

    亥时已过了大半,东厢这正中间的莲花阁内传来隐隐的啜泣声:“我想再这样了……这太痛苦了…

    白里,我活的没有自己,完全没有任何意识,晚上我又担惊受怕,我要疯了!

    他们会杀了我们的!

    真的,平之,我求求你……算我求你了,我们走好不好?

    我不想在做什么圣女了,求求你…”还未等仔细听请,随即就消失不见,屋内男子一袭白衣,英姿勃发,他的手正按在那女子的嘴上,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许平之好言好语的哄着对面的女子:“青岚,再忍一忍,再等我七

    七之后,我就是苏家光明正大的少姑爷,等到苏家那老东西走了…

    等到苏幕程对我不再有任何戒心……到那个时候!”说着说着,许平之的声音渐高,霍的起,仰头打量着这砖瓦四壁,许平之的声音带着指点江山的激昂与豪迈:“青岚,你想想到时候,等我拥有了整个苏家,放养武林,还有谁敢瞧不起我们,还有谁敢不恭敬的叫我一声许公子!”

    说完,许平之的手在口攥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眸中带着坚决和狠戾:“到时候,整个个苏家,就尽在我的手…”

    “你--做--梦--!”许平之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见砰---的一声,大门被一脚踹开,门口站着的是盛怒的苏老爷子,目光落在恢复本来面貌的青兰上,苏文腾的怒气更加旺盛,转首对着左右,苏老爷子咆哮道:“把这对狗男女给我抓起来!”

    仰头望天,夜空中浓云将往皎洁的明月笼罩个严严实实,厚密的云层内,似乎还能听见谁家的哭泣和幽咽,今夜的苏府,注定是个不眠的夜晚。

    许平之和青岚已经被苏家侍卫待下去了,远处传来男子狼嚎似的声音,年近六旬的苏文腾虽说已经向着吃斋念佛的方向发展了,但是看见已近半死的苏柔荑被从密道内抬出之后,老爷子先是狠狠地甩了苏幕程一个耳刮子,紧接着气势汹汹的就来惩治.妇的了。

    当年苏文腾纵横江湖之时,也是一心狠手辣的主,在听到许平之那一番大放厥词之后,苏老爷子当即就派人打折了他的双腿,咔咔--两声碎裂的声音,紧接着就传来了刚刚男子嚎叫的声音,玉乔心底冷笑,这种男人就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嗨,玉乔,还没睡~”故作风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玉乔眼皮一阵猛抽,那种男人千刀万剐,那这种呢……

    转头望向后的男子,只见明烛眉间温柔:“还在想今晚的事吗?”

    叹了口气,玉乔点了点头:“你说,既然苏家出了这种事,一对准新人现在变成了这样…

    那这个亲,到底是,成还是不成呢?”

    玉乔的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三后,苏柔荑醒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许平之的下落,众人劝阻未果之后,苏家前姑爷就被人用担架给抬了上来。

    许平之两腿尽断,一口牙也被苏幕程派的人打掉了,说话完全就是咕噜咕噜的声音,鼻青脸肿好似猪头,再看不出半点昔少侠的风采。

    只见虚弱的苏柔荑在许平之旁缓缓蹲下,细长的五指扶上了许平之的眉梢,久久的凝视着对面的男子,半晌苏柔荑开口了。

    她说出的话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她说,三后的婚礼,照常举行。

    这话无异于炸雷投进了苏家,于是苏文腾、苏幕程、徐敏、李二嫂、还有刚刚能说话的苏幕铎众人轮番劝阻。

    大体意思就是,小柔你醒醒啊,你别想不开啊,这就是一人渣啊,想想他都对你做了什么,要是想不起来看看你脸上的伤口啊,妹妹你要是担心嫁不出去,哥哥给你找…

    不可能啊,妹妹你怎么会嫁不出去呢,别说你毁容了,就是你瘫了,傻了、痴了、永乐也有大把的人等着娶你呢啊,何况这许平之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啊他,小柔,你一定要好好想想啊!

    在苏家重人轮番劝阻了两天之后,苏柔荑就是咬定青山不放松,谁都别说了,我就要嫁他,小白莲我做的事什么时候有过更改?

    众人无奈,无语,无望,转离去后,留下一堆颓然的背影。

    第二天,也是苏柔荑大婚的前一天,苏府传出消息,苏柔荑婚期不改,婚礼照常举行,之前所有传言均为谣言,姑爷还是好姑爷,只不过就是出了点意外,瘫了什么的……不耽误拜堂的。

    苏府景物依旧,因着明就是苏柔荑成亲的好子了,所以在前一晚紧张而忙碌,大红色的锅碗瓢盆,单被褥早已换好,新人的婚房也沐浴在红色海洋里。

    已过戍时,新房之内的苏柔荑梳洗过后,终于缓缓在上卧着的男子旁坐下,按理说这一对准新人今夜是不能见面的,见面就是不合规矩,不过……既然事都已经发展成这个样子了,还有规矩可言吗?

    只见那男子口不能言,一只眼睛也被打瞎了,许平之的嘴里不断地有口水流出,咿咿呀呀的看着边坐着的女子,带着几分茫然和惊恐,许平之将二者杂糅的恰当好处。

    边女子小玲珑,一张白净的脸上薄纱轻覆,看的整个人不是很真切,半晌,只见苏柔荑扬唇一笑,声音轻柔:“知道我什么还一定要嫁给你吗?”

重要声明:小说《肉文女配闯情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