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花落,谁家

    是在因为那金衣男子太过显眼,落在哪里,那里就是焦点。

    于是,杏花楼内众人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这里,议论声渐起,四周不乏指点窃语者。

    而那金衣公子恍若未觉,话音刚落,那男子对着礼貌颌首,纤薄的唇瓣轻轻的扬起,目不斜视的朝着前方走去,于玉乔擦肩而过。

    男子宽大的金色衣袍起周围的空气,随后,那男子头也不回的阔步离去。

    神经病一样的人物……

    玉乔摇了摇头,只听见侧一声轻笑声传来,一直若有所思的镶珠双手环臂,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那男子离去的背影,随即镶珠轻声道:“果然。”

    “你认识他?”玉乔侧首,抬眸看向侧的女子。

    只见镶珠扬首,目光仍盯着刚刚那个地方,尽管那男子早已消失不见,随即镶珠开口,带着一股笃定:“能有这等财力、气度的,江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谁?”玉乔下意识的开口。

    镶珠的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了玉乔的耳中:“金家堡嫡子,金百万。”

    玉乔倒吸了一口凉气,金百万,这主,相当有钱啊……

    江湖有二堡,裘家堡和金家堡,地位甚高。

    裘家堡以培养打手、调.教少年子弟而扬名武林,堡中子弟多俊杰,后生如雨后笋一样崛起,征战四方,荣耀裘家。

    当然,必须得抛开裘连.城那种人渣不谈。

    而这个金家堡,就是有钱,而且不是一般有钱。

    从人家名字上就能听出来,名副其实的金百万,据说金家堡地下埋藏着巨大的金矿,那金矿大到能在地下延绵几十里,足够金家世代人挥霍,而且挥霍不尽。

    裘堡内金碧辉煌,所有器具皆以纯金打造。青瓷朱玉什么的摆在屋里,人家都嫌寒碜,必需在其造型雕饰上突出金家堡世袭的财力物力,以求以财力独霸江湖的美名。

    江湖上敬慕者无数,嘲笑着也不在少数,表面阿谀奉承背后喊人家暴发户的人,太有了。

    但是不论怎样,金家堡财力雄厚,这一点在江湖上一直是毋庸置疑的,以至于江湖无数志士仁人想要在金家堡内传说中的巨大金矿上分一杯羹。

    于是,就有了夜探金家堡这个江湖人士无比的运动。

    其结果都是没有结果,但凡是对其抱有邪念的敢孤军深入敌营的,没有一个活着走出来的。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金家堡是贪心者的魔窟。所以,外表光鲜无比的金家在江湖上一直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

    而这个金珠公子金百万,因为不是江湖四大美人的官配,所以金百万的,原文中,作者一直没有着以过多的笔墨。

    倒是金珠公子事业线清晰明了,因为在清平镇,金百万打通官府黑帮二脉,垄断清平镇所有的娱乐行业,包括青楼、酒楼、赌楼,据说房地产也插.上一脚。

    什么赚钱人家干什么,结果当然是,人家干什么什么赚钱……

    所以,在清平镇一提起金百万的名字,人人无不尊敬称一声‘金爷。’

    在生活作风上,金珠公子大概就是依红偎翠游戏花丛,甚是风流这么一个人物。

    不过现在金百万本名不叫金百万了,据说在十三年前的某一,金家嫡子小百万突然宣布更名为金煜青,谁敢叫错,灭了谁的三族。

    一个九岁孩童说的话,大家都以为是稚子戏言,听听也就罢了,可是偏偏有那非要扑火的飞蛾。

    悲剧了的那主是一个姓陈的当铺掌柜,恭维过头了,没走脑的叫了一句百万小少爷。

    随后那一家在一夜间彻底消失在清平镇,消失的干干净净利利索索。

    这回,人人都知道这主是一心狠手辣的。

    自此以后,清平镇,再无人敢犯金少爷忌讳。

    从记忆中回过神来,玉乔侧首,只见镶珠目光深远,低头沉思半晌,随即露出了一个十分危险的表

    玉乔觉得她们大概是想到了一起去了,不打了个哆嗦。

    只听清脆的声音在后响起,明烛的声音带着温柔宠溺自后传来:“玉乔,原来你在这里!”

    再回首,忠犬眼神亮亮,明烛欣喜的目光对上了玉乔的眼神,随即明烛少爷穿过拥挤的人潮吃力的挤到了玉乔的边,献宝一样举起了手里的东西,明烛欣喜道:“看!玉乔,我找到了荷包哦~”

    这句话刚落,对面的女子愣了许久,半晌,玉乔慢慢伸出右手,接过明烛递来的东西,一个软软的东西瘫在了玉乔的掌心。

    玉乔低头,细细打量,只见茜红色的荷包上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案,浓丽而艳俗。

    明烛不会知道,下午的时候,她的眼光在那上面停留多了那么一会,是在笑着这个绿水红底的艳俗图案,可是随后边不知的男子就乐颠的买了下来。

    玉乔指尖轻移,右手的拇指摩擦过荷包上刺绣的图案,绣线粗糙的触感自手指尖传来,而边传来的声音,是一旁男子温柔的絮叨,明烛得意而满足:“我回去的时候那酒楼已经快要打烊了。

    可是那老板人很好,听说这是人家第一次送给妻子的礼物,就心的帮我找,我们一起找,翻遍了桌子椅子和柜台,找了好久才找到的,真的。”

    再抬首时,玉乔对上了明烛澄澈乌黑的大眼睛,那双眼睛透着失而复得的欣喜,明烛的音调了变得柔软:“玉乔,我把它找到了,你高不高兴?”

    轻轻的托着右手上的荷包,玉乔扬唇轻笑:“高兴……我当然…高兴。”

    说完,说话的那个女子将左手藏在了宽大的袖袍之内,因为左手的掌心,紧紧握着一只茜红色的荷包,就是刚刚不小心落在了地上的那个,被另一个男子捡了递过来。

    慢慢的抬头,玉乔艰难的抬头的看向对面的男子:“你累了吧?”

    “你累了吧?”玉乔的话音未落,边同样传来这样一句话,惊愕中的玉乔和明烛同时转首,只见那容嫣姑娘正挥舞着小手绢给她的小郎一边擦汗,一边体贴的开口问询。

    听到这同时说出的一句话,容嫣下意识的转首,见这侧二人上演着同样的戏码,不捂着帕子轻声笑了出来。

    那老鸨已经带着金条逃之夭夭了,她生怕那金公子不小心反悔杀一个回马枪过来。

    于是其窜逃过程迅速而敏捷,那老板娘也是江湖上的老人,花了重金雇了一只信誉好又装备精良的镖局,连夜撤出永乐镇,这些金子足够她从良,再养个大把的小白脸了。

    而出人意料的是,那老鸨将杏花楼今后的发展前景交给了容嫣全权负责,大概算是对她今晚出色表现的嘉奖。

    其实容嫣也没表现什么,全是她命好,招来个这么有钱的败家子。

    从此,花魁容嫣直接晋升为杏花楼的老板娘,一场初夜竞买会,竟以这种闹剧般的方式结束了。

    杏花楼内看闹的一众闲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萍水相逢的几人围坐下来,笑议着今的一番惊心动魄,破烂壮阔的事宜。

    随后众人感慨,待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之时,容嫣已经是自由了,携着郎过上好子的幸福生活,指可待啊。

    可是当玉乔指出了这个很明显的问题的时候,却被容颜边那蓝衣男子制止住了。

    只见那男子握着容嫣的小白手慢慢的捧起,看着对面水做的人儿,眼中似蕴含着万般柔,蓝衣男凝视对面羞答答的女子,缓缓开口:“既然我与嫣儿已经再无世俗的阻拦,我定要给她一个隆重而盛大的婚礼,决不可因我一时之急而草率行事……”

    随即那男子顿了一顿:“你说对不对,嫣儿?”

    容嫣的一张俏脸已经羞得通红,将脸掩在帕子后面不敢见人。

    只见那男子却十分从容淡定,一浅蓝色的衣袍衬得整个人儒雅十分,俊俏非常。

    蓝衣男不住的摩擦着容嫣的小手,沉默半晌随即缓缓开口:“所以,嫣儿,你不妨在这在等我些时……”

    这话刚落,只见容嫣脸色突变,猛地抬首,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一双眼睛带着几分质疑看向对面的男子。

    不过那蓝衣男很快的开口,紧紧握着容嫣的双手,迫切道:“就一阵子,就一阵子就好,等到过了这段时间,等到我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我的东西!”

    说着说着,那男子竟然越来越激动,口也不住的起伏,声音渐高:“等到我拥有了属于我自己所有的一切!当我能够配得上你的时候!

    我就来带你走,好不好?到时候我们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幸福的过着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子,好不好,你告诉我,嫣儿,你觉得好吗?”

    纵使是阅人无数的风尘女子,纵使是多年在青楼渐老道的姑娘,可是面对心的男子袒露心扉,抒发壮志,容嫣还是含着的无限羞轻轻的点了点头。

    只是一旁的玉乔和镶珠都不由自主的皱眉,这话听着是好,可是这容嫣长的这么水嫩白皙,而杏花楼有是有名的风月之地……

    今经过这一番破折顿生,要让这容嫣再次抛头露面的笑脸迎客,这样,真的好吗?

    思绪万千纷杂涌过,再抬头时,玉乔狐疑的目光正对上了对面男子投来的带着探寻的视线,玉乔尴尬的笑了笑,伸了个懒腰,不经意状的开了口:“能得到容嫣姑娘如此绝世红颜的垂青,真是好福气,还未请教兄台尊姓大名?”

    只见那蓝衣男子得意一笑,随即礼貌的轻轻拱手,那男子看向玉乔礼貌道:“在下,苏幕空。”

    作者有话要说:做了一天的火车,咣当咣当…

    散财公子就是小金珠,jing姑娘又猜对了~\(≧▽≦)/~~~~~

    【看到一张图】师傅和猴哥相遇在幼年…

重要声明:小说《肉文女配闯情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