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意料之外的男子

    那男子答疑解惑完毕,就急匆匆的转,迫不及待的随着人流的方向,向前赶去。

    兴致盎然的玉乔转头看向旁兴致不大的其余三人,朗声道:“喂!花魁啊!”

    只见唯有对面雄霸的面色微微松动,不过随后孔副堂主很快的偷偷瞟了一眼边的镶珠,冷如冰霜的女子没有任何反应。

    于是落在玉乔眼里,孔雄霸那扭捏的神态配上那一紫衣衬得面目更加柔。

    言又止的孔堂主迟疑半晌,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只听边温柔的声音响起,明烛笑的温暖无害:“玉乔,我们去看闹吧。”

    镶珠立刻昂首抗议:“少主,去那种龙蛇混杂的烟花之地,您不怕您……”

    话没有说完整,镶珠顿了一顿,一只小嘴张了半天,终于决定改变战术。

    镶珠的目光落在了玉乔上,随后银衣女子咽了一口口水:“的风堂主……被人觊觎吗?”

    只见一直凝视边女子的明烛抬手,示意镶珠闭嘴。

    再转首时明烛已经敛了满目的柔,看向镶珠,明烛坦然道:“我自然会保护好她。”

    这时尖叫声突然响起,风堂主摸遍全,随即玉乔惊恐的睁大了双眼,转头看向旁的男子,玉乔急道:“糟了!”

    “怎么了?”温柔的声音带着关切,明烛向前凑了凑。

    “我把刚刚你买的荷包不小心落在吃饭的那个酒楼里了!”玉乔紧紧的按住口,满脸的失魂落魄:“天呐!怎么办!”

    “玉乔,我太感动了,你竟然这么在意我送你的东西……”明烛双目盛满了柔,迫切的开口:“等等我,我马上就回来。”说罢,明烛头也不回的按照原路跑了回去。

    随后一行人继续按原定计划赶路,穿过了熙熙攘攘的大街,随着人流的涌动,终于,诸人来到杏花楼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好不闹。

    雕梁画栋,亭台楼阁,作为一个烟花之地,杏花楼在其外表的装饰上已经可以达到及格线了。

    侧的孔雄霸凑了上来:“老大,刚刚吃完饭的时候,我亲眼看见临走时候你揣着那红肚兜来着……”

    “是荷包。”

    “对,红荷包。”孔雄霸眼底一片茫然:“那你怎么还让明公子……”

    “你还小,不懂。”

    这时孔雄霸的目光放远,落在远处材高挑的银衣女子上,杏花楼前来往的男子已经不住的在回头看了,有的还有想要靠近前来搭讪的趋势。

    若不是镶珠无形的铁刺隐于空气之中,恐怕上前扑倒者不在少数。

    侧略微惆怅的声音响起,只见雄霸郁郁:“我好像有点懂了……”

    门口处莺莺燕燕依红偎翠,穿着暴露浓妆艳抹者有,迎还拒隐约小清新者,也有。

    而客,在玉乔眼里都是一个样子,衣冠禽兽,四字足以蔽之。

    可是在老鸨眼里这就是不一样的,一行三人到达门前的时候,一只团扇稳稳当当的拦住了玉乔和镶珠二人。

    只见对面那丰的妈妈桑掐着柔媚的声音开了口:“二位姑娘请止步,咱们这庙小,可招呼不起你们二位贵客。

    何况你们要找的人,可不在这里。”说罢对着二人上上下下的睨了几眼。

    敢把她们当成来捉的了……

    在江湖一贯横行霸道惯了的镶珠法王当即不悦,下意识的要出手,对准那尚不知后果如何的老鸨发力,却被侧之人一把拦下了。

    按住镶珠之后,玉乔伸手,递过去了样东西,那老鸨漫不经心的接过。

    懒洋洋的低头间,对面那妇人在看清了手中的东西时,态度立刻发生了一百八十度转变,立马躬赔笑道:“是咱们有眼不识泰山,快!快给请进来!”

    于是,杏花楼的大门便向一行人缓缓的打开了。

    里间装饰丝毫不逊于门外,刚刚一进来,一股暧昧.靡的气息直扑门面。

    一楼的赌台,酒桌全部人满为患,十八摸的小调咿咿呀呀的唱着,整个楼里,熙熙攘攘,吵吵闹闹,这里,想必是那些风流公子的天上人家吧。

    中间登徒浪子,文弱书生,富家老爷形形□,人种俱全,全都揽着嫩的小野花,打骂俏间,诸位的眼光却都盯着二楼那扇紧紧关闭着的雕花木门。

    因为,据说,一会,倾国倾城的永乐美人,容嫣姑娘,就会自那后面现

    昂首仰望之际,孔雄霸凑了上来:“老大,刚刚您塞给那太太的是什么啊?

    她就跟看见祖宗似的,把咱们放进来了。”

    竖起一根手指头,玉乔挑眉:“莲花瓣。”

    “哪弄的?”

    “苏柔荑那偷得。”

    酒过三巡,骰掷几盅,楼下的男子已经等得焦急异常,有的因为绪过于过于激动和紧张,咚----的一声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被抬出去的时候,手里还紧紧的攥着白花花的银票。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在诸人的翘首期盼中,终于,吱嘎----的一声轻响,紧紧闭着的木门被推开,方才还喧闹异常的楼下瞬间变得异常寂静。

    如葱一样的细指缓缓推开了木门,女子窈窕的影自门后现后跟着两个恭眉敛目的小丫鬟。

    楼下的一众男子全都张着大大的嘴巴,好像能塞进一个鸡蛋,目光皆落在容嫣的脸上,无不伸长脖子,想目睹这倾国在倾城的佳人风采,楼梯之下扇着团扇的老鸨满意的点了点头。

    借着地势的优势,玉乔瞄到了那容嫣一衣着品饰皆不是俗物,完全不流于风尘之地的庸俗大众。

    掐丝点翠,衣饰精致,唯有那一张脸,看的不甚清晰,因为上面覆上了一层薄纱,是淡淡的烟色。

    在这个时代,所谓美女都要这样吧……镶珠覆过,苏柔荑带过,而现在这个容嫣也是,只要这轻纱一盖,不管你好不好看,大家都会认为你很好看。

    首先,轻纱薄雾若隐若现增加了几分神秘的色彩,其次,这样显得一张容颜很是金贵,能激起男人一窥芳颜的好奇心,最后,多有大家闺秀范儿啊。

    狠了狠心,玉乔决定改逛街也淘这么一块小布,多贵也买。

    只见容嫣姑娘的脚步刚刚一落定,两侧之人便迅速抬来一个牡丹争的巨幅屏风。

    刚刚好的挡在了佳人面前,也挡住了楼下一众偷窥的视线。

    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众男子的叫骂声,所有炮火全对准了刚刚还在叉腰看闹的老板娘上。

    只见那丰的老板娘不住的挥舞着团扇安抚着台下的众位金主:“诸位官人,您到时先听我说啊~咱们啊,不急于这一时,您若是真有这财力,这气度,这本事。

    今晚咱们这容嫣姑娘,还不是随您看个遍,你们说,究竟是不是啊!”

    这话只换来了一小部分人的满意,更多的反应是这样……

    只见玉乔边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声音粗粗的喝道:“他,现在不让看,那他娘的什么时候让看,咱们兜子里这些钱,连给这妞.个脚后跟都不够。

    要我说,哎,那老娘们,说你呢!”

    话音刚落,老鸨不愿的看了一眼那络腮胡子:“您说~”

    “要我说能不能让咱们哥几个合资,一起把这姑娘的初夜买下来?到时候一起上!啊?哈哈!”那络腮胡子的提议结果是一呼百应,周围那一团伙全都露出了跃跃试的渴望。

    那老鸨也是混迹于风月场的老人了,按下薄怒依旧赔笑道:“哎呦喂,爷,这可不行,做我们这行,要是坏了规矩,可是要断子绝孙的,您可就体谅体谅吧!

    到时候,再给您塞个雏儿,算做咱们补偿您诸位的,可好?”

    这位络腮莽汉刚刚被安抚完毕,边一个衣着极其华丽的富家公子挥着折扇就出来了,看着老板娘两片俊眉高高的挑着,声音礼貌而清冷:“咱们爷们向来是不差钱的,虽然这容嫣姑娘一直美名在外,可是窥视其真容者寥寥。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与否,老板娘您,是不是要先给我们亮亮货色?

    这真金白银的到最后成交额都不会小,到时候蜡烛一点,面纱一掀,再把本少爷我给吓不举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说罢那富家公子象征的用手中那折扇给那老板娘煽了煽风:“这大是大非面前,可莫怪在下先小人后君子,您说是不是?”

    这一席话弄得老鸨哑口无言,随即老板娘拍着脯打着包票:“没问题,谭公子说的千真万确!是老考虑不周了!

    现在就给您见见,咱们这杏花楼的头牌,究竟是个什么颜色!”

    紧接着,老鸨冲着楼上挥了挥手,只见屏风后面的女子莲步轻移,裙摆后的轻纱长长的拖在后面,行至高高的楼梯扶手处,容嫣姑娘右手轻抬,如葱的手指在耳边轻轻扫过,脸上覆着的面纱就被接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一众倒抽凉气的声音,连玉乔也不看呆了,真心漂亮啊!

    尖尖的小脸巴掌大,头顶上缀着一朵淡粉色的牡丹花,将如花的容颜更衬得雍容富丽,如水的幽瞳带着几分落寞,似喜似嗔的神态连女人都愿意多看两眼,何况男人乎?

    而且据说这容嫣姑娘才艺双绝,跳舞吟诗什么全都不在话下。

    今以前,一直都是以一个卖艺不卖的江湖奇女子存在的。

    若不是因为容嫣的份不高,或者说是太低,跻花旦行列,一跃成为江湖第五大美女,完全不是问题啊!

    只是这容嫣姑娘,这一好皮囊,颇有些酒香巷子深的味道。

    四大美人因其家世门派显赫,皆有自主选择择挑佳婿的权力,而这位容嫣姑娘……玉乔转头,看了一眼边不住咽口水的络腮胡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我出五千两银子,起价。”刚刚挥着折扇的谭公子在看到面前佳人现形之后,折扇轻挥,一脸志在必得的指向楼上那位最瞩目的姑娘。

    “八千!”人群中不甘被埋没的声音响起。

    叫价的声音此起彼伏,半柱香的时间,容嫣的初夜价格已经飙到了十万两,玉乔不感叹有钱人真多啊……

    你一个文里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吗…?

    不对…都是那个作者在电脑上敲出来的…

    玩命似的叫价,十万两什么概念,能把永乐所有青楼里资质不错的姑娘全部都睡一遍吧……

    那可是夜夜新郎了,抽出祖业的一半就为了拔得今美人头筹,痴公子不少啊……

    是真的倾慕于这楼上的绝色佳人,还是为了在这用了的一掷千金的风流艳史上再添一段不金银美人的私房夜话?

    就在玉乔无限的神游中,叫价已经飙到了二十五万两,据说已经甩出了上一届花魁柳盼儿十几条街。

    只见那老鸨脸上已经笑开了一朵花,多么好的营销手段。

    有些时候,人红绝对在于捧啊!

    可是获此殊荣的容嫣姑娘并无半分悦色,相反一丝若有若无的愁怨浮在那张精致的面庞上。

    若是按照玉乔往的思路来揣度容嫣姑娘的心思,玉乔定会认为是容嫣的在远方,或者由于份阻碍两人相不能相亲。

    郎已和他人双双牵手,自己还要在这种地方沦为一件任人叫卖的商品。

    可是,玉乔不能忘记这是一篇文,那么容嫣姑娘的愁苦之,她就姑且理解为卖钱还要与老鸨二八分成吧……

    恍惚之间,叫价已经到了五十万。

    叫出这一响亮价码的,正是刚刚那个谭公子。

    方才听众人议论,这个谭公子所在的谭家,是永乐周围二十六县最大的兵器制造商,垄断了这附近所有的铁矿,家族中又承揽清平镇所有的兵器督造。

    因其在兵器铸造业威名赫赫,所以与四大世家交匪浅,尤其以顾家为甚。

    而据说,这谭家独子,对顾家的大小姐,江湖第三美人儿-----顾琳琅,更是趋之若鹜。

    门楣相当,郎才女貌,所有人都翘首企盼。

    两大家族蓄势联姻,若没有意外,据说,只是时间问题。

    而其谭弘文本人是家中独子,等于是趴在金山上长大的,职业啃老,副业啃老,兼职逛花楼。

    未婚之前,一切自由。

    整个过程中,谭公子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楼上才艺双绝的佳人,就好像找到了三生失落的缘分一样,脸上透出了志在必得的神

    只是那容嫣姑娘一脸郁郁,一双眼睛,始终盯在门口那扇紧闭着的门。

    谭公子的那‘五十万两’落下,许久不再有回音。

    只见玉乔边那个络腮汉子摸着兜里诸位兄弟给凑的银票,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挣扎道:“五十一万两……

    只见那谭公子轻笑,笑的不屑,手中折扇懒洋洋的轻挥:“八十万两。”说道甚是轻松,烧钱的感觉,想必爽爆了。

    可是这话无异于像炸雷一样投进了原本安静的人群中,众人皆目瞪口呆的看着今晚出尽风头的谭公子,于是那谭公子更加得意。

    不过更霹雳的就是刚刚谭公子上下唇动说出的那个数字,原来有钱还可以用这种方式败……

    一句‘八十万两’一落,四周久久不再有回音,刚刚叫的甚欢的一众男子如今已面面相觑,恨不得扒个耗子洞赶忙钻了进去。

    其中也不乏从头看闹到尾的人,今容嫣姑娘初赢家已经毫无悬念了。

    八十万两,赎都够了,而且从刚刚老鸨的表来看,再添十两,您完全可以领走。

    既然今这一番较量已近分晓,众人都已经开始各忙各的了,有的已经对着丫鬟小厮叫了宵夜,只见那老鸨的声音回在窸窣声渐起杏花楼:“如果诸位都没有异议,那就由谭公子……”

    “我出一百万两。”这是突然响起男子的声音,声音不大,却底气十足,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二楼包厢中,一男子起而出,欣长的影楼梯的尽头显现,一袭金色衣袍,衬得整个人贵不可言。

    随着男子的形显现,一张脸也从楼梯的影遮挡处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光亮下。

    只见那金衣公子金冠束发,归于脑后,前额只于两捋柔顺的鬓角。

    下颚尖尖,凸显五官精致,尤其是那双眼睛,眼尾略长,微微的上挑。

    形状似桃花花瓣,衬整得眼神迷离,媚态毕现,似笑非笑的神浮于脸上。

    就是这种神,显得那眼睛好似一弯浅浅的月牙。

    待整个人亮相完毕,那金衣公子复而重新道:“我出一百万两。”诸人全部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那金衣公子上下唇动:“黄金。”

    作者有话要说:偶在写文之前从来都米有看过连载中的文文,

    姑娘,偶想知道,支持乃追连载中的文文的动力是什么,

    是喜欢那个过程咩,

重要声明:小说《肉文女配闯情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